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御澤/微倉亮】我只是代課的啊!

主題:社交軟體圖片腦洞短文創作

(學霸御X學渣?澤)
#與小夥伴共同創作
#反正就是甜膩膩!
#御幸愛妻屬性全開
#角色年齡亂套哦耶
#咱們來考慮續篇吧
#沒問題就往下滑!

其實我本人對於金丸是沒有偏見的,可是最前幾集的時候他欺負過小天使,所以…在這裡就把金丸拿來玩了哦~

さア、大家一起愉快的玩耍吧!⊙w⊙

順便中和一下長文chapter 0的小虐點,一樣,先感謝你的閱讀( ´▽` )ノ

(以下正文)

「…那麼接下來把公式代入,就能得到答案了…」

呼…呼…

「翻到47頁,這題的解法也是差不多的…」

呼…呼…

「…這樣就能解出答案,那麼下面這題的話,跟剛才比有點難度…」

呼…呼…

「…我說,那位…」

看著同學們冷汗的,紛紛瞥了眼後方熟睡還打呼不停的某人,臺上的某講師終於是忍無可忍,他剛開口準備喊出聲音,就被人強行制止

「噓」

一位面容帥氣,戴著黑框眼鏡,擁有咖啡色的頭髮的男生壞笑的將手指放在雙唇上

「他只是昨天讀書讀太晚了呢」

講師汗顏,所以還是要叫醒他才行啊!

「他…」

「學生的身體比較重要哦」

講師再汗顏,說是這麼說沒錯…

「可…」

「我教得不會比你差啦」

講師無限冷汗,這位同學是哪位來著?

這時被談論著的主角因為聲音悠悠轉醒…

「唔…一也?」

被喊名為一也的正是剛才和講師對峙的那位帥哥,他將還不太清醒的人攬過並親親對方的額頭,寵溺的笑道

「沒事,接著睡」

講師繼續無限汗顏…
\\
哦,聽說,倉持老師去度蜜月了呢

「啊,不好意思…忘記事先跟您說了,」

既然覺得不好意思那就別忘啊…,電話裡,倉持老師的聲音似乎很愉悅?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呢?某講師一陣奇怪

我們班有個問題學生呢!啊…不過說問題學生也不算吧?畢竟是個性上有問題的那種…

倉持用肩膀夾著電話,兩手忙著烤肉,他接著下結論

總之…,金丸老師,您別理他就成!

可是…很難啊!!!!超難的啊!!!噢那個某講師,金丸信二在內心一陣咆哮

「洋一?」

這時,電話那頭傳來另外的聲音,斯…總覺得在哪聽過?

啊,不好意思,我先去忙了,有事請再留言給我啊!來啦~亮桑…,倉持老師的聲音絕對很歡樂,金丸誹腹,然後對方在他還來不及應聲之前就掛電話了

「…」

放下話筒,無言的翻開學生點名冊,總之先找找看那個學生的名字好了,嗯嗯,金丸點頭贊同自己,俗話說的好,知此知彼!百戰百勝!

恩…噢!找到了,御幸一也啊?

這個嘛…身高沒用,體重沒用,電話沒用,近視度數…恩,沒用,家裡地址…,總不可能直接見家長吧?…哦?

看見品行事蹟的那格,金丸才剛在心裡燃起一絲希望,就讓一堆簡直閃耀著光芒的成績差點閃瞎他的眼

第一名,第一名,第一名,第一名,第一名 ,第一名, 第一名, 第一名, 第一名, 第一名 …,噢,而且居然已經保送那個最好的的明星大學,然後…啊?拒絕了!!!?

“畢竟是個性上有問題的那種…”

看完檔案後,只覺得不能更挫敗…,突然想起剛才倉持說得話,金丸默默的收起學生手冊,到底是怎麼樣的問題?恩…好吧,不要管就好,去上課吧!
\\
「啊…您是代課老師啊?辛苦了」

「呃,沒什麼,不過…?」

不是我愛說,您們班級上那個御幸一也簡直沒法管啊…,理化老師與金丸互動個幾句,算是有些熟識後,便開始衝著他抱怨道

成績好,甚至有一堆女生搶著替他抗錯…?還不只您的班上啊!我看集結全校都能開小型演唱會了!這世界真是太沒天理了!您知道他做了什麼嗎?

您可是什麼都還沒說呢,我怎麼會知道呢…,所以那一堆酸言是怎麼回事…金丸忍著不讓臉抽搐,好聲好氣的回應道

「…我!我就只是想讓澤村做題目啊!」

看起來極其委屈的理化老師有些悲憤的喊道,恩?所以呢?…澤村又是哪位?金丸繼續努力維持他的社交性笑容

於是,金丸被迫喊御幸來辦公室親自洽談

「那麼…老師找我有什麼事情呢?」

御幸來的時候依舊維持著他一貫的壞笑,兩手還插在口袋,似乎沒把眼前的金丸放在眼裡,恩,就是感覺上

「…呃,理化課的時候,你是不是對老師無理了?」

金丸試圖讓自己的聲音有氣勢一些,然後表情嚴肅一點,想讓對方知道這個事態的嚴重性,可惜,效果似乎並不好

「難道向老師提問,有錯?」

即使御幸笑咪咪地回應道,金丸還是感受到了無形的壓力,這傢伙…完全不把自己當一回事啊啊啊啊啊!切身的瞭解這個事實也太令人哀傷!

所以說剛才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呢…

理化老師在黑板上手書一陣後,轉過身一邊將粉筆扔過去,一邊怒喊道

「澤村給我醒來!然後上來作題目!」

結果粉筆還未碰到澤村的頭(老師的目標),便被人妥妥的攔截了,御幸手裡捏著粉筆,起身用另一隻空出來的手替正在睡覺的澤村蓋上他的外套,之後看向講台上的理化老師,瞇起眼睛笑道

「就算是上課,音量也不能太大聲呢」

只要是有眼睛的人,在看見粉筆在御幸手中化為粉末時,都不由得冷汗一把

「…」

所以為什麼澤村沒有醒?噢,因為下課的時候,御幸突然笑著替他戴上耳機,本來推託著不用,但後來被對方說服,而且輕音樂聽著更好眠也就隨他去了…

這麼看來,原來是早有預謀

御幸慢悠悠的走上講臺,兩三筆的將題目解好,而當理化老師正想破口大罵“我讓澤村作題呢!你又不是澤村”的時候,御幸突然轉而在空白的黑板上寫了一堆光是題幹就超級長的題目

「那麼接下來嘛,我有這麽多題目不會啊,拜託老師給我講解講解,可以吧!」

御幸嘻笑著,用得是肯定句,然後放下粉筆,一副等著老師解題的乖學生模樣,看得理化老師生氣簡直要把牙齒磨碎了

於是那節課,理化老師賭上他一生為理化貢獻的名譽…咬牙給這位明顯找碴的學生好好的解答一番,直到下課鐘聲響起

「啊~雖然還有不少問題,不過下次吧,謝謝老師嘍~」

連假裝不會的戲碼也懶得演啊!
……………

嗯嗯,事情到這裡算是一個結束,金丸捏捏鼻子,把那個理化老師抱怨的聲音強制排出腦袋

「咳,我認為依照御幸同學你的成績…應該不會有這麼多問題…才對」

「這個嘛…我覺得老師還是別太主觀思想會比較好哦」

結果御幸依然是笑著丟下這句話後就離開了辦公室,猶如冷風吹過,金丸又想給倉持打電話了

倉持老師,請問您什麼時候回來呢…?

那整句話的宗旨絕對就是讓他別多管閒事啊!阿啊啊啊啊啊簡直是惡魔!嗚嗚…搞屁啊!你以為我想管阿!…,無限的內心咆哮加哀號,結果金丸拿起課本,總之…先,上課吧
\\
經過一個禮拜的觀察,金丸非常肯定,能夠撼動那個惡魔的人…只有澤村榮純能夠辦到!

我們打個比方

比如說金丸在合作社看見澤村及御幸,他們似乎在討論買什麼午餐

「唔…我覺得什麼都可以」

「那就買這個,行嗎?」

呃,居然是疑問句嗎?這惡魔居然會徵求人的意見???金丸憤然

「啊…那個…」

「恩?還是要再想想?」

御幸笑著揉揉對方的頭髮,惹得澤村一陣炸毛表示自己不是小孩子了,前者笑著答是,然後又是親親對方的臉頰

別想了啊大人!別笑了啊大人!轉頭看看你身後的超長隊伍啊!金丸非常緊張,旁邊路過的同學表示老師你很奇怪阿…

又是猶豫一陣後…就像一個世紀那麼長的時間,澤村總算下了定論,那聲音在大家耳裡聽來簡直是來自天堂的救贖天籟

「啊…還是想吃炒飯」

「是嗎?那我給你做吧」

呼…總算要離開了嗎?…,金丸嘆口氣,呃,好像不對!?結果搞了這麼久你們啥都沒買啊嗎?!後面的人都成了白痴啊!

於是御幸拉著澤村離開的時候,應聲響起了午休鐘聲

如果人的心聲能夠化成語言,那現在大概會聽到不少髒話吧,金丸心累

那麼,再說一個例子吧

比如說,金丸碰巧路過在體育棒球場時看見了四個班級合併的小型棒球比賽…

「御幸前輩~呀~好帥!」

「御幸!!!」

「再來一個安打!御幸!」

(以下略)

恩…多少能夠理解理化老師所說,那個小型演唱會的比喻了,看著四個班的女生幾乎尖叫的喊著那個惡魔的名字,噢,也有男的…金丸又是擦擦冷汗

這時有個加油聲音特別突出

「御幸一也!!!不打安打不准回來!」

噢,…聲音好像來自打擊等待區,啊!是澤村啊!御幸伸手調整了下護目鏡,然後回頭朝澤村揚起一個自信的笑容,這才站上打擊區

臉部表情一轉離澤村的視線範圍,眼神立刻變得銳利,而被他那樣盯著的投手,覺得自己就像是被老鷹瞄準著的青蛙,恐懼頓時油然而生

別害怕打者啊!蹲地的捕手緊張的來回望了御幸及自家投手一眼,對付這個人一定要是非常刁鑽的球路才行…

結果一打下暗號,才看見投手出球的一刻

糟糕!太甜!

御幸看準時機,全力揮出,是安打?

御幸慢悠悠的跑完一圈,站上本壘板時,還朝觀眾席一舉拳頭,馬上換來女性們的熱烈歡呼聲,結果不等她們熱情奔放告一個段落,主角居然直接跑回休息區

「我可是轟出全壘打啊,榮純」

「唉好好好,以你的實力這不是應該的嗎?」

「欸~沒有獎勵嗎?」

「唔…」

恩,表現也是不錯…,澤村想了想並抿抿嘴,然後害羞的往御幸唇上輕輕一吻

「嘛,也行,剩下的晚上再說」

…………

我說,這麼光明正大的秀恩愛真的沒關係嗎…?呃我剛剛用了什麼詞來著,金丸驚愕的摀住自己的嘴巴,路過的學生表示老師你果然很奇怪啊…

…總之不管了,就以這兩個情況來說,要搞定御幸一也!非澤村榮純不可阿阿啊啊啊啊啊!

終於找到突破口似的,金丸在辦公室又給倉持打了電話

啊?您說澤村?啊啊、對!我就想還忘了告訴您什麼,沒錯沒錯,想要讓御幸聽話只有澤村能起功效哦

………您那時候難道不能一次就講完嗎!!!!!?金丸心中有隻草泥馬在瘋狂奔騰,但嘴巴還是違心的道了謝

很好!開始吧!金丸拿起課本,一副誓死如歸的模樣
\\
「恩…今天澤村同學沒有睡著呢」

「阿哈哈,那個…抱歉哦老師,那幾天為了要趕上上課進度,所以…讓一也陪我熬夜了,拜託別罰他,在下澤村甘願受全罰!」

…為啥要害羞!?你們做了什麼啊!而且我不是在罵御幸一也好嗎!?還有誰敢罰他啊!?也不敢罰你啦喂!金丸努力控制表情不去吐嘈對方的自稱,畢竟是盟友啊盟友(啊?)!

「…你覺得御幸同學怎麼樣?比如說上課對老師的態度?」

盡量自然的詢問,嗯嗯,自然的…,只要他說出一點點不妥就行了!就有希望!!!

「欸?那個…你說一也嗎?」

不然二也嗎…,金丸一邊心底吐嘈一邊滿懷希望的看著澤村偏過頭努力思考,一方面又很緊張,因為害怕那個被談論的主角不知何時會突然現身

要撐下去啊!!!組長!

此時,御幸在辦公室內,和組長,結成哲也下棋,然後伊佐敷端了茶水過來

雖然奇怪組長為什麼在這種時刻找他下棋,但因為對方是結城,所以御幸最終壓下心中的懷疑,和對方下了不少盤

「不過,哲,你為什麼突然想下棋?」

伊佐敷放下杯子,隨口問問,沒想到結城正在回收棋子的手居然抖了一下,雖然臉部依舊是面無表情,但是這個細微的小動作並沒有逃過御幸的眼睛

「…我想今天這幾盤就差不多了,那麽,我先告辭了」

御幸維持著笑容的跑出辦公室,伊佐敷還大聲吆喝著讓他跑慢點,所以話說回來,哲你怎麼回事?

哦…搞什麼啊,既然人家極力拜託,就是佔用他一點時間而已,你也沒有錯啦!不過下次要記得先跟我說啊~御幸這傢伙可敏銳著呢

………

「總之一也真的對我很好啦!而且對老師也都是笑瞇瞇的不是嗎?」

不!不!不!誰來告訴我這不是真的!

原以為澤村多少會抱怨一下,結果他居然只是不好意思的笑笑,啊!而且還笑得跟天使一樣啊!…不但說了不少令人害臊的事情!然後還有了以上的結論

這一刻,金丸對於把澤村這樣的天使叫來什麼的,真是罪惡感滿滿

啊…我想御幸那傢伙肯定是極力的在保護著這樣笑容乾淨的孩子,所以…就別跟他計較了

難怪倉持老師會說放著不管就行了,這樣也沒說錯呢…,金丸在思考的最終笑了笑,對澤村說

「…我想,御幸,他真的很珍惜你呢」

對於這段話,澤村只是揚起了一個可愛的笑容然後回答道

「恩!我也最喜歡他了!」

看來兩個人都是同樣的心情啊,不知為何有點欣慰的金丸正打算拍拍對方的肩膀並讓他回教室去…突然,御幸滿臉緊張的打開了門,他一進來就衝過來抱緊一聞聲便轉過身子的澤村

「榮純!………讓我好找啊…」

「唉唷,都是在學校而已嘛,我又不會不見」

澤村邊笑邊拍拍御幸的背以示安撫

而金丸此時正冷汗直流,因為御幸柔聲在和澤村說話的同時,也順便對著金丸露出了“極其和藹”的笑容

嘿,給我好好等著啊

為毛那個笑容跟聲線還有說出來的話完全不吻合啊啊啊啊啊!影帝啊!這人不但是惡魔還是個影帝啊!………這世界沒救了!!!金丸的內心是崩潰的

「啊,很癢啊!一也…」

倉持老師,我啊…突然很想念您…
\\
「…怎麼了,洋一?」

哦…啊啊,沒什麼…,倉持回答間換了個姿勢抱緊身邊的人

「只是…忘了告訴代課老師,即使知道澤村可以壓制御幸,也千萬不要做什麼其他多餘的事啊,哈哈哈,那現在怎麽辦才好呀?~小湊主任」

教務主任,全名小湊亮介,他只是笑著搖搖頭道

「你這是太寵他們兩個了」

是這樣嗎?哈哈…

FIN.

评论(8)
热度(81)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