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御澤】七夕賀文-我最喜歡…(下)

●女體文系列,下次還有什麼梗?w
●隱名:御幸情話系列代表作(喂)
●寫到後面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qwq
●再一次,七夕情人節快樂♡

最後了喔喔喔,還是小夜直播(x)
那麼一樣不囉嗦,PART.2後半段www

真的是最後一次了哈哈,七夕情人節快樂w

♡永遠♡御澤一生♡永遠♡

(接上)

「小春!!!!」

咦?怎麼了?榮純這麼急…,小春有些無奈的笑笑,卻又為對方高興,總算是不介意先前女孩們說得話了啊…,瞧昨天回來就興奮的,不停的滾床呵呵

澤村笑嘻嘻的朝小春晃晃手腕,銀鍊的光澤在光線的折射下一閃一閃的,還交叉纏了個細薄的淡藍色絲帶,仔細一看,似乎還有個棒球模樣的墜飾

完全不難猜想是誰送得呢…

「哦~御幸前輩送的?」

「恩!抱歉抱歉~昨天太興奮了吃飯的時候忘記給妳看看,嘿嘿」

我想也是…,小春又是為了好朋友的戀情欣慰一笑,然後突然想到了什麼,接著問,兩天後是情人節喔,要做巧克力嗎?

要要要!這不是當然的嘛!姐姐跟我們一起做嗎?不過小春要做給誰呀?興奮非常的澤村一連問好幾個問題,而被問話的小春則不知道該從哪個問題先回答,於是…

「這個…我們放學邊走邊討論吧!」

先買好材料再說也不遲呢,上課鐘響前,兩人相視而笑,達成協議後,澤村開心地傳了封簡訊給御幸

鏡頭轉向另一邊,高年級教室內

「情人節…真是個麻煩的節日啊」

御幸撐著下巴嘆了口氣,表情欠揍姑且不論,還說出了拉足仇恨值的話,倉持因為這句話頭上冒出不少十字路口,拿著筆的手恨不得立刻往後戳

想起今早某渾蛋笑得異常噁心,很容易就能猜出昨天的週末,特地排開訓練的時間,有多給他滋潤…而且更可惡的是!

前不良-倉持臉部黑氣升騰,爆滿青筋的手幾乎要捏斷筆桿,這個渾蛋在約會前一天居然約亮介前輩出去阿啊啊啊啊啊,而且沒有事先告訴他!

好吧,雖然是同行了…但這跟他現在依舊拿這件事遷怒於沉浸在幸福中的渾蛋講出這麼無良的話是兩碼子事!

我想要收到亮介前輩的巧克力啊混帳!

唉,有事情想請教前輩嘛,你別這樣~而且我這不是告訴你了嘛,當時御幸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聽說,是為了給澤村挑禮物,畢竟是第一次約會,御幸表示別看他一副好像很在行的模樣…才怪啊!真的很緊張,是前所未有的緊張!比要給投手配球的時候更緊張,而且非常需要貴人指點迷津

果然…不想在女友面前太遜是所有男人的天性啊,這點倉持很贊同,於是他提出同行的要求,而身為他的好友(惡友),御幸當然是很給面子的一口答應了

反正能買到適合的禮物又不會阻擋好友戀情…何樂不為呢,御幸笑瞇瞇的看著倉持有些緊張的在連身鏡前試衣服,如此心思

那兩件不是差不多嗎…?

於是在與澤村有約的前一天,御幸和倉持在約定的時間點前20分鐘便一起來到了商店街,等著亮介現身

「…行了,你緊張什麼啊~」

「煩死了,你不要管我」

御幸有些好笑的看著倉持在一邊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兩手時不時捏來捏去的純情模樣,暗想自己明天可別這麼不出息才好

「你們不會等很久吧?」

這時亮介一臉笑瞇瞇的出現了,御幸一邊打招呼一邊隨意的瞧了眼手機,嘖…提早20分鐘果然是正確的呢,前輩不到5分鐘就出現了

「…那、那、那個…我們也是剛、到而已!」

怎麼回事啊!?那個結巴頻率!御幸很義氣的忍住不笑,然後看了一眼亮介依舊笑瞇瞇的臉龐,再看回他的惡友倉持,結果又是一驚,哈?現在居然是…看呆了!?

(請佩戴倉持的濾鏡觀賞以下衣物形容)
繡有白色花紋的黑色及膝長襪和咖啡色的簡約皮鞋,亮介今天穿了白色的大百褶裙配上簡單的牛仔藍貼身無袖襯衫,還背了鍊型背帶的卡其色蝴蝶結造型包包

太可愛了太可愛了太可愛了…結束那句可笑的結巴話後,倉持在心裡彈幕刷屏,臉上悄悄浮現的紅暈沒有被身邊的某眼鏡君錯過

你是誰…?把那個前不良倉持君還我…,御幸揉了揉太陽穴,簡直無法直視,殊不知明天的他看見澤村後似乎也差不多會是這個模樣…

「我們走吧,啊對了,關於那件事待會坐著聊?」

亮介一邊向前走一邊回過頭笑道,然後才剛轉回去,身後的倉持就扯過也準備往前走的御幸,實行無聲的威嚇…

說!跟亮介前輩什麼事我不知道啊啊啊啊!

待會!待會就說了!冷靜啊兄弟!

………………

「…這個怎麼樣?」

倉持表情有些奇怪的拿起一條粉紅色的緞帶式手鍊詢問道,御幸瞥了一眼,搖了搖頭,他也說不準什麼挑選條件,但就是覺得不適合澤村

而為什麼倉持的表情這麼奇怪呢,兩個男生站在只賣女性飾品的地方,且身邊只有從小學至高中各個年齡層的女孩…任誰都會很不自在吧?

亮介前輩妳趕緊回來啊…

然後讓倉持再可氣一些的是…明明御幸這傢伙只是把學校制服換成一般便服,甚至選都沒有選是自己給他隨便指一件的!髮型沒變!更沒有拿下眼鏡,可是為什麼依舊這麼引人注目?!

「那個…你需要幫忙嗎?」

居然還有人問他需不需要幫忙?這傢伙有女朋友的啊喂!倉持磨牙,完全沒意識到自己渾身散發的兇氣是令其他女孩不敢接近的原因,是的,對倉持有意思的女孩

「謝謝,不過…我是給女朋友挑得」

御幸淡淡一笑先是禮貌的道謝,後面一句便是委婉的拒絕,而搭訕的女孩們似乎不當作一回事,只以為是對方不好意思的藉口,結果就是更加熱情的想要給予建議

倉持眼看御幸臉色不對正想出聲阻止,結果自己的衣角被輕輕一扯,回過頭,是幾個一臉羞怯的女孩

某人一臉呆愣,殊不知女孩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氣,她們躊躇著剛想開口

「那個…」

「洋一,你在幹嘛?」

提著買好的東西,不知道從哪裡出現的亮介依舊笑瞇瞇的,只是動作似乎暴露了她的心情不怎麼好,她一把拉過倉持的手臂,將人扯出女孩們伸手可及的距離,然後並不給目瞪口呆的她們一眼,伸手又是拉了拉御幸的衣擺

「御幸,我們換地方」

幾人火速離開現場,直到現在御幸才發現他們兩個人居然認真的連身邊什麼時候開始居然聚集了這麼多女孩子都不知道,一邊鬆了口氣一邊快步跟上還拉著倉持的亮介

難道是錯覺嗎?前輩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

離開熱鬧的商店街,三人在環境幽靜的咖啡廳裡坐下時才終於鬆了口氣

此時坐在亮介身邊的倉持還有些無法從剛才的情景回神,亮介前輩喊了他的名字吧?可是之前明明不是這樣子…阿啊啊啊啊啊到底是怎麼回事?他…難道,能夠有所期待嗎?

就在倉持依舊混亂之際,亮介一邊看菜單一邊把剛剛買的東西其一,推到御幸眼前

「這是…」

從袋子裡拿出銀色的手鍊,很簡單,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御幸眼睛一亮,疑惑的望了亮介一眼,後者沒有看過來,就像是明白對方的疑惑,直接了當的解釋起來

「這是最近挺流行的裝飾手鍊,我買得這個只是本體,其他的裝飾就讓御幸挑吧~最適合榮純的樣子,我想你最清楚吧?」

「…另外,剛剛我們經過的那家粉紅色的甜品店你可以考慮一下喔~把來這邊之前說得那些注意事項準備好就沒問題了」

啊,是了…為什麼商店裡所有的手鍊都不適合,只因為那些都不是我眼中的妳

與其他人都不同,並不是制式的模樣,我眼中的妳…是最特別的

「是!我知道了!非常感謝妳,亮介前輩」

由衷的感謝,就差起來敬個禮,御幸看著掌心那小巧而精緻的手鍊,心中慢慢的浮現出手鍊專屬於那個小笨蛋後的模樣,眼瞳裡的琥珀色流轉出柔和的光彩

「對了,之前的事在簡訊上算是簡單提過了吧?還請御幸要多多注意了…另外也希望倉持能幫忙」

亮介微笑著點點頭算是接受了御幸的感謝,接著提起了先前說過的事情,順便拜託了倉持,畢竟她實在沒辦法一個人顧及兩個妹妹

「啊,啊?…是!請交給我…什麼?」

倉持只聽到了後半句就急著答應的模樣著實好笑,於是御幸就憋著笑給他簡單的說了事情的經過,倉持一邊聽一邊皺起眉頭,這才有了原本嚴肅認真的模樣

聽完亮介的擔憂,倉持立刻拍拍胸脯保證

「沒問題,就交給我吧!除了讓這個混帳眼鏡多注意之外,我也會好好照看的」

「哦~前不良的某特長終於派上用場了」

「…你找抽嗎?」

「哈哈哈,開玩笑而已嘛♡」

算是簡單談完正經事,倉持被亮介派遣去點餐,而御幸把玩著那漂亮的手鍊,看了一眼櫃檯前的惡友,轉頭問道

哦~前輩心情不好的原因…,沒頭沒尾卻亦有所指,御幸邊說邊學著亮介將眼睛瞇起,表情欠揍的可以

所以說,有的時候擅長觀察的捕手果然是非常討人厭的呢~御幸…,亮介的表情不變,而御幸則聳聳肩繼續說,麻煩饒了他吧?絕對是難得一見的好男人喔~噢、御幸一也全責保證

見御幸居然一臉認真卻俏皮的推銷起來,亮介提起手止住差點到嘴邊的笑聲

我知道的…總之,幾天後見真章♡,這次換亮介學著御幸俏皮地給了個回覆,兩個人眉來眼去、相視而笑的畫面,剛好被端著東西回來的倉持撞見…

你這渾蛋!!!

看著倉持兇狠帶淚的目光,御幸勾起僵得不能再僵的嘴角,眼神急迫示意

我說兄弟…這誤會,可大了啊!

………………

三人的行程在走出咖啡廳後算是告一個段落,御幸這時提出因為還要回去商店街一趟所以必須先行離開的要求,然後說著“那麼就請倉持送亮介前輩回家吧♡”的話間朝對方調皮的眨眼

倉持冷漠的一掌拍飛御幸傳送過來的“眨眼光波”,並且無視對方一臉假惺惺的難過,這才不好意思的看向亮介,後者依舊是一如既往的笑臉,感覺到倉持的視線之後應了聲“那就麻煩你了”並向御幸道別

………………

於是回憶到此為止,倉持承認這個“約會”在最後也算是不錯…送亮介前輩回家阿啊啊啊啊啊什麼的真令人高興,所以暫且原諒後面的渾蛋嗯嗯

然後那個渾蛋這時候說話了

放學先去買雜誌嗎?你那刊是不是上個月的?御幸轉了一回筆,敲在倉持的肩膀上

你不是要當護花使者?倉持回過頭挑著眉哼哼道,大有被拋棄許久的酸味,而御幸拿起手機按了按,哀嘆一聲

「不,被拋棄了~」

亮出手機屏幕,御幸一臉“看吧,所以放學便利店?”

小笨蛋♡:【放學有事,回家簡訊】

「…」

雖然因為那無奈的表情內心有點小爽,不過倉持表示自己還是想揍對方一拳
\
「我說小春,降谷很閒嗎?」

「咦?…怎麼這麼說?」

因為…他每次都要送妳回家啊,剛剛我們要去買東西也是…,澤村一邊加熱巧克力一邊回頭問正在準備蛋糕材料的小春

這次在採買的過程中,兩人決定要做巧克力蛋糕,於是心動不如馬上行動,一回到家就拿出工具傢伙準備來試做一次,然後澤村在空檔間突然提出了她一直覺得很奇怪的這個問題

「唔…還是…加多一點黑巧克力好了」

用小指小心翼翼的沾了點巧克力含進嘴裡,澤村思忖著

御幸要送自己回家,那是因為他們是戀人,可是降谷跟小春有怎麼了嗎?澤村等著巧克力融化的期間,在圍裙上擦擦手,摸出手機準備給御幸發簡訊

「唷,這次做蛋糕啊~」

亮介擦擦剛出浴的頭髮,一邊興致勃勃的看著兩個妹妹忙碌,然後在澤村揚起笑臉揮著手機說“姐姐也一起吧一起!決定好要做給誰了嗎?”的時候小小的勾起嘴角

「~這不是當然的嘛」

………………

然後,終於到了情人節當天,澤村在場邊看著御幸帶隊跑圈,一邊緊張的想著該在什麼時間將情人節禮物交給御幸比較好

除了巧克力蛋糕之外…還有項鍊

那是和小春在買材料的時候偶然看見的,當下澤村就馬上買了下來,那是有著精緻手套造型墜飾的銀色項鍊,這麼看著讓她想到了週末的約會,戴著項鍊的御幸,有與平常不同的魅力…

好吧,事實證明,稍微有一些改變的御幸,怎麼樣都能讓澤村瘋狂好一陣子

總之這個項鍊絕對很適合御幸,而且看起來…跟自己的手鍊,就像是投補搭檔啊,總之,真是令人害羞

結果訓練結束後剩餘的時間太過倉促,沒辦法交給御幸,於是澤村有些失落的回到了班級

同樣心情低落的人,還有御幸,那是深知澤村一臉希望跟他有單獨時間,卻沒辦法去顧及的糾結心境,而剛剛在來教室的路上,被不少女生攔截不說,男性同胞的眼神略帶攻擊性也不談…現在桌上這一堆擺得跟貢品似的巧克力更讓他煩躁

「收穫頗多的嘛」

倉持看見御幸終於出現在教室門口,判斷對方大概應付女孩子就心裡憔悴,現在又看到桌椅幾乎沒法用…心情應該不是很好,總之先開個平常性的玩笑?

「…」

結果御幸只瞥了倉持一眼,難得沒有說什麼,直接的拉開椅子坐下,動作絕對沒有平時的“優雅”,而為了不妨礙上課,只好將巧克力全部擺到地板,然後“噗”的趴在桌上…就這麼充當沒看見

一直到放學準備去部活,御幸也沒能有時間看見澤村,或者遇見澤村,總之…當御幸連在棒球部裡等著,等到快要無法推遲訓練時間也沒看見澤村和小春現身的這個時候,頓時警鈴大作

與他偶然對視的倉持也立刻意識到了什麼,兩人默契的抓過身為副隊長之一的前園,匆促的交代一番後,飛快的奔了出去,然後降谷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也跟上那兩位前輩

………………

「所以…請問你們有什麼事?」

亮介看著將她們三人包圍起來的男男女女們,不著痕跡的將小春及澤村護在身後,聲音隱含怒氣

原來…因為一直沒有時間把東西送出去,所以她們三個人約好為了送東西要一起過去棒球部,當時澤村覺得自己似乎知道了什麼秘密?小春跟姐姐喜歡的人居然也在棒球部?!

「噢,其實我們就是找那個什麼來著…澤村榮純!對就是那個傢伙,她們…找她有點事~」

站在幾人最前面的男生甩了甩頭前的瀏海自以為帥氣的上昂下巴

「妳們是小湊姐妹吧?我知道妳們,青道棒球部的美女經理們~恩~現在走的話可以放過…」

那個男生耍帥的宣言話還未說完,就被亮介嘖聲打斷,雖然還維持著笑臉,但語氣卻充滿不耐

「找榮純什麼事就先問過我,你是男人吧?囉哩吧嗦的」

這時被忽略已久的女生們推開那個被亮介氣勢震懾的男生,往前站了幾步,在小湊姐妹的預料之中開始大聲數落澤村

御幸前輩怎麼可能跟妳在一起啊!?作夢?
就妳這副模樣對我們可勵志了啊~
絕對不是御幸學長的錯!說!妳怎麼騙他的?
哼,快說,妳這樣一個笨蛋憑什麼可以得到御幸前輩的愛?

………參雜著不少粗俗語言,那群女孩們竟越罵越上癮,完全口無遮攔

這時,話中的主角終於忍無可忍,澤村向前走了幾步,經過亮介的身邊才停住步伐,眼眶有些委屈的泛紅,而這明顯止不住升騰的怒氣如果能化為實體,那澤村的身邊現在一定正燃起熊熊烈火

她打斷那越演越烈的辱罵聲,一字一句,回覆似的怒喊道

「喂…一個一個,一口御幸前輩、一口御幸學長的!」

「我不吱聲可不是想讓妳們為所欲為啊!通通給我搞清楚了!」

「…御幸一也他啊!可是上上下下裡裡外外全部都是我的!!!」

這話被毫不間斷的喊出來,亮介和小春都為此鬆了一口氣,看來…白擔心了,因為她們所認識的榮純是不會輕易被打敗得

而似乎是被澤村的憤怒震驚,女孩們沒想到對方居然會這樣反駁,支支吾吾了半天,其中一個好不容易才想起該如何回嘴

「…哈?妳!妳、還在作夢嗎?」

「她說得沒錯喔♡」

熟悉的嗓音響起,澤村立刻轉向聲音的出處,那個人,屬於她的那個人就站在那裡

為什麼…是…御幸前輩!?現在不是部活時間…?女孩的驚呼聲此起彼落,所有人都呆愣的自動讓道,看著三個人慢慢的走向被包圍的中間部分

我說降谷你怎麼…?,拍拍降谷的肩膀,看起來一副準備大幹一場的倉持在一邊摺起袖口一邊活動頸部筋骨的時候順便提出疑惑,對於跟他們一起找了整個校園的降谷,結果才瞥見亮介身後的小春,便馬上露出瞭然的笑容

「啊對了,誰剛剛說她是笨蛋?」

事先摺好袖口的御幸將領帶弄鬆一些,無視了其他男生,直接朝女孩堆看過去,不等有人承認便自顧自的說下去

「嘛,她的確是個笨蛋…但不是妳口中那種粗俗的笨蛋…而且」

一改輕佻的語氣,御幸在一瞬間沉下臉,琥珀色的眼瞳和身邊的暗色陰影幾乎融為一體,沒有溫暖的光彩,只有冷漠的色調

「…能這麼說她的,只有我」

隨著御幸的音調轉變,氣溫似乎立刻直直下降,女孩們眼看情況不對,又一次手足無措起來,而剛剛被推至後方的男生終於意識到來者何人,這才重新振作的走到御幸身前

「喂!你是棒球部的吧?什麼棒球隊隊長?那啥…御幸、御幸一也?因為你!我上禮拜跟女朋友分手了!而理由居然是可笑的因為我沒有她的御幸大人帥!」

哈?這種事情難道不是應該先照鏡子檢討?站姿有些散漫的倉持不著痕跡的擋在亮介身前,他嗤笑道,而降谷拉著小春的手,輕皺眉頭,無聲的詢問對方感覺怎麼樣,見小春朝他微微一笑,這才放心下來

三人的氣勢不凡,給找碴的幾人無形的壓力,所以他們硬是多罵了一些無中生有的是是非非,想藉此提高士氣,而這時幾個男生中有人突然想到什麼,扯開嗓子自以為是的大叫道

「他們棒球部要是打架會被停賽的!!!所以咱們不必怕他們!」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默契的沉默下來,而從御幸等人出現之後便不再是話題中心的澤村終於忍不住,擔心的拉了拉御幸的手

停賽什麼的,不可以,她最喜歡御幸一也,打著棒球的御幸一也她更喜歡,而且,也想要陪著他一起享受棒球,所以…

御幸先是衝澤村露出了寵溺的笑容,拉起她的手以示安撫,接著轉過臉,像是特地賞了說那話的人一眼似的,眼眸閃過狡黠,嘴角勾起嘲諷的彎度

「…誰知道呢」
\
澤村是第一次進青心寮,也是第一次來到御幸的宿舍房間,因為是情人節所以特開先例吧…,倉持被姐姐拉走前說得藉口不管是小春還是澤村,兩人顯然都是不相信的,但是管他那麼多呢~能夠進來這裡,她們兩人也是非常高興的啊,雖然最後小春被降谷拉走?

「剛才,我…我還以為一也你要打架呢」

哈哈是嗎?雖然以某個時候來說我是蠻想的啦~御幸席地坐了下來,一邊笑一邊拍拍自己的大腿,意圖非常明顯,澤村見她的男人臉皮如此之厚,只好罵著“亂說什麼啊渾蛋眼鏡!”然後羞紅著臉慢吞吞的走了過去

………………

唉…姐姐真是愛捉弄人

在那個可能發生群架的情況,雙方僵持(哪有…)之下,亮介突然從裙子的口袋裡抽出錄音筆,不改笑瞇瞇的臉孔,一次又一次的播放幾人的辱罵跟叫囂

「…」

所以,真的打起來,誰才該被處分呢?

答案顯而易見,亮介話中有話,何況以錄音內容來說,她們完全可以本著被欺負的一方,佔盡全部的有利證言

再來看看御幸、倉持和降谷的體格,經過長期訓練,雖然己方人數更多,先不算女生人頭,少說也是有5個男生,但要是真的打起來,極有可能是被壓著打,說不定再因為那些錄音檔,他們還必須被學校懲處,總之是一點便宜都佔不到的

於是幾人心不甘情不願的,灰溜溜的逃走後,倉持怒氣不減,砸著舌說他們反正袖子都摺好了,真應該到外面堵那些傢伙一趟,不然明顯有違他的風格,不過因為亮介微笑著說她明天依然會交上“剪輯後”的錄音檔跟指認,所以他搔了搔頭,打消念頭

降谷雖然沒有什麼表示,但臉上放鬆下來的表情暗示這人心情不錯

而御幸呢?才轉過身就一臉愧疚的將澤村緊緊抱住,全然不管還有其他人在場

「幸好…我趕上了吧?」

對不起,讓妳遇上這麼可怕的事情,我應該多少將那些女生的話放在…

心上…,澤村側過臉吻上御幸,將對方未說完的話堵了回去,想放在哪裡?哪裡都不准放!

當御幸擋在她和那群人中間的那刻,澤村才總算能夠放下所有莫名其妙的擔心還有自卑,因為她明白…

如果有個人,已經用行動去為妳傾注所有的愛意,那麽身為被愛的那個人,又有什麼好猶豫及擔心的呢?

唉…?這吻來得突然,結束得也快,不等御幸疑惑以及可惜,澤村便揚起燦爛的笑臉,兩手捏向御幸的臉頰,大聲地像是在起誓的說道

我澤村榮純,最喜歡的是,御幸一也,特准以往不計,從今以後,只准你想著我,只准你把我說得話放在心上,也只准你…喜歡我

似乎是被澤村的笑意感染,御幸也跟著露出笑容,他聽著澤村說完,並將額頭靠上她的,學著對方的氣勢

我御幸一也,最喜歡的是,澤村榮純,感謝以往不計,從今以後,只會想著妳,只會把妳說得話放在心上,也只會…永遠的喜歡妳

彼此的誓言,就用心來見證吧

讓我把心翻出來給你(妳)看,請別擔心,也請別害怕

你(妳)看看,這裡面…不是只有你(妳)存在著而已嗎?

「欸欸…拜託、居然搞得跟結婚儀式似的,別無視我們啊」

倉持嘆口氣一臉無奈的酸味吐嘈,降谷似乎有些羨慕?那小湊姐妹呢?她們又一次相視而笑

………………

澤村窩在御幸的懷裡,“啊”的一聲,想起了最重要的事情,於是從書包裡翻出準備已久的禮物往後頭一塞,有些彆扭的說道

「那個…情人節…快樂,一也」

等了這麼久終於收到心心念念的女友巧克力,御幸自然是眉開眼笑的拆開包裝,接著他發現是一個小巧可愛的巧克力杯子蛋糕,然而不等他壞心眼的未嘗先猜、調侃味道,便馬上被另外一個東西吸引了的注意

這時澤村轉過身拿起御幸看愣的那個東西,還上對方的脖頸,然後像是欣賞作品一般,後退了一些

「嗯嗯!果然非常適合你!更池面了喔!而且…」

不言而喻,澤村晃了晃手腕,棒球的小墜飾在室內的燈光下閃閃發光

我們吶,簡直天生一對♡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要是真的更加池面,困擾得可是妳喔榮純,御幸大笑著再次抱緊,這個表現永遠不會讓他失望的小女友,用行動告訴她,他有多喜歡這個禮物,還有…多喜歡她

我啊,相信著喔,未來不管還需要面對什麼樣的事情,妳這個小笨蛋肯定都會大聲說“是我們的話,絕對沒問題!”的吧?

「吶,情人節快樂,榮純」

………………

「對了,一也…你…沒有收到巧克力嗎?」

面對澤村比起剛才明顯酸溜溜的語氣,躺在她腿上的御幸塞了一口巧克力蛋糕,驚喜的發現居然不甜而且他挺喜歡的,然後含糊不清的回答

「唔…有的吧~」

不過…

看吧!果然有!,四處張望一陣,澤村奇怪著並沒有發現她可能會想要銷毀的目標物

「那…?」

「嘛…全忘在教室了♡」

「…」

澤村無言的望著御幸枕在自己腿上的後腦杓,突然覺得…似乎有些同情那些成天追著這渾蛋眼鏡跑得女孩們了

FIN.

评论(2)
热度(67)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