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御澤】Chapter 首-5

#請注意前提
#超連結我補了!!!!
#前文先直接點!(喂
#注意時間線
#算是過渡章節?!

Chapter 0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又到了一個禮拜更新一次的這篇廢話多得數不清的長文時間?也不知道有多少小夥伴們追文,各位近來可好?(喂

降春大概先慢慢上線了,可是不明顯(x

那麼重點是,這章節,虐不虐呢?
⋯不曉得,但親媽我心疼御幸qwq

另外說,這節介紹了克里斯前輩的過去喔⋯呃
*克里斯對不起,克里斯對不起以及克里斯對不起(喂)

最後,感謝你或者妳的閱讀(((o(*゚▽゚*)o)))

(正文)

聽說花瓣自樹梢飄落的速率是,秒速五釐米

那雨呢?不知道,誰現在有空去算那個?

御幸不曉得自己在雨中走了多久,也不曉得走了多遠,只想著要走下去,可以的話,就這麼去往無人之境吧!

到了那裡就可以繼續作夢
而且要是…
誰都不在就可以放聲痛哭
誰都不在就可以大聲嘶吼
誰都不在…

就沒有必要再假裝堅強…

一個人的話…

還能有多悲慘呢?

不知道,雷聲響動的暴雨很快就讓御幸渾身濕透,他分不清臉上的水,究竟是淚水還是雨水?拍打在眼鏡上的雨讓他看不清楚前方,究竟自己身在何處?

不冷…身體真的不冷,可左胸膛那個位置卻如被冰封般的寒冷

在黑暗無邊的世界裡,彷彿只剩自己獨自一人,可、要是誰都不在的話…那我存在於此的意義又在哪裡?

抱歉對你寄予了厚望
抱歉對你產生了期待
抱歉…

擅自把你當成救贖自己的陽光

所以,只有我的世界正在下雨
\\
「澤村…先把身體擦乾?」

接過倉持遞來的擦布,澤村慢條斯理、恍恍惚惚的擦起身上的雨水,可是小小一條布似乎起不上實質的作用

練習服完全是濕透的模樣,這讓倉持琢磨著澤村到底在雨中跑了多久,又找了多久他的臨時住處?

「我不問為什麼,直接開始行吧?」

不等澤村反應,倉持清清喉嚨,開始講述一個似乎是很久之前的故事

這也是我從前輩們那邊聽來的啦,就簡略的說吧…

克里斯前輩,原本是在御幸來到組裡之前,讓人稱之為天才的存在,他的佩刀名為天護,是同天護地一般守護著的意思,總而言之因為這樣,也有人稱克里斯前輩為青道組的守護神
克里斯前輩的名聲很響亮,和現在御幸的魔王之稱大概不相上下,所以當時有不少學徒是仰慕著克里斯前輩來的,如果御幸能夠以正常的管道進入組裡,那我想御幸也會是那些慕名而來,學徒們裡的其中一個

…正常?

啊是啊,正常的話,所以說…在青道組裡,御幸最為敬重的便是克里斯前輩,不管是信念還是刀法的成就…
那時,為了守護組裡的人,在那群私下群鬥裡,克里斯前輩的肩膀還有手臂才會…
呵呵,明明是不被組長承認的私鬥,可是擔心他們安全的克里斯前輩還是過去了
貫徹自己守護之道的當下,同時也…葬送了繼續揮刀的未來

前輩…已經不能揮刀了嗎?

應該說,不能正常的戰鬥,一般的對打練習還是行的,可是…這樣就再也沒辦法守護別人了吧?無法貫徹自己成為武士的信念…那是個多麼讓人難以承受的事實呢?
呵呵,原本親切愛笑的克里斯前輩因此變得現在那樣冷漠,真的很令人遺憾呢…

倉持苦笑著結語,澤村抽抽鼻子,有些懨懨的說道

「我…取笑了克里斯前輩…在御幸、前輩的面前」

「…你真是…傻村啊」

「嗚對不起…明明所有事情都不清楚的我卻這樣說話…是我錯了」

澤村邊回答邊難受的將臉埋進雙膝間,只是吵架就難受嗎?看來陷進去的不只有御幸…倉持默默想道,雖然兩個人都沒有自覺…

不過,御幸偷偷跑來這裡?唉…這樣的話肯定很絕望的吧?…他的陽光否定了他什麼的,想到這裡,倉持這下沒了睡覺的心情,然後決定來開導開導這傻村

「御幸沒怎麼有辦法跟克里斯前輩說話呢,所以他肯定希望你能拯救克里斯前輩吧?」

「…拯救?我?」

用你的光芒,就像幾乎要拯救他了一樣,也拯救留在黑暗裡的克里斯前輩吧,倉持起身又去拿了東西回來,這次不是擦布,而是整套的練習服

「換上吧,小心著涼了,然後…這兩天比完賽」

頓了頓,倉持有些掙扎的說道

「…跟我去總部一趟,你想讓御幸解開對你的誤會吧?」

「我去!!!!另外!也請告訴我御幸前輩的事情!拜託你了!倉持前輩!…好痛!」

「臉痛就別這麼大聲講話!傻村!」

果然還是希望那個傢伙能振作起來…
\\
澤村在大雨過後的隔天清晨才回到學徒寮,小春被門外那若有似無的敲門聲驚醒,其實昨晚澤村滿身雨水的衝過來問他狐狸前輩們的住處在哪時,花了幾秒的時間反應“狐狸前輩”的意思

在看見澤村泛紅的眼眶,小春沒有任何猶豫便立刻將知道的事情脫口而出,然後看著對方感激的衝他一笑後,再次衝入暴雨中

接著之後的整晚,他一直在等澤村回來,可是等到半夜悠悠而過甚至接近黎明,依舊沒有等到任何人

「榮純?」

「啊抱歉,小春…吵醒你了」

「不、我…比較淺眠,總之你先進來吧」

室內,降谷也起來了,看著澤村有些疲累的模樣,很識時務的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幫忙接過東西,然後擺放在屬於對方的櫃子上

「今天早上,恐怕沒辦法跟你們一起…」

「恩,我們會幫你請假的,你好好休息,下午的比賽對榮純來說很重要吧?」

不管是降谷還是小春,現在都沒有過問太多,澤村很感激他們的體貼,躺在舖上背過身不由自主的,眼眶又一次泛紅

小春望著澤村在床榻上的背影,不由得想起昨晚那抹“感激”的笑容

…是看見並認識澤村以來,最難看的笑容…

訓練時間將要開始時,小春輕聲的向澤村打聲招呼後,和降谷兩人輕手輕腳的往外走

殊不知,床上的人至始至終都沒有入睡,而且還在確定了腳步聲的遠去後,咻地跳了起來,換下被自己弄皺的,從倉持前輩那借來的練習服,然後就這麼跑了出去

想說的話,當下就要說出口

克里斯最近依舊在指導著學徒練習,昨天的比賽他被隊長邀請到場觀看,不得不說,那個澤村榮純很有天份,他似乎是唯一碰到狐狸的學徒

不過話說回來,一直都給他的訓練清單,不知道做得如何?

「師父!!!!…好痛」

說人人到,轉過身後,克里斯有些詫異的看著扶在門邊喘著氣身上還穿著便服的澤村,汗水從額角滑落,他的臉色怎麼不太好?撇開那個腫臉不說…

「對不起!雖然我一直照著清單訓練!可是我卻對此沒有一丁點重視!…真的真的非常抱歉!還有…」

澤村齜牙咧嘴的大聲喊著,儘管好痛、好痛、好痛,可是有些話他一定要傳達!他一定要說出口!

「請師父教我!」

「教我如何守護想守護的人!!!請教我怎麼揮刀!」

守護…,那一瞬間,克里斯覺得眼前清明不少,有多久沒有聽到這個詞了?自從被判定再也無法上陣之後,多少學徒在武士祭典儀式上宣示自己的信念時,總是避開這個詞彙?

並不是沒有過相同的信念,只是顧及著他的心情,蹩腳的轉換了形容詞,說到底,這種多餘又自以為是的體貼,克里斯他並不需要,而且這樣難道不像是在不斷的提醒他…

看吶,你的信念,將無法被實現,永遠地

可現在澤村的喊話,就像是在對他說…讓我來繼承你!我有同樣擁有需要守護的人!

澤村哆哆嗦嗦的緩了一下帶傷的臉頰,接下去大喊道

「…不是沒辦法實現這個信念!是需要傳遞給更多的人!因為大家像師父一樣!都有想要守護的人!所以…請重新站起來!當大家…不,請當我的標竿!也請讓我守護師父!!!拜託你了!」

守護,堅守並且保護,一直以來,將守護別人歸納為信念的克里斯不曉得,原來被別人喊著要保護自己什麼的,竟是如此讓人感到溫暖的事情

嘴角微微的上翹,克里斯喊著讓澤村進來擦藥,邊教訓他當武士自己的身體不能這麼不珍惜之類的話,澤村緊張的喊是!又扯動了傷口,疼得哇哇叫的,最後克里斯無奈的笑說這慘不忍睹的臉頰還真是搞笑

即使寒冬冷酷,凍結了世界萬物,冰封了天下花草,但那又如何?

冬在即,春即到
就算身處寒冬,也要相信,暖春並不遠了
\\
下午,澤村精神抖擻的準備應戰,即使早上還有些精神恍惚又整晚沒睡又臉頰傷口糟糕的,經過師父一個早上的緊急調整,他算是恢復了一半的狀態,好好打一場晚上睡個飽,第三天的比賽定是一尾活龍

而小春對於他不休息又偷跑出去的行為有些生氣,降谷沒什麼表示但輕皺的眉頭顯示他也不怎麼贊同這種事情,結果澤村只好一個道歉一個討好的對著兩個明顯非常擔心他的朋友

另外,澤村還心繫著昨晚消失在雨中的御幸

話說不出口的那一刻,愣了好一陣子的澤村才反應過來應該衝出去拉住御幸並阻止他離開,可是一出木屋的大門,在這樣風大雨大的夜裡,哪裡有御幸的身影?

現在,御幸會在哪裡呢?然而,為什麼總覺得那整夜的雨,就像是為了御幸下的呢?令人悲慟的大雨…

第二場的比賽依舊在綜合練習道場舉行,一進入場內,果然已經有一群狐狸在等待著,不過這次穿的不是白色練習服,是青道組代表武士身分,傳統的青色和式道服

澤村扶著臉頰的傷口大聲的說被這麼恭迎的我們還真是大牌啊,結果就被一隻狐狸大力的踹了屁股

然後狐狸蹲下來,並朝著趴在地板喊著好痛的澤村遞去了一張紙

【廢話太多,鬧心】

「…」

你才紙太多啦!!!澤村炸毛的想著,好歹自己還是個傷患吧?!倉持前輩太過分了!

推薦參加名單被寫成了像是放榜一樣的紙型然後張貼在大型的木頭看板上,放在一旁,接著講師開始大聲吆喝著讓學徒們集合

看見的木板上整齊毛筆字的那一刻,降谷覺得他好像可以猜出是誰寫的…

「有得到推薦的學徒請排到這邊!剩下的請到那邊去觀看比賽…」

大賽規則採淘汰勝負計分制,狐狸一派,學徒一派,每場各一人上場,學徒派不可重複上場,最終時間為學徒派再無人可上場為裁定,結果則依勝負次數判定

規定使用真刀,先逼敵方入死路者為勝(依判者裁定)

「喔兮喔兮喔 一 兮!!!!!我們上!!!!」

澤村在學徒派一如既往大聲的叫喊,用來大大的提振士氣,倉持則在狐狸堆裡哼了一聲,別以為有昨天的好運啊傻村

「上啊!降谷!第一場靠你拿下啦!」

第一場由降谷打頭陣,在澤村那吵死了的聲援中,他腰間掛著從家鄉帶來的名為暴熊的日本刀,走入場中央,望向狐狸群時,明顯在找什麼人

「嘻哈哈,哲隊,這是在找你吧?居然這麼執著~也可惜御幸那傢伙沒來,不然就讓他上去完勝個全場省得麻煩」

倉持嘻嘻笑著說不可能發生的事情,而明顯被點名的結成哲則掃視了一圈,似乎在徵求其他人的意見,雖然看起來全是狐狸…

「木刀練習的前輩…請再與我一戰」

降谷看了許久好像正在議論紛紛的狐狸們,很乾脆的直接點名,這是從沒見過的情況,讓不少學徒驚呼連連

「去吧,哲隊」

小湊亮介的聲音從狐狸面具底下傳出來,帶點笑意,悶悶的,聽得是讓人心癢

「給初生之犢,見識見識什麼叫做不自量力」

結城應了聲,用手稍稍將面具調整,底下的眸子裡滿滿是堅毅,他在眾人的目光下走進場中央,與降谷對視

「自報身份!」

判者見兩派人馬登台,這才大聲宣布下一個步驟

「學徒!降谷曉,佩刀暴熊,請多指教」

降谷說罷,目光如炬,等待著眼前的狐狸接下去報名,只聽對方頗為剛正的聲音淡淡響起

「虛無,結城哲也,佩刀蒼龍,請多指教」

結城前輩…嗎?降谷暗暗的將這個曾經打慘他的名字牢記在心

「那麼,請就位,比賽…」

兩人同時拔出佩刀,屏息以待

「開始!!!!」

聲音落下,氣氛突然沉寂,二人之中沒人先發動攻擊,連原先在一旁興奮吵雜著觀看比賽的學徒都不由得肅靜起來

似乎在貫徹著“敵不動我不動”的法則,降谷認為吃過虧所以應該更加謹慎,他直直瞪著眼前人臉上的狐狸面具,握緊手中的暴熊

斬開它!劃破它!用你的眼睛直視我!存在於強者眼底的光究竟有多亮?請讓我見識!

結城隔著面具有些看不清楚降谷的表情,作為一個武士,最厲害的,大概是能像御幸那樣,以絕對的觀察力,把敵手看得清楚透徹,然後彷彿預測未來一般,在戰鬥中得以先行防範並加以反擊,將對手玩弄於鼓掌之中

可是結城並沒有辦法這麼做,他自認不是天才,跟御幸並不一樣,所以不需要勉強模仿天才的做法,正確的強大路徑,是應該發現自己獨有的長處並將其發揚光大

像煙花的引線沾上火焰,一瞬間的碰撞就能造成劇烈的響動

倉持眉角一挑,心理戰結束了?

銀白刀光撞上翠色的橫軸,劍影在剎那間形成殘像,兩人的速度都不慢,力道上似乎是降谷更勝一籌,技巧上則是結城扳回一城

暴烈威懾的白熊怒吼著,與之抗衡,雄霸神靈的穹龍咆哮著,氣勢誰也不讓誰,那武力值呢?

降谷在刀尖交會中開始顯得有些力不從心,他知道自己體力極差無法在同樣大的力度保持長久,可是要是不一次拿出全力來攻擊,那麼…絕對沒有贏的可能

力量變小了…,結城明顯感受到了刀與刀相撞會合的能量傳遞,從對方那邊過來的,正一次又一次,逐一的減少著

「榮純…曉他,似乎不太妙了」

「咦?小春…??那傢伙怎麼了?」

澤村聽得一臉莫名其妙,而降谷那邊像是驗證小春的話,突然間的一個稍閃不注意,急於防範結城變化多端的攻擊方式,暴熊居然在這時脫手而飛

「…糟了!」

不知從何而來的驚呼,當降谷氣喘吁吁摔坐在地板的同時,定睛一看,蒼龍那擁有翠綠光輝的刀尖,正直指他的咽喉

「比賽結束,勝者,結城哲也」

判者決斷的速度不慢,學徒觀眾們則還震驚於方才的一瞬間,而結城很快地收起蒼龍,然後朝明顯心有不甘的降谷伸出手

「你很強,而且…還能更強」

就這麼一句話,結城一個施力將降谷拉起來,而後者難得一見的微微揚起嘴角

「我還差的遠…結城前輩,謝謝指教!」

鞠躬指教結束這個回合的比試,降谷轉身走回學徒區,一邊將暴熊撿回收好,決定今晚好好的擦拭乾淨,一邊想著

如果…結城前輩在御幸前輩之下,那要到達魔王的門檻,究竟有多高超呢?…呵呵,真是愈來愈覺得有趣了,果然,這個青道組是來對了!

「辛苦了,…曉,很精彩」

小春的讚美由心而出,聽著不壞,澤村嗎…

「噢噢!你這傢伙的敗仗就由我澤村大爺討回來吧哈哈哈哈哈」

「…」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用眼神鄙視我!」

雖然炸毛的瞪著貓眼和降谷吵架,可緊張刺激的感覺早已蔓延澤村的全身,現在是萬萬鬆懈不了的時刻

「給我好好地上啊」

降谷淡笑著如是說

「不用你提醒!」

澤村回應了個笑臉

這不是當然的嗎?何況,比賽…才初響前奏樂章而已

TBC.

评论(2)
热度(28)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