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創塔】為你獻上,我的愛戀…招待不周!《6》

※前提:

今天不廢話可好?(逗比)

#警告!內有甚多伊塔,雷者自避#




【保健室】

在純白無暇白色格調所組成的、然後保健老師不知道跑去哪邊鬼混的保健室裡,幸平摸了摸躺在床榻上塔克米那米金色的頭髮、撩了撩耳朵旁的髮絲,然後著迷似的看著他還有些紅暈的臉頰,緊閉的雙眼,而睫毛因為呼吸微微顫動




「塔克米…」




恩~手感不錯…這麼想著的幸平從床旁的椅子起身靠近塔克米

//

塔克米認為自己做了一個夢,他夢見…怎麼都無法不去在意的那個紅髮男子,輕輕的抱起他,看似緊緊的被套牢在懷裡,動作卻是小心翼翼、溫柔的讓人想哭




這懷抱,很溫暖啊…朦朧間,臉頰發熱、暈乎乎塔克米覺得似乎看見了男子的表情




在緊張嗎?什麼表情呢?這樣的表情不適合你…恩…?




臉頰異樣溫軟的觸感讓塔克米顫了下身子,皺了皺眉,然後…他睜開了水藍色的眼瞳,第一眼就是幸平局部放大的臉龐,想當然爾他真切的被驚嚇到了,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




「呃!!!」




「啊,塔克米你醒啦,話說…一看見我就暈過去這種事可要給我好好說清楚噢,要不然不放過你」




「什…!?」




阿對、…這時塔克米終於又想起,剛才會突然間暈過去的真正原因!但他哪來的勇氣老實告訴幸平?一時間只好窘迫的回答道




「這個、那個、總之…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故意的還得了…,幸平微微瞇眼,稍微覺得無奈,他的小國王在某些時候還真是傲嬌得沒法溝通呢,不過他不氣餒的馬上又露出無恥的笑容




「…那麽,好好履行我們之間的約定如何?」




好不容易暫時平靜了臉上的燥熱,塔克米正想鬆口氣,順便想想怎麼找個藉口先走一步,殊不知幸平馬上又補一槍,弄得他整個措手不及,當然,塔克米君對於不按牌理出牌的幸平君是沒有一次能夠從容應對的,可是…既然之前都答應了,不能信口開河一直是塔克米的原則之一…恩即便如此,還是羞澀的難以開口,只喊名字什麼的,也!也、太過親密了吧!




「唔…創…」




「恩?什麼?太小聲了我沒聽見啊」




「…真」




「說什麼呢?塔克米,你中午沒吃飯?」




「…」




不知道是因為幸平的語調還是表情,總之塔克米被惹毛了,一時半刻間把義大利的紳士禮儀全都扔在一邊,激動的紅透臉,沒形象的抄起枕頭向幸平砸去,咬牙切齒道




「我特麽的托你的福就是沒吃午飯啊!你。個。渾。蛋。創。真!!!!!!」




說罷,人也跑出去了,留下被砸了個滿臉的幸平,枕頭從他的臉落到地板上,只見他卻是一臉傻笑




呵呵,這不是挺有力氣的嘛,叫了呢~我的名字,雖然前面那個形容詞是有些可惜啦…阿拉,剛才那是所謂的羞奔吧?哈哈




幸平君,今日戰蹟:從塔克米的臉頰get香吻( ̄∇ ̄)

//

【學園   極星區】

「哼~~哼~哼~~哼~」




天氣晴朗,太陽不算熱烈,偶爾涼風徐徐,以夏季進入秋季的轉換是頗為平靜的,樹梢的綠葉漸漸變得枯黃,樹旁的黃土被打理成規矩的田地,一男子(只…)穿著兜噹布(詭異!)正哼著歌並歡快的用鋤頭搗弄著泥土,適時的舉起右手揮灑額上汗水




「很好,這個週末~就用這些來舉辦派對歡迎那些孩子們嘍~」




※我想…應該不需要特別告知這個人的名字?(滑稽)

//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幸平創真這個笨蛋!




塔克米一邊跑一邊在心裡咒罵幸平,動作劇烈使得臉頰缺氧般的泛紅,眼角也跟著泛淚,然後跑著跑著他就摔了個狗吃屎,而且因為剛剛早就丟棄了禮儀於是索性自暴自棄、哭鼻子的趴在那兒不起來




唔,故意欺負我,故意捉弄我,卻又笑得如此溫柔…太過分了!太過分了!太過分了…




回想第一眼看見你,在開學典禮上,那人張揚跋扈的發言令人髮指,可又是那麼的耀眼,自信瀰漫在你身周發光似的,即使舉起手也絲毫遮擋不了,你的光芒讓大家都看見了,甚至惹怒了眾人,那些人裡,也包括我




後來初次面對面的相遇,以為弄丟了自己最心愛的 Mezzaluna




大力的踩著你的腳,一邊證明自己能如你擁有那般的自信,我也是努力過的啊!這樣想著發出了挑戰,來一決勝負!來一較高下!你表情有些無奈卻絲毫沒有退縮




因為緊張笨手笨腳的被你攬在身邊,那樣無恥的笑容,面對你的一切,我都是很認真的啊…為什麼要這樣捉弄我呢?




然後,課前考試,表情沒有好好的控制,似乎傷到了你的自尊?(只能說小天使你太單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尊嚴,於是向你道歉,你提出了要求…




我沒辦法同你一般坦然,這輩子活到現在從沒遇過這樣厚顏無恥的人,你是怎麼能夠…用那樣可以擄獲人心的笑臉以及從容不迫的語氣,心不在焉得做出那些事情?




以及,剛才午休的事情…短短的兩天,就這樣短短的兩天,全部、腦子全部都是你的事情!可是、可是有什麼用?只有…




只有我一個人在認真,這樣…到底有什麼用?




「…尼醬,摔疼了嗎?」




來者正是從學生餐廳出來找著塔克米的伊撒米,雖然不清楚要找的人為何趴在地板上,可伊撒米不管原因還是急急的跑近並輕聲的問道




聞聲抬起頭,幾乎滿眼淚珠的塔克米絲毫不在意被眼前的人看盡自己所有的糗態,包括現在的模樣…因為在走廊上摔倒,原本白淨的制服沾了不少沙塵,手肘間及臉頰部分輕微的擦傷,雖然傷口只是些些滲血,但整體看起來也是駭人




「…」




伊撒米墨黑的眸子微乎其微的瞇了下,沉默著蹲下身輕柔的將塔克米從地板拉起,讓他的身體靠向自己的胸口,他的下巴墊著肩膀,並用右手環住那明顯顫抖著的,纖細的腰身左手則輕拍他的背,良久




「…好了,尼醬…我們回去吧?你…也還沒吃東西吧?午休還有一下子,換過衣服待會一起過去上課吧!」




感覺到肩膀上輕微的動靜,伊撒米有些無奈的勾起嘴角,想著尼醬還是一樣愛哭,隨後一把抱起自家兄長,挑著較無人行經的地方走回宿舍




幸好剛剛都沒什麼人,不然之後恢復正常的尼醬大概之後又要仰天長嘯了吧…

//

從保健室離開準備回到學生餐廳的幸平,碰巧看見了抱著塔克米正要回去的伊撒米,黃金色的瞳孔瞬間收縮




呃…他們真的…




塔克米將臉埋在伊撒米的肩膀上,兩手不鬆不緊的環著伊撒米的脖子,肩膀一顫一顫的好似在哭泣,衣服沒有剛才乾淨,手肘上有些傷口




只是兄弟嗎…?還是…剛才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




好想、好想上前詢問,雙腳卻像灌了鉛一樣無法移動半分,為什麼…?為什麼…覺得無法介入?塔克米…你為什麼要哭?是因為我嗎?




儘管擔心及自我批評多得使幸平心情越發低落,然而輕易放棄卻不是他的風格,原本亮麗的眼瞳一暗,幸平跑著回學生餐廳,拿他的生財工具們




啊啊,別在其他人懷裡哭啊塔克米…

//

【高中部-學生宿舍】

塔克米在浴室裡清洗過後換上一般的居家休閒服坐在床墊上,屈膝抱著雙腳,伊撒米則在一旁忙碌的幫著他臉上及手肘的擦傷上藥並貼上貼布,整個過程兩人沒說過半句話,接著伊撒米結束了最後一個貼布的處理,閉上眼開始收拾藥品,然後率先發話




「尼醬…做料理的手,怎麼能輕易弄傷呢?為什麼摔倒就乾脆趴在那了?」




「…」




睜開墨黑的眼瞳,伊撒米見塔克米抿著嘴似乎沒打算說話,只是雙手更用力的抱緊膝蓋,再次闔上眼簾,手裡的動作也沒停




「雖然不知道尼醬跟幸平創真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尼醬一直都很努力的不是嗎?我全都知道哦,所以…再有困難、再有挫折,不管那是什麼…」




頓了一會,伊撒米嘴角扯了個笑容




「尼醬總會擺平的吧?」




「伊撒米…」




塔克米感動不住的眼角又泛出淚光,一下子撲進伊撒米的懷裡,後者像是知道他會來這招,早就做好準備,結果當然是穩穩的接住了,安撫的拍拍塔克米的背脊,伊撒米微微笑著,因為微瞇而更加狹長的雙眼藏著些許失落※




恩…我相信,你最終一定會找到只屬於自己的依靠,所以在這之前…就暫時讓我來保護你吧!?




※兄控的伊撒米,哥哥會被搶走當然失落嘍~完全沒有跑CP,表擔心⊙o⊙

//

【餐飲料理大樓  北棟】

惠在午休時間即將結束前換上白淨的廚師服,拿上自己常用的菜刀,並握緊御守,腦海流轉的是早上塔克米的鼓舞…




「下午的課程…更加努力吧!」




【餐飲料理大樓  北棟  第1烹飪教室】

「…那個,是叫,田所同學吧?我叫幸平創真!」




「你,你好…」




嗚嗚…本來想要無災無難的過下去就好的…卻偏偏和這個人遇上了噢…這位爺啊有那麼多人你做什麼只跟我打招呼呢!?旁邊的視線刺得我身心都好疼…(好的~小惠的內心嚴重ooc了=0=)




看著身邊,絲毫不在乎喔講錯是完全沒注意身邊眾人怨氣的幸平一臉興致高昂,惠想著今天是不是大凶日,還是真的太幸運啊?擔心到魂幾乎飛走的她一個瞥眼,似乎有什麼熟悉的身影




「啊…阿爾迪尼同學!」




塔克米的出現簡直像救世主,當然,惠也沒忽略來者身旁較為高挑的黑髮男子




「恩?是田所同學,真巧,又是一個系所」




「什麼什麼?尼醬的熟人?」




看出惠的疑惑,塔克米淺淺微笑,體貼的直接介紹道




「田所同學,這是我的雙胞胎弟弟,伊撒米。阿爾迪尼,伊撒米,她是田所惠」




「啊,很高興認識你,呃…」




「直接喊伊撒米吧?」




明白惠因為不知道怎麼稱呼兩人的窘迫情況,伊撒米頗為貼心,笑瞇瞇的提議




「啊、好的,那麼希望你們也能直呼我的名字」




「好喲,小惠妳好」「行啊,小惠」




該有的禮儀該打得招呼都做過了,於是惠開始好奇塔克米臉上的貼布,不過這時一直耐著性子等他們問候過的幸平湊了過來,雖然同惠也對臉上的傷好奇,更多的是擔心,可既然都要開頭還是必須揶揄一會




「喲,塔克米我們又見面啦」




「啊、恩…來、來公平的對決一次吧」




什麼啊…?發生了什麼事啊…你為什麼要表現的好像很正常?




幸平不曉得塔克米是在意著什麼,眼睛並沒有直視他,可是語氣卻跟之前一樣嚷嚷著要決鬥,於是幸平轉而看看其身旁的伊撒米,比起之前還要漠然的眼神,可嘴角竟違合向上昂著




又是皮笑肉不笑的神境界啊呵呵…




正當無奈扯著嘴角的幸平準備說些什麼時,課堂講師出現了,羅蘭。謝培爾,餐飲系法國料理部主任




「年輕的學徒們,站在廚房的那一刻開始就背負起了做出美味食物的責任,而且無關經驗或立場…在我的課堂上,除了合格之外,全都視為“當課備取”※,不要怪我沒有告訴你們“努力”爭取到10次都能進入當課備取名單的人,就能直接跟你的同僚說再見這種事」




※簡而言之就是可能被當課的名單啦哈哈哈,原本想延用原著,後來想想…就變成這樣了⊙_⊙




「那麼,就先依照這樣分組吧」




謝培爾語畢,將寫有密密麻麻名單的紙張舉向前




TBC.




很好喲~我來更文啦,不曉得這篇放到貼吧的話人氣會不會高呢?可是我有點沒空(欸)所以說就先想著玩…




亂七八糟的感覺哈哈,最近有別的腦洞想鑽…不過是別的CP,所以還是放著玩先,我還有三個坑沒補=0=




原本說第六章會出現極星派對結果還沒寫到…呃哈哈~嘛、不過我說下一章會有料理章節了是真的!好吧~其實我寫得有點頭疼=w=…




#懶癌末期



评论(5)
热度(37)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