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御澤】七夕賀文-我最喜歡…(上)

●女體澤村注意!微降春!微倉亮!
(另外有其他人女體…)
●棒球部隊長X棒球部經理
●算是【御澤】接住了喔,妳的棒球!的續篇哈哈哈哈
●劇情走向雷者自避謝謝
●不科學我永遠不管(喂)
●傻白甜是基本配備
●以上可以接受…那麼,請進入以下廢話w

喔耶又是各位好,這裡依舊是小夜直播(x)
好像又是一篇智障文…不好,我文風確定要歪成這樣!!?(滾)

兩個人在一起之後還是吵吵鬧鬧的很萌啊啊啊啊啊啊啊,然後!是時候該展現男友力了啊御幸!上啊啊啊啊阿!

七夕快樂!PART.2!御澤永遠!我愛你們!

不管是什麼設定的御澤!今天都請幸福滿滿滿!瘋狂秀恩愛阿啊啊啊啊!(≧∇≦)

噢,包括我的那囉唆一堆的長文御澤,雖然他們還在虐…

(以下正文)

碰…,小白球應聲飛得遙遠,眼看已然撞上了全壘打牆,而後觀眾席瞬間響起熱烈的歡呼聲

擊出全壘打的球員朝身邊站起來看球的捕手嘴角一勾,悠哉的放下球棒,開始跑壘

在觀眾的激動呼喊聲中,這支再見全壘打,榮耀的成為了此場比賽的句點

………………

球場外,青道棒球隊全員正魚貫地準備搭車

此時走在隊伍尾端的棒球隊隊長,御幸一也,突然放下肩上的背袋,一把穩穩得接住了從不遠處奔過來的,他非常自豪的可愛小女友,然後打趣道

「榮純這是想我想得等不及要回去滾床了嗎?呵呵」

撲在御幸懷裡的澤村雙手還上對方的脖頸,再親暱的蹭蹭對方的臉頰,這才笑罵道

「才不是呢!整天想什麼呢?變態眼鏡,為了剛剛那支再見全壘打,我這是特地來表揚你了喔!」

「是、是,那麼現在趕緊表揚我吧♡」

倉持前輩冷靜!冷靜啊啊啊啊!此時棒球部後輩們冷汗直流的極力阻止著,正提起袖子準備上前收拾,某個不看場合秀恩愛卻又是他們全員隊長,的副隊長-倉持洋一…

自從御幸和澤村兩人交往之後,在棒球部的內部各處…屬於他們的恩愛閃光真的只能用無處不在來形容,每天都妥妥的殘害著棒球部各位的眼角膜(?)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當強豪棒球隊隊長已經心有所屬的謠言傳出之後,再加上各種照片佐證,明明已經是裡裡外外的可信度都達到了99.99%的事實,可是女性粉絲不但不退縮,似乎還有所謂不減反增的趨勢…?

而雖然事件的本人對這種粉絲後援會啥的事情本來就一點都不上心,但是身為那個“本人”的另一半,遲鈍且粗神經澤村也終於不得不好好的煩惱一下了

「小春…」

有些無精打采的趴伏在桌上,澤村捲了捲自己臉頰邊的碎髮,有氣無力的喊著好朋友

怎麼了?榮純,小春轉過身子,手上翻閱著的是最近在商店街新開張那個賣場的DM

唉…我是想要說那個…,澤村兩手向前揣了揣對方的袖子繼續哀號著

呵呵,男朋友太受歡迎,所以吃醋嗎?小春笑著又翻過放在腿上的DM一頁,而僅僅是一句話馬上惹得澤村驚喜的又喊又叫,小春妳太神了!總是知道我在想什麼呢!…所以那個…有沒有什麼好辦法…?

嘛、辦法呢…目前沒什麼好建議,總之,放學一起去晃晃吧~先放鬆心情,說不定可以找到什麼不同的想法喔,將手上的DM舉起,小春笑這著把“那是因為榮純的表情太好懂啦”抿在嘴邊,沒有說出口

榮純就是這點可愛其一嘛!

「所以說,我只是要和小春去逛街嘛!…唉唷,一也你今天就直接回宿舍啦!不用送我了沒關係」

看著御幸輕輕的皺起眉頭,擺出一副很顯然是被拋棄的委屈模樣,這讓澤村有些無法招架,而小春雖然在一旁覺得有趣,但對方畢竟是前輩,還是不要笑出聲的好

然而就在澤村無法抵擋御幸的幼稚撒嬌和耍無賴,幾乎想要投降放棄的說出“好嘛,我們回家吧”的話之時,有人出現了

「春市怎麼還站在這呢?」

來者何人?小湊亮介也,小春的雙胞胎姐姐,此時她正步伐輕快的走過來,仔細一看後面還跟著一隻大型犬類?…噢不對,跟著她的是倉持洋一

倉持的臉部表情明顯悶悶不樂,這時看見靠在門邊的御幸,兩個人居然隔空就直接眼神對話起來

你…被拋棄了嗎?(倉持)
…恩,大概(御幸)
真不巧…(倉持)
呵呵,你也是?(御幸)

見御幸一臉同情的望過來,意味深長似的,倉持想起了對方會這副模樣的原因,那個傢伙呢,已經成功交往並且正高調的秀恩愛,而自己卻還什麼名分都沒有…於是他頓時氣得咬牙,甚至有股衝動想要現在立刻拉著這混帳眼鏡同歸於盡

唉…還沒追到嗎?御幸繼續同情

「…」

真是不好意思打斷兩位男士的對話,亮介笑笑,而御幸和倉持一邊驚訝對方居然察覺了這根本空氣的對話,一邊有不好的預感升騰

「接下來,是女性專屬時間了喔」

意思是,真是不好意思,男士們請自行結伴回宿舍玩喔,亮介依舊笑得無害,兩手一只攬過澤村的腰一只牽住小春的手,這就愉快的先行離開,澤村只來得及往後朝一臉吃癟的自家男友說句

「那個…回家、回家給你簡訊」

然後就消失在轉角的樓梯口

「…」

御幸覺得委屈,我什麼都還沒說啊…,自己的女朋友就這麼被帶走了還不能吭一聲,身邊倉持的臉色也好不到哪裡去,御幸起碼可以委屈之後找澤村討抱抱去,而他卻只能氣自己不爭氣啊啊啊!

於是沉默一刻後,兩個人最後還是並著肩下樓,然後在換鞋的櫃子旁看見了面如死灰的降谷君,他們兩人,先是對望一眼,接著不約而同的一起拍了拍降谷的肩膀

走吧,回宿舍…

等等、前輩,我…要去一趟書店

恩?…喔,那你自己一邊去
\\
新開張的賣場聚集了不少剛放學的女學生,可愛的吊飾和女性用品因為開幕打折優惠中,自然吸引了不少女孩子慕名而來

「澤村,這個怎麼樣?我們一起戴?」

小春拿過兩串手鍊,是粉色和藍色的,經由串珠和細繩編織而成,上面的墜飾可以替換,看起來是最近挺流行的系列串飾

「哇,這個好漂亮!可是…果然,不適合我吧」

澤村先是看著手鍊一雙眼睛閃閃發亮,但是很快的便質疑起自己來,平時不怎麼打扮,沒做過指甲、沒化過妝、沒穿著裙子不穿褲子在裡面、沒用髮蠟抓過造型更沒有燙過頭髮…

抓了下短短的髮稍,說真的,御幸能夠喜歡上一點都不女生又平凡無奇的自己,這件事就好像奇蹟一樣,指不定還用盡了她一生的運氣

害怕御幸會厭倦自己,也害怕有人會奪走御幸的目光…更害怕,御幸的溫柔體貼總有一天會屬於其他女孩,不再鍾情於自己

他最喜歡的…會是怎麼樣的人?

抿起嘴,澤村發現這幾天來,自己這樣過於負面的想法似乎有些無法控制了

「榮純…」

看澤村突然失落起來,小春有些擔心的想要說些什麼,卻被突然出現的一群人粗魯打斷

「喂,妳就是那個澤村榮純嗎?」

帶頭女孩打扮得豔麗,小春很快便知曉這群女孩的目標,本想將澤村護在身後,結果竟是硬深深的被反了過來

我是,請問妳們有什麼事情嗎?澤村向前踏了一步,無所畏懼的迎上女孩的目光

哼,妳最近未免太靠近御幸前輩了吧?少自以為是!啊、對了,想要自稱女朋友?這種模樣不會害御幸前輩丟臉?他喜歡的女生怎麼可能是妳這個樣子的?

歲數應當與澤村相同的女孩見對方居然理直氣壯地問她想幹嘛,講起話來便絲毫不留情,她身後其他一樣花枝招展的女孩們則開始附和著,甚至戲謔的笑起來

澤村還沒有任何表示,反而是身邊小春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跟自己喜歡的人兩情相悅,而且還在一起了,這有什麼錯?

「欸妳們這群小鬼,沒事少添亂,否則我一點都不介意把這些事情當家常和我的御幸學弟好好聊聊喔,一個一個報上名來如何?」

還不等小春出聲嚇止對方,亮介出現的即時,方才為了看髮圈先往一邊的髮飾區去了,沒想到才走回來,遠遠的就看見這群女孩找自家兩位妹妹的麻煩

呃…是學姐,我們先撤…,聽見前輩明顯是教訓威脅的宣言,不一會功夫整群女孩便一哄而散

小春拍了怕澤村的肩膀以示安慰,讓對方不要想這麼多,後者抬起眸子,原先漂亮的金黃色此刻有些黯淡,她只是勉強的笑了笑,不曉得是不是聽進去了

看見澤村又是頓了一會,接著拿起手鍊勉強的笑著想要接續方才的話題,那個模樣似乎是因為剛才那些傷人的話,多少有一點是入心頭去了,於是小湊姐妹不安的對望了一眼,雙方都有些害怕此刻的擔心會就此成真…

小笨蛋♡:【到家了】

御幸剛洗好澡,百無聊賴的擦著頭髮走進宿舍時,手機便震動了一下,他拿起來看了看,嘴角一勾,剛才自主訓練的疲勞頓時全沒了

回到家馬上洗好澡的澤村趴在床上發完訊息後才嘆了一口氣,正想放下手機便收到了回覆

池面眼鏡:【逛街怎麼樣?( ´▽` )ノ被丟下的前輩是很孤單的唉╮(╯_╰)╭】

一也用起顏文字居然這麼可愛…,即使內心激動,這麼想這的澤村還是默默的只打了幾個字回覆

小笨蛋♡:【賣場很熱鬧】

哈?什麼…?就這樣?

「…」

御幸先是無言一陣,然後很乾脆的,馬上直接性的撥通了電話

「榮純?怎麼了?」

一被接通,御幸就直問了,而語氣嘛…當然是溫柔得不行,澤村專屬

而澤村才聽到對方的聲音就不由得想哭,腦海裡浮現的是下午在賣場發生的事情,有些委屈…不,是委屈的讓人好想告訴他

明明知道對方會直接打電話過來一定是因為有所察覺,不過澤村咬了咬嘴唇,忍住了想要傾訴的話語

啊啊、就是因為御幸這樣幾乎入微的溫柔體貼,才更讓澤村忍不住淚水,臉頰忽地有些濕涼

「一也…我…」

我想問你,你最喜歡的…是怎麼樣的女孩呢?

「哈哈哈、沒事啦,倒是你有好好的練習嗎?沒有偷懶吧?」

「我怎麼可能練習偷懶…」

後面的對話被澤村硬是變得輕鬆起來,御幸一邊無奈自家女友的隱瞞,一邊還是耐心的旁敲側擊想要問出什麼,結果澤村居然意外的堅持

看來,是問不出什麼了…,御幸扶額,不得不說他的小女友在堅持的方面真的是非常有毅力啊,於是在最後,他柔聲的向澤村道了晚安,掛掉電話,思索一會又發出了封簡訊

接著,很快就收到回覆的御幸皺起眉頭,暗暗的定下了某個決心

隔天早晨,天色還不見一絲光亮,御幸一把摘下眼罩,難得的起了個超級大早

「呼,果然有點冷啊」

冰涼的眼鏡框讓御幸打了個冷顫,邊算著差不多剛好的時間,他來到練習場,就直接在門口遇上了澤村,對方好像沒怎麼睡,眼簾下有些淡淡的黑影

御幸縱使發現了,也沒立刻說出來,並且一看見來人,嘴角便自動上揚

「果然是命中註定的啊,這都能遇上呢」

「…咦?明明應該很怕冷的渾蛋眼鏡為什麼突然起得這麼早?」

「嘛、大概是愛的力量♡」

兩人一如既往吵吵鬧鬧的走了進去,然後澤村憶起昨天下午沒過來這邊的事實,所以腦袋瓜裡開始計畫著從什麼事情做起,於是轉個方向往器材室的那邊去,準備整理器材,結果那位早起應該是想去跑步的隊長大人居然跟了過來

我說你…,正想說些什麼卻被對方用“我有事走這邊”的理由塞回去,澤村癟嘴,一邊咕噥著“來這裡是能有什麼事啊”一邊蹲下來開始翻動有些凌亂的器材

對方也在她身邊蹲了下來,開始幫忙整理東西,澤村呵呵一笑,原本想要沒好氣的調侃“有事就是幫我整理嗎?”,那人卻先說話了

「發生什麼事情了?榮純」

啊…果然是昨天那個嗎?

御幸沒有轉過視線,手上的動作也沒停,就像是在閒話家常,但話語裡滿滿的關心卻絲毫不假,澤村又不由得想哭了,她停了下來

沒…沒什麼,只是睡眠不足…,澤村和御幸說話的聲音從沒這麼小聲過,…所以我是問什麼事情讓妳想這麼久,想到無法入睡?,御幸接著話尾繼續提問,這時手邊的東西已經全部擺放整齊了

轉頭看著澤村低頭不語,御幸輕輕的嘆口氣,直接蹲著挪步靠了過來,雙手抵在牆邊,將澤村困在他的胸前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稍微,依賴我一些…吶?」

說話間,抵在牆邊的手轉而擁住澤村,御幸將頭靠上對方的肩膀,感受到輕微的顫抖,妳在隱忍什麼?有什麼事情是不能告訴我的?

澤村自發的趴上御幸的胸膛,小小的身子似乎能夠完全縮進去他的懷裡,周身縈繞著的,全是喜歡的味道讓澤村此時安心不已

最喜歡的人,御幸一也的味道

我不是為了讓妳難過哭泣才來到妳身邊的啊…

御幸感受到鎖骨邊衣襟和裡邊緊身衣的濕涼,他低頭在澤村耳邊的碎髮輕輕一吻,調笑道

「哭的話,會很醜喔」

「嗚…好吵」

慢慢來沒有關係,我願意等妳,但至少,要記得身邊有我…

「這是怎麼回事…」

還在奇怪怎麼御幸不在宿舍只好自己走過來練習場準備晨間訓練的倉持,此時僵硬的勾起嘴角,努力壓低聲音的模樣讓御幸忍不住顫抖發笑,但不可以,畢竟懷裡的小笨蛋可是好不容易才被被他哄睡了啊

將食指輕放在唇前,御幸抿起嘴,笑瞇瞇的看著棒球部全員,至於意思嗎?想想我們為了共同的目標奮鬥了這麼久,心有靈犀這點小事很容易做到的吧?

能說不嗎…?
\\
很快地又經過了一段時間,商店街賣場的小插曲漸漸被澤村淡忘,雖然在器材室的當時,她還是沒有告訴御幸

算一算,過幾天就是情人節了,不少女孩蠢蠢欲動,於是,週末的商店街上充斥著出門買巧克力準備大膽告白的女孩

三五好友或是巧克力專賣店或是材料店,群聚在裡頭嘰嘰喳喳的討論要買什麼好,總之比起平時熱鬧很多

而此時,御幸正愉快的被澤村拉著在街上跑,噢…是約會啦!

週末前送澤村回家的路上,御幸笑著約了他可愛的小女友來個週末約會,並滿意的看著對方紅透臉然後點點頭,接著親親她的額頭代替“明天見”這句話

…是交往後第一個約會啊!棒球打擊中心除外!

小笨蛋♡:【商店街的地標見】

這天,澤村拒絕了御幸的到府接送,特地早早起床梳洗…並且準備好好打扮一番

澤村是從長野來到東京讀書的,和意外中認識的小湊姐妹共租了棟雙層小型公寓,三人的感情是非常好的,所以小春對於擔當好朋友的穿搭軍師這個職務自然是義不容辭,一樣的早起,然後互相討論許久,直到接近約定的時間,兩人好不容易才得出個結論

「回頭一定要讓我請客喔」

高興的揮別小春,澤村這才火速的趕到約定的地點,但人還沒到,遠遠的就看見,被不少女性駐足圍觀,站在商店街地標旁的御幸一也

陽光灑落在街頭,清風徐來

不是制服也不是青道棒球服,這個距離看不清造型的銀色項鍊在豔陽下閃閃發亮,白色的素T配上敞開領口深藍與淺藍交錯的格子襯衫,下邊黑色的牛仔緊身褲妥妥的展現出長久跑步訓練得來,極好看的腿部線條,他今天沒戴眼鏡,似乎也沒戴帽子,動作有些懶散的靠在大型地標旁,正認真的看著手機,絲毫沒注意到身邊走過路過~那些女孩們熱烈的注目禮

果然很帥啊…

澤村吞了下口水,再次邁開步伐,黑白雙色小花點綴的皮鞋是小春在送的生日禮物,略顯性感的黑薄絲襪裹住了纖細的雙腿

她的小手揣緊掛著紅色花朵吊飾的黑色小包包,還有些緊張的抓了下裙襬,那是紅色格紋裙外罩黑色蕾絲,因為並沒有加穿褲子在裡頭,只有短短的安全褲,大腿間不習慣的涼感令澤村有些分神

上身特地穿了很久之前可能是腦袋撞暈了才買得,完全不符合自己風格…小露美背的黑色薄紗寬版短衫,裡頭穿了白色的服貼半身衣,因為不對稱的格調,左肩是鏤空的,黑色的細肩引人遐想

噢噢,另外,澤村還稍微畫了點淡妝,雖然真的很不能適應,但當時小春微笑著說“化妝可是女生的必勝裝備之一喔”,於是…澤村就決定畫了

我這樣…勉強及格吧?

唔,早知道就把頭髮留長一點了,澤村一邊想著一邊靠近商店街地標,然後小心翼翼的在御幸面前站定

「!!!」

正看著手機的御幸自然發現了地板的人影竄動,結果一抬頭簡直想立刻滾地板,天吶!他的榮純怎麼能這麼可愛啊啊啊啊啊!

「一也,等…很久嗎?」

被御幸直直的盯著(其實是看呆了),看見那琥珀色的眼瞳倒映出自己的身影,澤村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是不是哪裡不對,總之好在意他的想法…

「不、不會,完全不會,恩…先戴上這個」

從震驚中回過神,雙頰微微泛紅的御幸拿起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來的帽子,細心的替澤村戴上

太陽很大~別曬傷了…,帽簷遮擋了刺眼的陽光,澤村的臉頰因為害羞和方才的陽光直射所以染上了淡淡的粉紅色

啊啊,說起來,自從在一起之後,御幸的帽子好像總是在自己頭上呢…這麼想著的澤村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然後,御幸牽過澤村的手,小心抓握的力道,朝對方揚起笑臉,一邊控制步伐間的距離一邊往前走

「走吧,帶妳去吃好吃的♡」

「恩!」

不一會,兩人已然落座於充滿粉色和可愛系擺飾的甜品店

在澤村的印象中,並沒有看過御幸吃什麼甜食,所以…御幸為什麼要帶自己進來這種看起來像是只有女孩子會喜歡的店裡?

顯然地,御幸是這間誇張的到處充斥粉色氣息店裡唯一的男性客人,不僅如此,澤村還看見其他用餐的女性客人和聚在櫃檯邊的女店員(服務生)居然都各自悄悄的討論起來

那麼,內容呢?

完全不難猜啊…,澤村頓時有些吃味,從那有些害羞跟興奮的表情來看,不外乎是御幸的臉吧?還有身材什麼的

再更仔細一聽,似乎…還有坐在這裡的自己是什麼身分之類的話題

真不曉得如果今天不是像一也這樣的帥哥,她們的反應會如何…,在澤村思索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還不小心稱讚了御幸的期間,被稱讚的某人閒情逸致的揮手招來服務生

御幸剛做完動作,那些店員們便開始擠來擠去的,似乎在吵“那個帥哥叫的是我啦”什麼的,然後這麼推推擠擠一陣子之後,終於,一位金髮美女帶著勝利的笑容走了過來

「你好,先生,請問需要什麼呢?」

那個嬌羞的聲音是怎麼回事啊…,澤村突然有點想立刻!起身拉著御幸離開,就算自己真的遲鈍,但畢竟同為女人,她認為這些傢伙的眼神全部都很危險!非常危險!

「恩…麻煩妳,給我這個,還有這個」

指了指菜單上的兩樣甜品套餐,點餐完畢的御幸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扯了個笑容道

「啊另外,請給我和我的女朋友一點私人空間」

不容拒絕的語氣,惹得金髮女店員有些羞愧起來,連忙應聲道歉

「啊…,好的,非常抱歉」

原來都知道…,澤村害羞且高興著御幸特意加重“我的女朋友”那邊的音調

用餐的愉悅過程在御幸調笑著餵食害羞的澤村中度過,兩人的模樣簡直幸福的暈乎乎,閃瞎所有人,這也導致走出甜品店時,非常喜歡甜食所以吃得心滿意足的澤村還有些奇怪自己是不是吃全了兩份?

接著…便是滿街跑的現在

其實走出甜品店的那刻,御幸便將格子襯衫脫了下來,要澤村穿上,後者滿臉不明所以,而前者則是用著一副彆扭的表情說著“總之不小心的話,會曬傷的”然後硬是讓她披上衣服

剛才就很想說了…別亂看!

御幸邊強制執行動作邊眼神不善的瞪了一旁將視線停留在澤村背部的男生,那人打了個冷顫趕緊轉移視線

………………

於是,就這麼滿街跑了半天,約會的最後,御幸牽著澤村送她回到家門口

橘紅的夕陽與即將降下的夜幕幾乎融合,兩人在門口都捨不得放開對方的手,御幸從口袋裡掏出一個小牛皮紙袋,大概只有巴掌大小,向澤村遞去並壞笑道

「夫人,對小的今天這樣表現還滿意嗎?」

「就勉強給你及格喔,恩?這是…?」

御幸看著澤村從害羞的高興到呆萌的疑惑…這樣百變的表情,果然不會讓人膩啊…,為自己的想法微微一笑,低下頭,將嘴唇輕輕貼上她的,淺嚐則止那種,然後在對方耳畔故意壓低聲音

「一定很適合妳」

(未完)

评论(8)
热度(75)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