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御澤】嫁我不虧啦-第一式

●如題,又是智障文(不)
●奇怪的文風,盟主御X反派澤
●御澤祝我819生日快樂喔耶!
●這是…一見鍾情的御幸追澤村的故事
●全部都不科學,所以啥都別問
●稍微參雜一些其他的配對喔喔喔
●還忘了什麼?

哎呀,這篇能夠產出來的原因是…今天倫家生日啦(羞)所以請不要大意的開心看吧哈哈哈!(≧∇≦)

…但它不定期更,字數不定(喂)

然而設定很倉促又是趕出來的…考慮之後可能會修改一下哈哈www

哼哼,最後就決定別名是:
盟主某大人之聽說是撿(搶)來的“妻子”歡樂養成計劃

依舊感謝你或者妳的閱讀( ´▽` )ノ

(以下正文)

青道山莊,座落於山谷間,因為地形特殊,周圍總是環繞著白雲薄霧,中間還有個不小的瀑布,是謂依山傍水,自然而美好

另外,這個山莊的管理核心在整個武俠界中是赫赫有名的,不但聚集了界內來自各方的武林高手,還是盛產青雲石(自創的鑄器材料之一)以及鑄造武器的重要地區

莊主,片岡鐵心以召集相同信念和心善之人為主要宗旨,持續盡心經營,而現階段雖然不再收留人手(徒弟),但依底下心腹盟主需求,可另外申請增加人員,此外,和副手克里斯、禮是此山莊的核心人員其三

那麼接著,就剛才提到的心腹盟主,僅以下依序介紹

大盟主,結城哲也,一頭黑色俐落小短髮,性格剛正不阿,是最早被莊主相中看好的青年,領導能力絕佳,莊裡每個人心目中的可靠大哥,地位僅次於核心人員其三。主要負責武器鑄造和訓練人員的各方面事項

二盟主,御幸一也,自幼堪稱武林奇才,腦袋絕頂聰明,臉蛋無人能敵,莊中人戲說若能除卻糟糕的性格肯定就能和完美搭上等號,但對此說法本人只是咯咯笑了一陣。主要負責交易所營運及山莊事務處理的各項相關問題

三盟主,降谷曉,最近剛被拉拔上任,雖然平常態度有些冷淡、易怒且不易近人,卻擁有讓莊主很是看好的潛力。主要負責管理交易所和山莊防敵護衛隊

此外補充說明,每個盟主都有自己的幾位副手,及旗下隊員,直接聽命於直屬盟主

噢對了,有一件事忘記說,三位盟主因為必須處理的事務所以較常出現在公共場合,因此還被山莊內的女性莊民暗(明)地裡追捧,封號是為青道三帥,妥妥地在男性莊民間拉升仇恨值…

「喂!御幸」

此時青道山莊的二盟主因為交易所的外交問題,現在正在郊外踏青…,踏青本是一件令人極其愉快的事情,然而身為御幸的副手其一,倉持洋一表示自己現在非常的惱怒,對於自己的上司?

「倉持…生氣會長皺紋的」

「啊?…什麼啊渾蛋!?」

正在青道山莊的回程上,外交的馬車不知道被什麼人動了手腳,居然無法動彈了,這導致二盟主一行人被困在這片除了樹之外什麼都沒有的青青草原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而這段時間內,身為御幸的副手其二,前園建太正和其餘人員努力維修馬車,但他們的領導卻在一旁的樹林間“玩耍”=穿梭遊蕩,並且一臉怡然自得的模樣,所以這並不能怪二把手倉持歷經這麼長時間的緊張等待及思索辦法無門,到現在幾乎滿腔怒火卻無從發洩

從剛剛到現在你到底都在幹嘛啊喂!倉持一邊咬牙切齒一邊忍住不扯御幸的衣襟,而後者只是壞笑的來了一句不知所謂的發言,嘛…我可能在等人呢

啊…?可能?不等倉持將疑惑說出口,御幸就一把將他推向旁邊,抽出懷裡的小刀,迎上原本應該在倉持身後的少年

明明已經在周圍伺機等候了這麼久…居然還是馬上察覺了嗎?果然不簡單!少年咬牙,幾近金黃色的漂亮眸子一暗,細劍和御幸的短刀碰撞,一瞬間氣場對衝,空氣間的震動令一邊觀戰的倉持不由得想提氣上前幫忙

御幸在揮刀擋拳的空閒間朝倉持遞了個眼神,後者瞬間明白自己不得插手,而且必須立刻回車隊身邊探查是否有其餘敵手,於是倉持即刻回身提氣加速衝回車隊那兒,兩人間的信任已經到達即使不去回覆,有了指示就相信對方能做到最好的程度

少年見眼前這青道山莊鼎鼎有名的二盟主和自己打鬥間居然還有閒暇能夠分神給予部下指示,頓時氣得貓目瞬現,然後一陣炸毛

「啊啊啊啊啊啊啊!這個目中無人的渾蛋眼鏡!你給我專心點!」

「阿拉~陌生人之間這麼快就有親暱的稱呼我會不好意思呢」

兩人吵起架,這樣打打鬧鬧了幾盞茶的時間後,御幸此時才擺起欠抽的臉,朝少年狡黠一笑,差不多該休息了喔

「哈?…哇!」

少年對於御幸的笑臉感到一陣惡寒,然後反射性的對於對方的話發出疑惑的聲音,接著…

御幸一邊哼著歌一邊慢悠悠將短刀收進懷中,站在洞口邊居高臨下的看著摔進洞裡,明顯已經暈過去的少年,而此時倉持正好趕回來

「喂御幸,檢查過了,沒有其他敵人,馬車現在也能馬上啟程…話說,解決了?」

哇,真是惡趣味啊…你什麼時候挖洞的?倉持望了洞底一眼,面部表情抽搐,開始思考回去要不要馬上脫離這個渾蛋的團隊改另謀他路…?

謝謝誇獎♡來~倉持君幫我一起把他抬回去吧~對於自家二把手表情所顯示出來的跳槽危機,御幸不以為意,只是笑瞇瞇的如此吩咐

「…」

倉持的內心是拒絕的
\\
「唔…」

受不了馬車晃動,勉強睜開雙眼後,映入眼簾的是,為道中江湖人人稱羨的武林奇才,青道山莊二盟主-御幸一也熟睡中帥氣的側臉

「?!」

什麼情況?渾蛋眼鏡居然這麼毫無防備的睡在自己的身邊…!?,少年看看周圍以及身下木板傳來的顛簸,猜測這大概是那個渾蛋的馬車,接著輕輕的動動手腳,發現並沒有被箝制後,頓時有些氣憤被小瞧

命令自己冷靜下來,別被敵人撩撥,少年摸了摸平常藏刀的位置,有些氣餒居然被搜走了,但接著想了想在這樣矮小的馬車內,如果空手直接跟對方拼命,贏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之類的,心情又再次振奮起來

恩…話說回來,這傢伙真的長得一副招(男)人揍的臉啊,啊不過武力值太高所以沒有人敢真的挑釁倒也是真的…,少年一邊想一邊慢慢靠近那個所謂的渾蛋二盟主,這是讓所有女人傾心的面容…這麼靠近一看,我好像多少能夠理解…

如被迷惑一般,然後鬼使神差的伸出手就要碰上對方的側臉時,便被緊緊的抓住,那傢伙還閉著眼,但嘴角卻毫不修飾的大大揚起

「嘛、我不知道偷窺和偷摸竟然是你的興趣之一呢♡」

「哈?!你一直醒著嗎?啊啊啊啊…果然很卑鄙!」

無法掙脫,御幸的手勁似乎控制的剛剛好,這讓少年有些煩躁,不會讓他感到疼痛,卻也沒法甩開…這種奇怪的溫柔到底算什麼啊?!

下一刻,察覺少年憤然的想動用內力,御幸瞬地翻身而起,兩個人的姿勢從少年在上御幸在下妥妥的反轉過來,將少年壓在身下,控制住對方的手腳,御幸直盯著對方的雙眼,那是一出場便奪走他的目光,彷彿閃耀著光芒的金色瞳孔

「…為什麽剛剛不動手?」

你有機會的吧…?我給你的機會,一改方才的輕佻笑顏,御幸的表情讓少年不由得跟著嚴肅起來

問我為什麼…那是因為…,想起自己剛才看對方看得入迷,臉上頓時燥熱起來,想反駁又沒辦法,只能支支吾吾的結巴起來,見著如此反應,御幸終於掛不住平淡的表情,大聲笑起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笑什麼啊!?」

哈哈…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御幸好不容易才從笑勁中緩過來繼續盯著身下的人,被看著不自在的少年齜牙咧嘴的回覆“大爺我是澤村榮純!給我記好了!”,瞪著貓目還漲紅臉,明明想好好威脅一番,現在看來大概是沒有達成效果

嗯嗯好喔我記著啦~,御幸敷衍著坐正身子,自然惹來澤村又一次炸毛

「就這樣放著我不管小心被殺掉喔!」

「恩…做得到的話就儘管來嘗試吧♡,雖然說…」

前半句讓澤村想立刻搧一巴掌過去,但好奇著對方未完的後話,便將衝動壓了下來,而那話竟令他心神一動

「…你不會動手的」

御幸將痞痞的笑容堆在嘴角,一副勢在必得的模樣,卻好似並不對說出口的話負責,但澤村很篤定,這個渾蛋眼鏡是認真的,而哪來的自信?

這大概還有待觀察,至於觀察什麼…,恩容鄙人再想想,總之…

…我好像多少能夠理解,這傢伙迷人的原因…吧?,澤村持續警戒瞪大眼睛看著御幸,而後者則毫無壓力的哼起了歌

不久後,馬車外傳來了人聲,澤村下意識的便想掀開窗簾,不料腰身一緊,沒有防備的澤村一下子便往後落入某人的懷抱

「喂!」

別突然動手動腳的…,後頭的話淹沒在御幸的手掌心裡,只見對方將食指放在雙唇之上,“噓”然後戲謔的低笑著,於是澤村放鬆緊繃的身子順便睨了御幸一眼,以表達自己的不滿和疑惑

御幸自然看見澤村的眼神示意,於是立刻求之不得似的,以緊抱對方的姿態靠上耳際,刻意壓低聲調

「你可是囚犯的身分呢♡」

此話意即,已經進入對方的領地範圍-青道山莊,便不能隨意行動,因為這裡的任何一個人都有權力制裁外來入侵者,甚至連盟主們都無權過問(除非在盟主管轄領地內)

「那你幹嘛…」

保護我…?,澤村問不出口,但又覺得對方是這個意思,感覺到腰際的手又收緊了幾分,抬頭恰好望進御幸有些熾熱的視線

「恩…因為我喜歡你喔」

「…!???!?」

“呼”地鬆口氣,御幸成功用兩手將那即將爆口的驚聲尖叫堵在澤村的嘴邊,對方瞪成的貓目裡滿是不可置信,臉頰卻紅的似滴血

我這麼說你到底是高興還是不高興啊…,無奈的表情只有一瞬,御幸接著壞笑起來“哎呀你害羞了嗎?”,得到了澤村“講啥鬼東西啊!”這樣不意外的回覆

兩人打鬧、爭執與玩笑之間這輛馬車似乎脫離了車隊然後越過人聲,來到了氣氛極為寧靜的地方,這時御幸敲了敲眼前靠近車夫的木壁

「馬車我待會再來弄走…你最好給我快點!」

倉持兇惡的聲音從外邊傳來,惹得澤村渾身一顫,而御幸呵呵一笑算是交代,然後離去的腳步聲很快便消失在還待在馬車裡的兩人耳裡

「走吧,先進宅院,還是…需要我抱你?」

免了!!!我自己能走!澤村抑制著不讓聲音太高亢,然後跟著御幸鑽出馬車,映入眼底的是一座漂亮又壯觀的建築,大門上的橫木刻著顯眼的“御院”,底漆金黃,看起來獨具氣勢

進來吧,別客氣哈哈,御幸滿意著對方的反應,自來熟的拉過澤村的手,而後者還處於震懾中沒法分神去掙脫,就這麼傻乎乎的被拉進去,然後傻乎乎的接過衣服,接著又傻乎乎的準備在御幸面前更衣的時候才猛然清醒

喂!你怎麼還在這裡?!,面對澤村明顯是羞憤的表情,御幸暗暗砸舌表示“居然在這種關鍵時刻回神真是可惜”然後走到門邊又想到什麼似的,倚著門回頭戲謔一笑道

「啊對了,身材挺好的嘛♡」

「混帳眼鏡!你!!!!」

搜身的時候你都幹了什麼啊啊啊啊啊變態,澤村在內心咆哮,然後展開了手中的衣物開始著裝,御幸離開時並沒有任何聲響,這讓澤村越發的尊敬青道山莊裡個性出了名差的二盟主

另外存在著的奇異情愫澤村說不明白,但不管是什麼現在全都僅能歸類成“尊敬”,即使御幸莫名的待他好,此刻他也並沒有遺忘自己真正的目的,或者說,生存的價值

…去殺掉,青道山莊的核心人物

金黃的瞳孔黯淡下來,想到要解決的目標就是剛剛那個對自己溫柔笑著的男人,澤村沒由來的感到胸悶,為什麼…會這樣…?為了今天我做了多少努力?做了多少準備?對方都已經自動把我帶進其他殺手都很難踏足的領域了啊!

聽好了,澤村,他們說你是最有可能完成任務的孩子,所以…,憶起當年撫養著無數孤兒的那位姥姥流淚著將自己推到一個陌生的男人身前,用一個人就能交換整個庭院裡孤兒及姥姥們的性命,年紀尚小的澤村出奇地沒有一句怨言,聽話的跟著男人走了

只要完成這個任務,往後你便自由了

咬牙苦撐殘酷的訓練,一天又一天的過去了,看著可能成為目標人物的情報及圖像,澤村明白,當他成長的時候,這些人也正在前進

啊…結城哲也果然成為了第一個大盟主,澤村在休憩期間喃喃自語,翻過另外一頁的人物畫像,御幸一也,這個人的年紀明明和自己相仿,卻已經準備成為盟主身分的第二把交椅

然而不管是結城還是御幸…都將成為往後的目標之一,澤村閉上眼低下頭,不大的雙手互相竄緊,在心底默默的執行每天自訂必要的懺悔

我們無冤無仇…假若我哪天真的能殺你們,也請不要原諒我

………………

現在,真正接近目標後,澤村發覺自己似乎開始不清楚必須要這麼做的理由,意志也稍稍的動搖,不對、不該…是這樣的吧?

可是…御幸一也這個人,與自己素未謀面,卻在兩人打過一架後,將他這個分明就是準備殺人的傢伙放在身邊,更扯的是還直接的帶進山莊中

惡劣的關懷…

奇怪的溫柔…

莫名的感情…

全都!全都跟情報還有教我的不一樣啊!

拳頭打上牆壁,穿好衣服後的澤村咬緊牙根,努力的壓抑著不應該出現的情感萌芽

但他不知道的是,這情愫…早在看著御幸畫像的那些時日裡便悄悄種下
\\
「欸」

御幸被澤村趕走並興致缺缺的從裡邊走出來的時候,被站在牆邊的倉持喊住,哎呀這麼快來領馬車嗎?,御幸笑道,而倉持哼了聲表示馬車早就弄走了,現在讓我跟你談正事

「你準備把殺手放在自己身邊?還…要替他申請合法身分?」

你瘋了嗎…?,尾音不自覺的上昂,倉持咬牙切齒,他怎麼就攤上一個行事風格奇異的惡友兼上司?

「他不會的,我相信他不是這種人」

…為什麼?,倉持反射性的提出疑惑,然後看著御幸一臉俏皮的說“直覺♡”差點失手弒君,結果不等他繼續反應,便見那人稍微嚴肅起來

「要是真的發生了,那…」

御幸一頓,嘴角噙著淡淡的笑容

「我將會是他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殺得人」

TBC.

评论(19)
热度(50)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