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神亞《我到底 守得是誰的江山》3

《奏樂之章》

【銀嵐樓 中心舞台】
幾近散場時間,神田看著一個又一個,不是他所熟悉的舞者,眉間不由得皺緊

呵呵,想想也是,他怎麼可能在這種地方呢?因為拉比隨口的片面之詞…不,僅僅只是相似的髮色,情不自禁的,就是想過來看看,十萬分…甚至是千萬分!億萬分的可能性,他!神田。優都不想錯過,即使這樣如此愚蠢,說什麼也要抓住…任何能夠再次遇見他的未來

曲終人散,神田瞟了一眼舞台中心,閉上眼慵懶的靠在椅背上

看來…是不可能了

貴賓席的高台上僅剩神田一人,自剛才那個太子殿下挾持(?)了他的手下離開之後,周圍倒是靜了下來,雖說起初是太子的邀約和拉比的隨口之說自己才會出現在這邊,可現在始作俑者們都消失了,神田不免覺得…似乎被當成了笨蛋

「各位看官,先別急著走,壓軸才正要上場呢,錯過會後悔哦」

中心舞台不知何時從旁跳上一個舞者,體態婀娜,聲音輕柔,一個眨眼似乎就收服了底下所有的男人,恩沒錯,神田是高台上的男人於是不算,而且也不可能

「恩…?」

燈光忽然間暗了下來,神田見到從薄簾幕後出現的銀白色,那個瞬間他感覺到自己嘴角勾起的詭異弧度(他自己覺得啦…)

神田覺得,在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人比他更適合銀白色這個純潔無瑕的顏色了

在火紅的舞衣與金閃的面罩的襯托下,肌膚更加的白皙,舞台撒下的暖色燈光則又為其添加了一絲嫵媚

他抬起裸足,輕點木製的舞台,一個騰空而起至舞台正中央,再輕輕的落地,動作極輕,讓人極難想像方才跳得那麼高的人是這個人

向前一點,柔軟的身段迴旋,雙手隨著迴身反轉,紅色的舞袖被甩動著,像金魚躍動在旁,金絲邊因為燈光反照閃動著,台下的人們不由得微眯起眼,而手臂上的火紋此時就像是真物,啊啊、燃燒起來了,不論是舞者,還是所有觀者的心情

眾人屏氣凝神的觀看著,大廳裡安靜的連根針掉落都能被所有人注意

神田按奈不住蠢蠢欲動的心情,起身靠近看臺的欄杆,想接近他,而且要把他牢牢的鎖在身邊,再也…再也不能讓他離開

突然,舞廳的門被大聲的撞開,神田反射動作的閃至柱邊,隱藏了自己的形跡

他的身分特殊,盡量避免任何可能演變成衝突的事件是應該的,只是…這次,要是牽扯上那個人,就是想要惹上他!他絕不會坐視不管

來人是街頭“有名”的幫派,大概是突然心情不好來找碴的,或者…純粹看大賺銀票的銀嵐樓不爽

「欸欸欸,吵不吵,一大群人躲在這做什麼呢?」

走在最前頭拿著棒棍,看起來就像最底下跑腿的男子率先打破沉默,還有驚醒嚇傻的眾人

哼,原來是智障啊…神田聽見那個大聲且蠢得讓人無法忽視的發言,嗤笑了聲,眼神卻是沒有離開過那個擁有銀白髮色的人

「哼,不麻煩不麻煩,所有人聽著,要走得沒問題,交個十兩就能離開」

//
「不、不好了…姐姐,姐姐!」

和室內,女人黑亮的長髮如瀑,正看著琉璃鏡中的自己,愜意的上著妝,而急促的呼喊聲音,讓她不得不放下手中的胭脂

「怎麼了?不是說了別在走廊上奔走嗎?」

「對不起,姐、姐姐大人,只是…有人來找麻煩了」

黑髮女人輕皺好看的眉間,起身問道

「…現在是誰在台前?」

「那個、是…」
//
「吶,能放手嗎?」

十分鐘前,幫派份子在銀嵐樓的舞台大廳吵鬧著,吆喝著想離開且不想惹麻煩的人交出銀子

更過分的是,有些人還趁亂對著舞妓們伸出色瞇瞇的爪子

最初在前喊著蠢話的男人在收錢的空隙間抓過一個剛剛正在端盤子的舞女想要上下其手

這時,一個溫潤的聲音響起,男人不耐煩的抬頭,想看看是哪個白痴在重要時刻打擾他,可一轉頭卻是吃了一驚

眼前人,雖然戴著3/4的金色遮臉面罩,可是依舊不妨礙他人想像這面罩下的姣好容貌,而那清澈的兩目銀白更是讓人驚豔,在火紅舞衣包裹的曼妙身材以及火焰紋身的襯托下,他簡直白皙的不像人

「喔?想代替她嗎?雖然不知道你是男是女,不過…長得這副模樣也是可行」

「…你。說。什。麼。呢?」

亞連一聽嘴角勾起一個腹黑笑容,伸手就把男人的手大力的扭轉反身,然後一腳朝男人的屁股踹了過去,這時被放開的舞女向亞連投以感謝的眼神,慌張的拾起端盤,趕緊回到後房

「媽的!你這混帳…看老子要是不扒光你,名字就一輩子倒過來寫!」

男人頭朝地撞,吃痛一聲,爬起來後馬上拿起武器,惡狠狠的對著亞連叫囂

亞連當然不甘示弱,他早就準備好要好好的修理一下這個白痴了

這時,有些低沉的聲音傳來,令亞連呼吸一滯、心頭一動

「現在就直接倒過來寫,如何?」

相較當初的稚嫩的氣息,男人成熟的側臉比那時還要完美,冷漠而堅毅

他抓過男人要向著亞連揮動武器的手,甩向一邊,再冷眼掃過幫派眾人,使得原本就要圍上來的人紛紛卻步不前

神田冷嗤一聲,都是些沒用的傢伙,摸摸腰身旁的刀柄想著,全然用不著六幻出馬

「…優、小心!!!」

站在神田身後的混混們,看見男人輕蔑的表情,一陣怒火攻心,提起傢伙就朝著其後背揮砍

亞連見著,立馬從好不容易相見的感動中回過神來,不顧形象的衝過去用身體擋住了刀路

「亞…!…」

神田警覺間,瞬地一轉頭看見的就是亞連即將成為刀下亡魂的場景,他即時伸手將亞連扯了過來,動作不算溫柔,但這已經是神田緊急狀態中的極限了

刀尖只將面具砍成了一半,而這個面具脫落的瞬間,也令眾人倒吸了一口氣,持刀者更是大叫著“不是我幹得”,然後一群混混看著情形不對便抓著方才上繳的銀兩跑路

亞連姣好的臉龐上那直立於左眼延伸至下巴的刀傷,猙獰又恐怖,那一瞬間,幻想般的美麗容貌在觀眾的心中碎成一片

「爸爸,那些白痴們跑了還好你剛剛沒掏錢呢!…啊那個姐姐的臉好醜!你明明說要帶我看漂亮的姐姐跳舞」

身著華麗衣裳的小孩不知道是哪家的少爺,情況沒有了危險,便出來說起風涼話,一開口,那話語如同針一般,扎得亞連心疼

從小就飽受屈辱,這樣的傷痕,這樣的傷疤,每每帶給他的皆是恐懼、害怕…痛苦,人們的眼神讓他不得不戴上面罩,只有戴上面罩…他才能像平常人一樣在眾人的眼下平凡的活著

「可惜了好舞藝…」「唉,…要是沒那傷口是多麼美的美人…」「嘖嘖…」「舞跳得不錯,就是傷口入不了眼…」

眾人紛議四起,聲音不大,但亞連句句聽得屬實,想要遮起耳朵,想要蓋住眼睛,即使這些年來,能夠感覺到自己經歷痛苦後,越來越堅強,可是真正迎來這種局面,卻是不堪一擊

然後,大手覆上了他的雙眼,身後有人靠了上來,耳朵傳來沉沉的嗓音,極其溫柔

「別看…也別聽」
//
神田在刀揮下的那刻感到呼吸一滯,額頭沁出冷汗,他甚至下意識得,在拉過亞連後就想讓六幻出鞘,可是那人居然像是看到鬼一樣扔下刀,一群來找麻煩的人瞬間跑得不見蹤影,倒是記得帶上銀兩

然後一個小孩子突然地語出驚人,讓神田也愣在那兒,一時間紛議四起,這才讓他回過神,然後第一個想法便是想要抓著那個小孩來血祭六幻

可是一見亞連的臉色開始陰晴不定,他便知道,要先讓這群蠢貨閉嘴

神田高亞連不少,他靠了過去,用手覆上亞連那惹人憐愛的漂亮雙眼,在他耳邊說了些話後便朝眾人睨了一眼,渾身散發的恐怖氣場和那要殺人似的目光,嚇得臉色發白的人們這就趕緊離開,離開前不忘想著,似乎在哪裡看過這個人…?

不了幾分鐘,銀嵐樓已人去樓空,除了在後房探頭探腦的舞女以及一些樓裡的丫頭,就剩下神田及亞連,而後神田拉過亞連的手,也離開了銀嵐樓

TBC.

呃⋯這是難產出來的⋯我好像不知道我在寫什麼了(´・_・`)
默默看文章的小夥伴們~妳們辛苦啦~

#懶癌持續⋯

评论
热度(12)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