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神亞 《我到底 守得是誰的江山》2

舞妓

亞連。沃克

王爺(太子?)

神田。優

※完全架空文,角色名字無原著中一定關係,無結構可言

※我是ooc小博士(喂)

※萬年淚點低,可小虐怡情,保證HE結尾

※腦洞來自《武媚娘傳奇》,取名字廢

※更文時間完全來自於心情好壞( ̄∇ ̄)可能拖更…(拳打腳踢伺候)

※主神亞外,部分蒂拉

※※原創角色可能(考慮中)

※沒有什麼雷同吧?烏魯塞~

※我不知道什麼是慢熱!!!

※再補充可能!

※以上沒問題咱們就看下去!

ps.呃,有什麼建議都可以說,我其實也不曉得我打出來的東西對錯與否⊙_⊙

《初始之章》

【優王府】

昏暗的室內,男子在榻上翻個身後緩緩坐起,一手至臉頰撫上眼簾,往上撥開瀏海,睜開略微狹長的雙眼,幽幽的藍色眼瞳還帶著惺忪

「早上了啊…」

慢慢的,從榻邊移至窗旁,拉開布簾,刺眼的陽光隨即射入,光彩炫目,男人不由得一陣頭暈,他撫著額頭,為昨晚的夢陷入沉思

「…」

我們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有多久了?好久…沒夢見你了,豆芽菜,現在…你在哪裡呢?我…

「喲!優你醒了撒?」

這時,窗子邊突地竄出一紅髮男子,面目清秀,一只左眼被眼帶遮掩,右眼則如橘色寶石閃耀著光芒,整個人就如同那眼睛般散發著光彩

「六幻…」

然後光彩奪目似是一瞬,下一刻,紅髮男孩似乎就成了窗邊樹旁的肥料…

「拉比,說過了,不要叫我的名字」

收起處理過名為拉比,紅髮男子的,神田的愛刀,六幻,他切了聲這麼說道,而拉比似乎習慣了眼前男人的脾氣,不一會,便(生命力頑強的!)站起身隨手拍了下衣服上的泥土,然後一臉俏皮的繼續作死

「是是…咱家王爺真小氣撒(~ ̄∇ ̄)~」

惹來神田一個白眼後,拉比抱歉的笑笑然後難得的正經起來,稟報道

「王爺,其實剛剛太子殿下寄來了書信,說…說是邀請您一同前去銀嵐樓觀舞呢」

「觀舞?哼,沒想到當今太子竟如此閒逸?」

神田滿臉鄙夷,原本是打算即刻回絕,可接下來拉比說得這話,他便暗暗的考慮了

「啊~聽說銀嵐樓的妹妹跳舞都漂亮的不得了啊,噢噢,好像是銀色頭髮的姐姐跳得最美來著撒~」

銀色…?姐姐…

【銀嵐樓   後廳】

「好了,這樣如何?」

「…恩,很漂亮啊」

「姐姐能夠喜歡真是太好了」

「呃…那個…」

「恩?姐姐怎麼了?」

「…沒,沒什麼」…算了,總是習慣了==

裝飾華麗的銅鏡前,一人銀色軟髮及肩,頭頂金花銀飾,簡單卻典雅,火紅舞衣一長袖一無袖,左肩至左手腕處由滾金邊紅花袖掩去,手掌則戴了個精緻小巧、上邊以金線繡了朵向日葵的白色手套,右肩至手肘處是如火焰般的紅花紋身,戴了遮去臉部3/4鑲琢紅色寶石的金色面罩,露出的半邊薄唇很是誘人,而沒讓面罩遮去的兩目銀白,閃靈著的很是耀眼…

幫忙打理衣裳的小妹妹將眼前之人從頭看到尾無一不覺得滿意,就除了…小妹妹皺皺眉頭

「姐姐右手腕上的佛珠拿掉吧?」

「咦?…啊,這個不可以」

「…可是這個跟姐姐完全不搭呢」

「呵呵,怎麼會呢…是重要的人暫時寄放的東西呢」

「…重要的人?」

「是啊,帥得嚇死你哦」呵呵,我在驕傲什麼呢…他、並不屬於我啊…

「咦?真的呀!姐姐肯定要讓我見見吶」

「恩…好啊」如果我能見到他…

「說定啦,姐姐不可反悔呀~來,我給姐姐戴上耳環,時間好像到了」

「好」

應聲後,便乖巧的不再動彈讓小妹妹替自己打扮,而後轉頭望向窗外

優,你現在哪呢?我、好想你啊…

【銀嵐樓   中心舞台】

「…呵呵,沒想到如此難以邀約的優王竟然給本宮約了出來,不知這銀嵐樓有何吸引優王?」

「哼,如今太子殿下如此興致,怎能隨意婉拒?」

「好說好說,本宮也是不強求~」

「不便說強求,倒是次數多了可得偶爾接著罷了」

「呃…兩位…」

銀嵐樓的貴客觀舞台上,兩個宮廷貴族,一個貴為太子一個敬為王爺,竟在位置上一邊較勁酒量一邊是對談並暗中諷刺著對方,拉比在一旁看著兩位大人如此幼稚,真不知該如何說法

這時舞廳響起悠揚樂聲,布簾後躍出一個個身材窈窕的舞者,神田微飲了口手中美酒,便不再理會身旁出言諷刺的人,聚精會神的盯著每一個表演者,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麼…今天!總有什麼預感,神田手一股施力捏住小巧的象牙酒杯這麼想道

「我說神田,這樣講話好累,我們就自然點好了」

「…事端是你挑起的,以為我想這樣講話?」

神田看都沒看身旁的人一眼,可嘴巴依舊不留情

「哎呀,既然你沒空與我說話…那麼你家可愛的兔子就得借我嘍」

「咦?什麼!?」

一旁的拉比原本還一臉小確幸的趴在圍欄上欣賞舞者華麗的舞步,殊不知突然被點名,著實的被嚇了一跳,然後想當然爾,拉比寧願在這邊陪伴他家臉部表情癱瘓的王爺看舞也不要去陪一個看他時表情都很奇怪的捲毛太子殿下

恩,現實大概…咳、總是殘酷的,就在拉比一臉酷酷的向太子殿下說明,沒有王爺的允許他無法擅自行動之類云云的廢話,然後一邊在心裡想,以我和優多年的相伴(?)交情,哼哼,我家王爺肯定不會拋棄我之類的,結果…

只見神田終於深深的看了身旁的人一眼,面無表情的說出簡直就是從後頭暴打了拉比一下的話

「隨便你,別在我耳邊吵都好」

「你都這麼說了我當然…會照做的」

被尊稱為太子殿下的某人,笑著拍了拍神田的肩膀,然後意味濃厚的看了魂不知道飛到哪裡去的拉比一眼

噢噢噢…優你渾蛋…T ~ T

當然,這種話拉比還是只能想著玩

TBC.

评论(5)
热度(3)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