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創塔】全世界的我愛你

※啊哈哈~這是版主桑自己生日(8/19)時特別碼的慶祝賀文( ´▽` )ノ祝我生日快樂~不過好像離遠了!?OoO!








※與 “【創塔】為你獻上,我的愛戀…招待不周! ”一文為同背景,可以說是番外,不過是後來已經在一起的設定( ̄∇ ̄)喲,…啊糟糕這樣就洩漏後頭發展了次奧xxx








※完全就是撒糖糖的短篇,必然裝備ooc~欸嘿嘿沒問題請下移w








《以下正文》








近蒼山的天空微泛白肚,綠葉上剔透的露珠晶瑩,湖水因陽光照耀而一片金黃,涼風徐徐吹落,眾多鳥兒展翅高飛,一天又開始了








昏暗的室內,床鋪上一人翻了個身,似是突然翻離溫暖的懷抱所以一下子打了個冷顫








「…唔」








有些艱難的坐起身,腰部傳來陣陣酸麻與身後某個部位的不適感,手從額頭往上抓過瀏海,嘗試發出聲音,卻發現嚨喉過度乾啞而此時身體每一個部分的感受,不管是還赤裸著的肌膚上的紅斑還是腰身的疼痛,全部都在向他傳遞昨晚咳、激x情x時的每一個畫面








「塔克米…醒啦?」








「唔…嗯嗯…」








回應的聲音小到幾乎消散於空中,身邊剛清醒的紅髮男子抓抓看起來粗硬卻意外柔順的頭髮,然後突地他將坐在一旁的人拉向自己








呃、創真…等等!








聲音根本發不出來所以當然來不及阻止,塔克米一個勁的跌了過去,結實的撞在拉過自己那人的胸膛上,不過…撞不撞上不是什麼問題,剛剛那一下拉扯簡直像是要置人於死,塔克米疼得齜牙咧嘴,哦撞上後還沒完,下一刻他就接著被兩手制於頭頂然後壓在柔軟的床上,身上的人笑得無恥








「…=皿=#」(塔克米)








「( ̄∇ ̄)」(幸平)








然後就著這個姿勢,幸平手撫上眼前人纖細的腰枝,壞笑的看著臉部表情顯然氣得想炸他的塔克米,而後吻上…措手不及的後者,臉部潮紅的迅速,那個驚訝的瞬間也立刻被幸平抓準了時機入侵,長驅直入不放過任何一個角落,挑起其中粉嫩的小舌,與之共舞般的交纏,昏暗的室內頓時響起充滿色情味兒的水嘖聲,良久後,幸平才放開塔克米,可手依舊是愛不釋手的摸捏著他那白皙滑嫩的側腰








「呼…呼…」








好不容易喘過氣來狠瞪著幸平,塔克米滿臉紅霞,動動嘴角,扯了個口型,意思是“渾蛋”,幸平則笑了笑好心情的回了個口型,意思是“可你喜歡渾蛋”,然後不意外的被前者羞憤的用已經鬆開箝制的手拿枕頭K

//

床上的小鬧劇結束,幸平幫著他的小國王披上衣衫並按摩地捏捏腰際,為剛才惡作劇的拉扯表示自己不敬了、還請大人原諒,塔克米弩弩嘴示意自己剛才真的不高興然後因為按摩而舒服的瞇起眼睛,幸平看了溫柔的笑笑,隨後開口問道,就像只是詢問“今天準備吃些什麼”一樣平靜








「塔克米是外文系的吧?」








「恩是啊,這個很早之前就知道了不是嗎?」








塔克米聞聲動了動,似乎在表達幹嘛問這種明明就知道的問題你腦袋抽了麽的想法








「那…教我一些好不好?」








「?是沒問題啊,你想學什麼?」








幸平停下按摩的雙手,看著塔克米坐了起來,隨手將披在身上的衣服扣了幾個扣子,白皙的肌膚若隱若現於鈕扣和鈕扣間的縫隙處,異樣的色情,不過本人似乎對此毫無察覺








「恩…學個幾句話就行!不麻煩」








像是怕眼前人嫌棄,幸平露了個傻氣的笑容,麼麼的提出自己小小的要求,還在末句做了個保證來著,而塔克米挑了下眉毛想道








教你哪有什麼麻煩…當然塔克米表示這種令人害羞的話他才不會特地說呢,於是他清清喉嚨如是說








「我知道的,你先說說想學什麼?」








「嘿嘿,那個…就是,我愛你」








「呃/////!?」








方才還掛在臉上的傻笑消失無蹤,幸平輕勾嘴角,浮起一抹淡笑,深情款款的看著塔克米,模樣像極了正在告白的中學生








「那個…」








「呵呵,為什麼嗎?」








塔克米的臉頰至耳廓,全都染上了淡淡的粉紅,幸平看著,露出了一如既往幸平式的笑容,他輕啟雙唇吐出了塔克米的疑惑,然後自顧自的回答








他說,總有一天他希望他們倆能夠牽著彼此的手,到世界各地去遊走,因為有塔克米外文能力的關係,肯定不需要請什麼導遊和翻譯,所以兩個人的世界絕對不會被打擾








然後…他想要學會每個國家語言的“我愛你”,這樣一來,每到一個目的地,他就能在每個地方,將同樣熾熱的愛意傳達給塔克米








維也納水都中漂流的木船上,中國綿延的萬里長城,法國蔚藍的愛琴海及夜晚耀眼的巴黎鐵塔,希臘神秘的神殿禮堂,夏威夷熱烈陽光照耀的海岸線,北極冰原琉璃的極光下…








世界上有數不清的地域等著他們踏遍,如果用全世界來比擬幸平創真的愛情,那麼他這樣做就是要將所有角落的愛送給塔克米








只是這樣想而已,幸平微微笑著的說道,好似他說得也不是什麼很重要的事情








突然說這些幹什麼呢?渾蛋…臉頰濕漉漉的,塔克米發現自己流淚了








他也曾想過他們的以後,想著只要能夠依偎著彼此,眺望遠方的日出日落直到最後一刻,這樣就夠了,他不再要求別的,可眼前這個自己最深愛的男人,平日行為看起來輕浮無恥,卻比他更加在乎著他們的未來








塔克米挪動身子向前擁抱幸平,幸平一邊意外著戀人的主動一邊溫柔的回應擁抱








「我教你!」








「每到一個地方我就教你一句」








塔克米收緊手臂,他喊道,如同幸平給他的承諾,他也可以向他許諾,兌現一輩子都不是問題








「好」








幸平笑得越發燦爛,這是他們的牽絆,代表著他今生今世都不會放手,也不可能會放手








我們約定好了,要用一輩子來遵守

//

「呃,那個…」








擁抱良久,幸平搔搔頭,無恥的表情再現,還沉浸在感動中的塔克米從他的懷裡抬頭疑惑著








「恩?」








「可以做嗎?( ̄∇ ̄)a」








「…」








「…( ̄∇ ̄)a?」








「…你個白痴!別忘了待會還要上課的啊!趕緊給我起來!!!=皿=#」








炸毛的咆哮頓時傳至本該寧靜的天空中…

今天,遠月高中部的學生宿舍依舊是一片祥和








FIN.








啊哈哈哈,沒有肉覺得可惜?(逗比)啊有點肉渣啊不是嗎~~~








哼哼,我怎麼可能會輕易放出工口床震君( ̄∇ ̄)?(欸你)








進度報告:正文緩慢行進中…








嗚嗚,其實我也想當高產帝不騙你∠( ᐛ 」∠)_








#懶癌末期





评论(3)
热度(47)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