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御澤】Chapter 首-8

#請先看前提
#前文自己找(喂
#居然這個點更文!!!
#還有什麼⋯
#第十章再放超連結⋯
#大概配對有浮出來(預測樣

喔耶~又是長文更新時間owo晚上好啊各位,今天就看他們小小的秀個恩愛吧www

這些章節有點遠了,我都不曉得怎麼總結起來做個小預告~總之廢話不多說~直接看下去哈哈哈~

農曆七夕快到啦~期待我的智障文吧qwq

嚶嚶嚶、絕對是福利喔喔喔

(正文)

「咚~」

小小的石頭在空中劃出漂亮的弧線,然後掉進湖泊裡,水花濺起,湖面從漣漪不斷至趨於平靜

「…那,御幸會來嗎?」

「欸,所以說我是前輩啊…」

嚮導的責任在御幸玩膩了用奇怪的專業術語捉弄澤村後便被撇得一乾二淨

此刻,兩人坐在草皮上,閒聊著,沒什麼重要的,卻特別令人安心

澤村講起了第二場比賽的情形,御幸勾著嘴角聽,時不時分析一些情況的最佳反應,順便在吐嘈幾句,然後演變成鬥嘴,氣氛倒也熱絡和諧

原來第三場《新人王者》還沒比試嗎,御幸挑著眉問道,澤村搖搖頭,前輩們似乎有事情必須優先處理所以趕回來了,話說待會不就又要回去了嗎?真是辛苦呢

是嗎,那種事情家常便飯了哦,御幸換了個姿勢,淡淡的回答,澤村沒有在意對方不以為意的語氣,而是接著說了中午回去後,明天早上應該就能舉行了吧

於是話尾接上了最開始的對話框

「嘛…」

御幸在腦袋裡權衡輕重著,判斷資料的處理以及各方面都大概沒問題之後,想著要回答,結果話一出口卻不是這麼回事

「…你希望我去嗎?」

沒有看著澤村說話,御幸的視線在這句話脫口而出的瞬間就沒有痕跡的轉移到了別處,他不曉得自己在逃避什麼,又或者在避免什麼

結果被拋回問題的澤村不假思索的直接回答

「那不是當然的嗎?趕緊看看澤村大爺我的英姿之後,然後快來當我的搭檔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你…能先把搞笑的刀法改掉嗎?」

「你說什麼啊啊啊啊啊?御幸一也!」

想得到對方認同的心情不變,來到青道組之前是如此,加入青道組之後的現在亦是如此

是你照亮了我所要行走的道路,甚至為我設立了無二的標竿,所以我要追著你的影子前進,直到與你並肩齊行
\\
「榮純,歡迎回來!」

「噢!小春!!!你們有沒有好好訓練啊」

夕陽西下,回到農場的澤村立刻就回到了寢室,室友小春及降谷正在整理衣服,不,正確的說只有小春在整理著,而降谷的話只能說…雖然拿著衣服卻坐著打瞌睡

整理得差不多後,三人一起到食堂去,然後並不意外的看見幾只狐狸也出現在這裡,這次回來的前輩們不多,至少沒前幾天多

澤村在寥寥數隻狐狸中左瞧右瞧的,沒看見熟悉的身影,雖然都是狐狸,但他就是認為自己能認出那個傢伙,沒錯,一眼就能!

「想找那個傢伙的話不在這裡」

「倉…噗」

戴著狐狸面具的倉持很不客氣的用手大力拍向澤村的嘴巴,而小春苦笑著跟依舊打著盹的降谷很識相的直接繞到旁邊去盛飯,看了看四周沒人注意這邊,倉持這才接下去說

「不管是誰的名字都別講這麼大聲!學徒還不一定走到最後呢!」

「…嗚,那也不用打這麼大力吧?倉…嗚!前輩太過分了!」

這個場景似曾相似,可是那個人更加的小心謹慎,也更加令人…

「知道就別再犯啦!」

求安慰別找我…,倉持說完擺擺手就回去吃飯了,留下澤村默默的揉揉嘴唇然後往外走,朝著心中的目的地前進

不久,見木屋裡燈火通明,澤村揣著莫名高興的心情奔了過去,似乎一刻也不想拖延

身著藏青色和式道服的御幸坐在桌子旁,狐狸面具歪戴在頭上,手撐著下顎,不曉得在思索什麼,眉頭輕皺,表情特別深奧,在燈光映照下,說有多迷人就有多迷人

這件衣服不管看幾次都很適合這個人,澤村想

「御幸!!!」

「!!!…恩?澤村?」

看見來人,御幸的嘴角毫無自覺的向上勾出漂亮的弧度,他看著在對面坐下來的澤村露出壞笑道

「怎麼,我們有這麼久沒見嗎?瞧你急的,小心摔跤~噢順帶一提,要是真的發生了,我只會笑你哦~」

「囉唆!御幸你是老媽子嗎?而且摔倒這種蠢事是不可能發生在我身上的!」

真是神奇,御幸心思,當黑暗降臨之時,人總會特別抑鬱,沒錯,剛才他想起了9年前的等待,那個月亮高掛的夜晚之後兇猛的暴雨,還有來到此處的雨夜,接著是幾天前,依舊是下雨的晚上

而現在看著澤村巴拉巴拉的大啖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心情便不再如方才的沉重,這難道是什麼魔法嗎?

御幸微笑著,時不時對澤村的話題插上幾句話,然後又變成吵架,兩個人的相處模式似乎已經固定了幾十年之久,那麼的自然,那麼的理所當然

「那個,我說啊,御幸…有聽見的吧?」

「什麼?」

不知為何,澤村突然停下嘰哩呱啦的吵雜話題,有些嚴肅的問道,御幸滿臉真誠的疑惑,自然不曉得對方指得是什麼,畢竟話題的跳躍性有點大

「就是…那個…」

「??」

「哎呀我是說道歉!你聽見了吧?!」

哦…原來是那個啊?實際上,他覺得當初自己的反應也是太過,御幸想著汗顏,但他當然不可能在這邊跟澤村承認這種事情,而且既然提起了…不趁機捉弄一下,那他就不叫御幸一也

「…什麼東西?」

於是御幸板起臉假惺惺的嚴肅道,原以為會是一個炸毛說他耳朵有問題的展開,結果澤村一聽居然真的緊張起來

「咦?所以、並沒有聽見嗎?……總之,那天是我不好,我不該沒有根據的,就隨便說那種話,那、那個…我…嗚…我…」

好好說出來啊!澤村咬咬牙恨不得在心裡痛扁自己一頓,那晚不就好好的說出來了嗎?傳達出去啊!就像面對克里斯前輩一樣!把自己的心情…

不對…不一樣…哪裡不一樣?不知道!總之不一樣!這完全不一樣!

哎?別這麼糾結啊…,御幸看澤村頭低得簡直要鑽桌子,不由得覺得這麼認真的表現,這玩笑是開不下去的,於是他笑出聲來

「哈哈哈哈…我知道的我知道的,我全都聽見了喔~那時候不是說了嗎?」

「…」

「…」

「…」

「呃,生氣了?」

不是吧?見澤村過於沉默的模樣,這次倒是換御幸緊張了,他慌忙起身來到澤村旁邊,一臉難得的討好,連他自己都很混亂的緊張著

「那個…傻村?我說啊,真的有聽見的哦!而且我已經不介意了!真的真的……咦?好痛!」

毫無預警的,澤村站了起來,直接性地撞到御幸的下巴,後者一個痛呼,腳一軟,姿勢不是很帥氣的倒在地上,狐狸面具掉到一旁

接著澤村坐了上來,一把扯住御幸的裡衣衣襟

…等等等等!!!這是準備坐在我身上狂毆我的節奏嗎?!

還沒辦法看清澤村的表情,被扯著衣領的御幸有種奇怪的不安,不是怕被揍,畢竟他真的夠欠扁,只是這樣的澤村,並不像澤村

然後沉默良久的澤村終於開口

「…原諒我了…?真的…?這次真的原諒我了吧?」

毫不掩飾的哭調,滿滿的委屈

溫熱的水珠落在御幸的臉頰上,他這才發現,身上的人早已淚流滿面

唉這傢伙…真不是普通的愛哭,而且…還越哭越醜!御幸苦笑著用手攬過澤村的脖子,讓他靠在自己的頸窩間,另一手則順毛般的撫平他的背脊,動作自然而親暱

「欸,別這麼認真啊……好歹我也是個前輩!不可能說話不算話的吧?」

壞御幸!大壞蛋!臭御幸!渾蛋眼鏡!

澤村吸吸鼻子,委屈的繼續往御幸的肩頸埋臉,甚至恨不得咬一口洩憤

要說他誇張?不,只要想到這個人會遠離他,就痛苦的不能自己,這種連自己都恐慌的感覺誰又能懂得?

親口說出的原諒,才能令澤村安心,這是他提起的目的…畢竟還看不透御幸想法的他,又怎麼能自以為的感到心安?

「行了,這次是我不好…別哭,很醜啊」

「嗚…囉唆!還不是你害得!」

抱著就滿足,笑了就分享,靠著就溫暖,哭了就相擁…欸,怎麼搭上你不管做什麼,都顯得這麼特別呢?

夏天過了一半,有兩個人,深陷在愛情的泥濘中,毫無自覺
\\
愛情的發生,可能是突然的一瞬間,也可能種下情愫後,接著在未來的某一天,發芽成長

可是,在成長的過程中…

較為遲鈍的人則需要旁人點醒,澤村是,不巧的,御幸也是

倉持邊換著衣服邊用鄙夷的表情,表示自己一點都不想擔任這樣的角色

「倉持,你知道嗎?澤村那個傢伙啊…(以下略)」

「…」

「欸倉持,有人會像澤村一樣對前輩這麼沒禮貌的嗎…(以下略)」

「…」

「倉持~你說說看,上次明明是他鑽進來我的被窩,為什麼是我被踢下床呢…(以下略)」

「…」

「哎~我說啊倉持,你覺得…」

「夠了!御幸一也!要秀恩愛別邊去!!!」

「…哈?」

見著御幸一臉“你在說什麼啊”的嫌棄模樣,倉持真的是氣不打一處來,可是怒氣又全部都是御幸這傢伙丟過來的阿啊啊啊啊啊

「沒事幹就先去道場幫忙!!!」

結果御幸自己覺得莫名其妙的被踢出倉持的臨時居所

又是一個涼爽的早晨,今天要舉行第三場比試

「小春,待會我們可能會對上哦?」

「恩!到時候就拜託榮純手下留情了!」

「阿哈哈哈哈…」

用完早飯後,澤村、降谷及小春三人在寢室裡更換衣裝,以及擦拭自己的刀子,降谷今天的眼神特別銳利,不曉得是不是錯覺,鬥志似乎高昂到產生自燃效果

要贏!絕對要贏!不能給御幸有任何拒絕的藉口!看著一樣氣勢洶洶的室友們,澤村鬥志昂揚的想著

一進入道場裡,這次的氣氛明顯比以往還要熱鬧,空氣似乎都沸騰起來,澤村握緊手中的疾風,興奮非常,身邊的降谷呢?雖然沒什麼表情,不過捏緊腰間暴熊的手卻出賣了他起伏劇烈的心情

小春則有些憂鬱,對於刀法的善用他沒什麼需要擔心的,但是朱昊並不是用來戰鬥這點…幾乎讓他在這場比試中先輸掉一半

各懷心思的眾人,這時看見有人登上了前方高臺,那是克里斯

「各位學徒,早上好,今天我們將進行第三場比試《新人王者》」

《新人王者》,顧名思義,就是只屬於新人們的大賽,這次不與狐狸對戰,狐狸的角色將成為裁判及討論的依據,而新人們將互相角逐最終勝利,賽程採淘汰機制

「我的決議將作為最終裁決審判的重要考證,請各位多多指教」

哇!師父超帥的啦!澤村看著克里斯結語後的淺笑,自己在台下雙眼發亮,激動個沒完

然後將一切看在眼底的兩只狐狸有了以下的對話…

「…我說,那是什麼情況?」

「在意就自己過去搭話」

「…不,我不在意,只是好奇」

問話的狐狸隔著面具撓臉做好奇狀,結果被身邊的狐狸無情的回絕道

「那沒必要一定得知道了吧,就此打住」

嘆口氣,撓臉的狐狸又接話

「…沒有人告訴過你,這可能是你不招人喜歡的原因嗎?」

「閉嘴!!!就差你一點!」

比賽的程序和上次相同一樣,但這次還特別搭建了舞台,而比賽名單順序依舊非常認真的用毛筆字寫在特大的紙上,然後放榜單似的掛在大型木板前

恩…這並不難猜出是誰寫得,也就只有哲隊會認真的通宵搞這些東西了,倉持表示扶額…噢好吧扶面具

前幾場比賽,學徒們各個都使出渾身解數,互相毆打…呃,互相切磋刀技,不過坐在舞台一邊放著許多白紙和文房四寶的桌子旁,幾個狐狸們除了其中一只坐得端正之外其餘三個都一副興趣缺缺的樣子

坐得端正的,是我們青道組的偉大領導,結城哲也,做任何事都非常認真的他,這次也不例外,不但把能夠看出來的刀法技巧性統整了大概,還詳細的寫了下來

而明顯缺乏興趣的狐狸其一,倉持洋一,本身不擅長做這種分析的工作,所以才不怎麼細看,反正御幸要是不好好做,他就讓他做好歸西的準備

另一位是昨天剛從資訊收集任務回來不久就被倉持拉來當免費勞力人頭的前園建太,其實他有些不滿意學徒們那如同小孩子似的打架,不過沒辦法,畢竟還未多加訓練,不能期望多好,於是他才會有一眼沒一眼的看

最後便是御幸,雖說沒什麼興趣,可是該看得東西卻沒漏看,畢竟旁邊的幾位基本上沒什麼靠譜…大概,所以還是好好做自己的本分,然後稍微期待一下那個人上場的時候

「喲西!我上啦!」

終於輪到他了,澤村大聲的喊著,然後拎著疾風,歡歡喜喜的進入場中央,這次的感覺比起以往都不同,那個人正在看著他!那個人就在這裡!而他則存在於那個人的眼底!

還真不是普通的吵~好好贏給我看啊!御幸在面具底下的嘴角微翹起一個漂亮的弧度,無處不表現出正在期盼著場中央那個人的表現

「自報身份!」

「學徒!澤村榮純!佩刀疾風!請多多指教!!!」

站在前方的金髮學徒,臉色頗為難看的接下話尾,跟著唸

「學徒,金丸信二,佩刀無蜂,請多指教」

恩…?好像在哪看過這個人?澤村疑惑的看著眼前這個面熟的傢伙,想了半天臉都對不上名字

「那麼,請就位,比賽…」

管那麼多幹嘛?準備上了!澤村拔出疾風,快速進入備戰狀態,金丸的臉色依舊難看,但他也迅速拔出佩刀,做好開戰準備

「開始!!!!」

啊…為什麼是這個傢伙呢?金丸想道,打從那次課堂上的衝突之後…

在木刀訓練,他碰巧知道了澤村是唯一攻擊狐狸成功的學徒,而實刀鍛鍊時,在觀看區看見的是渾身氣場可怕的澤村,雖然後來輸得很搞笑

可是,金丸想知道的是,澤村身上的影子,明顯不是他的龐大氣勢,又會是誰的呢?

分神間,澤村攻了過來,金丸咬牙勉強擋下,這傢伙手勁果然非同尋常!?而且…好快!

經過和倉持前輩練習的兩場比試後,對於澤村來說,如果倉持是豹,那金丸大概是…烏龜?噢不,再稍稍好一些

但是絕對不夠快!

「哦?」

御幸饒有興致的“哦”了一聲,邊提筆在白紙上寫了幾個字,邊看著澤村一步一步的將金丸逼入死角,最後贏得勝利,然後澤村收妥疾風,將手伸向跌坐在地的金丸,露出燦爛的笑容

「今後也請多指教!」

早就知曉無法獲得勝利的金丸看了澤村一眼,自己站了起來,沒有借助對方的力量,但一起身他還是回握了伸過來的手,而所回應的笑臉,充滿認可

「恩,下次不會輸給你!」

「啊、我等著!」

說完,離開舞台的行走間,視線向著心心念念的狐狸席望去,像是在詢問“看到了嗎?我做得怎麼樣?”,只見其中一只狐狸,歪了歪臉並將寫了幾個字的白紙拿在身前

【還差得遠呢】

「喂渾蛋!你說什麼呢!!?」

澤村不管不顧的一下臺就想衝過去找那個四眼混帳理論,結果狐狸在他還未爆衝之前便將紙翻轉過來,上面的整齊而漂亮的書法字立刻讓澤村停止即將要暴走的動作,乖乖的走回學徒休息區

【不過,做得不錯】

御幸看著澤村可愛的反應,笑了,肩膀狂抖,極力忍著不大笑出聲,惹得倉持簡直想一拳打飛身邊的狐狸,但基於公共場合應有的禮儀,他勉強忍住了…

所以說!大庭廣眾之下,秀什麼恩愛!?

遠遠地,在對面的澤村開始和身邊的朋友們笑鬧著,御幸就這樣…望著望著,然後噙在嘴角的笑容不由得變得苦澀起來

是呢,那才是他的世界,總是陽光般地照耀著…所有的人

而澤村,和小春他們的嬉鬧之餘,在想什麼呢?

那是認可吧?這樣…就更加靠近了啊

更加靠近,他的世界

TBC.

评论(1)
热度(36)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