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神亞 《我到底 守得是誰的江山》

舞妓

亞連。沃克


王爺(太子?)

神田。優


※完全架空文,角色名字無原著中一定關係,無結構可言

※我是ooc小博士(喂)

※萬年淚點低,可小虐怡情,保證HE結尾

※腦洞來自《武媚娘傳奇》,取名字廢

※更文時間完全來自於心情好壞( ̄∇ ̄)可能拖更…(拳打腳踢伺候)

※主神亞外,部分蒂拉

※沒有什麼雷同吧?烏魯塞~

※我不知道什麼是慢熱!!!

※再補充可能!

※以上沒問題咱們就看下去!=0=


《序》


春風徐徐,遙望滿滿黃色花海,那時是的向日葵花田,在風中搖曳生姿,天上燦金色的陽光普照,地上也是一片光陽耀眼


這時,有個孩童在金黃色的花田間橫衝直撞,一邊胡亂擦著臉頰,一邊猛快的奔跑著,然後一個突地左腳拐上了右腳似的不協調,孩童(愚蠢的⊙w⊙)這麼摔進花田,然後,並沒有應該有的,專屬孩子的,摔傷後的哭鬧聲


摔進花田的男孩,擁有一頭深藍極近黑的頭髮,紮成柔順的馬尾,墨藍色的眼睛有些狹長,幽幽的眼瞳充滿神秘感,似是成熟但依舊掩蓋不了眼角間的稚氣,以及他是小孩子的事實,這孩子似乎不滿意周圍充斥著的金黃色,手屈一伸,蓋住眼簾


「你…摔疼了嗎?」


突然間,銀鈴般乾淨的聲音傳入孩子耳中,他緊張的拿開手,像是害怕挪開晚了,就見不著聲音的主人,而後漂亮的銀白色映入眼中


柔和的銀白色在金黃色的花田間沒有一絲違和,反而,那些向日葵還稱托出了眼前這顏色的美


「呃,摔…摔得這麼疼嗎?」都講不出話來了?


孩子趕緊從躺著坐起,這才看清眼前那個擔憂著自己的人,的面貌


銀白色的軟髮,白淨的臉蛋,左臉那似乎是刀傷,從額頭經過左眼到下巴處,灰銀色的雙眸閃靈閃靈的,而下似乎過於纖瘦的身材,左手那被燒傷的模樣…儘管看到這些可能是不完美的部分,那男孩依舊認為,自己看到了天使,對,屬於自己的天使


「…豆芽菜」


「!?」


男孩的聲音極其好聽,不能用乾淨形容,卻能說是有魔力的,而儘管聽見的聲音如此吸引人,擁有銀白色軟髮的孩子一個十字路出現在頭上,有些生氣的說


「什麼豆芽菜?我有名字的,我叫亞連。沃克!」


名叫亞連的孩子氣鼓鼓的看著眼前的男孩

他覺得眼前的他,明明擁有漂亮的臉蛋,藍幽幽的眼睛很吸引人,聲音也好聽的不得了,就散發著的冷漠氣息似乎令人難以接近,可為什麼一開口就給人家取了奇怪的名字?

然後眼前的人盯著亞連良久說話了


「神田。優,我的名字」


叫優嗎?嘛,名字也挺好聽的,所以說為什麼叫我豆芽菜?

就在亞連這麼想著的同時,名為神田的孩子嘴角稍稍上揚,像是猜到亞連的思緒,他如是說道


「看起來這麼瘦又這麼弱,當然叫豆芽菜」


「什麼?你這個一刀平!」


剛認識不到幾分鐘的兩個人居然開始對對方進行人身攻擊,最後竟然…還準備打起來?


「…哼,看在你剛摔進花田好像很痛,我今天就放過你」


亞連哼了一聲,很是傲然的說著,然後換來神田的一臉鄙夷,傳達的話語大概是:你才該慶幸我饒過你好嗎?


「…」


不過這倒是讓原本相瞪的兩個人開始就這麼坐在花田間,聊起天來


「話說回來,神田為什麼會摔進來呢?」發生什麼事了?


「…那,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呢?」


見神田些些冷淡的避而不答,亞連倒也覺得沒什麼,聳聳肩後回答神田後來接著問得問題


「噢,因為我家在這邊而已,看到了嗎?那個…」


順著亞連的手指向地方望去,神田看見了一個很不起眼的木屋,哦?豆芽菜住的地方原來不是菜園之類的嗎?


神田因自己莫名的想法,嘴角勾起意義不明的弧度,而亞連恰巧轉頭撞見


笑起來…明明帥的很啊,怎麼講起話來這麼不留情面=皿=

就這麼盯著神田的側臉,亞連心跳莫名的加速,然後在神田猛地轉頭過來對上眼後緊張的撇過頭


「豆芽菜你…」


「不不不,我可沒有看你啊…」


呃,亞連一個緊張以為神田要說些什麼,結果連自己在說什麼都不清楚,惹得神田一陣子狂笑,完全沒有了剛才的冷漠形象


「…噗,哈哈哈哈哈」


「你別笑啊神田」


「哈哈…豆芽菜…」你真可愛


笑得一抽一抽的,頭上一堆黑線的亞連覺得神田真的很誇張,但不曉得為什麼,他喜歡看他笑,什麼樣的笑法都行,只要神田的快樂是發自內心的


腦海中浮現剛才無意間看見得,奮力奔跑並胡亂擦著眼淚,神情憂傷的神田,亞連搖搖頭,他不願在看見那樣的他


明明,才見面不到一天,亞連突然好想就這麼一直待在神田身邊

明明,才認識不到一天,神田突然好想就這麼將亞連留在自己身邊


是什麼的樣的心情使然,年紀尚小的他們都還不夠明白,而之於最純真的想法就是希望留住對方…


直到夕陽西下,兩人除了鬥嘴(外加差點打架),還說了不少身邊有趣的事情


神田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塵土,對著一旁的亞連說道,他看不見坐在一旁低著頭,亞連的表情


「欸,豆芽菜,我想,我該回去了」


「…恩,神田回家路上小心,別再摔花田了」我們…還會見面嗎?


「…豆芽菜你討打嗎?=皿=」


「我不是豆芽菜,打就打啊,我怕你不成?渾蛋面癱」


「你說什麼?死豆芽!」




這邊省略掉兩人互罵的片段後,神田再次換上認真且正經的表情


「豆芽菜我真的該走了」


「…」


「欸豆芽菜你聽見沒?」


「…」


「…我們,還會再見面的」


「…恩」


見亞連依舊坐在地上,神田一個怒氣奔騰,蹲下身,兩手將亞連扯了過來,幽藍的瞳孔對上他不知何時,充滿了水氣的雙眸


「為什麼哭?我不是說了嗎?我們還會再見的,切,你哭什麼?醜死了!」


「…吵死了,渾蛋面癱,我沒哭!」


亞連兩手抹上臉頰,試圖擦乾眼淚一邊喊道,然後被神田猛然抓開兩手,一把抱住他


「啊啊,我知道,你沒哭…」


亞連將臉埋進神田的胸口,聽見他那溫柔得要化成水的語氣,不由自主的雙手緊緊環抱神田,發出悶悶的聲音


「…你怎麼知道還會再見…」如果以後都無法再見了,那我該如何是好?


「我說什麼就是什麼,傻豆芽」


神田抽出一手從口袋拿出一串佛珠樣式的手鍊放在亞連的手掌心


「諾,這個給你,我媽媽說是爸爸留給我的…」


「咦?那不是很重要嗎?…我…」不能收


神田笑了笑,輕拍亞連的背說道


「豆芽對我來說,咳…也重要…你就帶著吧,等我們再見面的時候,再還我就好」然後,我也會一併將你帶走,笨蛋豆芽菜


神田的臉頰在說這段話時攀升起不明的紅暈,但這並不影響他正經八百的(求婚嗎?)說這句話


「恩!好…」


握緊手中的佛珠手鍊,亞連朝神田露出了笑容,神田也靦腆的回他一個淺笑,兩人笑著再次相擁,在燦金色的向日葵花田中…形成這樣唯美的風景


現在的我…沒有能力照顧你,豆芽菜,等我,等到我們再次相見的那天,我一定,會努力讓那天提早來臨的…


神田,我等你…再久,再遠,我都會等你


他們,在有金色向日葵綻放的日子相遇

那是…他們,第一次的擁抱


TBC.


评论
热度(5)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