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御澤】Chapter 首-7

#請先看前提
#前文自己找(喂
#注意時間線
#我今天沒遲到!(自豪
#還有什麼?

各位晚上好,又到了這篇長文的更新時間~qwq雖然說今天似乎不虐,但是接著又要虐一發了好像⋯所以在這邊強調一下,真的是HE結局,然後是⋯由虐到甜再到膩(咦)這樣的腳步行進中,希望各位能夠喜歡!並且能~陪伴著我見證他們走到後來,在一起的歷程!❤️

接著稍微透露一下,屬於倉亮的故事是有外傳的,到時候會另外放,並不影響更新,分開看應該也沒關係(大概(喂

最後,大概智障文風(不)很受歡迎,我也有了不少的梗~持續產出中,敬請期待www

嘛,那麼~一樣優先感謝閱讀owo

(正文)

時間是深夜

一夜無眠的感覺,他能體驗嗎?

答案是不能

發生了什麼事情…?澤村現在將御幸抱在懷裡,噢準確的說,是御幸將臉埋在澤村的胸口,然後緊緊的攬著他的腰

不,這傢伙還沒醒啊!我只是因為他的表情太痛苦所以才…恩!才陪他睡覺!

想著方才,澤村坐在一旁,輕輕的握著御幸有些冰涼的手

掌心的部分很大,幾乎可以輕易包裹住他的,指頭關節分明又十分修長,他就這麼抓著,緊緊的,然後心跳不住的加速

「御幸…前輩,不好意思,擅自辜負你的好意,而且還不信任你…」

「克里斯前輩真的很厲害,我也很尊敬他…」

「所以…是我不好,你…快點好起來好不好…?」

愧疚的,澤村靠了過去,輕輕的趴在御幸的身邊,然後就在他幾乎要睡著之際,便聽見由頭頂傳來的聲音

「…澤…村?」

「御幸!…前輩?!」

御幸也不曉得清醒沒有,黑暗中,一雙琥珀色的眼睛,亮晶晶的,又有些晦暗不明,看見澤村,就一個勁的笑,奇怪的淒涼

「…我聽見了喔」

澤村看御幸笑得那樣慘淡,不由得皺起眉頭,但他明白御幸聽見了剛才的道歉,於是急切地說下去

「御幸、前輩,那個…如果有什麼事情會令你感到痛苦,希望你能告訴我!至少…」

「至少讓我明白…讓我能夠為你分擔,你很強,這點無庸置疑,可是即使是這樣…」

「我啊…還是想要守護御幸前輩!」

尾音不自覺地帶了些哭嗓,是什麼樣的心情使然,澤村脫口而出的守護,明顯與平常嚷著上嘴的守護大家不一樣,這一刻,他至少明白,御幸一也這個人對他來說很特別

特別到讓他衝著黑暗、藉著比平時更多的膽量,將目前想要說出口的話,一股腦的朝御幸投了個直球

「…會一直…陪在我身邊嗎?」

等了許久,以為對方又睡著的澤村,有些失落的準備再次趴下,便聽見御幸那因為生病顯得有些乾巴巴的聲音,帶著不確定的語調,似乎有些委屈而且深怕被拒絕

「會的!只要你不趕我走…不對!就算你趕我走,我還是會賴在這裡!你必須成為我的搭檔才行!」

澤村說完便笑了,這是真心話,他本來就打算賴著不走,就在聽見御幸喊他的剎那

末了,他衝著御幸揚起一口大白牙,幾近金黃的瞳孔在黑暗中也光彩奪目

「…好啊,求之不得」

御幸低低的笑道,表情卻有些苦澀,似乎早就否定了這個現實

澤村自然是看見了,然後就著不知道哪來的勇氣,他鑽進御幸的被窩裡,一把將人緊緊的抱住,而那人並沒有掙扎

不相信是吧?那這樣子怎麼樣?!總該信了吧恩?

對方的身體有些僵硬,雖然手掌因為發燒有些冰冷,不過身體的溫度卻很溫暖

接著很快的,放在腰間的手臂收緊,澤村聽見了御幸平穩的呼吸聲

看看,這不是好多了嗎?好多了吧?…而且…這樣的感覺也不壞啦…

這是澤村淺笑著,然後緊緊的回抱御幸,陷入沉睡前最後的念頭
\\
「…」

倉持有些無言的看著坐在對面,認真想著如何走下一步棋的結城,暗暗發誓下次絕對不幹保母這種事

時間接近深夜,明明是和御幸同一間房的結城哲也,這麼晚了,現在卻是在倉持的房間裡和倉持認真的下棋,這是為什麼呢?

時間倒回幾個小時前

下午時分一抵達總部,將澤村丟下後,倉持和其他武士前輩們一同前去處理在都市町熱鬧西區附近的突發事件,那塊區域原先是屬於御幸一個人的管轄範圍,因為魔王的事蹟與稱號令人畏懼,所以只要御幸三天來個一次隨意性的逛街(巡邏),西區就是永遠的平靜,一點鬧事都不敢有

可是近來,御幸先是被分配資料整理的活兒,再來是偷跑出去,回來又是感冒發燒的,已經有好幾天沒有出現在那條街上

人這種生物嘛,就是當令人害怕的媒介出現時,便絲毫都不敢作怪,可媒介突然消失後,總是會有作死的人,試探的帶頭出來添亂,然後成就大亂

早對魔王御幸的評價就差勁到一個不行的一夥人,令人匪夷所思的,打著《市大三組》的名義在街上美其名的收取該百姓被保護的收費,實則在街上搗亂

為什麼是《市大三》?

這個問題就要問頭領了,倉持哼聲想道

由結城領隊帶頭,剛到達地點,青道組的聲勢即刻震懾眾人,正拉著無辜百姓衣襟的惡人嚇得是一個目瞪口呆,為什麼魔王走了,好像來了一群更可怕的?

你們要知道,這裡可不只有魔王坐鎮

「要碾碎你們?我們來就夠了」

像在回答眾惡心裡的疑問,倉持陰惻惻的笑著,語氣恐怖的令人心驚

魔王的背後還有我們這群可靠的夥伴

「收拾所有人,帶主導者出來問話!」

「是!」

結城手拿蒼龍,向旁一揮,厲聲下令,接受命令的所有人即刻動作,本就被嚇得不輕的敵方在驚愕間很快便被制服,倉持粗魯的抓著像是帶頭者的頭髮前端,連拖帶扯的弄到結城面前

「市大三組的人?」

「…」

面對結城沉著聲線的問話,對方擺著爛,咬牙不答,倉持見了臉色一沉,反手抽出速光,大力的抵在那人的脖子上,然後狠戾道

「快回答!我可不像咱們隊長好說話!」

「我…我…不」

那人頓時明白持刀抵住他的這傢伙,心狠手辣的程度絕不比魔王差,恐懼襲滿心頭,他嗑嗑巴巴的,講話都不太清楚,倉持又是一陣煩躁,本想直接了斷這個白痴,不料,一只手按住了倉持的刀柄

只見結城搖了搖頭,表示並不希望見血,倉持咂嘴後,一把放開那個已經哆嗦到心悸的白痴

「把人放了吧,反正是問不出什麼了」

結城觀察了一會,隨即宣布結語,站起身將蒼龍入鞘,轉身帶隊離開

回到青道組總部的第一時間,結城便馬上將事件上報給片岡組長,還與組長商討了一些方案及問題,然後準備回宿舍休息時,被面部表情有些僵硬的倉持一手攔下

「?」

「啊、哲隊,我今天想…總之就是,下盤棋怎麼樣?」

結城哲也這個人對下棋有著莫名其妙的熱衷,但熱衷跟天份兩個詞,本身不僅筆畫數目不同看起來也不像,所以我們可以這麼說

結城對下棋很熱衷卻完全沒天份

不過總歸他還是喜歡下棋,於是他答應了倉持的邀約,兩人一起到食堂用過晚餐後,再一起回到倉持的一號房

然後一連下了數十盤棋…

接著便來到了現在這個情況,倉持已經開始打盹了,還不見結城準備要進行下一步棋

「…」

隨便下一下不就好了嗎?啊啊啊啊啊啊!我為什麼要為了御幸一也你這個混帳受罪啊啊啊啊!

倉持想了想,抓抓頭,煩躁又煩躁的,然後終於盼得結城仍舊有些遲疑的下一步棋,結果他不假思索的直接出手之後,又回到了最開始的狀況…

天吶阿啊啊啊啊啊啊…

現在,倉持突然又對御幸有種肅然起敬的心情,就因為…如果天天都要面對棋盤,那他肯定會瘋掉吧?
\\
接近清晨,御幸迷糊的眨了眨眼睛,還有些睏,於是他緊了緊手臂,往前蹭蹭,然後繼續睡

御幸其實是挺怕冷的,尤其是在清晨這種夏季微涼、冬季極冷的時段,所以他通常無法輕易的離開溫暖的被窩,每天早上都是一個與溫度奮戰的概念

而且昨天算是做了好夢吧?澤村來了…已經好久沒有睡得這麼安心了

「唔…」

恩?誰抱著我的頭?御幸腦袋不清楚的用奇怪的詞想著怪異的問題

恩…?那我又抱著什麼?手感挺不錯的…御幸越想越迷糊,於是乾脆仰著臉往上蹭

直到他的嘴唇碰到了軟軟的東西,然後又看見了澤村的睡臉,恩,還流水口…

到現在,御幸終於是完全清醒了

「…」

不是夢啊?!

最後…迅速適應並且從震驚中恢復過來的御幸淺淺地笑了,決定就這麼繼續睡下去,反正這傢伙不是準備賴著不走了嗎?

於是兩人的睡覺姿勢就變成了御幸將澤村擁在懷裡,澤村則一臉好睡的緊緊靠著御幸的胸膛

挺好的不是嗎?一天這樣子的開始

御幸低聲呢喃著,並不覺得姿勢有什麼不妥,然後再次入睡

直至旭日持續高升…

「恩…?」

「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御幸又一次完全清醒的時候,他發現世界是顛倒的,噢不對,應該是他被踢下床了,然而是頭悲催的先著地

「御幸一也!變態!混帳!你幹了什麼?」

「…」

什麼東西!?有點不曉得該如何反應的御幸,默默的揉揉發疼的後腦勺,並自己爬上床,然後一手摀住在他眼裡的那個白痴,的嘴,恩,接著有氣無力的說

「閉嘴…澤村…」

澤村馬上應聲閉嘴,可能是御幸明顯沒有元氣的聲音提醒了他,對方是病人這個事實,然後,他才終於認真的正眼瞧著御幸

眼前剛睡醒的御幸,有些毛躁卻異常有型的頭髮襯著眼角流露的慵懶,說不出的迷人

身上的和服被搗弄得有些亂,白色裡衣的縫隙間澤村看見了那若隱若現,結實的胸膛,這讓他不禁想起前一晚,幫御幸換衣服的場景,臉頰充血般通紅

「啊…啊、我什麼都沒看見哦!」

「…哈?」

沒頭沒尾的…,御幸無奈的看著忽地又害羞又慌亂的澤村,然後,突然之間那該死的玩性大起

他以幾乎伏地的爬姿接近床頭的澤村,後者如他所想非常白痴的,只會一個勁的往後躲,直到身體貼上牆壁,御幸將澤村抵在牆邊,附在他耳邊低聲說道

「嘿,都看到了…可是要負責的哦~」

感受到澤村輕輕的顫抖,御幸賊兮兮的笑了,然後起身接著想看看澤村瞪著貓眼炸毛的表情,再好好嘲笑他,結果當御幸看見對方的表情時,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

緊咬著的下唇,臉頰渲染著紅霞,眼睛閉得用力,睫毛微微顫動,模樣惹人憐愛

兩個人的距離很近,近到誰向前一點,就能盡情觸碰彼此,御幸情不自禁的向前靠了一些,然後捧起澤村紅撲撲的臉蛋

御幸小心的、慢慢的靠近,手掌輕顫,帶著一股莫名的懼怕,深怕對方的拒絕?而澤村感受到溫熱的鼻息噴灑在自己的嘴唇上,知道越來越近的同時,心跳的頻率頓時到達巔峰

這時,門突然被打開
\\
倉持這個盹打得十分足,直接的打到了天亮,所以當他被自己嚇得一睜開眼,就立刻尋找結城,結果哭笑不得的發現他居然還坐在自己眼前認真的盯著棋盤

通宵嗎!!!!?

然後又花了一些時間才終於結束這盤棋,倉持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哈欠

「哲隊,去吃早飯吧…」

「恩,我先回房,一會見」

好哦…唔?倉持順勢的回答後,覺得似乎有什麼被自己遺忘了?

下一秒,倉持奪門而出,沒跑幾步便看見結城嚴肅(所以說,其實他的臉一直都很嚴肅不是嗎?)打開著門,並站在自己的房間門口

於是倉持三步併作兩步上前去,一把拉開他阻擋視線的門

房裡,御幸不知道什麼原因,正面部朝下的趴在床上,澤村則一臉漲紅而且非常緊張的坐在離床邊非常遠的櫃子旁,翻著不知道寫了些什麼東西的書

「來…借書嗎?」

「啊、啊,是的,不好意思,那個…?」

「結城前輩」

「結、城前輩!!!」

「恩」

倉持很貼心的為澤村接上稱謂,然後看著結城不疑有他的進去房裡拿了寢洗用具又出來,再然後他便指著澤村的書,很不客氣的吐嘈道

「書都拿反了啊,你剛剛到底在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啊?」

「咦?不、那個、什麼…都沒有!」

什麼都沒有…才怪呢,倉持走了進去,輕踢御幸的側腰一下,看似要喊人起來,對方慢吞吞的準備爬起來,然後澤村連滾帶爬的過來阻止倉持的第二腳

「倉持前輩,那個御幸前輩他昨晚發燒!是病人啊!別動粗!!!」

已經開始護夫了嗎這是?傻瓜!

「我說…倉持啊,你對待病人要溫柔點,小心會找不到老婆喔」

御幸翻個身坐了起來並拿過眼鏡戴上,嘴邊是一如既往的嘻笑,右手揉了揉腦袋,聲音沒有平時的氣勢,卻依舊惹人厭

妥妥的拉仇恨值…這根本是天生技了吧,倉持惡意的想道,嘴上也不忘還擊

「偷偷摸摸的溜去不知道哪裡見什麼人,還把自己搞成這樣的傢伙沒資格說我」

「哈~別忌妒我有地方去喔」

「去死!!!」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接著,御幸被倉持用一個反折手加上鎖喉功,妥當的處理掉了(並沒有!)
\\
食堂,時間接近8:00

澤村坐在結城的身邊,一雙眼睛只敢猛盯著飯菜,御幸坐在他的前方,斜對角則是倉持

那麼,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在門開啟的一剎那,澤村那叫做是一個集中生智,不管不顧的大力將御幸的臉拍進枕頭裡,自己則飛快的往書櫃竄去,速度媲美俯衝山峽的海雁,接著隨手拿起不知道書名的書,煞有其事的翻起來

製造不在場證明的SOP就此完成?

聽著室友哲隊的聲音,趴著的御幸真的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才是現在最自然的反應,於是就這麼趴著,然後等到倉持走過來的一腳才慢條斯理的準備起來

這就是為什麼御幸會再次的揉腦袋以及趴在床上的所有原因,之後不得不說的是,澤村的手勁還真是不跟他客氣,那一下沒把他的腦袋拍成糊也算是大大的感謝了

鏡頭回到經歷各種波折之後(?)已經來到食堂用餐的他們

御幸現在有點不爽,眼前的笨蛋明顯在閃避他的視線,又是吃飯又是跟倉持搭話的,最後連結城前輩都能跟他聊上幾句!真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我才跟你最熟吧喂!

所以說這是幹嘛?他有做什麼對不起他的事情嗎?

噢有…,不不不,那是鬼迷心竅!我其實什麼也沒想幹!真的?

很好,連自己都不信…御幸咬了咬木製的湯匙,煩躁啊煩躁,怎麼就自己被無視了呢?

「那麼,澤村待會中午跟我們一起回道場」

「阿、是」

差點忘了自己是為何而來的…,澤村一個抬頭,剛好望進御幸眼鏡底下,那琥珀色的雙瞳中,中間的顏色些些偏暗,兩者調和而成的色彩特別漂亮

擁有這樣瞳色的人…

御幸盯著澤村正怨念極深的時候,後者無預警的抬頭令他驚愕,不過只是一瞬間,他發現澤村專注的看著他,應該說,看著他的眼睛

「傻村,走了」

兩人的對視在倉持的聲音響起時被打斷,澤村一邊激動的反駁那個綽號一邊答是,然後起身隨著倉持一同收拾,不一會御幸和結城也跟著動作

四個人一起走到食堂外後,結城表示自己有事情要去處理,所以走右邊去辦公處,倉持表示自己需要跟著去匯報道場的學徒情況,於是也要和哲隊走右邊,然後在澤村說出“我也…”之前,將總部嚮導的任務交給了御幸

「咦!?倉持前…」

「中午見~掰啦!」

御幸幾乎想要衝倉持的背影比個讚,然而他沒有,只是走近澤村一個勾脖子,在他耳邊笑道

「怎麼?我很可怕嗎?」

「誰會怕你啊!渾蛋!…好好做嚮導啦,所以往哪邊走!?」

「是、是、是,這邊這邊」

「“是”回答一次就好了!」

聽到這個與在記憶中有些模糊的對話相似的回應,御幸一頓後才接著道

「…是、是,那麼這位傻村大人能先移動嗎?」

總算是變回原樣了,御幸拉著又瞪出貓眼的澤村往左邊走,眼裡是掩不住的笑意

為什麼在乎?為什麼介意?為什麼比較?

哪管他那麼多,至少…不會輕易放開,現在牽著的手,御幸想

而澤村望著眼前寬厚的背影,被稱為魔王的男人,此時正用著他那玩味的笑容,一表正經的介紹著風景和稀奇古怪的石頭

冷血、殘酷、無情…聚集所有狠戾於一身的魔王

不,不對,御幸他不是外人所傳頌的、令人害怕的魔王,這些都跟他沒有關係

擁有這樣瞳色的人…

肯定很溫柔

TBC.

评论(2)
热度(42)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