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御澤】Chapter 首-9

#請先看前提
#前文自己找喔(喂
#配對明顯了唄
#七夕倒數www

各位晚上好喔喔喔,沒錯又是我😎✨
來自小夥伴愛的提醒,於是我來更文了❤️

今天我還是不要囉唆總結吧⋯⋯反正看看就知道,御幸這回要狠狠帥一把(並沒有

噢還有~那個兩天後的七夕的賀文絕對不要期待!
因為真的很廢(笑cry
可是也是絕對甜文保證www

另外提醒,8/9當天,總共釋出兩篇賀文~
空格內為大致時間,各位來參加直播吧(沒有!
早上(9:00)X1 中午(13:00)X1
下午(17:00)X1 晚上(21:00)X1

分上下,共四篇www
總之妥妥的七夕快樂w

(正文)

中午,日正當中,炎熱的氣息自地孔漫升,就這麼放任不管的話…溫度似乎即將來到可怕的高度

明明盛夏應該差不多要結束了吧?御幸邊在心裡小小抱怨著天氣邊小心翼翼地執行手上的動作

「哎哎哎哎!渾蛋御幸!你難道不能輕一些嗎?」

「是、是、是,我很小心了好嗎?還有,別這麼大聲!」

「“是”說一次就好了啦!嗚…好痛!」

將澤村右肩上的刀傷徹底的消毒三遍,然後…又不放心的多消毒了兩遍,御幸這才稍微安心的開始上藥包紮,而途中澤村就是不停的哇哇亂叫,沒少罵御幸,連眼淚也都給擠出好幾杯

……………

就在30分鐘前,第三場比試迎來了賽程的最高潮,僅剩二位的學徒最終對決!!!

澤村一路的過關斬將,最終來到了準決賽,而降谷更是以開天闢地的氣勢站到了澤村的面前

小春這次特別努力,走下來的路不平順卻是穩紮穩打的拿下勝利,只是,勝利止步於遇見降谷,對方的眼神堅毅與非贏不可的決心,最終令小春敗下陣來,雖然論武器以及刀法上也有一定的差距就是了…而小春表示,這次比試獲益良多,並沒什麼遺憾,然後希望降谷和澤村都能好好加油

好好加油的結果,便是兩人的正式交鋒

「喲,降谷,要用盡全力哦」

「不用你說」

降谷雖然是淡淡的回應道,但那銳不可擋的氣勢卻是展露無遺,澤村那幾近金黃色的雙眼,金光閃爍流轉,滿滿是興奮,他知道降谷從一開始就是個會令人渾身顫抖的可怕傢伙,不管是刀勁還是技法,這些他承認對方全都比自己要強很多,面對這樣的對手,除了鬥志必須更加高昂,沒有其他更適合的反應!

不過,這場比拼…我是贏定了!

「開始!!!!」

當比賽開始的聲音劃破幾乎凝固的空氣,一抹刀光在瞬間來到對手眼前與其碰撞

「天吶!好快!」

學徒們又是一個爆出驚呼,其中的金丸則邊吼著讓澤村好好加油邊緊盯賽況然後奇怪的緊張著

他知道澤村很厲害,但…那個叫做降谷的,似乎更強!

對方的爆發力不容小覷,賽始之際,降谷沉心應對,而表情那不慌不忙之勢,澤村表示極為不滿,他緊握著疾風,分分鐘往對方身上招呼,這是真正的武器,一個不小心都可能置人於死,但兩個人的樣子明顯忘了這個事實,彼此臉上的表情用五個字就能形容

贏!絕不能輸!

台下一旁的御幸看得又是皺眉頭又是咬指頭的,不行、太快…那個方向不對、勁太大…思緒快速迴轉大腦,想得他整個人都煩躁起來,連旁邊的倉持也能感受得到,御幸的怒氣值似乎正毫無節制的大幅攀升中

「嘖…」

比起專注於整體的比賽情況,御幸更在意的場上是兩人的心境狀態變化,畢竟刀法、應對、技巧,在學徒期間講究這些還稍嫌太早

盡全力本就是一種尊敬對方的表現,但是如果心境稍微歪道了呢?

雖然刀法不純熟…用技也毫無章法…對於攻擊沒有計畫性…只會靠著蠻力幹…但很快,快得像風一樣!降谷心思

可是不夠!這個樣子,還不夠!贏!必須贏!

頓時,降谷渾身的戾氣大增,屠殺的意念蒙蔽了雙眼…在他的眼裡,澤村突然變成了村邊常年騷擾著百姓的棕熊

必須!殺了牠!要殺了牠!!!

「噗滋…」

什麼東西被劃開?是棕熊?傷到牠了!

鮮血,像殷紅的花朵綻放一般

「刀借一下!!!」

倉持在意識到降谷情況的那刻沒有反應過來,因為身邊的那人太快,只夠他喊個…

「喂!御…」

所有的動作在頃刻間完成,御幸反手抽過倉持的速光,接著拔出腰間的厲妖,瞬間就躍上舞台用強的擠進兩人的狂鬥之間

厲妖那紫藍色的光影尤為顯眼,和暴熊的白光碰撞時,甚至像出現了吞噬的現象一樣,產生讓人以為厲妖正在啃蝕暴熊的錯覺

御幸用速光不算溫柔的將身後負傷卻硬是要繼續戰鬥的澤村隔擋開來,另一手則用厲妖一連接下降谷的第二刀、第三刀、第四刀,他沒有還擊,只是接下化解,再接下化解,然後急切地對著彷彿無法看清眼前事物的降谷厲聲下令

「停下來!你把澤村當成什麼了?」

沒用?看著降谷刀刀用勁極大,這樣普通的喊話似乎根本入不了耳…………御幸咬了咬牙,說什麼也要阻止你!

「我說!!!停下來!!!!!!」

以御幸為中心,如千年累積的深仇怨念一般,沉重而黏稠的氣場爆棚的那瞬間,一下子向外擴張了數十里遠,千萬隻像是章魚那樣滑膩的觸手,黑暗的氣息蔓延,一旦纏上了,便逃脫不得

狐狸面具下,那雙本應該是狡黠混合著柔和的琥珀色雙眼,所凝聚的視線溫度像是要冰凍萬物,即使被面具遮擋著看不見,周遭的學徒們卻一個個彷彿被盯著的獵物,冷汗直流

從學徒觀眾們的視角來說,就是一隻狐狸突然之間的就出現在兩個正在打鬥的人中間,有一個人受傷了

在真刀對打受傷的可能性本就不是零,所以這似乎沒什麼,然後,關鍵是下一刻…

「不是吧…?!」

金丸喊道,恐懼由心底竄升,有部分學徒承受不住這過於沉重的氣場,他們發抖著,大聲嘶吼著“快停止”,有些人甚至驚恐的想要向外逃竄,連離御幸最近的澤村也不由得稍微感到害怕,他的左手用力抓緊疾風,彷彿與厲妖成對的疾風會因此給他力量…而後吞嚥了口水

這就是御幸一也屬於魔王的那一面?

「澤村!快阻止御幸!不然他可能會…」

倉持大喊的聲音由凌亂縫隙間傳來,澤村的瞳孔在剎那間收縮

倉持前輩說了什麼?!讓我…?

御幸那氣勢非凡的大吼令連續攻擊無效後退開的降谷頭腦清明了不少,啊對了?這不是在家鄉…我現在正在青道組…正在和澤村爭奪第三場比試的勝利…正在…?!

不容忽視的…佇立於眼前的人雖然戴著狐狸面具,可是降谷依舊能夠深刻的感受到,冰冷的視線、噬血的氣息,還有周圍氣場的厚重,那讓人幾乎無法呼吸的濃稠感,太沉重太沉重

而在那人的手中,像是纏繞著紫色異紋以及藍光相間的刀子,詭異的…似乎附著如漩渦般深不見底的黑暗,要是不小心靠近…便會墜入深淵之中,恐將萬劫不復…

降谷現在才明白,那個不可一世的魔王正降臨於此

他…難道是…要殺了我?

真正的有了這點意識後,恐懼油然而生,緊了緊手中的暴熊,降谷這才發現刀身上的血漬

誰的?!這是…誰的血?我…?

結城哲也在御幸跳上舞台的那刻便跟著站起身,讓沒有了刀的倉持去旁邊待命,或者能自主幫上什麼忙,然後喊上前園,讓他和自己隨時準備拔刀戰鬥,兩個人一起才可能做到的…

「…找機會制服御幸!」
\\
不然他可能會…殺了降谷!

右肩上的刀傷傳來痛感將澤村拉回現實,他方才確實聽見了,倉持前輩說…

降谷可能會死…?不、不對,這不是他恍神的重點,他不能讓御幸這麼做!

打從第一次的相遇,即使是遲鈍到不行的澤村,也能夠隱約知道,厲妖那妖異的氣息,或許是因為曾經有過大量的噬血…

那個澤村榮純所不認識的御幸一也

那個,澤村榮純所無法觸及的過去

在他不知道、不清楚、不曉得的地方,御幸肯定已經獨自一個人,背負了太多太多,所以!絕對!不能再…不能再…

「御幸一也!!!」

放下疾風,澤村沒有猶豫,直直朝著御幸的後背撲過去

外人傳道魔王的敏銳度無人可敵,甚至有“魔王並無後背”一說,這是指一個人不管從哪裡採取攻擊,他都能做到完美的防禦然後…轉身淡笑著殺爆那個人

以御幸為目標的澤村當然聽說過這些言論,所以在撲上去之前便做好了會被厲妖砍成兩半的心裡準備

可想像不到的是,澤村居然是毫無阻礙且結實的撞上了御幸的後背,而這一下倒是真切的撞醒那個人
\\
看見澤村右肩被砍中的那一刻,有什麼迅速佔據了御幸的腦袋,即使澤村算是躲得漂亮、即使澤村並不介意、即使澤村還想繼續應戰…在御幸的腦海中,本應清晰明理的思維頃刻間煙消霧散

琥珀色的瞳孔被鮮血染得腥紅,多年前夜雨中的等待,倒映在童稚孩子的眼中,那過於殘忍的一幕似乎將再度重演,提起浸染赤色血液的厲妖,御幸輕啟有些乾燥的雙唇

殺掉…通通殺掉!一個不留的!全都別想跑!

然後,他毫無預警的被人從身後牢牢抱住,在還未訝異自己居然沒有察覺有人靠近之前,耳邊傳來得是無比熟悉且令人安心的聲音

「御幸一也!!!」

澤村…?啊,我只是想要阻止那個人來著,阻止…

這麼一瞬間的衝擊,讓御幸完全的清醒過來,頭腦轉回清晰明朗之間,他看見了前方,盯著手中暴熊刀身上的血,眼神滿是動搖及恐懼的降谷

接著從背後感覺到那人身上的溫暖,御幸突然覺得有些脫力,方才突地繃緊的神經及僵硬的肌肉頓時都放鬆了下來

我做了什麼…嗎?

「澤村我…」

「沒有!沒有!沒有!什麼事都沒發生!你什麼都沒做!這點鄙人澤村可以保證」

懶得吐嘈那個自稱…御幸這邊有澤村就沒問題了,那麼再來…,撿起自己的刀,想著待會找御幸算擅自拿刀這筆帳,倉持望向正在極力安撫學徒的結城及前園

真是…讓人不省心,一個一個都是這個樣子,然後倉持搖搖頭,朝降谷走去,雖然有人比他更快

「曉、曉…你沒事吧?」

小春焦急的蹲在降谷身旁,他親眼看見這個人用暴熊砍傷榮純,而且那雙眼睛裡帶著的狠戾…一點不假

「欸,走火入魔嗎你?把人當什麼啊?」

倉持一過來劈頭就不是什麼好聽話,小春縱使覺得眼前的狐狸前輩說得話太傷人,也無法替降谷辯解,因為這是事實,而且無可否認

「真的…非常…抱歉」

降谷抬頭,面對著看不清楚表情的狐狸面具,有些氣力不足的說

「哦,不過你要道歉的人不只我」

毫不留情的句點降谷,倉持看向身後的澤村…,被點名的那個人現在還死抱著御幸不肯撒手,核心的手腳並用之後背環抱式,甩也甩不開(囧)

一種微妙的閃光?

「好了!我沒事了、總之你先…放開…」

「不行!話說那個主震之後不是有副震嗎?!所以還不能放手啦!」

「…那是地震好嗎!!!而且你是哪裡來的學問啊?」

還用錯地方…

「御幸一也你這麼說就太過分了!難道我是笨蛋嗎?」

「…你不是嗎…?」

「喂!」

僵硬的移動了一下,用身體擋住了降谷等人的視線,倉持臉色難看的表示,道歉待會再說吧…不過髒東西就別多看了

「那是…御幸一也嗎?」

被截斷視線的降谷一邊拿著小春遞過來的紙巾擦掉了暴熊刀身上的血漬,一邊向眼前的狐狸發問,而小春在降谷提問間張望著,畢竟之前也只是聽澤村提起,真人倒是還未看過,只見…狐狸冷哼一聲

「啊沒錯,就是那個渾蛋」

名聲簡直睥睨天下的魔王,御幸一也

現在被澤村抓著,然後兩人一前一後的、一個勁的,進行著非常幼稚的鬥嘴,看起來似乎很是親密,降谷終是冷靜了下來,所以說…那個人,就是剛才渾身血氣的魔王?就是剛才想要殺掉他的魔王?就是…擋下他全力一擊的魔王?

「久仰大名,御幸…前輩!」

一堆亂七八糟的想法在腦袋裡翻滾,然後降谷用力吐了一口氣,衝著倉持真誠(?)的大喊道,應該說越過眼前的狐狸,向著後面的狐狸,恩是的,也就是御幸

「…喂,那個停頓未免太失禮了!你們這群一個比一個還莫名其妙的小鬼!」

御幸嘴角僵得不能再僵,簡直想再抄起厲妖直接砍了對面那個一本正經的問好卻聽不出話裡尊敬意味的傢伙,澤村沒禮貌,這就算了!還來一個?

「哈哈、你也有爆喊的一天啊~」

倉持惡意滿滿的笑聲從面具下傳來,為了能夠正確的嘲笑對方,他還特地轉過來面對御幸,可惜後者並沒有因此甘拜下風,而且很快地以輕盈且毫不在意的語調回覆道

「倉持君,其實你不用出聲我也知道你在這裡的哦!」

「你少噁心!御幸一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倉持前輩你……好、痛!為啥只打我!?」

「少跟前輩頂嘴!」

「哈哈哈~所以傻村你還是閉嘴比較好哦」

「你們兩個都是!!!!」

旁邊,聽著這群人吵架吵得幾乎閒話家常…然後跟著結城頭有些暈轉向的安撫著學徒…的前園建太差點把腰間金石扔過去,看是砸到誰都行,居然沒有一個人打算過來幫忙??

於是,還好在克里斯的幫助下,他們順利的讓所有學徒冷靜下來,接著便很快的將第三場比試的閉幕儀式草草結束,順便收拾收拾殘局…恩,比如說受傷的人需要即刻治療?比如說把舞台拆掉?

另外一提的是,御幸這次的突然舉動算是讓身為領導的結城哲有些困擾,也有些擔心

雖然學徒都聽過魔王的傳聞,每個人都有些基本上的認知,但是突然有了這樣實際性接觸的展開,只可能造成御幸本身在未來被後輩們恐懼的這個結果

對於可能會變成這樣的發展,結城不由得眉頭皺起,有沒有什麼能夠化解這種可能的轉機呢…?思考間,他不經意地看向一邊還抓著御幸不放的澤村

或許這個人…能夠辦得到

啊啊、話說回來,你很好奇為什麼被外人傳言“無後背”盛名的御幸會不知道澤村靠過來的這件事?

哈,那是因為澤村的腦袋裡就只想著一個人,還有…這整個動作的目的也就是單純想給御幸一個擁抱罷了

沒有惡意的行動,怎麼可能事先察覺?啊,就這麼說吧,事先察覺又有什麼用呢?
\\
御幸將一系列的包紮動作完成後,呼了好一大口氣,起身收拾藥品,然後忙碌間眼神有些複雜的看著為了包紮傷口而裸著上半身的澤村

右肩啊…還好不是慣用手

澤村不曉得在想些什麼,沒別的動作,就是偏著頭不說話,而眼角因為剛才的哭泣所以紅紅腫腫的,收拾整齊之後的御幸就這麼盯著,然後突然地對著澤村張開手臂

「剛才很痛吧?借你哦,免費的」

受傷的澤村,因為傷患的特權,明明可以直接去一旁休息,將事情交由其他人處理

可是,能夠休息的這個人卻不顧扯痛傷口,用盡全力的擁抱御幸,只為將他從黑暗的深遠拉回來…

已經夠了,夠御幸他厚顏無恥的說這種話,即便本意就是想抱抱他、安慰他

這次,澤村意外的沒有吐嘈御幸,反而是乖乖的靠了過去,雙手環上那人寬厚結實的肩膀,甚至不客氣的將臉埋進那人的胸膛

「很痛…」

「恩我知道」

總覺得有什麼東西,在這一刻被填得滿滿的

好安心…他果然…是特別的,對我來說,澤村緊了緊手臂,有些害臊的、默默的想道

「…你怎麼會上台來?」

而且居然還偷拿倉持前輩的刀…

御幸一直持續輕拍著澤村的後背表示安慰,雙方都沉默著的時間久到讓御幸以為懷裡的人可能睡著的時候,澤村的聲音這才從他的胸前悶悶的傳來

是為什麼呢?如果今天降谷失控時…站在對面的並不是我,你也會衝上來嗎?你會嗎?

這麼細膩又包含許多意義的問題,很不適合澤村,但這種時候他不由得這麼想,即使想得很是彆扭,臉也有些發燙,啊…還好這個姿勢御幸看不見

「恩…這個嘛…」

其他人我才懶得管

“恩”的聲音不短,可御幸思考的時間不算長,正確的說,根本不需要思考這個步驟

“因為你在那裡”,這是無庸置疑的答案,但他顯然並不打算說實話,於是…

「…怎麼?當時我很帥是嗎?」

「…誰說了!渾蛋!」

呵呵,轉移話題大成功

「停頓可沒有說服力呢~」

「我那是剛好在呼吸啦呼吸!沒有停頓!」

「哈哈哈~」

傾聽著裡邊又是新的一輪嬉鬧的門外,是準備來找御幸算偷刀的帳,以及由結城傳話拜託,必須負責先行教育一下(教訓…)他關於剛才驚嚇所有學徒事件的倉持

此時,他靜靜的靠著牆,已經沒了進去的打算,右手無意識的抓緊腰間的速光,眼神中的凌厲比平常要少一些,仔細的看,還有一些奇怪的哀愁流轉

搞什麼…渾蛋,平常那麼不可一世的你,到底在害怕什麼?

TBC.

评论(4)
热度(40)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