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倉亮/微御澤】倉持生賀 短文

也是遲來的⋯517倉持生賀ˊ_>ˋ
這邊再打個廣告(?)~
預計100章的御澤文也有一些些倉亮和降春的故事喔!
其實很想放上來了,可是我怕到時候碼得速度不敵發文的速度⋯那樣的話,就會很悲劇=_=等文一直都是很痛苦的事情⋯⋯

嘛,一樣,先感謝你的閱讀(☆_☆)

#不要太激動!
#這絕對是倉亮
#亮介假攻啦!
#先買靜心丸!
#做好準備了?
#那就開始吧!

(以下正文)

「真不好意思啊,倉持君,我們啊~在一起了哦~」

拜託,讓我打他一拳…

「…啊?…這樣啊,哈哈,挺好的嘛,亮桑」

你喜歡就好,真的

「喂,你,可不准欺負亮桑啊!」

你喜歡就好…真的?

欸,誰來告訴我,這不是真的…
\\
謠言轟動整個青道棒球部,噢噢,才不是謠言,聽說,是事實呢

小湊亮介跟御幸一也在一起了

「挺有一手的嘛,御幸」

差點將嘴裡的飯噴出來,御幸轉過頭有些苦笑的回罵身後大力拍他肩胛的隊友

還以為你的眼光應該不是這個層次的,大概要再更……,喲~你們說什麼呢?亮介不知何時,居然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兩人身後,結果就是那個說著消遣話的某人瞬間一陣汗顏然後緊張的找了藉口速速離開

亮介沒有理會剛才的那個人,只是拉開椅子坐了下來,然後一抬頭就對上御幸有些委屈的目光

「我說…亮桑大人,行了吧?都幾天了啊!總之,您就…就坦率點怎麼樣?」

「御幸君,你剛剛說什麼?」

「…什麼都沒有…」

亮介雖然笑著,但,心情很不好,非常的不好,自從那天,向倉持說了和御幸在一起的謊言之後,還以為這個笨蛋能夠開竅一點…結果現在居然當起鵲橋似的,總是勤奮的在幫他和御幸連結空閒的時間,然後還一副要自己非常幸福的蠢模樣

什麼幸福…

不是你的話,哪裡叫做幸福?

何況,倉持…你真的明白自己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臉上是怎麼樣的表情嗎?!

御幸望著眼前亮介那明顯陰晴不定的臉色,手有一下沒一下的戳著盤裡的食物,心裡卻是嘩啦嘩啦的流著血

唉…這讓我這樣怎麼去追那個笨蛋村…
\\
倉持在最近的幾天裡有了談心的小夥伴

「倉持前輩,不要難過了,真的,雖然…我…」

「傻村…你也沒資格說我呢…看你哭成這副屁模樣的,拿去!擦乾淨」

澤村和倉持兩個人正在整理球場,然後從一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到最後居然把東西扔著,坐在一旁正經八百的聊起心事

「倉持前輩,你覺得,我…是不是應該去把頭髮染成粉紅色…?」

「不,千萬不要,那只會讓我做惡夢而已」

「…」

兩人之間的氣氛在瞬間沉重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倉持有些煩躁的站起來,並撿起石頭往前丟,以游擊手的臂力來說,飛得距離很遠,但沒有目的地,也…沒有人會在那邊準確的接住它

澤村看著石頭飛了一段距離,然後孤零零的落在地上,頓時紅了眼眶,最後他終於忍不住大力的抱住倉持的腰,開始憋屈的喊叫

「倉持前輩!!!!別哭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才哭啊!白痴!快放開!」

………

「我…真不曉得該如何說現在的心情啊…亮桑,總覺得有點微妙」

「恩,真不巧,我也是」

御幸蹲在草叢堆裡,無奈苦笑的著扶額,蹲在旁邊的是亮介,雖然他依舊是笑著的,但滿身都是可見度顯著的低氣壓

為什麼要來蹲草叢?御幸呵呵,當然是來自身邊的要脅啊,然後,其實說實在的,他本人也覺得最近那兩個人走得…過於親近了

要是一個弄不好,變成兩個笨蛋在一起怎麼辦?呃,想到這裡,御幸覺得渾身都不舒服了起來

而且這個距離很悲催的,聽不見聲音,動作卻是看得清清楚楚的,那樣抱過來推過去的…嘖,怎麼就對我都不做這些動作?御幸咬了咬大拇指,似乎心有不甘

「…亮桑,拜託了,我就幫到這裡」

最後,實在是無法再繼續忍受煎熬,御幸一改方才不正經的苦笑臉孔,轉過頭嚴肅的向亮介說道,後者若有所思一陣,還嘆了一口氣,這才輕聲開口

「恩…也是該說清楚了」
\\
所以、發生什麼事情了這是…?

倉持現在有些手足無措,話說這該不會是傳說中的壁咚?他?被亮桑?

亮介一手打在牆壁上,雖然只到倉持的肩膀,但是渾身散發的氣勢卻不是開玩笑的

「洋一君,你還打算躲到哪裡去?」

呃…我只是不想當電燈泡…啊…是不想看你們秀恩愛…

「你為什麼不懂…?」

啊?…,倉持對於亮介這個問題有些目瞪口呆,然後還…有些莫名的窩火?!

懂什麼?懂?你才不懂!不懂那個一直在看著你的人,是我!是我啊!不是御幸…而是我!

這麼想一想之後,他在這一刻,簡直就是豁出去了,用從沒有和對方說過的語氣,冷冷的開口

「這句話…是由我來說才對吧?亮桑」

倉持揚起一個苦澀的笑,神情哀傷得很,甚至沒去注意亮介微妙變化的表情

「你就是不明白我的心情,才會讓御幸那個渾蛋在我面前說嘴!在一起?是嗎?還真是恭喜了!」

停下來!!停下來!!!倉持洋一…

「…明明!那明明是我一直冀望著的位置,那個傢伙卻一臉輕鬆!輕易就得到了,這些你都不懂啊!」

不、不…朋友就很好了…

「…你也根本不知道!看見你和他自然而然地走在一起!一起吃午餐!還隨時隨地的膩在一起!你看著他露出怎麼樣的笑容!甚至一起練習了投接球!?捕手就這麼了不起嗎?啊?」

不是的!…我沒想過要兇你…你並沒有、沒有任何錯

「那我呢?我的心情啊…我…」

倉持在心裡的矛盾下,激動得吼著,他沒這麼和亮介說過話,激動到後來還用右手緊抓著胸口,心臟的位置

「這裡…絞痛的…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啊!」

這麼個長篇大論,一吼完,倉持心想,這就全完了…連朋友都不再是了…像個傻瓜啊我!明明對他的喜歡已經、無藥可救到,只當朋友也沒關係的程度了!!!到底!我到底在幹什麼?!

而亮介對於倉持的這些話只是靜靜的聽著,然後就反問了一個問題

「…倉持,你有什麼話想跟我說?」

恩?改喊姓氏?…,倉持頓了頓,啊啊、說得也是,畢竟自己已經說得很明顯了,再多一句,這個結束就更加完美了

恩,真的結束了

「我…」

在最終的思索後,倉持露出的是,平常的猖狂笑臉

「我喜歡亮介前輩,一直都,非常非常的喜歡!」

說完,靜待對方的拳頭,倉持反射性的閉上眼睛,結果…只見亮介嘴角一勾,一手扯過倉持的衣領

「那還真不巧,我也喜歡你」

先是一句令人吃驚的結論,隨後從嘴唇上傳來的是,那個夢寐以求…柔軟似羽毛的觸感

…咦?!
\\
午餐時間,御幸和倉持兩個人坐在一起用餐,後者不停地瞪著對面悠哉吃飯的前者,咬牙切齒的逼問

「你什麼都沒做吧?啊?就算是假的!」

「是、是,而且…重點是我哪敢啊!」

倉持又瞪著對方好一陣,確認對方是認真的之後,悠悠的發表感想

唉,怎麼別人不找偏偏找你,只要看見你我就火大,平常就火,現在還更火!…不過說實話如果是其他人…我,大概就放棄了…

喂喂、這種假設性的話還是別亂說比較好哦,御幸扯個壞笑,挑挑眉毛,示意倉持向後面看

「恩?」

哈哈,洋一君,你剛才說什麼呢?嗯嗯,身後是亮介眯著眼,一臉關愛的神情

「…不、那個,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御幸嘻笑的向被(妻子)亮介拖行而去的倉持幸災樂禍的招招手算是揮別,然後讓對方保重,哈哈

那麼、接下來…自己的戀情果然還是要好好的加油呢

「嘿,傻村,這個週末有沒有空?出來一趟吧?」

FIN.

评论(4)
热度(29)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