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御澤】Chapter 首-6

#請注意前提
#前文自己找(喂
#注意時間線
#我又遲到了⋯
#再撐一陣子~咱們就不虐了(你好意思講

大家好,又是我,嗯嗯沒錯,就是廢話很多的長文更新時間!(掩面)多虧小夥伴的提醒,所以我才記得更新⋯

於是我抱著羞愧的心,碼了一篇智障文(喂)找個時間放出來給大家歡樂一下吧⋯

那麽這章大概御澤上線一點點⋯?其他有沒有不曉得,有再補唄?還有什麼別的忘了嗎?(老態
請各位一起為他們的愛戀祈禱吧qwq

嘛、一樣,優先感謝你或者妳的閱讀w


(正文)

2個小時過去了,比賽至此,學徒派0勝

狐狸派因至此全勝,即勝負不計

「小春上啊!加油!…哈啾…?好痛!」

「我會盡力而為的」

小春靦腆的朝著打了個噴嚏的澤村和擦著汗的降谷遞了一個笑容,然後走進場中央

小湊世家,是一個龐大的公家刺客集團,一直接手不少政府的工作,私下對於人民的服務則是就事論事,一言以蔽之,大概是有料刺客團?但這些對於小湊春市都不怎麼重要

只因為他的哥哥,小湊亮介,從小便嚮往著武士的自由與強大,想要以武士的身份活下去,於是在現任當家解任之前他逃離了家中,再然後,小湊春市也在歲數成年的那刻偷偷的跟著離開了家裡

原來…能夠掌握整個刺客集團的當家位置,他們彼此都不需要,也不想要,所以當小春出現在青道組的審核測驗時,亮介是驚訝的

亮介曾在木刀訓練時,打破了狐狸的不語規則,而聽見聲音的小春不需要猜測,他當然知道對方是誰

「為什麼…要跟到這裡來?」

小春沒有任何思考的停頓,他朝無法看見面容的狐狸,笑著說道

「因為你在這裡」

只要這個條件滿足,哪裡我都會跟上去

「咦?那武器是怎麼回事?!」

學徒觀眾席爆發出驚呼,只見狐狸那方走出了一個手拿長槍的武士,幾乎要和身高等長的長槍看起來頗為威風,槍的尖端部分以下幾十公分處綁了朱紅色的布條,布條隨著走動搖曳生姿

「自報身份!」

見兩方人皆到場,判者繼續下一個階段

「學徒!小湊春市,佩刀朱昊,請多指教」

小春大聲的喊話,而後直視著對面的狐狸

聲音從面具底下悠悠傳出,帶著笑的,傳進耳裡似輕輕抓撓著耳膜,癢癢的,但是感覺不壞

「武士,小湊亮介,佩槍朱曜,請多指教」

狐狸群裡,結城專注的望著場中央,似乎想要練習用觀察來收集資料,雖然這種事他不太擅長,不過總得嘗試吧~倉持則在一旁和川上苦著臉閒話家常

「想不到亮介前輩是有弟弟的啊,難怪那麼著急著上場~該不會是弟控?」

話間帶些酸味,倉持的話裡似乎有些不甘心

「倉持,這話千萬別在亮介前輩面前說…」

川上這段話意即,千萬別想不開

「…」

期間,判者宣布

「那麼,請就位,比賽…」

「開始!!!!」

小春握緊手裡的朱昊,刀柄的朱紅色布條隨著他的動作飛揚而起,這把刀的意義對他來說極其深大,不難看出和亮介的長槍是一對的

明處由朱曜全面掌握和迎擊對手,暗處則由朱昊彌補缺失及補強攻擊,這兩把刀天生便是能夠完美配合的搭檔

所以小春明白,要戰勝的機率微乎其微,畢竟朱昊本就不是為了強戰而生

他明白對方是知道的,而且也似乎能猜到那面具下,依然遊刃有餘的笑容

看見狐狸率先衝了過來,小春舉刀隔擋,位置恰恰好令兩條相同顏色的布條輕輕的交錯

不得不說,比起前幾場比賽,這場比賽的感覺要柔和不少,觀眾們看著那有打像是沒打的攻擊,不經覺得,兩人是不是都小心翼翼的,害怕對方受傷?

「…秀(兄弟)恩愛嗎?」

「…」

結城依舊一臉嚴肅的觀看著,也不曉得看出什麼沒有,倉持則咂了砸嘴,表示這種比賽看得令人心塞,也不曉得指得是什麼,還順便拍拍哲隊的肩膀,讓人乾脆休息眼睛

比賽結束的方式也是令人傻眼,小春在準備接下狐狸的槍身橫掃時…摔倒了,朱昊則默默的落在一旁,然後呢?

就沒有然後啦!

「什麼啊!小春未免太衰了吧?居然在關鍵時刻摔倒…」

「…」

也只有笨蛋才會覺得小春是不小心摔倒的吧…降谷現在完全不想吐嘈旁邊一臉可惜又講得很大聲的澤村

「呦西,接下來該我澤村大爺上場啦!辛苦你啦!小春!」

澤村提著刀子,向下場的小春揮揮手,然後開心的跑進場中央,這場比賽他可是等超久的啊!

小心的拿好手中偏輕的日本刀,看著它,澤村不由自主地想起御幸的那把厲妖,紫色的妖異、冷冽的藍光…是看起來極其兇惡的利刀

將刀交到他手上時,師父說,它是疾風

「自報身份!」

站在場中央的澤村大大的吸了一口氣,然後衝著對面姿勢略顯跋扈的狐狸,稍微扶著已經好很多的臉頰,大聲喊道

「學徒!澤村榮純!佩刀疾風!請多多指教!倉持前輩!」

「武士!倉持洋一,佩刀速光,多多指教啦!傻村!」

迅速又大聲的介紹很符合兩個人的作風,雙方拔出自己的佩刀,對峙的緊張氣氛頓時瀰漫全場

「那麼,請就位,比賽…」

判者看了看兩人,噢應該說一人一狐,大聲宣布

「開始!!!!」

聲音落下的瞬間,兩道刀光相撞

狐狸面具的陰影下,倉持笑得猖狂,速度一直是他的特色,快速的刀法會形成撩亂的影像,用來擾亂敵人再適合不過,尤其速度更勝一籌時,取得賽場主導權更加容易

就譬如現在,速光和疾風,都是著名的速度刀種,疾風偏輕,所以速度還能再快一些,速光偏重,所以力度更能保持及增加

即使刀種相同,可是就技巧和經驗而言,都是倉持更多,所以不一會就處於下風的澤村是很正常的事情

對澤村來說,他正驚豔於手中這把刀的種種,包括使用起來比木刀更輕盈更順手之外,揮砍的姿勢也因此更為流暢,連以前只是想像的動作都能做出一些影子

「給我專心!!!」

注意到眼前敵手居然有些神遊,倉持大聲怒吼,速光急掃下盤,澤村一個機靈,往後就是一個後空翻,險險躲過的瞬間,惹得學徒觀眾驚呼片片

身體居然這麼柔軟…?倉持有些吃驚,不過他咬了咬牙接著攻擊,不讓對手有任何一絲喘息的空間

可惡,沒辦法…跟木刀訓練的時候一模一樣,而且倉持前輩比當時要認真不少,找不到空隙!澤村簡直滿頭大汗,他現在全部的精力都用來閃躲以及擋刀

如果是你,你會怎麼做?

關鍵時刻,澤村覺得自己總會想起那個男人,御幸一也,強大而聰明的渾蛋

大概是因為…在最危急的時刻,他靠了過來,背與背相貼,由背後感受到了溫暖,而那溫暖彷彿告訴澤村,這並不是你一個人的戰鬥

你的背後,一定有我在

有你在,我就無所不能

又來了!!!倉持驚覺的感受到了與御幸相仿的氣場在膨脹,他並不是害怕,反而興奮不已,這是澤村靠近御幸的象徵,即使兩人的距離遠或者不遠,靈魂似乎都能互相吸引

但是,這次別想再往我腰上招呼!!!

在澤村衝過來的剎那,倉持迅速反手拿過刀柄,直接往澤村的額頭敲,澤村方才的關注能力大開,而這個小動作正好令他遲疑

「哇哇哇哇哇哇…倉持前輩太過分了啦」

「哼哼,這是策略!」

澤村抱著額頭在地上打滾著哀號,而判者一見刀子脫手,隨即宣布

「比賽結束,勝者,倉持洋一」

「可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澤村拎著刀下場時還順道亂叫一通,小春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贏不了前輩本來就在預料之中嘛!降谷則表示完全認同這句話

最終,以狐狸派完勝,結束第二場比試

學徒們為看了不少前輩的精彩刀法而歡呼著散場,而與朋友並肩前往食堂的路上,澤村想起師父所說的後半段話

師父說,它是疾風,厲妖的另一半
\
誰在說話?

御幸想睜開眼睛,但上眼皮黏著下眼皮似的,怎麼樣也睜不開,堅持一會後他乾脆就放棄了,頭痛欲裂不說,身體像散了架,痠疼不已

不想動啊,反正也動不了…呃,還有點想吐,我這是怎麼來著?

原先應該清晰分明的腦袋,現在則像是黑色漩渦一般,全部捲啊捲的,又痛又漲的,難以思考

所以…發生什麼事?啊…?

在淋了一夜的大雨後,御幸發瘋似的用徒步的方式走回總部,是的,從深夜至清晨,白天至黑夜,身上的道服由全濕到乾透,濕漉的頭髮被風吹得亂翹,鏡片留下了水痕,整個頹廢的樣子說有多糟糕就有多糟糕

在花了一天一夜的時間後,御幸終於在黎明前抵達總部後門

大概在紙堆裡打滾五天四夜都沒有這麼狼狽,御幸腦袋發昏的誹腹

啊,不知道他的比賽怎麼樣了…,結果御幸就這麼向著總部後門口暈過去的那刻,不自覺地,又想起了讓他傷害自己一夜的罪魁禍首

發現御幸的是,佐伊敷純,原本還碎碎唸著大清早的就要掃地不是應該去跑跑步好好訓練一下嗎之類的話,邊拎著掃把走向後方的庭園

然後在看見後門還以為已經斷氣了趴在那邊的死人,先是捏捏臉頰確認現實,再然後又發現是自家組裡道服的穿著,慌張的跑去確認對方鼻息,再再然後,驚愕的發現居然是御幸一也那個連面對前輩性格都頗為惡劣的傢伙

還有然後嗎?

有啊!接著他一把扛起完全沒有意識的御幸,掃地的東西撒著就往裡面跑

「…怎麼蠻重的!?」

雖然是個討人厭的後輩,可是依舊是組裡的一分子,而且嘴巴壞也不是什麼罪

最後,御幸被安置在自己的宿舍裡,佐伊敷還通知了高島禮,後者先是驚訝御幸的情況,之後兩人便有些手忙腳亂的,一個去請大夫,一個準備應該會用到的水盆跟擦巾,並幫御幸換下那被折騰到頗為慘淡的衣服

首都町內的大夫很快的趕到了青道組,經診斷過後,判定御幸發燒幾乎過了半天,現在還沒燒壞腦袋已經算是運氣不錯,還說了情況不容刻緩,不能再有其他疏失,接著開出不少藥品,並吩咐要好好修養

「謝謝您特地跑一趟」

「不會不會,青道組幫了大家不少忙,這點小事而已還不夠報答」

送走大夫後,高島禮讓佐伊敷回去忙自己的,看著佐伊敷碎唸著離開還擔心的回頭張望幾下的身影,然後轉過身無奈的看著躺在床榻,一臉痛苦、緊皺眉頭的御幸,嘆口氣,她蹲下來一邊替他換過額頭上的濕巾,一邊想道

能發生了什麼,讓這孩子幾乎要重演6年前雨天發生的事情?

御幸又做了一個夢

這個夢明明很長,在御幸眼裡看來卻是一閃即逝,渴望著伸出的手,連一點尾巴都抓不到

他看見那個夢中的自己

那個…被自己所羨慕著的自己,牽起身邊人的手,惡劣的開著玩笑,惹的那人是一陣炸毛,甩開他的手到一旁生悶氣,然後過會兒自己又欠揍的過去討哄對方

接著,那人被逗笑了,陽光一般的奪目耀眼,自己也笑了,笑得比以前都要快樂,手心再次相貼,笑起來的兩人像一幅畫那樣瑰麗

御幸神情哀傷的盯著表情儼然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兩人,那是曾經的、也是現在的他一直夢寐以求的場景…再接著,時空突然的轉換

一陣天旋地轉之後,出現在御幸眼前,依舊是自己和另外那個人,兩個人手牽著手,緊緊的,密不可分的,他們朝對方遞了一個幾近甜蜜的笑容,看起來…好像要一起去很遠的地方

不,等等、等等我,御幸緊張起來

兩人堅定地看著對方,然後默契且義無反顧的邁出步伐,他想跟著向前,卻一步也動不了,只能任由著兩人離開,直到消失在他的視線範圍內

臉頰有些濕涼,伸出的手,未能觸及那光輝半毫

吶,不當我的陽光也好,能不能…拜託,讓我待在你身邊?
\
「欸?什麼?現在嗎??」

「不然難道是明天嗎!」

澤村含著湯匙,小心表現一驚一蟄的模樣,臉頰已經消腫的差不多,昨天晚上將刀還給師父的時候不免又被訓了一頓,說他得意忘形的喊話又扯到傷口,要他接下來幾天說話多注意點,別太吵就十分理想

倉持沒帶面具,直接站在澤村、降谷及,小春的面前,而他剛剛說得話還在澤村腦袋裡悠轉著找不到出口

似乎有什麼事情組長傳了消息過來讓他們緊急回去一趟,所以今天的第三場比試《新人王者》將延後舉行,倉持現在是特地過來帶澤村一起回總部的,這時後者終於反應過來後,突然有些扭捏道

「呃,好吧,那倉持前輩等我…」

「什麽都不用帶了!走了!」

「…欸!!!?」

然後被倉持強抓著領子拖走

「榮純要加油啊!」

小春朝正在被拖行的澤村高興的喊了喊,然後回過頭對著降谷那明顯在思考與他對峙的結城前輩應該長怎麼樣的表情感到無言以對

現在跟過去的話不是可以看到嗎…

「給我好好上去啊!」

「我知道了啦!倉持前輩你難道不能溫柔點嗎?」

看著兩個簡直小孩子在爭糖果的幼稚吵架,克里斯無言的咳了幾聲,清清喉嚨,然後對著兩個因為聲音看過來而且臉上明顯寫著“生病就要吃藥”表情的人,差點失手將拿著的東西扔過去

「師父!怎麼來了?」

「給你送這個來」

「啊…疾風?」

澤村有些疑惑,他是去總部,不是去打架啊

「出門在外,腰間的佩刀絕對不能忘記,會發生什麼誰都難以預料,帶著吧」

「是!師父!」

沒有推託,這是完全信任對方的象徵,澤村揚起一個燦爛的笑容,坐上馬車然後揮別了克里斯

倉持看著澤村堆滿笑意的側臉再看看遠遠那方也笑著朝他輕揮手掌的克里斯,覺得世界真是神奇極了,以及

還好澤村來到了這裡

然後澤村在前輩們都閉目養神著的車上吵了一整路,讓倉持差點把他捲起來丟下車,順便考慮撤回前言
\
好難過…好痛苦…

無法呼吸…無法動彈…

御幸覺得自己好像要瘋了,他為什麼不能掌握自己的身體?他為什麼無法控制自己的雙手?要快點,快點砍掉疼痛的地方、切斷痛苦的根源

讓我拿刀!!!厲妖!!!!!!過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誰來救救我?誰來…啊對了、我只有自己了………誰都救不了我…誰來都沒有用啊!

“御……御幸………”

誰?…是誰?誰在說話?

“…御…幸………御幸一…也…”

不…不要吵!!!!不要喊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馬車剛抵達總部,倉持就迫不及待的拎起澤村,往青心寮的大門口一丟,說是他們處理他們的,澤村自己處理自己的

「不意外的話…在青一宿,二樓,五號房,別走錯了喔」

澤村被這行雲流水的動作驚得一愣一愣的,然後倉持離開好會才反應過來

那…先找五號房…,澤村一邊默念著倉持留下的訊息,一邊往青一宿走去,然後他遇見了拿著水盆和擦巾的高島禮

「啊…澤村君,你…?」

「啊!高島小姐,好久不見啦!噢,我是…來、那個來找御幸的啦!」

澤村原本元氣滿滿的打招呼說到後來,不知怎麼地,越說越小聲,很是微妙的害羞方式

那正好,聽見高島小姐的回覆,澤村又驚訝了,所以好什麼??

之後,澤村來到了五號房的門口

御幸…果然生病了嗎?澤村突然有些無法釋懷,如果當初能拉住御幸,就…

總之想那麼多也沒用!剛剛高島小姐已經把照顧你的重責大任交給我澤村大爺啦!

於是澤村打開門歡快的闖了進去,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正躺在床榻上滿身大汗且呻吟著的御幸,而且沒戴眼鏡…

「呃呃!?御幸…前輩!?」

「唔…唔啊唔…啊…啊、啊…」

呻吟的程度顯示聲音的主人極其痛苦,手足無措的,澤村將水盆還有疾風放在一邊,上前想要看看應該怎麼辦,卻在碰到御幸的手及額頭時,嚇得縮回手

額頭很燙,可是手很冰冷

怎麼辦?我該怎麼辦?啊啊啊…冷靜,冷靜下來,首先,先幫御幸換衣服…

澤村從旁邊的櫃子裡掏出衣服,也不知道是不是御幸的,然後拿起擦巾,從御幸的額頭開始擦起

額頭、臉頰、後腦杓的部分、脖頸…

不得不說御幸的脖子線條很漂亮,澤村邊擦邊吞了吞他也不曉得為什麼要吞的口水,然後來到鎖骨以及胸口的部分

「…」

呃…從哪下手?已經不知道自己探討的問題對錯,澤村乾脆的將御幸抬起來,讓他靠坐在牆邊,這個動作真的很費力,也不知道御幸平常吃什麼,居然還挺重的

再來就是重頭戲了(?),從出生到現在澤村就只脫過自己的衣服,而今天他居然就要幫別人脫衣服了啊!老天啊啊啊啊啊!

御幸在方才已經停止了呻吟,不過換眉頭皺得老緊,似乎被汗沾濕的衣服令他難受

又是不知道在緊張什麼的澤村兩手各拉御幸胸前和服的左右兩襟,慢慢的拉開,還有內層的白色裡衣,然後兩層衣服褪過御幸的肩膀

精壯的身材,恩上半身,這下是一覽無遺了,對澤村來說…

哇…御幸的身材也太好了吧喂,澤村臉紅著拿起擦巾抹上去,溫度從那薄薄的擦巾,間接傳了過來,很溫暖…

屬於御幸的溫度

折騰了許久,澤村終於將御幸重新安置在床榻上,呼~的舒緩了一口氣,方才與御幸有肌膚之親時心跳太快,還以為要死掉了…

「御幸…」

澤村坐在床邊,用手撫過對方的髮稍,頓了頓後輕聲的繼續說

「快點…」

「…」

「好起來吧…」

似乎對澤村的話有了反應,御幸的嘴唇動了動,好像不停地、反覆的在說些什麼

可能是好奇心驅使吧!澤村給自己找了理由,他想聽清楚御幸說什麼,於是將耳朵湊了過去

「澤村…」

「???!」

TBC.

评论(7)
热度(39)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