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御澤】Chapter 首-0

關於御澤長文三部曲

首部曲前提注意這邊走

#虐!(小夥伴品質保證)血腥!慎入!雷者自避!

#這是事情的開端,端午連假一更

#再次強調,這是架空架空架空!

#澤村未上線

#以上沒問題往下走


(正文)


「一也,不要一直玩那個東西,小心一點!」

被稱為“一也”的孩子,擁有一頭咖啡色頭髮,他坐在接近庭園,和式紙門大開的舖木走廊上,未成長成熟的手裡有些吃力抓著的是刀柄至刀鞘通體呈黑的日本刀,比起孩子的身形,刀的體積更大,即使手中的東西無法一手掌握,但他的表情看起來甚是愛不釋手

「是~是~是~,母親大人」

「知道的話,“是”只要說一次就好了哦」

女人唇角勾起的笑容與孩子的笑容相似,眼睛像她掛在頸前,日本刀形狀的項鍊一樣晶亮,她走了過去替坐在那邊的孩子理理衣襟,這時,一個男人從裡邊走了出來,身上是準備外出的裝扮,他看見了小孩抓著日本刀的手,笑著說道

「哦?看起來很喜歡啊!這是成為一個好武士的徵兆哦!」

讓你別那麼快把刀拿出來呀,一也年紀還小,這樣不安全!,女人瞪了男人一眼嬌嗔道,後者露出頗為欠揍的笑容回答著,我也是很小就拿刀了喔!那樣可是成為天才的途徑啊!男人的模樣很是自滿

天才,這個詞彙,用來形容今年才12歲的御幸一也再適合不過

擁有無師自通的揮刀訓練所促成的特有刀法,過於常人的手部臂力,天資絕頂聰穎的頭腦,以及絕對細膩的觀察力

這些,全部沒有一樣是這個年紀的小孩應該擁有的

另外,御幸還有一副,遺傳自貌美的母親和英俊的父親,兩者基因相融而成的好皮囊

這造成了一個類似於追星的假象,附近街坊鄰居的女兒,天天都會羞答答的跑過一段距離不短的小土徑,來到御幸家庭院的籬笆旁,就為了多看這個小池面幾眼

哦,此外,御幸從小就有個夢想

他希望能夠以學徒的身分,經過考驗,加入某個強大的組別,然後成為組裡的最強,名聲要遠播,還要令人景仰,讓父母親為自己驕傲…

於是,當御幸的母親得知兒子這平凡又美好的夢想時,相當溫柔的揉揉他咖啡色的髮旋處,笑著說道

「我相信一也絕對能夠做到的哦…成為最強,然後,保護自己最心愛的人」

「恩!」

隨風飄揚落下的,是粉色的花瓣,彷彿為了襯托母子二人的笑容,它乘風轉繞在兩人身周,奇幻而瑰麗

然而誰也想不到,這美好的場景,會在五天後,從頭到尾,一點也不倖免的…徹底破碎

\

今天,御幸和往常一樣,在家園附近的山林裡自主訓練了將近半天,直到夕陽西下,他才背著父親給的那把日本刀,哼著小調,慢悠悠的晃回家

幾天前,父母親到外地辦事,獨留御幸一個人看家,從小就跟著母親下廚房的他,完全不用擔心飲食問題,從簡單的小菜到華麗的擺盤,由母親親傳御幸家的完美配方,他可是從頭到尾都透徹的學盡了

當最後一點橘紅消失在天際,御幸才剛到家園附近,就敏銳的感覺到異樣

有誰…?有什麼不一樣?,御幸輕手輕腳的躲到了大樹旁,抽抽鼻子,總覺得似乎…聞到了一絲血腥味

手掌有些顫抖的握上背後的刀柄,血味他並不是沒見過,料理食物的時候總得殺畜殺生,什麼內臟眼珠的,都不足為奇,但這次…恐怕,完全不一樣

潔白無瑕的月亮不知何時已高掛夜空,御幸抬頭看了一眼,琥珀色的眼瞳被映得晶亮

家裡如預料之中並沒有半點燈光,雖然說該到了父母親回來的期間,但總不是這種詭異的時刻吧?開什麼玩笑…

這段不算長的距離硬是被御幸慢吞吞的移動了半小時,當他偷偷摸摸的來到家門口,便發現有一些行李被放在進門前的石板上

這是…?月光不強,還有些烏雲堆積,空氣越發潮濕,但御幸早就已經適應黑暗,所以他很快便眼尖的發現這些是父母親外出時攜帶的行李

回來…了?!心中一喜,御幸鬆開了方才緊握刀柄的手,大力的拉開紙門,高興的一個勁的往裡邊跑

可他忘了,應該去探究,明明人回來了,家中卻沒有半點燈光的這個事實

「一也…」

快逃…

母親大…!?應該愉悅喊出的稱謂,只到喉嚨,便再也無法前進,渾身黑衣的男子揣著趴倒在地上的女人…那幾乎與身體分割的頭顱,黏稠的液體灑滿周圍

御幸怔怔的看著黑暗裡應該是自己母親的女人,冒著血泡的部分,溢出的,微乎其微的聲音,他微微張開的嘴發不出任何聲音,從腳底竄上來的冰冷更是使他無法動彈

“歡迎回來”在喉嚨間被扼殺,御幸的理智在頓時間雲消霧散,不該是這樣的…不應該是這樣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個咬牙間,紫異與藍光交錯,御幸拔刀的速度極快,黑衣男子被驚得一愣,方才被他心裡嫌棄著“處理一個之後怎麼還有一個”的孩子已經到達眼前

好快!?

將手上的東西甩掉,黑衣男子雖然險險躲過御幸的第一個砍擊,但是對方並不給他喘息的時間,第二刀在瞬間立刻補位,極其鋒利的刀尖,僅僅只是輕輕的接觸…

感受到溫熱的液體噴在臉頰上,開腸剖肚大概就是說明這種情況,黑衣男子慘叫一聲,然後很快的便兩眼一翻倒在地上,臟器流了滿地,不知是死透了還是怎樣

跟平常的訓練不同,這是賭上生命的戰鬥,不是他死就是自己死,這點,正親身經歷著的御幸再清楚不過

即使贏得這場勝利,御幸還是渾身顫抖著,他努力在心中說服自己,這…就像是料理中處理活物一樣,其實沒什麼!沒什麼的!…

然後,稍稍平靜的他因為細膩的心思,步伐不穩得,走過去給地上的人一個深深的割喉,幾乎令其身首異處,啊啊、原來…可以這麼輕易的結束一個人生命

殺人…是這麼清淡的事情嗎?

提起手上的刀,不知道是不是御幸的錯覺,總覺得那詭異的刀光似乎因為鮮血更加豔麗

啊對了…,將視線由刀上移開,御幸轉頭看向剛才被男人甩飛的物體掉落處,現在的他突然寧願看不清黑暗中的世界,只因為…無法接受將那樣的場景,烙印在心底的最深處,甚至成為最後和“她”見面,最令人心痛的模樣

另外…一想到腳下是黑衣男子的臟器,不適感立刻躍然而起

不等御幸皺著眉頭壓下胃部不停翻騰的噁心感,外面傳來了動靜,難道,還有人…!?

對了!父親大人呢!?父親!滿心期盼著剩下唯一的親人能活著,御幸急切的想要往聲音來源處跑,還差點在血灘中滑倒

幾乎是手腳並用著的奔到熟悉的庭園走廊,即使速度已經不算慢,御幸還是只能夠喊出“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這句話,然後絕望的提刀攻擊敵人

敵人有四個,同樣都是身穿黑衣的男子,他們將中央的男人圍住,簡直玩弄似的一人一擊,男人已經搏鬥許久,鮮血幾乎染紅整套衣服,看那個模樣,好像再也撐不下去

御幸的出現是四個黑衣男子史料未及的,而這個年紀的孩子能夠揮刀更是令人意外,就在那個意外的期間,其中一個男子瞬間成為御幸的刀下亡魂

他已經不能猶豫…不,根本沒有時間讓他猶豫!何況選項根本就只有殺,和被殺!

在第二個黑衣男子犧牲之後,他們總算願意好好正視御幸這個威脅,丟下幾乎無法戰鬥的男人,他們急於拿下御幸,刀法開始招招狠辣

即使御幸天資過人,但他才12歲,招架不住兩名明顯訓練有素的敵人是情有可原的,但現在除了咬牙苦撐,他沒有其他更好的選擇

該怎麼辦?到底該怎麼辦?啊…只要、只要有一點縫隙,我就有自信解決他們兩個!御幸在思考間一個閃避不及,被劃傷了左手臂,還好並不嚴重,只是稍稍滲血

接著…在那個瞬間,御幸周身,與年齡不相仿的氣場爆棚,琥珀色的眼瞳彷彿會發光,揮刃的紫光交錯藍痕,兩個黑衣男子在震懾間還未來得及驚豔那妖魅的刀光,便被身首異處

危險…似乎解除了?!被血噴了一身的御幸大口喘氣,隨即聽見身後重物倒落的聲音

他轉身急急的跑近倒下的男人,撲通的一個跪姿,伸手抓住被他稱作父親的男人,那充滿溫柔厚繭、浸染鮮血卻無比冰冷的手掌

「…不要想著復仇…咳、抱歉,一也,真難為你哈,你只要…按照自己的意志活下去,就、就行了!」

「求您不要說話!父親!拜託您,讓我…讓我去找大夫…」

男人扯個笑,沒有應許,這讓御幸更急了

別說母親大人了!連您都失去的我,該怎麼獨自活下去!我沒辦法!沒辦法啊!我做不到的!御幸衝著躺在地上的男人大吼,他忍著即將潰堤的淚水,滿眼都是無助

你不僅做得到,還會做到最好哦…一也,會遇見的…總有一天,你會遇見讓你珍視一輩子而且、攜手邁向未來的人,所以…到時候,一定要…一定要告訴我和媽媽哦!男人在最後吃力的勾起嘴角,熟悉的弧度,令御幸眼角發酸

連死之前,都要帶著那欠揍的笑容耍帥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直到最後的溫度脫離男人的指尖,從用力的哭喊,到無聲的嘶吼,現在…確認終於回歸安全,御幸此時才得以將所有的感情宣洩,在男人冰冷的遺體身邊,褪去成熟的假象,像個真正的,12歲的孩子,無管無忌的放聲大哭

月亮躲進黑夜中,忽地大雨滂沱,淚水和雨水紛紛滑落臉龐,他只能痛苦的在地上胡亂抓撓,連指甲縫中陷進泥土和碎石也不在意

身邊那浸染鮮血的刀身逐漸被雨水洗盡,赤色的血液流向無盡的黑暗,它,是名為厲妖的日本刀
\
保護不了…任何人…的我,到底活下來做什麼?

御幸坐在血跡斑斑的木質走廊上,厲妖直插在一旁,他兩眼無神,眼前沒有焦點

大雨從昨晚持續到清晨,中間有過一絲停歇,但很快又下起暴雨,像是在宣示著,這一切…還未結束

「呵…」

冷笑著,在心裡讚賞著自己也真夠冷靜,居然面無表情的把一具具的屍體肢解,然後在後院挖了不少個大洞,全部亂湊的丟進去,而且連渾身沾滿血液也絲毫不在意

已經夠了…

就這麼坐了一整夜的御幸,起身進屋裡,將自己從頭到腳弄個乾淨,還換了一套衣服,更仔細的擦拭了厲妖

他準備了一個包袱,把可能會用上的東西扔進去,指尖碰到屬於母親的項鍊時,停頓了會,最終還是將它收了起來,待一切準備就緒

御幸綁好包袱,並將厲妖穩穩的背在身後,走向前院,來到那個埋葬了他生命中最摯愛兩人的墳前

「父親大人…母親大人,我走了…在此!向您們拜別」

御幸對著自己堆起來的墳墓雙手合十,並向其行了三次大禮,靠著地板的額頭,久久沒有抬起,似乎有什麼液體滴落在已經濕透的泥濘上

啊啊,沒有來得及問父親,為什麼遭受這種事情的人…會是您們,善良又親切的您以及可靠又溫柔的您,怎麼會遇上如此殘忍又可怕的事情呢?為什麼…?到底為什麼呢?

孩兒不孝,沒有自己的意志…從今以後,我將為了復仇而活,為了殺戮而生,直到那個不知身在何處的主事者葬送在我的手裡…

御幸抬起頭,琥珀色的雙瞳彷彿染上腥紅

吶,那個誰,你就盡情的逃亡吧,最好能到世界的盡頭去

極力掩飾你的蹤跡,小心抹滅你的身影,而且千萬不要回頭,因為我將在你的身後,我將窮追不捨

並且…在把你逼進地獄的最深處之前,誓死不休!

\
次日,御幸家被燒毀了,街坊鄰居都不勝唏噓,因為沒有找到屍體,所以紛紛期望著這親切可愛的一家人可能出遠門旅行而因此逃過一劫

御幸回頭看了一眼,那個曾經充滿幸福又溫暖的家園,神色是無盡的黯然

我…還有機會回到這裡嗎?

一夜之間,被強迫著成長,被強迫著承受,即使不想要,御幸還是只能勉強自己笑著接受

而…剛才那個答案嗎?不知道,畢竟,他將踏上一個再也無法回頭的旅程

TBC. 

评论(2)
热度(34)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