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御澤】Chapter 首-1

#記得看前提
#澤村上線嘍
#注意時間線
#此文多配對
#期末前一更

Chapter 0

御幸的天使出現啦~
這章完全不虐喔(((o(*゚▽゚*)o)))

(正文)

熱鬧的市區街道,今天是町內舉辦祭典的日子,路上行人來來往往,笑聲不絕,販子的吆喝聲此起彼落,牆上掛滿了紅通通的燈籠,好不熱鬧

月上雲霄,每到慶典日子就越夜越美麗的…這時,兩個身穿底色深藍和白線妝點的和服,以及腰間佩掛日本刀的男子現身在這條街上

他們的出現立刻引起人群譁然,立刻成為街道上不亞於祭典的矚目焦點

「是青道組的人!」

「今年也收人嗎…?!」

「咦咦?怎麼收?!」

「快看!是那個虛無!御幸一也!」

「欸?他還是一個人嗎?…為什麼不找個搭檔…?」

「呀~是御幸一也!好帥~天阿~」

「唉?欸欸、你懂什麼啊?正因為強大才不需要拌後腿的啊!白痴」

「真的!好厲害!!!」

一出場便成為暫時性焦點的男人-御幸一也,此時嘴角正帶著壞笑,聽著大家的評論並不打算說什麼,只是那抹御幸式的招牌笑容讓圍觀的女群眾們又是一陣驚豔,一起步行於他身旁的友人倉持洋一見了,抽抽嘴角,決定要分分鐘吐嘈他,另外不得不說的是,這樣簡直渾蛋的男人居然受歡迎真是讓人不爽,真心不爽!

「你笑得這麼噁心幹嘛?會被討厭哦」

「恩?是這樣嗎?那就…拜託不要更喜歡我?」

「…我不介意再多一個練習對象」

不論是刀法還是格鬥技上?

「哈哈,抱歉,我介意~」

御幸說著再次揚起一笑,眼尾帶著些些的認真,倉持難得見了只是撇撇嘴並沒有再繼續說什麼

這個世界上,到現在為止大概也只有自己明白這個傢伙的理由吧…

正因為認為自己不夠強大…所以,才只敢一個人行動

但是儘管能稍微瞭解他的懦弱之處,他卻從來都不在朋友面前示弱,總之…就是個麻煩的渾蛋

青道組在町內每次的盛大慶典都會加派人手維持和平的秩序,所以在祭典上總有三三兩兩結伴遊走的青道組,他們可能是搭檔又或是隨意組合

御幸一路上走得有些百無聊賴,最後他向倉持打聲招呼,隨手一擺,就直接往著相反方向離開

而倉持只看了他的背影一眼後便一臉隨他去的模樣,…像是放養小孩的老媽子?

結果,御幸才剛開始單獨行動,馬上就有覬覦多時的女孩子圍了過來

「御幸…君,你現在有空嗎?」

「妳覺得呢?」

御幸有些乾乾的回笑道,他百分百的當然是沒空,況且這種只要一出青道組門口就肯定會遇上幾十次的場景,本人算是相當習慣了

拒絕就要決斷,不要給予任何希望,這也算是屬於御幸一種溫柔,畢竟曖昧只會讓人受傷

「我…呃、我有話想要告訴御幸君…所以…」

「真不巧,我跟妳似乎沒有其他話好說?」

旁邊一位看起來膽子大些的女孩聽見御幸笑著說傷人話後似乎有些忿忿不平

「就不能給點時間嗎?難道你不想知道美雪醬想說什麼?」

美雪…?

除了跟自己姓氏發音疊合的詭異感令御幸嘴角抽搐外,他也多少知道一點這女孩的事情,不是想要知道,是混著一群男人生活的時候你便不得不知道

美雪,姓氏忘了,不過聽說是町內大戶人家的千金,相貌聽是甜美可人,內在說是溫柔如水,當時幾乎是左耳進右耳出的御幸聽著大夥把她形容得跟個天使還女神什麼似的,頓時有了一點總之這種人是不可能會出現在這裡之類的想法,…不過現在,倒是全盤推翻了

可即使如此,他嘴上依舊不留情面

「不會是我想知道的事情吧」

用得是肯定句,御幸的笑臉還在,只是沒了眼底的笑意,對於女士應有的禮儀尚存,但這並不代表他必須委身妥協

叫美雪的女子確實長得一副好皮囊,現在那標誌的臉上,水靈的大眼就因為他的一句話,眼角隱約露出些水漬,御幸突然覺得無法把握情況的發展,而且這個場景若是被組裡那些美雪腦殘粉(!?)知道,那往後的日子肯定不好過…

嘖,真麻煩

就在他望著眼前的一群固執己見的女人簡直想要丟棄紳士風度來個一了百了的時候,隔壁的街道傳來了爭執聲

處理類似事件本就是他們這次出來遊祭的義務,這下可好了,御幸嘴角隱隱上揚,他不緩不慢地向那群女士們道歉後表示自己有要事處理現在非得趕過去

爭執的聲音不小也不大,但是恰好傳進她們的耳裡,對女人而言,拖延男人的工作這種事當然萬萬不可做,尤其兩人的關係連夫妻都不是的時候

於是美雪用她那軟軟的聲道說著,御幸君希望下回見面能同你多聊一會,接著便儼然一副妻子送別丈夫的架勢

御幸雖然完全不想搭理她,但也不能沒有回應,於是乾脆就一個,啊哈這種事果然聽天由命吧,完全沒有御幸style而且模棱兩可的回答

然後他就溜了,極快的

從小到大,澤村榮純只有一個夢想

那就是能夠加入組裡,然後有一個能交付後背的搭檔,接著一同替天行道

家裡的人還算贊同,畢竟幾乎算是公家機關而且俸祿也不少,雖然有點危險,可是工時同等自由,什麼時候都可以回家探親

得到家人支持的澤村非常的高興,可家鄉位居小村落的他們,這附近並沒有組的存在,所以澤村勢必得離鄉背井

在他一邊自我修煉著一邊幻想著往後搭檔又一邊思考著該如何進入組裡的期間,他聽見了一個傳聞

國內首都町內,那個勢力廣泛的青道組,實力為道中人敬稱魔王的男人,並沒有搭檔

這實在是太令人熱血沸騰了,澤村想道,能夠被他澤村榮純交付後背的搭檔,就是要這種強大到令人發抖的傢伙!

於是咱們澤村小夥伴的目標便這麼愉快而且完全沒備案的訂定下來了

首都町青道組,搭檔首位目標…

御幸一也

眼前頗為高大的男子一臉兇惡,這種東西大概稱為流氓吧?澤村心想,而臉上表情也不負眾望的,完全把心思寫在上面

時間倒回一個月前

「累了隨時回來啊…」

「噢噢!」

澤村在覺得自己充分的修煉過後,在爺爺及爸媽的吆喝聲中,他終於道別家鄉的家人及朋友,踏上了前往首都的旅途,時間漫漫而過,在一個月後的晚上澤村抵達熱鬧繁華的首都町

在街道上聽說了隔天晚上會舉辦祭典,舟車勞頓的澤村雖然有些疲累但依舊不免興奮一把,他隨意找間酒樓便睡個天昏地暗,醒來已經是隔天晚上

窗外盡是艷紅的燈光,澤村知道祭典一定開始了,雖然還未想好如何加入青道組,可現在果然還是要先放鬆一下才能繼續思考下一步吧?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這種話澤村還是挺相信的

於是澤村歡快的出門了,帶著他一直以來練習用的木刀

一路走下來,澤村手上多了不少小吃,睡了一天的他簡直要餓斃了,所以一買完食物,他便趕緊遠離擁擠的人群,想找個地方坐下來,然後…突然聽見旁邊暗巷內的騷動

都說了要替天行道,其中當然包括見義勇為…

澤村自認運氣是不錯的,不過偶爾會有些小失利…?就好比,他看見了在暗巷內被惡霸圍住的瘦弱男子,於是挺身解圍,然後當他代替那個人被其他人包圍的時候

…哪裡還有那個被欺負的人?

「每年都有這種白痴上當呢哈哈」

看著剛才還可憐兮兮的男子笑得是一個噁心,澤村開始心疼也是剛才被扔在一邊的食物,然後就是被這個高大兇惡的男人俯視著的現在

「你說什麼?!」

聽見對方罵他白痴,花一些時間反應的澤村立馬炸毛的連貓眼都跑出來,心情用氣憤都不足以形容,為啥才剛到這裡就非得遇到這種鳥事

糟透了!

不過這種心情只持續了幾秒,澤村便揚起笑臉,勢在必得的那種

「正好!你們來給我澤村大爺練練手!」

說罷,拔出腰間的木刀

聲音是從不遠的暗巷內傳來的,以御幸的腳程來說,更是不值得一談的距離

9年前,御幸曾經獨自望著在黑夜中孤高的月亮並且等待著家人的歸來,明明他一直看著的是那潔亮的玉盤,似乎只要能將那樣沒有摻和一絲雜質的明光留在眼底,無論發生什麼事都能夠因此帶來希望

然而,那個夜晚,御幸並沒有等來任何屬於他的光明,整片墨色的雲層突然掩蓋了一切,黑暗悄無聲息地降臨

不久的後來,他因緣際會?呵呵,好吧,因緣際會的…被引領來到了青島組,這裡成了他另外一個家,可每當夜幕低垂,望著遠遠地的嬋娟,剩下的便只有歎息和無盡的孤獨,儘管身邊已經擁有朋友,御幸還是感受不到幸福

再後來,是偶爾和倉持出去隨意搭檔的期間,在黑暗之中滯步已久的御幸開始望著頭頂的陽光,夜晚唯一的明亮並沒有給予他任何希望,那麽這個能夠照亮大地的巨大赤熱呢?

能不能…分給我一些能量?讓我能有一個人繼續走下的勇氣?

而那背棄我已久的幸福,又何必去追尋?

到現在,御幸一直是這麼想的,直到,他看見了那個名為澤村榮純的男人

有些笨拙的刀法結合不知道哪裡學來的姿勢雖然很搞笑,但仍舊無法遮掩這個人用刀的天份,不僅手腕的柔軟性非常足夠,力道盡是充滿魄力,而在那眼裡的亮光更是令御幸吃驚

為什麼…?為什麼他即使身處逆境仍然能夠笑容以對?他…為什麼能夠如此…

不不不,這不是重點,御幸搖搖頭,這個人雖然還算會用刀,不過那木刀傷不了人,況且敵方人數眾多,再不過去接下來事情會很難處理

想著御幸便踏出步伐,腳步有些自己不明白的急躁,他走了過去,冷冷的開口

「欸,誰讓你們在這鬧事?」

澤村榮純一直都很喜歡看一些愛情故事,他總是看著男女主角浪漫的愛情軌跡,然後便興奮的無法自拔

所以他曾經試著幻想了一下,自己與那個絕對要跟他搭檔的御幸一也,恩,相遇的情況

結果居然充滿了粉紅色的泡泡這點讓他頗為震驚,自己也真是奇怪,兩個男人有什麼好粉色的呢?

然而,今天,真正遇上那個人的這一刻…

「欸,誰讓你們在這鬧事?」

巷子裡是昏暗的,那個人站在那裡,裡頭的人因為逆光而微瞇起眼睛,為了看清這個不速之客

澤村也微微瞇起雙眼,想要看看,是不是又有像他一樣的白痴被吵鬧聲騙過來…咦?他剛剛想了什麼?

「在厲妖還未出鞘前,趕緊逃吧⋯呵呵」

看著裡邊的大夥想要將自己看清楚的模樣著實可笑,御幸體貼的往裡面在多走幾步

這麼個幾步跟“厲妖”那個詞,高大兇惡的男子立刻變了臉色

「是哪個渾蛋說御幸一也負責西區的?!」

「呀嘞,真有趣,居然還打聽我的工作區域嗎?」

「唔,混帳…大家一起上!幹掉他」

見御幸那嘲笑的嘴臉,高大的男子臉色難看的發起號令,方才圍著澤村的男人們立刻散開來而御幸在這個空檔間,將還有些無法反應的澤村拉到身邊低聲道

「待會我幫你搶把真刀,記得用刀背打…」

「等、等等,你是…」

「恩?」

「御幸一也!?」

「我是,怎麼了?」

御幸覺得有些好笑,該怎麼說這個傢伙呢?現在這種非常時刻他居然還有看著自己眼睛放光的時間

「行了,有話晚點再說吧,這群人要是在被無視下去待會恐怕會殺了我們哦」

「…欸欸!?真的假的!?」

這傢伙難道剛剛一直真的以為在練手嗎…?

恩世界真奇妙,御幸默默的轉過身,右手拔刀,厲妖出鞘,泛著有些紫晶色的妖異,詭異的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竟變成冷冽的藍光

澤村自然是看見了那把刀,好帥!!!刀跟人都…不免激動一把的他聽見御幸接下來的話後,簡直興奮得要休克了…

「那麼相信背後有我…而我的背後,就交給你了,搭檔」

搭檔…搭檔…搭檔…(澤村腦內謎之音)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就交給我澤村大爺吧!」

御幸咧著嘴笑,這傢伙的反應真是太有趣了

手象徵性的穩了穩護目鏡,他眸子一暗,厲妖轉過一個角度接下鼓起勇氣衝過來的男人一刀,接著一揮,御幸那可怕的臂力頓時讓男人的刀脫手向上拋飛

隨後,他向敵人扯個輕蔑的嘴角,空閒間,提手接住落下的刀,向身後一甩…

澤村像是感應到似的,左手突地往後一揣,木刀和真刀的切換毫無間隙,行雲流水之勢在一瞬間完成,兩人就像是搭伙已久,默契絕佳的搭檔一樣

合作無間的兩個人一下子就把一群人處理個乾淨,雖然御幸佔的成分更大,中間還偶爾得搭救一下那個笨蛋

看著澤村仰天大笑著,哈哈哈怎麼樣看見我澤村大爺的厲害…(以下略)御幸覺得有點奇怪,似乎少了什麼?他甩了幾下刀然後收回刀鞘後,才發現…

這次的厲妖並沒有噬血,原來…在看見澤村眼中,乾淨光芒⋯⋯的那一刻,作戰計畫就改變了,只用刀背?這還真是久違了

御幸苦笑著搖搖頭,然後走向前一手勾住依舊大笑不已的…澤村的脖子

「走了,這些人暫時醒不來,組裡的人很快就會來清理」

「喔喔?組?是那個青道組嗎!?」

「啊、是啊,怎麼?有興趣嗎?」

說到青道組也眼睛放光啊這傢伙,原來自己的地位和組一樣?等等、這是什麼問題?

「噢!差點忘了自我介紹」

「恩?」

「初次見面,御幸一也,我澤村榮純是要成為青道組王牌的人哈哈哈哈」

御幸看著澤村簡直浮誇的介紹著自己,又是難以控制的揚起嘴角,接著笑下去

「哈哈哈哈…是說,用你剛剛那搞笑的刀法嗎?」

「咦!你說什麼?!!?」

御幸壞笑著調侃他,而心裡則默默地記下了“澤村榮純”這個名字

而澤村嗎?一邊反駁御幸一邊繼續著他未完的想法

…真正遇上御幸一也的這一刻,澤村覺得

逆光出現的他,除了池面程度爆表之外,暫時想不到其他形容詞…

TBC.

评论
热度(49)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