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御澤】Chapter 首-2

#請先看前提
#注意時間線
#期末後加更
#御幸最帥啦
#架空喔架空

Chapter 1

Chapter 0

前提注意看這邊

做菜給老婆吃是好男人的標準之一❤️

哎呀呀,其他配對還沒出現,所以不打tag喔( ̄▽ ̄)
但是那些是絕對存在的(欸)還有外傳這回事⋯
總而言之,這邊感謝所有閱讀小夥伴們的支持,之後不到幾章又會虐一發,你們一定要撐住喔😎😎😎
這絕對是HE喔!我是親媽,說真的www


(正文)

「從今以後,就請多多指教了!師父」

青道組有個位於距離熱鬧町內有段距離的大農場,那裡是培養學徒的道場根據地

擔當教帥角色之一的是,青道組裡多年前在私下群鬥中手臂和肩膀受傷,致使無法好好揮刀

後來退居幕後的,瀧川。克里斯。優

似乎是因為受傷的心結尚未解開,克里斯教導時總是給學徒冷冷的印象,從來都不多說一句話

然而今天,卻突然出現了一個…與眾不同的孩子

師父…?教了蠻長一段時間的克里斯第一次聽到了有別於“前輩”之外的稱呼

「別這麼看我,雖然我也蠻看好這孩子的,但指定教師和推薦他的人…」

當時高島禮笑著推了推眼鏡,說出的名字令克里斯震驚多時

是御幸一也?!那個被片岡組長在某個陰霾的下雨天中,突然帶回來的孩子,後來還遞補了他原先位置的天才

被道中人稱魔王的那個男人…

當時,克里斯看見那個滿身污血的孩子笑得那是一個沒心沒肺,竟然有些無措,只因為他不明白

要發生怎麼樣恐怖的事情,才能使一個應該擁有快樂童年的孩子,笑得這麼無所謂,而本該明亮的眼瞳裡,有的只是縹緲和虛無

後來,克里斯見過御幸一也幾次,因為御幸主要落居在總部根據地的青心寮,而道場和總部根據地間有段不短的距離,各自在兩個地方且又沒打算互相見面的人要見上一面只能說是難上加難

這6年中,御幸的成長他確實看見了

原本背在瘦小孩子身後的那把名為厲妖的日本刀,到現在也能好好的被掛在腰間,身高的拉高是一定有的,身材更為結實強壯也是一定的,克里斯知道,御幸雖然平時用著一副懶散閒置的表情開著組裡大家的玩笑

但每到了夜晚,練習用道場中那唯一身影所透露出來的堅毅,做為最後熄燈的克里斯是能夠做保證的,這樣的情況,直到御幸的職務被確定調請在總部後,克里斯有很長一段時間再也沒見過那個笑得輕佻卻不是真心喜悅的少年

而如今,他居然推薦了一個不知道哪來的傢伙進來青道組道場,甚至連高島小姐都頗為看好?!

澤村榮純…?是嗎?

「…你,先跟我來吧」

「是!師父!」

「…」

克里斯帶著澤村進了更衣間,拿了套練習用的道服給他,接著便囑咐在哪個地方等候他,然後轉身向外走便不再意外的聽見那個孩子扯著嗓門喊“是!”

好吵

興奮不已的澤村一邊換著練習道服,思緒一邊飄回了前天和御幸的相遇

「你想加入青道組?」

「嗯嗯,沒錯,而且我還要你當我的搭檔!」

「欸?真的假的?哈哈」

御幸給了一個燦爛的笑臉可是並沒有正面回答澤村他的意願,今天笑得臉頰都疼了,可即使如此他還是想笑,大概是因為真的…已經好久沒有覺得這麼有趣了

「那,打算怎麼加入?」

「不知道,還沒想好」

「…」

「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秒回這麼快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啊唉喲喂呀,御幸最終捂著肚子蹲在地板笑得不能自己

這傢伙的反應總是能戳中自己笑點這種事情,真是太酷啦!

「欸!你笑什麼啊!!?!」

「嘛、哈哈,抱歉,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提了提護目鏡,御幸好不容易從笑勁緩過來,拍拍澤村的肩膀表示,只是入組這種小事就交給我吧

哈?小事?

然後御幸嘻笑的說要請澤村吃晚餐,所以方才心疼食物的澤村一口就答應了,畢竟他可真的是餓了個半死,沒事幹嘛跟自己的胃過不去呢?

結果,就被騙去得罪了居酒屋的老闆…

好吧,最後也是御幸跳出來澄清好讓居酒屋老闆終於不再誤解他,接著那個傢伙就自己在那邊笑得人仰馬翻…

所以現在澤村總算找到了別的形容詞,這個該死的渾蛋池面,虧他一開始還覺得這傢伙超帥的啊混帳

想到這裡,澤村突然有點小失落

他覺得很帥,帥到爆棚的瞬間有很多個,尤其是御幸笑著將背後交給他的那一刻,心臟躍動的頻率加劇,要不是當下興奮更多,澤村覺得自己可能會因為心跳過度而死?

可是,御幸一也,他一直在開自己玩笑…他一直笑著自己的認真…

或許打從一開始,御幸就沒把自己放在眼裡過,只因為自己,太過於弱小

弱小…

弱小…

弱小…

我是知道的啊!澤村一拳打在更衣間那結實的牆壁上,在對抗巷子裡的惡人他就明白了,自己還不行,還不夠,還不可以

揮出的刀勁,以自滿來說即使足夠,可因為技巧不足及次數為零的對戰經驗,各方面都白白浪費了不少的力氣,有多少次御幸用背抵住了差點站不穩的自己?那個人明明也在戰鬥,卻必須分神時刻關注自己…

所以…不是還不行,是根本不行,就如同他想將後背交給御幸這樣強大的人一樣,御幸他一定也是這麼想得

要更強、更強、更強才行,強大到那個人能夠放心而且沒有疑慮的轉過身,將背後完全交給他

而且…御幸他說了吧?像約定一樣的那句話…在把自己交給高島小姐的那個時候

「那麼,我在總部等你」

御幸淺淺的笑著,轉過身將手向後一個揮擺的動作,並接著道

「別讓我等太久啊」

誰讓你等了!!!我們走著瞧!
澤村對著走遠的御幸喊是這麼喊,可是轉身一聽高島小姐笑著說,當學徒的期間最快通常是一年半左右,他的臉就垮了下來

不是吧?居然要這麼久?!

也是有優異的例外啦,高島禮後來加了這麼句話,只可惜…澤村並沒有什麼被安慰到的實感
\\
「你去哪了?居然這麼晚才回來?」

「哎呀,倉持君是擔心我了嗎?」

「去死!」

「啊哈哈,抱歉,只是…遇到了個很有趣的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只是有趣?倉持有點傻眼,這傢伙…是在笑吧?可是才剛回來就突然想到什麼似的蹲在地板笑的簡直要斷氣,完全不清楚笑點在哪…?而且,不會太誇張了嗎…!?

於是忍受不了那浮誇笑聲的倉持走過去就是一踹,把御幸踹個躺平,可是依舊無法阻止笑聲傳遞

又過了一會,就在倉持提起袖子準備把那個聲音製造者拖走並扔出宿舍時,御幸抬手覆上護目鏡,發出得聲音有些顫抖的扭曲,但他還是笑著的

「吶,倉持…」

「…恩?幹嘛?」

「這種感覺…哈,還真是…久違了」

我一直都知道的,倉持看了御幸一眼,轉而面對窗外,一站一躺的兩個人頓時一陣沉默

「…」

「…」

月黑風高,夜風呼嘯,而室內的空氣靜謐的連一根針掉落都能被察覺,御幸還躺在地板,掩著眼將無聲的笑容堆在嘴角

良久,倉持回過身,率先開口,充當了劃破靜默的利刃,聲音帶點沙啞卻真摯

「…挺好的」

「欸?!」

「…快振作起來吧,渾蛋」

「…倉持你、別這麼噁心,我承受不了」

「…果然還是要好好教訓你才行!」

「啊~別這樣嘛哈哈哈」

是該向前走了,御幸一也,別老是讓人操心啊白痴,倉持又笑又罵並惡劣的抓著惡友的脖子及按著他的髮旋處,老媽子似的想道

再也別回顧那個看不清天空的下雨天了…
\\
你知道嗎?在世界的最北方,黑夜佔據了一年間大半的時間,陽光是很少露臉的呢

不管怎麼等待,依舊是無盡的黑夜,什麼時候會出現的光亮變得遙不可及

恩?你說我講這個幹嘛?哎呀,那是因為…

那個專屬於我、僅僅只有我存在的

曾經的世界,就譬如這個最北方…噢不,那應該說是完全的黑暗吧?

結果,那一天,太陽竟毫無預兆的破雲而出…

御幸懶洋洋的躺在大樹的枝幹上,眼鏡被隨意的掛在頭頂,他的眼前是模糊的,但這並不能影響御幸分辨練習用道場中,那個令人在意的身影

你問他在幹嘛?

在考察啦!御幸撇了撇嘴,換個舒服的姿勢…人是他推薦的,所以他應該要負責監督啊!這難道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恩…如果被片岡組長知道御幸在執勤時間跑去所謂的“考察”的話,對方還不知道會有什麼反應…

而這個時候被觀察的對象,澤村在幹嘛呢?

「可惡啊…」

大力的揮著木劍,澤村已經揮了一個早上的“批砍”,不停的重複同一個動作,想到剛換完練習服的那個時候,找到克里斯師父,結果後者只丟了一份練習菜單給他之後,就再也不見蹤影!!!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想練習對打啊!」

聽說和他算是同期的學徒已經有實戰模擬對練的課程了說!雖然只有一個小時!可是至少能夠拿真刀阿啊啊啊啊啊啊啊…吧?

好吧,這才是自己的第一天!鬥志可不能消弭啊!

兩手大力拍臉提振精神,澤村定了定思緒繼續著最基礎的練習

「看起來很有精神嘛…」

方才澤村的一舉一動當然全都映入了御幸的眼底,他閉起眼睛輕聲笑著評價道,然後決定先來睡個回籠覺,畢竟他可是一大清晨的就特別跑來這邊考察呢
\\
日正當中,澤村拖著身體來到了食堂,突然進行了一個早上的激烈活動讓他胃裡翻騰

然後來到食堂的這一刻,發現同期的學徒一個個有討論著模擬對練而且說有笑的,澤村突然有種說不出的委屈,這時耳邊忽地響起熟悉的聲線

「唷,澤村,不吃飯嗎?」

「恩…?御、御…唔」

御幸一個眼明手快,抬手遮住澤村即將要幫他名字來個大放送的嘴巴

呼,澤村滿臉奇怪的看著御幸象徵性的噓了一口氣,然後才注意到御幸的穿著

有別於以往青道組傳統的深藍色和式道服或者祭典時的巡邏和服,這整件純白沒什麼裝飾的學徒練習服穿在御幸身上,澤村表示,真的好看極了,嘖嘖、配上那個臉蛋不管什麼衣服,御幸似乎都能給穿出模特兒的氣勢,當然身材不錯這條件也是必須的

「唉,你差點就讓我前功盡棄了啊笨蛋」

「笨、笨蛋?!御、唔…呃,好了別遮了我知道啦!話說你沒事偷偷摸摸的幹嘛?」

食堂裡人來來回回的,吃飯的吃飯,聊天的聊天,基本上沒人注意這邊,澤村左右看看後,學著御幸壓低了聲音說話

「哎呀,其實…我沒有穿過這種練習服嘛!今天是偷偷混進來體驗的」

御幸調笑著回答,卻見澤村一副“鬼才信你”的表情,他失笑的接著說

「我是真的沒穿過啊,你信我啦!」

「…所以,那個面具不會更引人注目嗎?」

暫時不追究真假,澤村看著御幸臉上那幾乎遮掉右邊半張臉的狐狸面具,用“你是白痴嗎”的語氣回問道

「恩!?這個你還不知道了!?」

我應該知道什麼…,見御幸神祕兮兮的,澤村反而不曉得該如何反應,只好疑惑的望回去…結果換來的是對方一臉恨鐵不成鋼的表情

這渾蛋…

「…你知道學徒有模擬對練吧?」

見澤村咬著牙點點頭,御幸直接拉過澤村的手就向外走,邊走邊回頭笑道

「先吃飯吧,我們慢慢說,你累了吧?」

「…嗯喔,啊?」

所以說,剛才不是已經在食堂了嗎?
\\
看了不少愛情故事的澤村也曾經幻想過未來自己的另一半是怎麽個模樣,前提是有的話

首先,果然是…要長得可愛吧?噢不,平凡的樣子也沒關係,然後對於收拾家裡得心應手,接著最重要的,肯定是要燒得一手好菜才行吧?

不知道從何時起澤村已經擺脫剛才那噁心想吐的感覺,然後快速橫掃了一桌子的佳餚

「哈哈、沒必要吃這麼急,有人跟你搶嗎?」

「…少囉唆啦!」

就在一個小時前,澤村任由御幸拉著自己的手離開食堂,來到離練習場有些距離,偏僻了點的田間小木屋,御幸邊稍微的收拾邊告訴澤村這裡是他之前在農場這邊修煉的時候偶爾會留下來過夜的地方,經由組長直接允許

近年間因為沒過來半次,髒是一定的,要澤村別嫌棄才好,御幸笑嘻嘻的說道,然後他整理個位置讓澤村坐好,說了句,等我一下後,自己便往裡間走

應了聲好,沒事做只能發呆的澤村不知為何,總想到方才御幸的笑臉,為什麼…

給人,很寂寞的感覺呢?

然後,當御幸端出一盤又一盤,香氣逼人的菜餚,澤村簡直傻眼

再然後?就是某個笨蛋橫掃整桌佳餚的現在

要不要這麼好吃?好吃得要流淚啦!!!這太不科學了!澤村一邊狼吞虎嚥,一邊聽著御幸笑著解釋面具的用意,雖然根本是一心兩用,不過起碼他都將重點聽進去了

模擬對練有很多種形式,最常見者就是兩學徒為一個單位,進行對打練習,而面具的用法,是模擬對練之其一

與武士的練習,顧名思義,就是和現役武士的對打演練,說是對打,程度也分成很多層次,但是就裝扮而言,面具是不可或缺的

衣著可以如同學徒,且必須配戴面具

為了不讓學徒的練習因為前輩的刀法產生影響,面具的意義在於讓學徒無法得知與之練習的武士是哪一位前輩,附加訓練的是臨場反應,畢竟你永遠都不知道對手會如何攻擊

到這邊,澤村還算是能夠理解,不過他有個疑問

「御幸沒和學徒練習過嗎?」

「喊我的時候禮貌點啊,好歹我也是個前輩吧?呵呵,對於剛剛的問題,很遺憾,並沒有呢」

這樣啊…,所以才說第一次穿啊?那麽,是因為什麼呢?澤村將想法脫口而出,御幸聽了一愣,隨即又笑起來

「是呢~為什麼呢?」

「…」

吃飯期間澤村又問了為什麼不能在食堂大聲叫他的名字,御幸一臉欠扁的回覆道,拜託!界中這麼有名的我要是出現在那邊豈不會造成學徒暴動?!大家都來跟我要簽名的話………我可沒有隨身帶筆的習慣!

……………

…如果不是吃飯重要,而且不能隨便浪費食物,信不信我拿碗丟你?惡狠狠的威脅著那個一說話就讓人想抽他的傢伙,澤村滿足地把剩下的飯扒個乾淨

「多謝款待!」

「喔喔,還合你胃口就好」

「所以…」

「恩?」

起身收碗的御幸,聽到澤村突然的結論連接詞,饒有興致的停了下來,等他繼續說下去

「…嫁給我吧!御幸、前輩!」

「欸?」

澤村吃飽喝足後,回到前言,他做出了這個重大的宣言

果然,能夠燒得一手好菜絕對是最重要的吧?

TBC.

评论(2)
热度(35)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