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御澤】七夕賀文-小姐,你的衣服?(上)

#(偽)織女與牛郎的故事…?
#微倉亮、微降春
#亂七八糟的拼湊物
#傻傻的甜甜的
#不科學的地方我不管(喂)
#雙向箭頭的(簡直痴漢)愛情
#順便準備中和長篇虐點
#什麼都能接受就往下滑哦

大家好,這裡是小夜直播(x)
首先,御澤七夕快樂!!!PART.1!
永遠相愛喔耶(≧∇≦)

這篇是應景文w

不要問我為什麼兄弟姓氏還不一樣…我不知道,反正就是這樣啦=0=

嘛,一樣感謝你的閱讀,愛心跟評論是我碼文的動力wwww

(以下正文)

傳說中,玉皇●片岡鐵心●大帝有七個女…?,呃,兒子,不但各有所長,在個性上也各有特色,而且美貌天仙…?呃,英俊瀟灑…?

並且聽說這些孩子平時最喜歡在天庭宮中的空地打棒球,所以當凡間有人被全壘打的小白球,而且還不知道從哪裡飛來的…砸中時,大家就知道,啊~咱們漂亮的仙女哥哥(?)們肯定又開心得在玩球啦?!

今天,天氣依舊晴朗,天庭內在每天的同一時間傳來了簡直能當成早晨鐘來聽的大聲喊叫

「今天也要開心的打棒球啊!」

澤村榮純是七個孩子中最小的,也是最吵跟最不擅長織布的,每天每天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喊著讓哥哥們陪自己打棒球,而最大的夢想是娶一個很愛自己而且能夠跟自己傳接球的妻子,噢,願意接自己的球就好了,是男是女他不在乎,喔喔喔,順便加一條,如果對於棒球這部分很厲害的話就更好了,哎呀,相同的興趣是愛情維持長久的有利條件之一嘛!

五哥金丸對於最小的澤村一直是又愛又恨,不得不說澤村的確總是有惹人憐愛的部分,但是真的很吵,吵到讓他很多次都想用球棍直接做打暈處理

於是終於到了可以出嫁(!?)的年齡(!?)時,對於現在澤村所提出的擇偶條件,他很不客氣的打擊道

「我看澤村你,連織布都不太行!想要這樣的條件是嫁不出去了啦!自以為美若天仙的仙女嗎?」(你們不是嗎…)

「哈?你說什麼!?臭金丸,別以為你年長點我就不敢揍你!」

唉,好了好了…別打架,說不定真的有這種人存在哦,榮純,三哥亮介維持他一貫的笑容,鼓勵他們最小又最可愛的弟弟這是身為哥哥應該做得哦,順便用表情提醒了金丸注意言行,後者只好癟嘴點頭

一旁的大哥結城同樣點頭認同了澤村的條件,何況要是真有這樣的人存在,他們也能放心託付這個總是讓人不省心的弟弟

而二哥克里斯則微笑的摸摸澤村的頭,鼓勵並期望著這個夢想實現

身邊的四哥前園向澤村比了個“很好”的姿勢以示鼓舞,對面的六哥降谷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打起瞌睡…算了不管他

總之,得到眾多哥哥青睞的澤村更有自信了,他揚起一臉開懷的笑容,所以…

現在馬上來打棒球吧!
\\
在遙遠的山腳下,依山傍水的青道村裡,接近邊界處,有四個兄弟自成一家,為人稱羨

噢你說什麼為人稱羨?

大哥伊佐敷擁有一家小賣店,噢就在他們家樓下,外人傳道他總是熱心助人而且非常疼愛自家弟弟們,雖然偶爾會聽見他扯著大嗓門罵那兩個幾乎搗蛋成性的弟弟,但整體來說絕對是個好大哥

二哥御幸,本職是小學老師,閒時會教導村中的孩子們打棒球,然後先不說可能惹人厭的糟糕性格,帥氣的外表,總是讓村裡的大小姑娘著迷,做事認真的模樣更是一下子擊倒全村女性,噢不,還包括有夫之婦…這明顯嚴重威脅所有男性的生存權利

三哥倉持最近當上了捕快,追捕犯人的速度可說是堪稱獵豹,總是自信的笑容讓村民們讚賞有加,也獲得不少女性的青睞

四弟春市,村民總稱他為小春,帶著靦腆笑容的他在大哥的小賣店裡幫忙,親切且可愛的服務村民,讓許多光顧的婦女喜愛,是大哥最為驕傲的弟弟,啊那是因為最聽話而且完全沒前兩個欠揍

這樣四個各有性格,各有擅長,而且令全村人民喜愛的兄弟,簡直就是村中女性最想嫁之完美男人沒有其四

這難道不讓人稱讚且(男人們)羨慕嗎?

「御幸!便當呢?」

凌晨4:30的時候,倉持要出門之前,在小賣店門口大喊,他從來不當面叫御幸哥哥,大概是因為對方太欠揍還是怎麼樣,反正大家都知道他是兄弟就好了

伊佐敷拉開店門準備著開店的前置作業,順便輕輕拍了倉持的頭讓他小聲點,御幸從裡面走了出來,袖擺用肩繩綁在身後,看起來很像正在做家事的家庭主婦,但倉持沒笑,畢竟這個模樣的御幸他活多久就看了多久

在家裡幾乎擔當母親角色的御幸,從小便負責煮飯打掃洗衣…等所有家事,小春年紀大些後會主動拉著二哥的衣角想要幫忙,但御幸總是摸摸那一頭柔順的粉髮讓對方放心的旁邊玩去然後獨自做完所有的事情

他說,我習慣做這些事情了,所以都讓我來就好,然後揚起一個幾近欠扁的笑容接著說,反正只要有我在,你們嘛…就這麼當一輩子的廢人吧?

那個時候三個人都意外的沒有口頭攻擊御幸,連最常叛逆的倉持也沒有,現在想起來,倉持覺得自己或許是在那個時候長大的吧?恩…

「洋一,說幾次呢?要尊敬的喊二哥啊!諾,拿去,是充滿哥哥愛的便當君哦」

御幸嘻笑著,遞了個粉色布包給倉持,後者雖然在心裡嫌棄那個顏色很久了,可是這東西是小春送得,畢竟他是個珍惜兄弟贈送東西的好哥哥啊

「少囉唆!…總之,謝了…」

二哥…,最後面的稱謂,雖然沒發出聲音,可是御幸看見了,他揉揉對方的頭,扯了一個寵溺弟弟的笑容

「路上小心,晚上見」

「唔…晚上見」

看著倉持消失在視線範圍內,御幸先伸了個懶腰,眼瞳裡映著緩緩升起的絢爛陽光,他回頭道

「哥,早飯在餐桌上,記得喊小春起床,我也出門了」

「哦!路上小心,晚上見了,一也」

伊佐敷邊將商品擺放整齊邊笑道,一方面不由得感嘆著,即使是最欠揍的弟弟們,現在也都能獨當一面了啊
\\
「今天…到凡間玩怎麼樣?」

三哥亮介提出這個方案的時候,前園、降谷、金丸和澤村的眼睛是雪亮且充滿期待的

雖然他們不常翻書,卻總是從其他神仙的口中聽了不少關於底下那個樂園的趣事

天庭上沒有的東西太多了,凡間能吸引他們的東西也太多了

如果真能下去,何樂不為?

「不用跟將軍或者大哥二哥…說一聲嗎?」

唉?那種事情不重要吧?我們都幾歲了?金丸衝著澤村表示他興奮極了,能夠下凡這種事情他可是從小就不停的幻想著啊

都什麼時候了,榮純還喊將軍啊?亮介不甚在意的笑笑,放心吧?今天有天界會議哦?

哦呀?那個為期凡間10天的會議啊!這麼說來…

「哦耶!好啊!那麼…」

快樂新奇又有趣的凡間之旅!!!本大爺來啦!

結果…在亮介還未解釋完整如何安全下界、替換凡間服飾以及著地之前,三位令人擔心的弟弟就這麼開心的出發了,恩…真是不愧對令人擔心這四個字了

這下…該怎麼辦呢?前園無言的望向亮介,後者倒還是一副無壓力的模樣,前者表示,有這樣的二哥真是太令人安心了啊,不料才這麼想,那個令人安心的二哥馬上接了下段話

果然只能找了啊~在天界會議結束之前,恩…看來,行程會很充實哦?是吧?建太

…………說好的快樂凡間之旅呢?

那麼,鏡頭轉過來看看令人擔心的弟弟們發生了什麼事情吧?

澤村落地時姿勢很蠢的跌在泥土路中央的泥濘中,完全不辜負五哥金丸平時給他的封號,傻村就是傻村啊

「噢噢噢!這就是泥土啊!」

完全沒有碰過泥土的澤村興奮在泥濘中滾了大約十來圈後才倏地跳了起來,完全不在意自己變得髒兮兮的,然後他開始打量起這個陌生的周圍,話說…哥哥們呢?

恩,澤村花了差不多10分鐘瞭解並接受自己跟哥哥們走散的事實,接著立刻振作起來,重新開始探索這個神秘世界去

走不了多久,他聽見了某種喧嘩聲,就在附近,平時比起使用羽衣飛翔,澤村更喜歡腳踏雲地,好吧,這裡是土地

所以跑著的動作完全難不倒澤村,只是不同於雲地的柔軟,土地的硬石和碎屑讓澤村的腳底磨破而且多了不少擦傷

但他完全沒有介意,因為澤村聽見了,那個聲音…那個他夢寐以求的聲音

是…打棒球的聲音!

「小宗,傳二壘!」

輕輕撥開草叢,澤村第一眼看見站在貌似是本壘板的東西上面的男人後,就移不開雙眼了

擁有咖啡色頭髮、長相似乎不錯的男人指揮著投手牽制跑者,雖然這裡幾乎都是小孩子,年紀不一,投球及接球的方式都不怎麼標準,卻全都受到了男人的誇獎及摸頭鼓勵

整場在打棒球的小孩中也有幾位女孩子,大家的表情都很棒,全部都是對棒球熱在其中的笑容,大家!都真心喜愛著棒球!

好棒…我、我也想要…加入他們,而且…想要…

得到那個男人的稱讚,讓他接我的球

澤村按下內心的鼓動,他看了看自己被泥土沾染的雙手,也想到自己的臉可能同樣慘不忍睹,噢說不定更慘?要是直接出現可能會嚇跑人家什麼的

總之先大概清洗一下…?

運氣可能是走狗屎路線的澤村很幸運的發現了附近不遠樹林的小瀑布湖泊

喔喔喔!就跟家裡一樣的沐浴設備嘛這個!

手腳有些遲鈍的脫下外衣,只穿著一條小白褲的澤村開始動手洗起自己的衣服,唉~平常衣服都是四哥幫忙洗的呢!看來回去能夠好好炫耀一下自己的成長了哼哼,澤村不知為何突然得意起來

不一會衣服便洗好了,澤村學著四哥前園的動作將衣服甩了甩,然後將它掛在一邊的矮樹上

「好嘞,接著洗自己…」

不同於凡間衣服的質料,清洗過的天衣恢復了原先的亮麗光澤,而且沒多久便被太陽曬乾,還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這時,來到附近撿球的女孩看見了這漂亮的衣服…

澤村在湖裡又是自得其樂了一陣後,覺得自己也清洗的差不多了,然後轉過頭卻沒看見自己的衣服

恩…?

玉皇●片岡鐵心●大帝的第七個兒子,澤村榮純,在下凡的3小時後終於感受到了真正的威脅
\\
「做得很好!今天就到這裡,收拾收拾準備回去了…」

御幸笑著摸了摸身邊拿著球棒的小孩那滿是棕髮的頭頂,然後轉過頭想吆喝剩下的孩子們回家卻看見了極違和的東西

恩…?

「…小麗,衣服哪裡撿得?」

被稱為小麗的女孩子此時披著一件完全不符合她身板尺寸大小的衣服,撇開拖拉在泥地上的下擺部分不說,在陽光的照耀下,整件衣服似乎比陽光更為耀眼,御幸很慶幸自己還沒將護目鏡換下來

「御幸老師,小麗漂亮嗎?你能娶小麗嗎?」

呃,童言無忌嗯嗯嗯,御幸在心裡默念三次然後有些汗顏的蹲了下來,表情溫柔卻不失嚴肅的回覆道

不管這衣服是從哪裡來的,拿了衣服是小麗的不對哦,老師不喜歡偷拿東西的小孩…,小麗一聽到“老師不喜歡”五個字便馬上嘟著嘴,將衣服脫了下來,接著御幸又循循善誘的讓小女孩說出發現衣服的地點並讓孩子們結伴回家,自己這才拿著看起來極為名貴的衣服往那個樹林走

換下護目鏡之後,御幸擦擦額頭的汗,心情忽然不住的起伏,總覺得就這麼走下去,會遇見什麼改變一生的事情…似的

瀑布的水流聲音近了,…欸?該死,這麼漂亮的衣服…該不會是什麼姑娘在洗澡吧?

御幸無奈,他怎麼會沒想到呢…,逐漸走到到他覺得差不多的地方時,在看見對方背影的那刻,御幸猛地閉上雙眼,僅是一瞬間,還未看見臉,便覺得心臟跳動的頻率增快了不少

「那個…」

嘗試喊出聲,御幸聽見了水嘩啦嘩啦的聲音,他覺得對方可能聞聲轉過身子或是怎麼樣

「小姐,妳的衣服?」

御幸伸出手,覺得自己或許應該再靠近一點?不然人家手拿不到該怎麼辦…,亂七八糟的想法充斥在他的腦海中,鬼迷心竅似的,御幸忘記了自己原先估算的距離,眼看一腳就要踏進湖裡

「小心!」

澤村在發現衣服消失無蹤後,正窩在水裡默默的流淚順便想想有什麼辦法,看要不要像之前書上記載的什麼拿葉子做衣服之類的…,然後思考良久的這時突然聽見了由遠而近的腳步聲,他站起身想看看是誰,又意識到自己沒穿衣服,噢不雖然有條小褲子,不過這也等於沒穿吧,於是這麼一背過身便聽見了喊叫聲

恩?這聲音…

轉過身,他看見了那個男人

緊閉著雙眼慢慢靠了過來,手裡拿著他的衣服,恩?怎麼下擺又髒了?很好這並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個男人給自己把衣服拿回來了!

澤村很高興,剛才一看見他就移不開視線了,而且不曉得為什麼心跳得飛快,而現在!他居然正在和自己說話,是他先跟我搭話的吧?

剛剛距離比較遠所以沒看得很清楚,現在澤村嘩啦嘩啦的往前走了些,發現這個男人不僅帥吧?根本帥呆了,簡直比我爸還帥(?!)

啊!皺起眉頭的樣子也很帥…澤村發著花痴的同時沒聽見對方開口說了什麼,然後一發現男人的腳就要這麼踩進湖裡的時候,他叫著“小心”上前將人推回去,然後自己也因為暴衝的力道跟著趴上去

御幸莫名的向後倒之後,感覺到對方軟軟的身子壓在自己身上,頓時僵硬的不能動彈,更不能睜開雙眼,還好因為有草地當墊底,後腦杓並沒有很疼

「你沒事吧?有沒有撞到頭?痛嗎?」

澤村沒想到自己會把人推倒頓時緊張的對著身下的人上下其手(!),摸摸這邊捏捏那邊,想要看看對方有沒有受傷,然而對於這種服務,御幸簡直想撞牆,難道這就是所謂赤裸裸的挑逗?

噢不,這樣不好!

「…小姐!行了,我沒事!半點事都沒有,總之請妳先起來?」

「啊?什麼小姐?你在說什麼?這裡哪有什麼女生?」

聽見這句話,御幸反射性的睜眼,先是適應一會樹蔭間隙落下的陽光,然後看見了真正耀眼的…身上那人幾近金黃的雙瞳

你問御幸信不信一見鍾情,以前的他嘛?大概會笑著同你說笑,然後越扯越遠,而現在呢?

他啊…也不得不信了

「欸!你沒事吧?腦袋撞壞了嗎?」

「…」

御幸小心得直起上半身,看著眼前坐在自己身上,和自己平視的…男孩,恩?好吧就男孩,往下瞥一眼就移開視線,臉頰在瞬間浮出詭異的緋紅

「這衣服你先披著,那個,我…我回去再給你洗洗」

「欸!?真的嗎?你要幫我洗!?啊那個!我是澤村榮純,你叫什麼?」

洗衣服而已有必要這麼高興…嗎?,御幸笑了笑,這傢伙的反應也太可愛了吧…?

「御幸一也」

「好耶!那御幸御幸,我們走吧走吧!」

「是、是」

兩人站起身後,御幸看了眼澤村又覺得不太妥的將外衣脫下披在澤村身上,理由是“太陽快下山了會著涼”,而後者完全不在意御幸找什麼理由,反正能夠穿著對方的衣服,而且滿滿是對方味道什麼的,真是羞人啊…
\\
「二哥,那個…我在市集遇見他的…」

「呃,抓犯人的途中發現這傢伙鬼鬼祟祟的…」

「…」

御幸帶著澤村回到家的同時,小春和倉持也分別帶了一個人回來,這難道是所謂的兄弟默契…噢不,不對,自己帶回來的更可愛啊

「啊!降谷跟金丸!」

澤村高興得從抽著嘴角的御幸身後探出頭,才想著跟哥哥們走散了該怎麼辦呢!

「吶!御幸!收留他們吧!五哥跟六哥雖然有時候很討厭,不過他們人也不錯啊!」

默默的看著撒嬌完的澤村跟那兩個人開始對話,恩?吵架…唔,總之是交談吧,隨便

………,恩澤村說什麼就什麼吧,什麼關係都還不是就準備這麼寵對方的自己真的對嗎?御幸扶額,最終揮著手把幾個小朋友趕進家裡去,然後從自己的衣櫃裡翻出一套尺寸較小的衣服給澤村,讓對方把衣服換下來

「喔喔!御幸說得在下澤村瞭解了!這就…」

「停停停!給我等一下…澤村,進去裡面換」

這傢伙是又想給我搞什麼刺激,御幸無奈,把很吵鬧的某人往裡間一推,嘆了口氣後,才挽起袖子進廚房準備做飯

夜晚降臨,街道上的燈籠亮起,這時有兩個人明明穿著與村民無異,身上卻散發著不凡的氣質,引起不少路人停留及注目

「噢,這原來就是所謂的糖葫蘆嗎?」

「那個…三哥…」

「唉?那是什麼來著?建太買一個試試」

「啊好…呃,所以我說…」

接過前園買來的串燒,亮介轉過身子邊笑邊咬了一口

「行了,建太,你放鬆點,弟弟們可安全呢!」

「是、是這樣嗎?」

恩,所以說趕緊多吃一點,然後回去睡一覺再來把弟弟接回去吧~亮介邊嚼邊含糊的說順便還拍拍前園的肩膀,後者應是,也終於放心的咬了一口手中被稱為串燒的東西

恩?!還真好吃耶…

「慢點!澤村!…喂!你們幾個都慢點!別搶!」

「…哇!御幸,這些都是你做得嗎?」

此時,四兄弟家的餐桌上正上演著搶食修羅場,早就餓壞的三位下凡玩樂者大力的扒飯,然後不客氣的跟倉持玩起搶食遊戲

「哼!別小看霸佔這餐桌18年的我啊!」

不得不說倉持手速極快,而降谷、金丸和澤村也絲毫不退讓,御幸簡直想拿起飯杓一人來個一下巴頭,讓他們安靜安靜,可是因為對澤村下不了手所以遲疑了,啊…這麼努力的澤村也好可愛

二哥怎麼回事,通常這個時候早該發飆了,到底在苦惱什麼…,小春一臉不明白的乖乖吃飯,一邊還幫降谷夾了不少菜,於是這成了降谷後來默默退出戰場的原因

「吶吶!御幸你嫁給我嫁給我!這好好吃…欸!降谷那是我的!…等、金丸太卑鄙了!沒看見我在說話嗎!?」

「說什麼呢?蠢村!御幸可是我們家專屬煮飯婆啊!哪能這麼容易讓出去!專屬啊專屬!語文學好了嗎?」

御幸苦思無果,於是無奈,乾脆降低自己的階級算了

「是、是,你們別吵了…我都嫁,行嗎?」

「「「不行!!!」」」

恩…雖然早知道會是什麼回答,但這樣一口同聲什麼的,還是不免小小的內傷啊…

「 (默淚)´ v ` …」

那麼到底怎麼解決的呢?噢…因為後來伊佐敷加入飯桌後便用讓所有人安靜的超大喊叫聲終於遏止了這場鬧劇

「哪來這麼多孩子…?」

伊佐敷邊扒飯邊後知後覺的疑惑,御幸只能乾笑著

「啊,這個嗎…不知不覺就…」

「哦,原來如此」

什麼都還沒說,這就接受了啊,真不愧是好大哥,御幸在心裡呵呵一陣,起身收拾碗筷

總之熱鬧也是好事,伊佐敷在御幸轉過身時咕噥了一句,後者沒聽漏,那一刻他的嘴角微微彎起一個淺淺的弧度

哎呀,大哥這是寂寞了啊~

(未完)

评论(3)
热度(52)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