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御澤】Chapter 首-10

#好忙!不補連結了⋯請按頭像自給尋找前文
#一定要看前提
#感情上線!!!小天使別哭!
#此章節原創人物出沒

哈嘍大家晚上好,今天我依舊是受了小夥伴的提醒前來更新一發~~~😅😅😅

此章節特別感謝克里斯前輩以及倉持老媽的點醒,澤村小天使情商上線啦!!!

呃⋯我還是不要再劇透了,你們慢慢看😂😂😂

另外⋯最後一段可能有點討厭喔(噢不)

(正文)

如果想要找人談心…那麼,誰會比較適合呢?

第三場比試結束後的這幾天,一邊做著克里斯前輩特別幫他安排,不會過度拉扯傷口的輕微基礎訓練,澤村一邊心不在焉的思考著這個莫名其妙的問題

首先,第一個想到的是…御幸

噢不不不,不行,就是想…呃,稍微談談這傢伙的事情來著,而且對方應該不像會正經聽別人說話的人,呃總之,再說再說…

猛地搖搖頭,澤村繼續思考下一個人選

小春?啊…善解人意的小春能夠給出好意見的吧?很好!或許可以試試看,總之先想想下一個

降…不行,這傢伙完全不用寄望,他練習的時候能不打瞌睡就不錯了

名字還未出現一半就被澤村否決的某人在跑步的時候打了一個大噴嚏,恩?

澤村嫌棄了一陣,然後繼續動用他曾讓御幸嘲笑過…為數不多的腦細胞,那個認真的程度,居然到達了連原本一邊思考一邊動作的練習都因此而停下來的地步

那麼,師父…克里斯前輩?噢!對啊!能夠找各方面(謎)都可靠的克里斯前輩來談心的話,這個感覺就是不一樣!大爺我的腦袋果然厲害!

哎、倉持前輩?恩…倉持前輩人不錯啦,只是脾氣壞了點,而且至少沒御幸壞,肯定也能歡樂的談談!

「澤村」

「哇!!!」

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澤村身邊的克里斯有些好笑的看著明顯受到驚嚇的對方,開始一系列道歉兼“完全不是故意的…(以下略)”之類的理由

克里斯剛才在遠處觀察了好些時間,發現他這個應該要吵鬧不已的徒弟,似乎很認真的在思考著什麼問題,連他幾天前努力央求來的受傷間特別訓練也被放在一邊

看來,真的是很重要的問題吧

「在想什麼呢?」

在澤村的身邊坐了下來,克里斯語氣溫和的問道,本意就是不打算讓受傷的澤村訓練,而且現在是對方自己主動停了下來的,他倒是求之不得

「啊師父,…那個…就是…」

搔搔頭,澤村有些不好意思,躊躇許久才愣是從牙縫中擠出一句話,身邊的克里斯也並不催促,這個休息的空檔可以讓他好整以暇的等著澤村組織語言

師父,有過…特別在意的人嗎?澤村越說越小聲,不過整體來說,倒是好好的問出來了

在意?怎麼樣的在意法?克里斯一邊慢慢的回答一邊在心裡登楞,沒想到這個傻徒弟也會有這方面的困擾嗎?還以為對方是以刀法跟武士為人生目標,然後遲鈍得幾乎讓欣賞他的女孩咬手帕流淚的大塊神木來著

其實克里斯沒想錯,如果在沒有遇見那個人的前提之下,的確會是那樣的發展,嗯嗯,這樣…他大概可以被稱為預言家?

那個有沒有一個這樣的人…就是…
陪在身邊,就特別安心
能夠見面,就特別開心
被稱讚了,會特別滿意
甚至擁抱,會特別滿足

可是…
即使不說話
即使不見面

還是覺得…只要想到那個人是存在著的…
世界就…

等等、澤村…,克里斯最終打斷了澤村莫名澎湃洶湧的一大串言論,然後淺淺的笑了

「這種事情,果然直接告訴本人會更好吧」

「…咦?!」

直接告訴本人的話,相信很快會找到答案的,在問題的最後,看著澤村滿是訝異及疑惑的臉,克里斯前輩帶著笑意這麼說,那抹笑…神秘的彷彿知道話題彼端所連接著的人是誰一樣,為此澤村臉上發燙的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所以說,他剛剛後面原本想要講什麼來著?
\\
渾身自帶雄偉氣勢的男人,身著青道組傳統的深藍色和式道服,可是不同於武士的裝扮,袖口有部分的白段,肩膀上還罩著淺藍與銀白相間的外服,此刻,他正蹲在地板,手裡拿著不知道哪裡來的小樹枝,在泥土上左右來回的劃著

「那麼,御幸覺得…?」

「…」

他是片岡鐵心,青道組的大家長及中心人物

在他的身旁,或佇立或靠牆或靠樹的,總共有三個男人,正仔細聆聽蹲在地板的片岡說話

直直地佇立著的是結城哲也,靠在樹幹邊的是倉持洋一,而最旁邊靠著牆的則是御幸一也

幾人正在討論的話題是,所有的學徒在經過三場的比試之後,有哪些極少部分的學徒能夠優先來到總部並得到武士的親身授導

由參與過程最多的結城、倉持,以及最擅長資料分析的御幸,這三人提出的資料做為重要參考,當然還有其他武士前輩們的與學徒對練後上繳的紙本報告資料來輔佐,協助選擇

就在剛才結城及倉持都各自回答過了,而現在,只剩下御幸一個人還未提出建議名單,他抿著嘴,似乎在猶豫著什麼,倉持看得不耐煩,但也不好在組長面前發作,只能牙癢癢的盯著對方

「…降谷、小湊…(中間省略)還有」

「澤村」

御幸在說某一個名字時,奇怪非常的吐了好一大口氣
\\
古人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御幸的腦袋最近很常地會跳出類似的話來

就像人在死後會進入天堂或者地獄的分別,御幸認為,即使生存在這個相同的世界裡,每個人還是各自有各自的歸所,雖然他們時常會經過別人的地盤,但肯定不會久留

所以有些人才註定著,不會相遇

噢,那麼如果已經碰見了…?哈,也並不能說明這緣份就能持續到生命的盡頭

結論…

所以若是不曾遇見,便是無故無緣
而就算相遇,也可能只是擦肩而過

御幸曾經以玩笑的方式,講這些莫名其妙的自我哲理給一些應該稱得上是朋友的人聽過,沒想到的是,當時那些人的反應居然奇怪的…能用一句話一致性的概括

喂,你也太黑暗了吧!

啊?…原來是我自己的問題嗎?只有…我是這麼想得?

不,不是的,不是只有我一個人這麼想…大概是沒能遇到和我一樣悲慘的人罷了,御幸躺在粗壯的樹幹上,閉著眼睛,思緒由方才亂七八糟的臆想轉到了在總部時與倉持的單獨談話

「…你猶豫什麼?至少這是公事吧?」

「啊…不,總之剛剛抱歉了」

最近倉持覺得自己越來越煩躁,尤其是跟御幸說話,然後聊到稍微不對勁的部分,在那種時候,好像就連一點點耐心都沒有了

而且很多時候,倉持都想直接衝過去,真正的揍對方一頓,最好是半死不活那種,然後前提是如果那個人能夠因此清醒一些的話

嘿、倉持,我這個人…很黑暗吧?恩?應該說…,這是一個突然的起頭,御幸難得慢條斯理的說著自己的事情

倉持在眼前這個人還未說完之前便知曉這整段話可能的意函,但他依舊只是靜靜的聽著,畢竟看不清說話人的面容,很難推測到底是玩笑還是實話

總之,要是更靠近的話,對他而言,我…

太沉重了

特麽的,什麼鬼東西!?

說罷轉過頭來,清楚看見御幸表情的那刻,讓倉持幾乎衝到嘴邊的罵言全數吞了回去,能做得只是拍拍他的肩膀,用生氣到幾乎扭曲的臉,要他別想這麼多,當然,並沒什麼說服力,連自己都不信

因為對於那個過去…沒有親身參與的倉持認為自己真的無法說些什麼,不管是安慰還是什麼,似乎全部都敷衍的不行,但是!!!你怎麼能這麼想?你幹嘛這麼想?到底!為什麼你非得這麼看不起自己…?

居然捨不得…

捨不得他明明是這麼好的笨蛋(…)卻“只能”留在你身邊嗎??…可是不去過問他的意見就這麼擅自決定的你,才真的是超級大笨蛋啊!!!!!…倉持沒說出口,但表情盡是憤怒,一種想做什麼卻什麼都做不了的憤怒

說不上是吵架,只是御幸的話惹怒了倉持,前者無自覺,後者怒不言,這是在這兩人的相處模式中,極為稀少的類型,通常發生在御幸特別不自信的時候,而倉持是一個又氣又沒辦法的狀態

思緒的游移到這裡為止,望著遠處一個人獨自練習、表情滑稽的澤村,御幸還是不由自主的笑了,帶點苦味卻是真摯的笑容

果然,不想讓你背負這些
\\
果然是那個吧?

怎麼回事…?自從跟小春聊過後,好像有什麼不太一樣來著?

原來榮純也有那樣子的對象了嗎?小春靦腆的笑著回問

啊啊…算是吧?啊?什麼對象?也有?澤村一邊傻笑著一邊覺得小春的講法還真是奇怪

所以…

「倉持前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在嗎?」

瘋狂敲打著青一宿的一號房木門及大聲喊叫,趁著師父回來總部辦事,澤村突然死活吵鬧著要跟著一起來,在腦中衡量過後,覺得這樣能夠阻止對方勉強訓練以及可能解決那個煩惱問題的出路…所以克里斯假裝考慮一會,然後勉為其難的拎著他回來一趟

門拉開的瞬間,倉持伸出的手也一併出現,用力的捏住澤村兩邊的臉頰,兇狠的瞪大眼睛

「我說…澤村,你是活膩了還是怎樣?」

「推、推噗期啊(對不起)…痛!…」

…………

一號房內,環顧四周,澤村想著跟御幸的五號房擺設沒差多少啊…

看著茶杯被放上矮桌,他小聲的說了句謝謝,然後再看著對面也坐下來的倉持,臉色奇怪的差,害澤村不敢拿起杯子

來找御幸?沉默了許久,倉持淡淡的開口,猛地搖搖頭,我是來找…那個、倉持前輩的,澤村小心翼翼地遣詞用字,就怕眼前的人抓狂殺了他之類的,恩,別說不可能,真的很有可能

找我?幹嘛?挑挑眉,倉持露出今天第一個稱得上是笑的表情,“呦~居然有事找我啊~”這樣的感覺,澤村只是看著卻覺得不寒而慄

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邊觀察著倉持的表情,澤村最後才吞吞吐吐的提出主要的核心問題

不知道是不是澤村自己的錯覺,“你還真麻煩”,倉持的臉上滿滿是這句話,但他只是嘆了口氣,然後揚起一如既往專屬於他的猖狂笑容

「唉~算了,反正以後我會好好討回來的」

「…啊?」

朝著澤村擺擺手,倉持轉開話題說道,針對你這個簡直接近人體極限白痴的問題,你說你……那個粉毛的朋友說了什麼來著?原本想講名字,但後來莫名的轉成了代稱的倉持默默表示自己有些時候也算是蠻膽小的

白痴!!?…什麼毛…是小春啦!噢…他說那個,果然是…

…鯉魚吧?

什麼鬼東西,是戀愛吧?白痴!真不愧是傻村!沒有白期待你的腦袋了,倉持邊說邊笑得不能自己

「…」

戀愛…?對男人?澤村看了同為男人的倉持一眼,然後突然的擺出一副嫌棄的臉,結果惹來一陣暴打

不是所有男人都可以…,倉持前輩人很好雖然常常發脾氣啦,當成兄弟相依是可行的,但要是飽含愛意的那種關係就不行,啊,為什麼不行?就是感覺不行…

愛…?喜歡…?

「傻村,你…」

倉持仔細觀察著他家這個讓人不省心弟弟的表情變化,儘管他並不擅長,但眼前這傢伙的模樣明顯就是正在糾結某些問題,然後就快要突破盲點的過程

「喜歡我嗎?」

咦!!!!!!?什麼什麼什麼?!突然之間什麼的問題?對心臟不好啊!!!!

顯然的,不會隱藏心情的澤村立刻將震驚全部放在臉上,倉持極力憋笑著並用力的敲了他一下,臉部表情要做好管理啊笨蛋

倉持前輩?!喜歡倉持前輩!?!

「那麼…喜歡哲隊嗎?」

咦!!!!!?結城前輩?!?喜歡?

「克里斯前輩呢?」

咦!?師父……呃?喜歡…?

「御幸呢?呵呵,那個渾球~」

哈哈哈,白痴,先想這些問題就行了,那我去弄點東西來吃~你慢慢來~

說罷,倉持欣賞完那變化多端的表情,最終大笑著拍了拍因為問題把臉憋得是一陣紅一陣紫的澤村,恩,的肩膀,然後丟他一個人在那邊吃力的運轉腦袋

喜歡…嗎?

當然喜歡啊!師父這麼厲害!結城前輩很酷!倉持前輩對我很好!不管是哪個前輩一定都非常強!然後又很親切!雖然偶爾有點兇!可是…那都是為了所有的人著想

總之不管是誰,在青道組的各位!包含小春還有降谷他們!我很喜歡大家啊!全都喜歡!

…是啊,都喜歡…,但怎麼數來數去,就沒說到御幸呢?

隨著念想,腦中浮現的,是到這邊之後與那個人的全部

生氣的他,自信的他,重病的他,壞笑的他,強勢的他,脆弱的他…

淒涼的笑容,關心的玩笑,擁抱的溫度…

“你的背後,一定有我在”猶如在耳,御幸那好聽的聲音,那句令人激動的話語,是自信,是絕對,是不容置疑

在無意之間…

他心疼著那個人的過去,即使並不完全清楚
他滿足於那個人的讚美,即使可能是個玩笑
他害怕著那個人的遠離,即使很快就會和好

在同一個空間裡,就特別的安心…為什麼安心?

被拉著的手,手腕那屬於對方的溫度遲遲不退去,被摟著的腰,腰間那屬於對方的味道久久不散去…

他輕輕的拍著他的背,他的聲音在耳邊縈繞,現在一一回想起來,都溫柔地,幾乎讓人心碎

嫁給我的玩笑,其實,就是真正的心意

是跟其他人不一樣的喜歡…非常喜歡著的啊…

對於御幸一也這個人,僅僅是這個人,就只有這個人,也只會是這個人…

這一刻,澤村像是豁然開朗,他的右手撫上胸脯,那個屬於心臟的部分,因為那個人而跳得飛快

御幸一也,讓我站在你的身邊…讓我守護你的全部…讓我陪著你一起努力…好嗎?

溫熱的淚水滑落臉頰,像是滿溢的感情在此潰堤

那個和師父的談話…後頭原本想說什麼?

他想說…

啊啊、是了,世界就會很美好,只要是有他存在的地方
\\
信,日語漢字寫為手紙,意思很簡單,是用手拿筆接著在紙上寫下想說的話語,然後交給對方的東西

御幸君,有你的信哦…不間斷的,每天一封

誇張至極

一直想著要不要過去和澤村搭話的御幸,在糾結間看見澤村和克里斯一同坐上回總部的馬車,鬼使神差的,他也一起跟了回去

結果才進了總部便被一臉困擾的高島小姐攔了下來

跟丟澤村…他要去哪裡?視線範圍內沒了那個傢伙的影子,御幸邊想邊跟著高島禮來到了辦公處

一堆匿名信封,全部署名給御幸一也

真是勤勞啊,每天每天寫得…御幸揚起一如既往的壞笑無所謂的開著玩笑

然後在高島禮擔心的視線下,隨手拆了一封

“致御幸君,自從上次的不期而遇,又過了好些時日…”

沒準備看完,皺起眉頭,再一封

“致御幸君,今天種植許久的花兒開了,在寒舍的庭院裡,整片的粉色,海似的,非常美麗,真心誠摯的邀請…”

打住,撇撇嘴,御幸接著拆下一封

字體很漂亮,又工整,卻沒由來的令御幸厭惡,尤其後面幾封像是在報告生活情形的狀態是怎麼回事?根本就像妻子對遠方見不著面的丈夫說話而且甜言蜜語的模式,字裡行間沒少愛戀之息,不管是誰收到大概都會很驚訝自己什麼時候多了個賢內助之類的,簡直莫名其妙

噁心

心情本來就因為跟倉持對話後,有些悶悶不樂,現在則因為這些信,差得不能再差,御幸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最終,他甩下信,咬著牙隱忍著怒氣說道

「全部丟掉吧,之後如果還有,這麼處理就好」

「好是好…御幸君,你沒問題嗎?」

能有什麼問題?御幸突然一改怒顏,笑瞇瞇的回問

…不,沒有,高島禮想,要說御幸這個孩子平常到底哪裡讓人畏懼,大概就是這種時候,笑著將真正的心情掩蓋,彷彿所有其他都是錯覺那樣,然後…也是最令人心疼的部分…

「那就拜託您了,高島小姐」

用了敬語啊…高島禮笑了笑當作是回應,然而在御幸走後,還是將信收了起來,不知為何,她總覺得,以後,應該還有這些信需要出場的時刻
\\
有錢能使鬼推磨

從小便受到父親大人及母親大人這麼教育的她,對此完全的深信不疑

想要的東西,不管是別人的,還是販賣的,一直以來,她的父親大人通通都為了她,不擇手段的,送到她眼前,交到她手裡

當然,不只有父母親的供養,天生的貌美,令她在公子哥界名聲特別遠播,越是成長越是婷婷玉立,到了現在這個年紀,外人的形容可謂傾國傾城,所以不停地,從各地寄來的提親函一年比一年還多

帶禮求親的人也不少,家府的門前能說是天天門庭若市,但她都不感興趣,她感興趣的只有他們送上來的奇珍異寶,要是喜歡,就嬌媚的笑笑,然後以琴一曲或者詞一首做為回禮

不去拒絕、曖昧不明又給予希望的方式,以至於到現在,這些提親的人都無法清醒,贈送珍禮只為求得美人的一脾一笑

再說,才藝甚多也是她為人廣傳的事蹟之一,她自幼便聰穎過人,所以明白應該如何去提高自我身價,首先…多才多藝便是其中一項

再來,溫雅端莊,也是必備其一,沒錯,這麼林林總總加起來,於是…

說話溫柔,體貼入微,才藝多端,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的萬世才女,眾人心目中完美的妻子,就這麼誕生了

對此稱號而言,她笑得是嬌羞並沒有推辭,然後就這麼一直享受著每個男人無盡的疼愛以及所有女人羨慕的目光,直到…

她又有了想要的東西

那個男人在廳堂裡和她的父親大人談話,可是居然連一眼都沒給過她

一開始只覺得奇怪,從以前到現在,不管是怎麼樣的男人都不會對她毫無反應,再怎麼正經的人最起碼會偷瞄她幾眼…可是這個人

不一樣

首先很帥,帥得在他旁邊那些家中她特意挑選過顏值的侍衛都因此失色,這點她承認,然後是嘴角總噙著的淺笑,那是對自己的一切,擁有絕對自信的象徵,不知怎麼的,心臟好像加快了一些

他戴著護目鏡,卻遮不住那雙琥珀色雙眼的迷人光彩,腰間掛了一把通體呈黑的日本刀,藏青色的和式道服很適合他,那樣的身材體格一定能好好的將人抱在懷中,啊還有、他的手掌很大,如果牽著手一定很溫暖…

等等…想到這裡,她的心臟正在瘋狂的跳躍,不是原本的速度,快得令她興奮,而本應雪白帶點粉紅的臉頰像是充血一般漲紅

別的和這個男人有關的所有事情,這邊就先不多提及了…她優雅的微笑著

總之,沒錯了,她就是想要這個男人,想要這個男人看著她,只對她笑,只對她溫柔,體貼她,疼愛她

看看我啊…她再次勾起嘴角,邊想邊提筆寫著信函,真好聽,這個從父親大人那裡問來的名字

不管用什麼方式,都要得到你

御幸一也,你啊只能看著我哦

TBC.

评论
热度(33)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