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創塔】為你獻上,我的愛戀…招待不周!《3》

依照原著兩位都是(立志當…)廚師,親愛的小天使就是略…輸我們藥王大爺一點廚藝(一點?)

可是整體卻是架空文(跩P?),這是學霸跟學霸互(才)相(不)競(是)爭並且擦出熱烈火花的故事,當然會使用原作內任何人名欸嘿~( ̄∇ ̄~)


然後本身又萌阿爾迪尼兄弟所以…稍微一點點的伊塔,簡而言之就是…

ps.雷者慢走不送唷

咱們帥氣的瘦弟弟~伊撒米是兄控啦( ´▽` )ノ然後…弟弟沒有生病謝謝,所以是瘦的!


預計…中篇!?還是短篇?有沒有番外就看小夥伴們喜不喜歡嘍~本身喜歡想故事,有各種梗…但懶癌末期…只是打不打得出來而已(一臉P樣)


====我是沒問題之後放文的分隔線君====


※前提:

遠月跟我們實際的高中和大學其實都很像,哦我指得是成績及行為不好的處分,真要互相比較的話其實更為偏激,畢竟退學跟當掉還有延畢什麼的,怎麼比都是最前面那個嚴重吧?也就是說,xxx的人,遠月不需要(自行填空的節奏:-) )

在這裡做事先部分說明,以月考或者各類考試及特別活動作為評量你是否有資格及實力繼續待下去,而要成為十傑除了高出一般學生的水準,再更多的專長及能力也都必不可少


【高中部-學生宿舍】

「…尼醬,去了這麼久…?不會是找不到 Mezzaluna所以躲在哪裡哭了吧… 」


站在窗邊,擁有墨黑色狹長雙眼的高挑男子輕輕擰起眉間,環顧室內,已經被整理得非常乾淨,東西也井然有序的排放好,而原本在地板堆疊著的紙箱或者手提行李箱,前者已被拆開並折疊好後者則被整齊的擺放在櫃子裡


「真是讓人不省心啊…尼醬真的只要一個人就什麼事都沒辦法做好呢」(小天使要被你講成廢人啦!)


嘴邊似是不饒人的抱怨及詆毀(!),眼裡卻不是無奈也不是煩躁,而是滿滿的寵溺


站在偌大無人的學生套房裡自言自語著的這個人是,伊撒米。阿爾迪尼,塔克米的雙胞胎弟弟


「沒辦法啦,去找找吧」

//

【高中部-學生宿舍   旁邊空地】

什麼?幸平…他剛剛說什麼?他想做什麼?


看著眼前人那莫名其妙的笑容,塔克米覺得幸平是瘋了不成?更!扯!的!是!幾乎要與幸平的身體互相貼緊的!他的身體並沒有反射性的抗拒,這又是怎麼回事?


「哎呀?真的不反抗嗎?那…我不客氣嘍~」


幸平意味不明的笑道,說完臉便緩緩的靠近塔克米,而後者一下子更加緊張了起來


「啥?等、等…」


「嘿,幸平創真!」


「恩…?」


幸平停下了動作一臉可惜得轉過頭,想看看是哪個傢伙叫他的名字叫得這麼順來著

//

伊撒米一直知道自家兄長的魅力,大至老奶奶老爺爺小至幼稚園的小朋友,再到甚至是年輕男子,對於這個認真於某件事時,充滿嚴肅卻不乏美感神情的塔克米,無一不陷入其中魅力的,激動時會臉紅,出糗時還會泛淚,緊張時的他偶爾慌亂的做不好事情卻又讓人覺得真是傻得可愛


是的,這些,伊撒米全都很清楚,只是他沒想到的是,在這短短的時間裡,似乎又有人淪陷了呢…


什麼樣的直覺伊撒米不清楚,他認為,不管塔克米在哪裡,他總會找到他,畢竟,那是和他攜手一起來到這個世界的人啊


「嘿,幸平創真!」


當伊撒米看到空地上那個在開學典禮猖狂發言的紅髮男生,竟然隻手環抱著塔克米,姑且不論,自家兄長那纖細的身材任誰都可以輕易抱起,哦對這不是重點,從這個方向及角度,他推測那個男的肯定對他的哥哥不知道說了什麼話或者做了什麼表情,不然塔克米為什麼要那樣激動的雙頰泛紅?於是他急急的開口阻止


「恩…?」


「伊撒米!」


塔克米一轉頭,臉上笑容便起,彷彿看到了救星,剛剛不怎麼麻利的手腳,現在即刻推開幸平,立馬溜到來者,伊撒米的身邊


「恩…你是?」


幸平看著塔克米居然還可愛的(藥王你!)輕扯那個叫伊撒米,黑髮男子的制服邊緣,稍稍暗了暗眼神,有些留戀著懷裡剛剛抱著塔克米的溫度


被推開了…


「伊撒米。阿爾迪尼」


呃、同姓氏!?難道…


一開始看著幸平訝異的眼神,伊撒米瞇起眼睛,見怪不怪的聳聳肩膀,可隨後他也驚訝了,幸平剛剛明顯帶著敵意的眼神瞬間雲消霧散,自信昂揚的笑容重新展現,伊撒米一時間不明白那燦金的眸子裡所包含的意思


「是兄弟啊?」


啊…?!在幸平開口這麼問道後,伊撒米便在那個剎那間醒悟


這傢伙剛剛一臉敢情把自己當情敵,現在則是厚顏無恥的把自己當家人了吧!用得標點符號是肯定的驚嘆號,於是!伊撒米露出招牌的和藹笑容


「尼醬給你添麻煩了,可以請你把 Mezzaluna的箱子拿給我嗎? 」


說出這段話理所當然的被身邊的塔克米激動的反駁著


「什…!伊撒米,他才給我添麻煩吧,我怎麼個了?…」


「嗨、嗨,尼醬沒給別人麻煩」


恩?這個語氣怎麼像在哄小孩?


塔克米得到了伊撒米的回答後,雖然覺得奇怪卻還是滿意的點點頭,再接著轉向幸平似乎準備再說些什麼,而幸平則早已將 Mezzaluna拿上手,走了過來,帶著壞笑將箱子遞給塔克米


「諾, Mezzaluna,下次要好好保管啊 」


於是幸平的表情成功的,再次將塔克米激怒


「…幸平!別捉弄我!」


今天塔克米為了同一個男人臉紅激動了好幾次,我們是不是該擔心他會不會臉頰充血過度?(什麼?),就在他準備接下箱子時,身旁比他還快的,伊撒米的手湊了過去,大力的一把抓住了提箱的把手以及本來就握在上面的,幸平的左手


兩人在觸碰的瞬間四目交接,黑與金的交會在憑空中好像劃出閃電般的火花


「呵呵,我剛剛不是說拿給我嗎?」


伊撒米的笑容簡直達到了皮笑肉不笑的境界,幸平雖然有點可惜不是塔克米接手可對於伊撒米這樣根本虛偽的微笑卻也不生氣,挑挑眉毛,他依舊笑答


「啊~不好意思,突然忘了是伊撒米向我要箱子的嘛」


兩人對視許久後,伊撒米拿過箱子率先轉身,然後也順手拉過正覺得兩人很奇怪在幹嘛…疑惑著的塔克米


「總之,謝謝你幫我們保管 Mezzaluna,尼醬走了 」


伊撒米特意的加重“我們”的咬字,像是在暗地的表示什麼,被拉走的塔克米則反應稍微慢了半拍


「欸?、這就走?,喂幸平,我…」


「嗨、嗨,你要打敗我~我會等著的」


等你自己到我懷裡的那一天


幸平暗暗的想了想,笑笑的搶了塔克米後半段的話,然後滿意的看著他呆愣的表情,而幸平那樣的笑容,再次讓塔克米心神一顫


什麼啊,笑得…這麼溫柔幹嘛…

//

幸平在阿爾迪尼兄弟消失在走道的盡頭之後,忽地想起自己的家當還在別人手上這麼一回事,於是趕緊小跑回去


真是有趣的弟弟,看來要得到他還需要一點時間,居然有護花使者啊(恩?)…


嘴角浮現笑意,幸平現在開始覺得這個校園總歸來說是有趣多了,想當初他的爸爸幸平誠一郎要他來遠月就讀時,還有些興趣缺缺的打算拒絕


哈哈,不好,這下…可要好好感謝一下老爸了,吶伊撒米,這個挑戰,我接下了


金色的眼瞳滿是亮麗神采,幸平在興奮的當下忘了他其實沒有過問塔克米的系別,所以他該怎麼找到塔克米呢?之後的幸平表示他可是有個非常有用的專長啊,表擔心呀~


回到了自己的套房,因為幸平是唯一獨招生所以不知道該說幸運還是怎麼樣,沒有經過申請程序的他住得是單人間,門前放著剛剛幸平推著的推車,旁邊還站著個女生,似乎很緊張,於是幸平一臉傻樣的提出問題


「恩?請問妳是…」


「啊,你、總算回來了」


「啊?」


什麼鬼…


那位同學見幸平滿臉呆樣,像是根本沒見過她似的,不由得覺得早知道就不要真的待在這裡等…之類的,然後她有些慌張的開始解釋起來


「那個…你剛剛拜託我幫你推車的,呃、我想那個、覺得等你回來比較、好…」


「哦哦哦!是我隨手拜託的那個人啊,哈哈沒想到居然拜託到妳,真是謝謝啦,我是幸平創真」


看對方終於記起自己,她呼了一口氣,因為某原因早就知曉此人姓名,而基於禮貌,順便忽略掉那個聽起來甚為刺耳的“隨手”,她報上了自己的名字


「啊…那個、我是田所惠,請多多指教」


「哦,田所同學你好呀」


向田所道別後,幸平這才發現原來她剛好住他隔壁啊?!也是單人間還真巧~


這時在自己房間終於可以整理行李的田所惠心裡則想著,唉…開學典禮時才想著差點考不上這所學校,要是被退學就糟了最好別跟此人扯上關係而已…這就遇上了,呃雖然不知道系別,不過應該沒有這麼“幸運”吧…

//

「啊~太好了,總算是把 Mezzaluna找回來了,真是!伊撒米要是沒有忘記拿我也… 」


「嗨、尼醬,真是抱歉了」


伊撒米邊說邊將塔克米那不知道想到什麼又羞澀起來的表情看在眼裡,心想,他的意思,應該有好好的,傳達給幸平了吧?然後像是要轉移注意力一樣,伊撒米接著笑問


「吶,尼醬我們去做點東西吃吧?早上為了開學典禮和搬行李,都沒吃什麼呢」


「好啊!」


一說到料理,塔克米精神就來了,表情馬上就三百六十度的轉換,高興得拉過伊撒米的手朝套房中的小廚廳走去


呵呵,尼醬就是這點可愛啊


永遠都能知道什麼樣的話會讓他露出什麼樣的表情…這麼的想著伊撒米這就暫時放下擔心兄長會不會被壞人騙走諸如此類的事情,向塔克米展現了最真誠的笑容

//

遠月,秋季,九月初開學典禮


學生人數,1001人

(那個1是我們的床震君表懷疑=0=)


TBC.


話說我怎麼創塔更得比較勤了?

噢糟糕,我的設定太多到時候會不會亂七八糟(抖)

我肯定ooc了(驕傲)

話說床震君準備好追我們小天使了~(扭)

#持續懶癌重症…


评论(2)
热度(32)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