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御澤/微降春】接住了喔,妳的棒球!

●女體女體女體澤村注意!微降春!倉持是老媽!
(另外有其他人女體…)
●棒球部隊長X棒球部經理,雙向單箭頭
●劇情走向雷者自避謝謝
●標題是騙你的啦(喂)
●一定要傻傻又甜甜
●年齡差原著向
●不科學不管喔!
●什麼梗都想寫後續(神煩)
●以上沒問題往下走w

其實…原本是不太涉足女體文的啦,但是因為ゆた太太的畫真的太萌了忍不住來一發嗚嗚╮(╯w╰)╭

(又?)実は⋯遲來的100粉賀文!哎唷就是長文說的那個智障文啦!(湊數?
我就隨筆寫寫,你們隨便看看QwO

會害羞的御幸好可愛(自己說?)

那麼這篇別名大概是:
關於強豪棒球部隊長大人和他的(準)家內,今天棒球部的各位也很擔心~

(以下正文)

「唷西!今天也要好好加油啊各位!我會幫你們聲援的!…喂!降谷別睡了啊!」

現在時間天才亮不久,大大的呼了一口氣,身著紅色修身運動衣的短髮女孩拿著大聲桶,一臉元氣滿滿,而且還正準備抓起身邊的輪胎扔醒一旁雖然來得最早卻明顯還未清醒的降谷

她是澤村榮純,青道棒球部的女經理之一,卻是唯一一個會在晨間練習時間出現的女經理

「唷,澤村今天也很早嘛!」

「早安澤村,今天也拜託妳嘍」

「嘿,這麼熱愛棒球卻是女孩子的澤村還真是…痛!誰啊?…呃…」

其他棒球部隊員陸續來到練習場,而這裡邊一個一邊道早一邊想調侃澤村的某後輩突然被後面的人大力一拍,“真是可惜”沒有說出口,他有些沒好氣的想罵後面那個不知道為何一大早就莫名其妙打人的傢伙

結果才一轉頭,便閉上了嘴巴,噢…敬愛的隊長大人早安

「呀勒呀勒,早啊,希望今天大家都能有好的表現喔」

這個人是御幸一也,青道棒球部的隊長,他又一次大力的拍拍方才那人的肩膀,惡意的如此笑道,這才特意大範圍的繞過他,往前走去,接著後面跟過來的男生拍拍那個人,一樣的惡意笑容

「唉,別介意,他有點起床氣,你剛入部沒多久,多跟其他人學習點,別這麼冒失」

「呃是、倉持前輩…?」

聽見這疑惑語氣,倉持又是憐憫的望了望這位後輩,然後才向前跟進御幸的腳步

欸,保護慾太強了喔,沒朋友的傢伙…,跑著跟上,倉持笑著用手肘頂頂御幸的肩膀,少囉唆,對方低聲回覆道,然後定住腳步看著眼前比起自己嬌小很多的身影,扯個一如既往的欠揍表情

「唷,澤村,今天也很熱情呀」

「喔!這不是渾蛋眼鏡嗎?早安!身為隊長卻比其他隊員還要慢吞吞的這樣對嗎?」

哈哈,是意料之內的回應喔

只見澤村拿大聲桶指向御幸的鼻尖,毫不客氣的大聲喊道,當然中間也沒忘記該有的問早,而得到這樣的回覆的前者卻為此笑得更開心了

「來,本身就沒氣質可言,要是再變黑,以後絕對沒人要喔~」

「唔,要你管!」

將自己的帽子戴到澤村頭上,御幸壞笑道,而澤村雖然瞪著貓眼回嘴著,雙手卻將帽子牢牢地在頭上擺好

欸所以說眼前不就有個很好的人選嗎?

站在一邊的倉持無奈的看著明顯又槓上的兩人,拍拍手讓大家準備開始晨跑

嗯嗯,身為副隊長,倉持的理由絕對是關懷各位的…別看那邊,對眼睛不好

除了剛入部不久的社員之外,棒球部裡的所有人都知道,他們的隊長御幸一也,喜歡澤村榮純,非常的喜歡,是有眼睛就看得出來的程度

而且明明御幸所做的體貼動作加上幾乎寵溺的語氣,都已經算是明目張膽的示愛,對方卻遲鈍的完全沒有發覺

以這些結果看來,只要御幸不說清楚、不投直球,澤村大概是很難有明白的一天,所以說…

喜歡就坦率點吧~隊長大人

………………

「我說你,什麼時候才打算出手啊?」

慢吞吞的,婆婆媽媽,受不了!早晨訓練結束後,第一節課的下課時間,倉持咬著筆桿,看著眼前的運動雜誌隨口問道,還順便多罵了幾句

被問話的御幸望著窗外,在那個有不少人的活動操場上,他的視線只停留在一個人身上,雖然對方極其吵鬧,聲音在他這個高度還是能聽得一清二楚

唉…你說我明明表現的這麼明顯,她卻一點意識都沒有,應該是種才能不是嗎?御幸嘆口氣,這才回覆道,語氣很是無奈,目光卻柔和的不行

…嘛、這也是她可愛的地方,比起無奈更多的是愛意,看著御幸撐起下顎視線不離窗外,這樣的結語,倉持一臉無可救藥的差點咬斷筆桿,所以我的意思是讓你直說啊喂!

「啊!是御幸!嘿嘿,快看快看,我打得不錯吧?」

也許是察覺到視線的停留,也許是不經意的發現,在操場上和班上男同學打著軟式棒球的澤村一個撇頭和御幸對上了眼,然後立刻熱情的轉過身揮動雙手,要對方好好觀賞她的戰績

早就好好得看著妳了,笨蛋

御幸勾起嘴角,一臉表示“還算可以吧”的模樣以及隨意的擺手,成功讓樓下的人一陣炸毛

「唔,果然是討厭的渾蛋四眼」

看著對方的反應,澤村喃喃自語的撇開視線,一邊擺動著球棒一邊走回休息區,表情有些落寞

「榮純?怎麼了?剛才打得不錯喔」

注意到澤村表情有異的是一同熱愛著棒球的好朋友,小湊春市,她一臉擔心的詢問,剛剛明明還活力滿滿的不是嗎?

小春………呃也…沒什麼啦!我們趕緊去換衣服吧,澤村放好球棒後對著小春欲言又止,結果最後只是擺了擺手,刻意的跳過話題,制止了小春緊張的想要進一步詢問的意圖

可是午休時,兩人走在去往福利部的走廊上,小春還是沒有放棄關心澤村,而看著她如此關切朋友的態度,澤村終是舉手投降

那個…其實…呃…就是…,雙頰浮起明顯的紅霞,澤村有些吞吞吐吐的,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的模樣,真可愛,小春在心裡這麽評價

難道,是關於…戀愛方面的問題嗎?這麼被一語道破,澤村更加慌張的手足無措了

沒想到榮純也會有喜歡的人呢!小春雖然嘴上開著玩笑,語氣卻是前所未有的認真,啊~大概是女兒快要出嫁的感覺?

啊啊啊啊啊!什麼啦!小春…,澤村覺得窘迫極了,所以說就是因為她真的很不能適應這方面的話題才遲遲不開口嘛!

「在說什麼呢?」

嚇!吵吵鬧鬧的兩個人完全沒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身後的倉持和御幸

提問的人是御幸,雖然他的語調依舊不正經而且輕佻,但是小春總覺得這位前輩臉色似乎不是很好,總之先歸類為錯覺吧…?

從剛才害羞的模樣很快的恢復正常,澤村嘟起嘴,有些氣鼓鼓的轉向身後的兩人指責道

「什麼啊!?這樣嚇人是不好的!渾蛋眼鏡和倉持前輩!!!」

「喂喂,澤村,這是什麼差別待遇啊?」

御幸說著一直以來講得快要爛掉的抗議玩笑,但眉頭卻反常的輕輕皺起,這下讓小春深信她的認為並不是錯覺,這位前輩的心情似乎真的不好,至少絕對不是很好

小春思索了會,有些害怕心直口快的澤村又會語出驚人,因此得罪前輩們…總之,還是先迴避一下吧?於是,小春輕輕的拉了下澤村的衣角,希望對方能夠收到她的暗示

澤村不負眾望地…………當然沒有瞭解小春的意思,她甚至還一臉疑惑的問小春為什麼要拉自己的衣服…,於是後者汗顏之下只好自己親自上陣

「前輩們吃過飯了嗎?我們正要去福利部呢」

啊啊、也要去的喔…不過這之前要先去一趟辦公室呢,對於小春的問題,回答的人是倉持,方才兩位女孩的對話他幾乎聽見了,這代表身邊的傢伙肯定也沒聽漏,所以現在這個即將顯著的低氣壓大概只有澤村感受不到吧…

幸虧在澤村和御幸“吵”起來之前,幾人的對話到小春笑著說“那我們先去吃飯,失禮了”這句話時就硬生生的結束了

於是此時,御幸望著兩人走遠的背影,心情堪稱難得一見的複雜
\\
「…」

一個強而有力的揮棒,棒球應聲飛了出去,倉持覺得自己似乎看見御幸周身燃起的(自帶型)高溫火焰

打擊練習中,有些煩躁的扶了扶頭盔,御幸低頭看著打擊區的白線畫格,明明就只是個澤村罷了!居然、居然會有喜歡的人…了嗎?

當時澤村害羞的模樣讓定睛一看的御幸那是一種叫做突然間的心頭蕩漾,僅僅是側臉而已,卻如此令人憐愛

然而上一秒才因為看見那樣的表情而感到滿足,下一秒卻立刻跌入谷底,這樣的心情真是難以言喻

嘖…,想到此,御幸一陣砸舌,習慣性的甩了甩球棒,身體雖然又接著擺好了打擊姿勢,可注意力竟是沒半分在那上面

「喂!御幸快閃開!」

突然,倉持慌張的聲音瞬間闖入耳膜,在御幸驚覺的剎那,…要閃什麼?視野裡並沒有看見任何東西,只覺得頭腦左側先是感覺到輕微的鈍痛,接著球棒脫手,因衝力失去平衡倒在地的那刻,他看見在遠遠那頭奮力跑來,臉頰變得紅撲撲的澤村

啊…澤村在緊張什麼?

還未思考完全,御幸的眼前便陷入了黑暗

「…」

保健室裡,剛清醒的御幸下意識抬起左手移開冰袋,碰碰頭,呃…腫了,然後花不到一秒鐘,他判斷自己大概是因為太不專心所以沒有躲過投手的爆投…之類的,恩,太遜了!

「御幸!!!你醒了?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直到澤村出聲之前,御幸竟然都沒有發現保健室裡還有第二個人在,於是在心底無限唾棄自己的某人讓澤村扶著坐了起來

嘛、死不了,雖然對於澤村有喜歡的人這個事實還有些無法接受,甚至是讓自己搞成這樣的主因,御幸勉強勾勾唇角,想像平常一樣開玩笑,結果沒想到對方的反應竟出乎意料的激動,而且怒不可遏似的

「你是在說什麼鬼話啊!那個時候你到底在想什麼?為什麼分心?!」

澤村這段幾近憤怒的話語實在讓御幸無法立刻適應,那樣小小的身體居然蘊含著如此可怕的爆發力

他從來都沒有見過澤村如此生氣,平時就算嘴上罵著“渾蛋四眼”,也會將頑皮的笑容留在最後

但是此時的澤村,不僅生氣的臉頰泛紅,連眼眶都升起了水光

呃…那個…,手足無措的御幸完全不知道應該從哪個方面下手去插嘴安慰對方,然而澤村似乎並沒有打算讓他回答問題或者解釋什麼

她無縫地接著喊下去,但因為音量太大還有話句間隔太近,搞得後面說的東西完全沒有進到御幸仍舊暈乎乎的腦海裡,內容大概就是一些還好投手球威不大、運動員啊對於身體的重視、別受傷、還有隊長的榜樣之類的…,噢,不過最後那句話,御幸發誓他絕對有聽見

「…總之御幸就是個大笨蛋!我不管你了啦!」

「…」

還真的不管我!?

就這樣,碰的一聲,保健室的門被大力的關上,被留下的御幸,目瞪口呆了一陣後,此時才懊惱的意識到他竟然在澤村面前被棒球K暈什麼的,不只遜啊…這簡直是遜爆了…

………………

超級大笨蛋!我可是超級擔心你啦!澤村說著還惡狠狠的用力捏好一個飯糰,身邊的小春看得冷汗直流,這樣的狀態,有30分鐘以上了啊!

「榮純…這樣飯糰不會好吃的」

「沒關係!反正是給…」

啊…那個傢伙不在,話沒好氣的說到一半,澤村這才想到御幸被喝令這幾天必須休養傷處以及恢復狀態,因此不能到球場來,聽說這是教練對於身為隊長的人居然發生這樣突發事故很不滿意的結果

御幸接受了責罵,並且真的待在宿舍足不出戶(除了上課),聽倉持的說法,似乎真的在好好的反省著,但這也直接導致澤村沒有見到那個人很多天了

放下手中有些變形的飯糰,澤村嘆了一口氣,她覺得,有些時候真的很不能明白御幸的想法

從第一次來到棒球部的那天開始…

對於棒球懷抱熱愛的澤村氣急敗壞的指責著站在打擊區用言語欺侮後輩的前輩,氣得最後甚至說出了“像你這樣的傢伙連我都能擊敗!”這樣的話

棒球!只有一個人是絕對沒辦法的!

「吶,既然你們要對決…就讓我來接妳的球吧?」

當時不知什麼時候坐在一邊地上的御幸抬起臉,不但沒有阻止女孩對棒球部前輩提出的荒謬對決,反而出聲表示要參一腳

手中的棒球被輕拋起再接住,那時對方說話間揚起的笑容瞬間奪去澤村的目光,導致她忽略了突然更甚的心跳

一起來創造吧?屬於我們兩個最完美的作品!

雖然御幸用手套遮住了嘴巴,但澤村很肯定這個人的嘴角絕對勾起了被稱為自信的弧度

是女孩子又怎麼了?我喜歡棒球的心情,不會輸給你!帶著如此的想法,澤村奮力投出一球

球進入手套的剎那,還有那人笑說“好球”的那一刻,澤村覺得這一生她定都無法忘懷

現在想想,那命中註定的11球,就是開啟了後來她和御幸“親暱互動”的契機吧?

想到此,澤村擺弄了下飯糰又是嘆口氣,很好,先姑且說是親暱互動,因為她真的很難搞清楚御幸的想法

每次每次的相處,總是露出惡劣的笑臉,用說出來相當程度惹人討厭的話作為開場,也沒看他平常對其他後輩這麼頻繁,怎麼就對於自己如此?而且自己並不討厭…

總之…絕對是個奇怪的傢伙

所以說,果然…還是找時間先去看看他吧?

「榮純?」

見友人一下擺弄飯糰一下嘆氣,最後像是下了什麼決心似的,拍桌站起,小春放下手中的東西擔心道

「啊…小春…我…」

「恩?」
\\
去往高年級教室的路上,澤村有些不安的抓抓裙襬,雖然裡頭穿了運動短褲,可是她本人還是不太喜歡穿裙子

週末的時候和小春到降谷家烤餅乾還聊了不少,噢你問為什麼是降谷家,好像是因為原本小春和降谷有什麼事情要做吧?管他那麼多,當時澤村還笑著說了“感謝你的友情陪伴啊”,然後很是大方的拍拍臉色有些黑氣的降谷

喜歡一個人的感覺是什麼呢?對於澤一臉村認真詢問的這個問題,降谷居然嗤之以鼻,還是小春笑著將兩人分開一些才避免了戰火升騰

恩…這個嗎?無時無刻想著對方,只要陪伴在身邊就能心滿意足…之類的?換言之…榮純的心裡,有這樣的人存在嗎?小春邊說邊打了幾顆雞蛋

存在…嗎?,試著閉上眼想像,澤村腦海裡出現了不少人的身影,有家人有好朋友,模模糊糊的,但獨獨只有一個人,寬厚的肩膀看起來極其溫暖,他微微側過身,伸出右手,嘴角上揚的弧度令澤村熟悉,那個人說

澤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這麼想通了之後,簡直羞死人了

思索至此澤村開始瘋狂攪拌蛋液,製作餅乾的偉大事業在幾人的笑聲中持續進行,這次的餅乾“約會”到底來說還算成功吧?

恩那麼,為什麼烤餅乾呢?

唉?因為當初在保健室說了不管對方這種話果然有些過分了吧?做為和好的禮物應該不錯…,澤村撓了撓頭,抓緊手裡的餅乾袋子,這袋子可是後來兩位女孩在賣場裡精心挑選的呢!當然,降谷陪同

接近目的地教室的拐彎,澤村看見了,在樓梯間的御幸正背對著她,身前隔了一段距離有個女孩,羞怯的模樣連少根筋的澤村都能猜到這百分之兩百是告白現場

心情不由得緊張了些,澤村做賊似的,貓著身子,偷偷摸摸的躲到距離較為近前的柱子旁邊,於是兩人的對話傳了過來

「…御幸前輩,我喜歡你!請、請和我交往!」

「欸…?」

御幸發出了充滿疑問和驚訝的單音節,雖然澤村看不見對方的臉部表情,但她卻能很神奇的篤定,現在御幸肯定是一臉困擾,然後輕輕的撓了下頭

「那個…抱歉吶,我有喜歡的人了」

………咦?!?!剛剛告白的女孩失望,現在換澤村無法淡定了,御幸他?御幸有喜歡的人?那個渾蛋池面?

她一直都知道,御幸雖然嘴巴壞,還和倉持前輩一起被稱為●沒有朋友的二人組●(倉持:為毛我躺著也中槍!?),但是說真的,不僅長得很帥,打棒球的能力被賦予天才的肯定,現在還是棒球部隊長,絕對很受女孩子的歡迎

澤村想,這樣的告白場景就算一天上演不少次也不讓人意外

可是…已經有了喜歡的人、什麼的,還是第一次聽說啊

咬了咬下唇,澤村一時不曉得應該怎麼辦才好,是若無其事的走過去打招呼呢?還是趁現在打道回府?

心口揪緊的難受,澤村在掙扎間選擇了後者

「唷!澤村妳怎麼會…啊?給我?!?!欸喂!怎麼了啊?」

倉持和澤村擦身而過時被塞了個袋子,還奇怪著對方不予理會的某人轉過頭後立刻領悟了什麼,快步走到剛轉過身的御幸身前,一把將袋子扔過去

青道棒球部的正捕手當然好好的接了下來,然後不等他向惡友提出疑惑,對方就洋洋灑灑的說了

「噢,那是澤村塞給我的喔,不過我想…」

………………

「那個,小湊,能否…幫我喊一下澤村?」

御幸倚在門口稍微喘了下,還順手攔下了剛要走進教室的小春,他可是一下課就慌忙以爆衝的速度跑過來了啊!

「可以的喔,御幸前輩請稍等一下」

「啊啊,謝謝」

…我想她大概是看到剛剛那個了吧?方才倉持說的話亦有所指,可是御幸依舊一陣疑惑,還輕輕捏了捏袋子,恩…是餅乾?

別給我“為啥你可以收到澤村送得餅乾”的那種臉!!!這應該是給你的吧?…,倉持不屑道,…對了之前忘記告訴你,就怕你瞪鼻子上臉,上禮拜你受傷暈過去那天…

澤村緊張的哭了喔

御幸靠著門等著,想了很多,好像有什麼呼之欲出,包括一聽到倉持說完就激動的想要直衝澤村的教室卻剛好響起了上課鐘什麼的…

「那個…前輩?榮純好像被找出去了」

「…哈?被…呃,那麽、她在哪裡?」

實際上,今天開始恢復正常訓練,既保健室之後已經很多天沒見到澤村的御幸從各方面來說,先把對方有了喜歡的人這件事放一邊,他是急於求和的

可是身為棒球部隊長,御幸並沒有多餘的時間在練習的時候去找澤村,結果就這樣一拖二拖,下課時間被其他女孩子佔用…

剛剛小春說…榮純似乎是被那個男生找出去了喔,上次新入棒球部不久的,啊、就是御幸前輩知道的那個後輩喔?前輩上個禮拜還特地向他打招呼了吧?

是那個原本想調戲澤村的傢伙?…誰跟他打招呼啊!御幸憤然,如果說那個傢伙還想捉弄澤村…不,就算是認真的也不行!

所以我到底…都在搞什麼啊!

「啊抱歉」

「唉?借過借過…」

「…呃,不好意思」

無視一堆“呀~是御幸前輩(心)”之類的發言,在走廊上突破層層重圍,御幸好不容易才看見澤村…還有!那個名字忘記叫什麼的後輩!
\\
難以想像…如果御幸在和她開玩笑的時候,有個自稱是御幸女朋友的傢伙出現,啊不能這麼粗魯的說傢伙…

反正,不管怎麼想,都很討厭啊…

看看自己,不但沒有女生的樣子,用御幸的說法就是還很吵,在男生眼裡來看絕對是一點都不可愛

所以,怎麼可能贏呢?那些漂亮的女孩子

「那個…澤村?」

「啊,不好意思,剛剛走神了…你要說什麼?」

澤村朝眼前的男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上節課從高年級教室逃跑,說逃跑沒有錯吧?總之就是跑開了嘛!渾渾噩噩的過了一節課,完全沒有任何東西進到腦子裡,現在人家看起來有重要的事要說?自己居然還在想那個渾蛋池面…

「就是…我…」

「不管你要說什麼都給我等一下!」

咦…這聲音?,感覺腰部被向後攬,澤村跌入了令人感到溫暖的懷抱中,禁錮的力度讓她無法逃開,熟悉的味道充滿鼻腔

御幸在確定自己的手有好好的將人攬在懷裡後,這才很不客氣的瞪著那個所謂的後輩

「咳,很好,現在你想說什麼就說吧」

哈?!對著隊長您說是嗎?

僵持了不久,這樣的情況下,對方當然什麼都說不出口就在御幸可怕的視線下落荒而逃,而此時,御幸看著那個遠去的背影呼了一口氣

「那個,澤村…」

「渾蛋眼鏡你幹什麼啊!?」

被澤村大喊著推開的御幸覺得有些受傷,雖然濫用隊長權威(?)破壞了他們談話的自己是有不對的地方,但是…也用不著這麼激動吧?

「這樣做!要是…被你喜歡的人看見了…怎麼辦啊?」

「…啊?」

澤村微微側身,和御幸保持了一段距離,眼眶有些泛紅,裡頭是滿滿不甘心,御幸消化了下澤村推開他的那句發言,又想到剛剛和倉持談話…

…啊,我說這個該不會?

這時上課鐘聲響起,澤村小聲地說了句“先回去上課吧”然後轉過身就想走人,卻被御幸一把拉住了左手

「等等!澤村…那個聽我說…」

…妳這反應未免也…太可愛了吧,御幸喃喃自語的蹲了下來,一邊脫力似的用左手遮住了眼睛,臉頰是有些不自然的紅暈

虧我還繞了這麼大圈

「什…什麼可愛啊!?」

澤村看著蹲在地上的御幸,覺得明明已經上課了,對方卻這樣耍賴才真的是可愛極了,那麼御幸到底想要說些什麼呢?難道是關於自己剛才說得“喜歡的人”那件事嗎?

「我喜歡妳阿,澤村」

「…咦!?」

御幸的話像是什麼衝擊波似的,在澤村耳邊炸開,於是她覺得暈乎乎的,好似不是現實

御幸拉過澤村,再一次將人緊緊抱在懷裡,臉上是前所未有的滿足笑容,蹭了蹭對方的肩膀,御幸自顧自地繼續說

「從第一次見到妳的時候,妳把球直直地投進我的手套了吧?」

「就是當時喜歡上妳了…吶?」

所以說,我好好的…接住了喔,妳的棒球!

沒、沒聽說過啊啊啊啊啊啊!澤村瘋狂搖頭,臉頰也跟著噌的發紅,御幸一邊收緊手臂一邊壞笑著說“笨~蛋~”

「妳當然沒聽說啊!畢竟妳也沒告訴我有喜歡的人這回事吧?」

「那麼…現在可以告訴我嗎?」

「…咦?那個、我…」

羞怯又滿足的縮在御幸懷裡,澤村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唔,不管了啦!,她豁出去似的扯起御幸的領子,臉龐紅得似要滴血

「御幸一也!我喜歡你!請跟我交往!」

呃,這麽直接…衝擊力真不是一般的大啊…,御幸放開澤村後用手企圖遮掩開始誇張泛紅的臉頰,卻被告白完突然興奮起來的澤村抓開兩手,然後湊上來在御幸的臉上輕輕的啾了一下

御幸一也,完全KO…(喂)

「那麼…我的隊長大人,從今以後,請多多指教了,嘿嘿」

「啊…我才要請妳多多指教」

好不容易緩過來,御幸立刻起身攬過澤村,正面回擊,這次是一個深情款款又溫柔的令人沉淪的深吻喔

………………

「御幸…御幸?」

「啊啊,老師,御幸他身體不舒服所以去了保健室喔…」

倉持舉手對著點名的老師臉不紅氣不喘的撒謊,順便在心裡好好的給惡友記上一筆人情
\\
「唷西!今天也要好好加油啊各位!我會幫你們聲援的!…嘿!降谷別睡了啊!小心我待會跟小春告狀!」

澤村瞇起眼看著漸漸出現在地平線的光芒,心情特別的好,然後她的頭上多了頂帽子,而且還被人從身後輕輕的攬住

喔喔~是熟悉的體溫與令人安心的味道,澤村想,接著壞笑自耳邊響起

「我們隊長夫人今天也精神滿滿呢」

「啥?!說什麼呢?渾蛋眼鏡,你給我趕緊帶隊跑步去啊!」

臉蛋又變得紅撲撲的澤村沒有掙開懷抱,而是邊笑罵邊轉過身,然後啾一聲得,大力親了御幸一口,有些羞澀的說道

「早安,一也,身為棒球部裡第一的池面捕手今天也請好好的加油喔」

「…」

行了,各位先跑步,你們隊長呢…他大概要維持那樣好一陣子了,倉持有些不耐煩的拍了拍手轉移大家的注意力

喔…總之先恭喜隊長大人終於成功抱得美人歸

此時,全體棒球部隊員的心聲不曉得有沒有好好的傳到隊長大人的心裡去呢?

阿對了!還有那個…隊長其實是因為太想看見隊長夫人因此被棒球K暈的八卦還要在青道棒球部裡流傳多久呢?

FIN.

评论(19)
热度(155)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