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御泽/微倉亮】短文 澤村生賀

遲來的⋯515澤村生賀《御澤短文》

好久之前就入坑了⋯然後這篇其實是之前寫好的,但時間到的時候來不及放上來⋯QAQ
最近在碼御澤長篇,估計有100章,現在大概到12章左右,希望到時候也能放上來^_^
那麼以下小小注意事項沒問題就自己往下滾唄!
嘛,先感謝你的閱讀(☆_☆)

#已交往前提
#短小精悍
#車禍爛梗
#求婚
#後續只能是蜜月

(以下正文)

艷陽高照,訓練場上,澤村教練正在喊著讓小毛頭們跑步的時候,有一通電話打了進來

噢噢,是那個傢伙,看著來電顯示,澤村喜孜孜的準備滑過接通

被剛好跑過這裡的某毛頭看見…

「教練您笑得…有點噁心啊!」

「…少囉唆!給我去好好跑圈!」

訓罵的期間,電話斷了,澤村低頭看著有些懊惱,早知道先接電話再罵人…

結果不一會兒,電話又再次響起

肯定是想我想瘋了吧,哼哼,你這個渾蛋池面也有這一天呀~今天是什麼日子來著呢?澤村一邊美滋滋的想著一邊滑過接聽

「喲~御…」

不等澤村說完,陌生的聲音傳了過來

「你好,請問是澤村榮純先生?」

恩?啊,我是,請問…?澤村一改方才有些撒嬌的語氣,禮貌的回問道,呃,真是奇怪,明明是御幸的手機,卻是陌生人打過來,那人頓了一會才說道

「那個,真不好意思,其實…我開車不小心撞到這個手機的主人了,但是他什麼也沒說就急匆匆的離開,也不知道有沒有傷到哪裡,還好手機落在這裡還能用…澤村先生,你是他手機快捷鍵1的號碼,能請你幫我聯絡他嗎?…」

撞到…?御幸…?澤村突然覺得頭腦有些發脹,他的腦裡開始充斥著一些“車禍後三天突然猝死”、“內傷的嚴重性”、“無法預知的傷害”之類的新聞報導,他衝著電話的人要了地址

急匆匆的打了電話給小春,對方很快的接起,然後他便一股腦的將所有的事情連在一起說,也不管小春能不能聽懂,最後還把代班的事情快速的拜託了之後就掛了電話

一點反應的時間也不給對方

小春看著掛掉的電話,轉頭向身後忙碌著的一群人微笑的表示自己被拜託了事情,必須先行離席,還叫上降谷陪同
\
澤村從來不會畏懼任何事情,就連高中時候的投球恐懼症都能讓他克服,彷彿這世界上已經沒有能夠擊倒他意志的任何事物

噢,差點忘了…

是存在的呢,那種失去或者弄壞了的話,會令他感到懼怕的事物

御幸一也

澤村一下公車就用白米衝刺的速度直奔目的地,十字路口的路邊停著一台車,那裡有個頗為斯文的男子正等著他

「你說…呼呼、在…」

對方有些緊張的讓澤村喘口氣,畢竟他的模樣簡直就像是再多講幾句話就會斷氣似的

你撞到的是一個咖啡色頭髮!戴著黑框眼鏡!然後總是笑得很欠扁!實際上在女生看來卻異常池面的男人嗎?澤村喘了一大口氣,然後毫不間斷的講完這些話,把對方說得一愣一愣的

呃…那個,黑框眼鏡有是有…也是長得蠻好看的,澤村先生你的表情…?

絕對不讓給你哦

…啊?

兩人的會面對於整件事情來說,一點實質上的幫助都沒有,因為澤村自己也不曉得御幸人在哪,最後只好從對方那裡拿回御幸的手機,然後留了自己的電話給對方

發生這種事情,怎麼可以不先來找我…?

有些心浮氣躁準備要離開的澤村,口袋裡的手機又響了

「喂?」

「傻村!?我有事找你幫忙,你快過來」

「倉持前輩…啊?!」

沒頭沒腦的,但是又不能拒絕對方,話說倉持前輩的現在的工作是和哥哥一起打職棒去了吧?難不成是要他去幫忙投球?不不不,完全不可能…

澤村沒忘記詢問對方御幸的下落,他的聲音有些無助,聽者能夠感受到他非常冀望著能從這裡得到答案

沒想到倉持只頓了一下,隨即回答

「…那個白痴的行蹤,我怎麼會知道?」

「…」
\
心急如焚又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感覺很令人難受,尤其是即便知道如此你依舊什麼都做不到的時候

這種情況下就不僅僅是無助而已

澤村從大門口進來,穿過有些距離,種滿花草的庭園,接著走到了最裡面,漂亮的玻璃門前,按下了倉持家的門鈴

不得不說,每次來這裡看見都要驚嘆一下,倉持前輩也太有錢!連哥哥都忍不住跑來住在這裡了,嗯嗯,真令人羨慕

聽見解鎖的聲音,澤村推開門,迎面就是大量的彩色拉砲的緞帶

「哇…」

「榮純君生日快樂!!!」

待眼前清明,滿身緞帶的澤村發現青道的大家都聚在這裡,曾經…一起打著棒球,共同奮鬥的最佳夥伴,全都聚在這裡為他慶生

大大的字樣看板,堆滿禮物的長桌,以及看就知道是特意準備的超大生日蛋糕

澤村忍不住泛淚,他衝著眼前的人群大聲喊

「非常感謝各位的愛戴,鄙人澤村在這裡拜託大家,往後!請繼續多多指教了!」

「你個白痴呢!這不是當然的嗎?」

倉持走過來一個勾手,勾過對方的脖子,臉上是一如既往的自信笑容

「準備來切蛋糕吧,澤村」

亮介說著邊靠了過來,遞給澤村一把蛋糕刀

要不先許願吧?恩?伊佐敷大聲提醒,身邊的結城則指了一個能夠完美切割蛋糕又不會切到其他東西的地方讓澤村站好

但對現在的澤村來說,不管是切蛋糕還是許願都沒有那個人的存在重要

「那個…你們知道…御幸前輩在哪裡嗎?」

這個問題一問出口,眾人便立刻一副“就知道你會這麼問”的表情,然後熟悉的聲音響起

「我還在想…要是你沒問,我是不是要考慮自己滾出來呢~」

澤村轉過身,最想見的那個人,就捧著一束花站在眼前,他邊說著,唇角勾起那令人心癢難耐的笑容

「…你說呢?澤村?」

沒有猶豫,澤村一個飛撲,將沒有任何準備的御幸撲倒在地,瞬間引起眾人喧嘩,不過大部分都是“現充去死”的言論

你有沒有怎麼樣?哪裡會痛嗎?看醫生沒?會不會覺得頭暈想吐不舒服?…

等等等等…澤村?

御幸撐起身子,有些錯愕的看著問了一堆問題之後突然在他胸前哭起來的澤村

欸!搞什麼啊御幸!居然弄哭澤村?!你還是人嗎!?

周圍又是一陣叫罵聲,這次的主角很榮幸的是御幸君

啊…該不會是…?!我沒事啦!想起下午時發生的小小意外,御幸將澤村攬進懷中,輕聲的哄著

當時正在忙著準備澤村生日禮物的御幸只是在過馬路時被車子嚇了一跳,差點摔倒,而且他馬上就離開了,後來才發現手機居然掉了

「真是敗給你了…」

御幸溫柔的吻去澤村眼角的淚水,後者終於在放心後止住淚水,他緊緊的回抱御幸,深怕一放手對方就會消失似的力度

哈哈,你這麼熱情我是很高興啦,可是現在我有話要對你說…御幸笑著起身,然後也將澤村拉起來

「…?」

望著澤村一臉的不解,是很重要的話哦,御幸的笑容越發寵溺,他單腳屈膝跪了下來,從口袋裡拿出黑盒子,這時周圍很識時務的安靜下來

他輕啟雙唇

回首來時,是我們為了夢想奮鬥的經過
攜手邁進,是我們為了幸福共築的未來

儘管還有很長的路途要走
儘管還有更多的困難在前
儘管可能會吵吵鬧鬧
儘管可能會跌跌撞撞

我們都將不再害怕

請把你的手給我
我會緊緊的牽著

讓我帶著你闖蕩
讓我帶著你飛翔

也請把你的全部交給我
我們將擁有彼此的靈魂

澤村榮純先生

縱使我是這麼不可靠
平時又老是愛耍無賴

總是賴床耍脾氣
神煩的程度更甚

說實在的
可能除了臉之外,在個性上
幾乎沒有其他優點了…

…即使如此,你還是願意

將你的一生

交給,御幸一也嗎?

看著眼前單腳跪下的男人,澤村的視線模糊了,原來⋯總是吊兒郎當的他,有好好的考慮著…他好好的考慮著啊!屬於他們的未來

「我願意!!!」

說著,澤村又一次撲向那個男人

這次御幸當然是好好的接住了愛人,兩人的笑容都僅能用幸福來形容

周圍的大家興奮的叫好,愛情長跑多年後,總算是在此定下終身契約,未來將共同攜手走完一生,這何嘗不是令人高興的結果呢?

「生日快樂,榮純」
\
澤村的生日歡樂趴持續進行中,到了現在這個時候,大家差不多都玩瘋了,然後倉持突然一臉不爽的衝著身旁笑得開花似的御幸道

「話說你挺明白自己除了臉就沒其他優點了嘛!」

「哈哈哈哈,今天的話隨便你說喔,倉持」

…完全就是一種現充憐憫的語氣

「…」

亮桑!我們也結婚吧!現在!立刻!馬上!!!!!!倉持表示心裡難過,他用無限怨念的眼神投射亮介

平時忙碌的大家特地為了御幸跟澤村這兩個笨蛋在今天空出時間,實際上大家已經很久沒見了,正和前輩們說話的亮介感覺到了身後的深重怨恨,他轉過頭,食指碰上嘴唇

我會好好考慮的,一句口型而已,倉持瞬間被KO,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亮桑超可愛!
\
【彩蛋】

「小春?話說你怎麼也在這裡…」

「生日就翹班吧,榮純,這是被允許的」

「恩」

旁邊人面無表情的發出贊同聲

「…」

別附和!去你的降谷!

FIN.

评论
热度(56)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