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御澤】Chapter 首-11

#請先看前提
#前文自己找(喂
#文章庫存危機!!!
#此章為虐前預警⋯
#我愛青道的各位老爸老媽們(?
#還有啥⋯?

同樣經由小天使提醒發文😂😂😂✨

今天我什麼都不想說⋯
大家晚上好,總之👉👈
趕緊往下滑滑去深刻的感受感受吧😂

(正文)

夏天就要結束了,為迎接秋天的來臨,首都町舉行了夏末祭典,青道組又一次忙碌了起來,為了維持祭典的順利進行

「請!那個什麼…尾祭工作!請和我…搭檔!拜託了!御幸!」

還以為被誰欺負了跑來哭訴,結果漲紅著臉半天就憋出這麽句話,還好…

並不是告白

「…還是不加前輩啊哈哈」

御幸故意將意外的表情堆滿整臉,既上次在總部跟丟澤村,找到後來,從倉持那邊得知人已經跑回農場去了,於是他“高冷”的忍個半天,最後,還是認輸似的跟著跑了回去

而且很明顯的,御幸的腦袋當時一點也不冷靜,居然沒有去探究為什麼倉持會知道這件事

遜斃了,御幸評價自己

然後這幾天傷口好得差不多的澤村,練習間不知道吃錯什麼藥,只要他出現,有事沒事就瘋狂瞄他,要知道,裝作若無其事的人也是挺累的,雖然只要稍微調侃一下,對方就會暫時恢復正常,可是一般時候整體的感覺還真是莫名的微妙

微妙的地方在哪?就是不知道才莫名啊…

還有,令御幸不解的是,…明明戴著面具,為什麼澤村的視線從來都沒有猶豫?

那麼,回到第一個問題,為什麼他會這麼頻繁的出現在澤村的視線範圍內呢?近期,御幸時常在工作之餘往農場跑,別問他為什麼去,管那麼多對身體不好,腿長在他身上所以他愛跑就跑

那麽接著,又是準備去做什麼呢?恩,這個嘛!沒事就…看看那個笨蛋在幹嘛?去取笑那個笨蛋?偷偷幫忙那個笨蛋?好吧,全都跟那個笨蛋有關

所以說,不是告白,還好…也,不太好

御幸本人雖然沒有自戀到認為不管男的還是女的通通都對他有意思的地步,可是…最基本的自信心還是有的啊!啊啊!對了,這麼想想之後突然有些豁然,誰叫他差點忘記,對方是個笨蛋

轉念一想,御幸覺得這樣也不錯,沒被對方喜歡上什麼的…

反正自己那還捉摸不定的感情,只要像平常一樣,往心裡的最深處放,誰都不會知道,當然…那個笨蛋也不會是例外

只要看著就夠了…更多的他沒資格,而且這個距離,也不會傷害到對方…這樣就很好,是吧?御幸一也,是個自問,然而並沒有回應

這次的工作,御幸原本打算一個人執行,接著再自己跑去偷懶,因為這次倉持沒空跟他鬼混,畢竟有亮介前輩在嘛…

啊、真是寂寞,於是在總部集合所有人做工作分配時,御幸笑著對倉持這麼說

…滾吧你,去帶帶學徒也行!好一個意有所指,倉持表示這個語氣讓他渾身雞皮疙瘩

所以現在呢?人自己送上來了,如果拋開一些糾結和擔心,御幸自然樂意,可是他依舊得假意勉為其難一把

「恩…好吧」

很想接著說“下不為例”,但說不出口

「真噠!?喔耶!!!不准反悔喔喔喔」

這點事情,能這麼高興嗎…

御幸無奈的笑笑,這傢伙還真是可愛啊
\\
這就是所謂人腦極限開發嗎?哈哈

倉持端著食物回到一號房後,他對澤村這麼說道,別哭啊,傻瓜!放下東西後還大力的揉揉對方的頭

「嗚…倉持前輩!我、我應該怎麼辦?」

「哈?你指得是什麼?…來、吃片,欸、不對!先擦擦鼻涕!不要沾到,很噁心!」

經過倉持咬牙砸舌之手忙腳亂的一陣安撫,終於止住哭泣之後,澤村咬了一口煎餅,整臉開滿花似的,笑了

「好吃!」

「…」

早知道食物這麼有用,那他剛才在做什麼?於是,倉持洩恨似的用力拍了吃得正歡的澤村一下,後者立馬露出了委屈的表情

這招對我不管用!倉持當作沒看見,隨即無情的切入正題

「所以…得出結論了,是嗎?」

「恩…」

澤村又咬了一口餅,含糊應聲的點點頭

「那,是?」

然後壞笑著,根本故意的問道,惹得澤村又緊張又害臊的瞪出貓眼,還手足無措的差點弄掉餅乾,不知道應該誠實以告或是怎麼樣

這麼一急,眼淚竟又要奪眶而出,倉持見著便不再逗弄對方,畢竟…這個答案,他很早之前就預見了

反正他就是倒了八輩子的楣才會遇見這兩個傢伙的嘛!算了啦!

「很明顯嘛,一個樣」

夫妻樣,撇了撇嘴

「啊…?!」

望著顯然不明白這段話意函的澤村,倉持哼道,以後不好好坑你們一次的話我不甘心…然後一臉“我真是好人”並帶笑的建議

「這次的尾祭,就去找他吧,搭檔什麼的」

「尾…祭?」

於是,當澤村真的過去“逮著”御幸,然後紅著臉說出要求時,他是緊張的半死的,不但貓眼瞪得直直的,連捏緊的拳頭裡也全是汗水

想當初,沒有意識到對御幸的感覺…

…還能夠直視御幸的雙眼而不感到緊張,不帶任何邪念的欣賞,那越看越覺得漂亮,純淨的琥珀色

…還能被對方勾著脖子,兩人笑著打打鬧鬧…現在回想起來,才深刻的感覺到那是象徵著彼此多麽親暱的舉動

…還能夠若無其事的撲進他的懷裡,一點也不需要覺得彆扭…而現在的彆扭在於,澤村自己心底的期望,期待著伸手接住他的御幸也能有,哪怕是千萬分之一…同樣喜歡他的心情

只要你有任何一點喜歡我的蛛絲馬跡,那我…就是翻天覆地也要抓住絕無僅有的可能

「恩…好吧」

在澤村眼裡,御幸說話間嘴角帶的笑容,似乎閃耀著光芒,他欣喜若狂,因為得到了應許,看著對方瞇起眼睛的微笑,心臟跳動的速率簡直翻倍

啊啊、我啊,怎麼會…這麼喜歡這個人呢?

只是他嘴角一勾,便令人滿腔喜悅
只是他眉頭一皺,便令人倍感擔憂
只是他伸手一觸,便令人精神滿溢

這肯定是一種魔法,而且是勾人魂魄的魔法,它令人神魂顛倒,越是深陷其中越是無法自拔

戀愛吶,原來就是這樣甜美的感覺嗎?
\\
如果是第一次約會,卻不知道應該怎麼做才能讓彼此都能留下深刻又美好的回憶,不妨看看戀愛故事裡面的情節,然後,就這麼來個模擬練習如何?

練習?!?!…可是,這…不是約會啊,澤村聽見大家得出的結論後,有些害羞且慢吞吞的說道

「恩?兩個人一起去逛祭典…,這為什麼不是約會?!」

「川上前輩,連你也!」

這是發生什麼事情啊…

是這樣的,讓御幸點頭答應後,澤村踩著歡快的腳步來到了練習場,正想著要和小春匿名的分享一下喜悅…結果居然有人在等他回來

一堆狐狸,小春還有降谷,所以為什麼?

喂!讓我們好找啊,是倉持前輩的聲音,錯不了!

「…咦?最近…有什麼比賽嗎?」

「才沒有那種東西!白痴」

倉持一手勾住澤村的脖子,邊笑罵邊把面具拿了下來,而他的動作就像是一個示意,其他狐狸也紛紛拿下面具

結城前輩?呃…另外,咦?長得跟小春好像!

「傻村,這是哲隊,之前你就知道的,再來是川上憲史,旁邊是伊佐敷純,還有增子透,最後是…小湊亮介」

倉持為澤村一個一個介紹,其實也是讓降谷和小春跟著一起認識前輩們,只不過說到最後一個名字的時候…好像有什麼奇怪的氛圍產生?總之,倉持的聲音小了點,大概是錯覺吧,澤村判定

「啊!各位前輩們好!!!所以…」

為啥找我?恩?…小湊?!小湊春市?小湊亮介?

「啊!?是哥哥?!好酷!」

聽見澤村亂叫,小春又是靦腆的笑笑表示對方說得沒錯,倒是亮介笑瞇瞇的往前站了一步,先向澤村打了招呼

「幸會,澤村…榮純?」

「是的!哥哥好!」

接著伊佐敷扯著嗓門讓還是學徒的澤村多點元氣,而川上也和澤村握了手表示友好,增子則是奇怪的遞了一張紙過來

【請多指教】

「…?啊、增子前輩也請多多指教」

噢,他正在處罰自己不准說話,不用介意!對於澤村疑惑為什麼是紙上招呼,倉持這麼解釋道,至於原因並沒有細說,然後回到了他在最開始就想要知道的問題

哦~為了幫助你呢,澤村,亮介微笑的回答,可是儘管如此,得到答案的那個人依舊是一頭霧水

榮純在尾祭要和御幸前輩行動,對吧?小春笑著接過話尾,欸欸欸?為什麼會知道?我還沒告訴任何人才對…?臉上滿是震驚,澤村的臉頰頓時染上詭異的紅暈

臉上的表情很明顯…,降谷一開口,立刻被澤村勒令閉嘴,反駁著“才沒有這回事啦!”,不得不說,他瞪著貓眼說話的時候特別沒有說服力

澤村瞪著降谷,後者面無表情,接著…絲毫不意外的,演變成一場戰爭

最後還是等得不耐煩的倉持站出來發話,直接了當地打斷幾人的笑鬧

「行了,都給我打住!…傻村!我們做這種事不單單是幫助你,你只要知道這點就好了」

還為了那個一直止步不前的傢伙!!!光是看著就很煩啊!

「啊?哦…」

說話居然沒有平常大聲,倉持前輩這是病了嗎?莫名識相的沒有問出口,又經過了一番折騰,澤村算是接受了“親切”前輩們的幫助,雖然不曉得重點在哪裡,還有為什麼要這麼勞師動眾??

然後,便是得出那個“哦?是約會呀”結論的現在

既然是約會…那換套衣服怎麼樣?哲隊,亮介看向結城問道,直接的無視被當成背景,喊著“就說了不是約會啦…”卻沒有什麼說服力的澤村

結城點點頭,算是贊成這個意見,亮介一見得到首肯,立刻轉向,面對自己的弟弟-小春

「這個就拜託你跟增子了」

青道組裡,會裁縫的人不多,御幸是熟練的其中一個,但總不能讓本人做自己的衣服…,增子則算是多有涉獵,傳統的服飾當然難不倒他,然而這項技能卻是小春的拿手好戲,所以亮介才會極為放心的將著個重責大任交給自家弟弟,然後接著表示尺寸問題…兩人的衣服什麼的,早就偷好了(咦)

「恩!交給我吧,哥哥」

小春笑著回答,增子則是遞出寫了【沒問題】的白紙,還點點頭表示同意,而此時伊佐敷用力的勾著澤村的脖子表示你這小子挺不賴的嘛,雖然後者並不明白到底是什麼東西能讓前輩稱讚?

於是,最重要的…誰來擔當澤村模擬約會的對象呢?

一陣沉默後…

「…降谷怎麼樣?」

誰說的啊喂!澤村炸毛

「咦!!!!!?」

「然後這個借你,幫助聯想」

唉唷…真是準備周全!亮介玩笑道,在大家的目光下,降谷似乎對此毫無意見,他沒什麼表情的戴上黑框眼鏡,便彷彿變了個人似的,渾身充滿文藝氣息,真的要說,大概是像極了…文弱書生?!

「恩,看起來,挺不錯的…?」

川上幫腔,確實,現在降谷跟平時比起來有很大的區別,不僅僅是外型,連氣質跟周身氛圍也因此有了顯著的改變,

不,才不一樣,兩個人從頭比到尾,明明完全都不一樣…澤村嘟著嘴在心裡默默的比較

結果拍桌定案,於是澤村很不幸地,從現在開始到尾祭之前都必須將降谷當成御幸來對待

第一個場景設定是,對方出現在約定的地方時…彆扭的,澤村極力掙扎的看著降谷,嗑嗑吧吧又吞吞吐吐的說道

「呃…那…我們走…」

「停!傻村!你是在搞笑嗎?」

倉持邊喊邊拿起增子手中的厚紙,捲成圓柱便往澤村頭上來一下,噢嗚嗚、好痛!澤村真是委屈極了…畢竟不是本人感覺根本不一樣嘛!

「模擬想像」

開口說話的是結城,不過就這四個字…身為笨蛋擔當(…)的澤村當然沒辦法明白他們偉大的隊長話語其中的寓意

「哲是讓你想像呢!就像是…修煉的時候也不是一直都有人能夠陪同練習對打的吧?自我模擬對手在訓練中也是很重要的啦!」

伊佐敷見著大家一臉茫然,很沒好氣的解釋道,所以為什麼會知道結城前輩想說什麼…?澤村又一次識相的沒問出口,他現在要專心想像,想像著身邊的人就是他

那欠扁熟悉的壞笑…
那溫柔好聽的聲線…
那池面到爆的面容…
還有…那擁有蜂蜜色光澤…
他最喜歡的雙瞳

緊張感在瞬間遍及全身,他就在眼前!所以…展現出來,展現出澤村榮純的全部,盡已所能的

「…走吧,嘿嘿,渾蛋」

僅是一頓,沒有絲毫猶豫澤村揚起笑臉道,面對心愛之人,便是蜜也沒有那真摯的笑容甜膩

看來…不用太擔心了吧?伊佐敷轉過頭詢問身邊的結城,後者回應著點頭,嘴角微微勾起一個淺笑,沒問題的,是澤村的話,他這麼說

「很好!那麼接著!就這麼去晃一圈農場!」

倉持語氣稍嫌酸澀的命令道,居然一個人也能秀恩愛!煩死了!

「!!!…還做啊?!」

「…」

「澤村不准頂嘴!降谷不准無視!現在!立刻!快去快回!在我還沒修理你們之前!」

哈哈~那麼,增子前輩…我們也開工吧?小春對著增子笑笑,待對方同意後,兩人隨即在表示“布就由我們挑選吧”的結城及伊佐敷,兩人的帶領下,一起去了布坊

而川上在剛才便因為有事要辦,和大家打過招呼後先行離開了,剩下來的人,只有倉持及亮介

「要不…咱們也…跟著走走?」

望著剛離開不遠的,降谷和澤村,兩人已經脫離約會想像並且互相打鬧著的背影,倉持的臉頰泛起詭異的紅暈,像是無意的詢問,視線假裝不經意的撇往別處,好似對方的答案並不怎麼重要

「好啊」

亮介依舊擺著他天生就笑瞇瞇的臉,邊回答邊饒有興致的看著背對他的倉持,那明顯因為他的回答而泛紅的耳根
\\
御幸直覺很奇怪

但又說不出哪裡奇怪

首先是,距離尾祭的前三天,幾乎見不到澤村、降谷…甚至小春也沒看見,即使有些人他不太熟悉,可是總有被避開的感覺?大概是錯覺…御幸和倉持邊吃飯邊討論此次維護工作的要點時如此想道

然後是尾祭的前天,哲隊特地拿來了一套衣服,說是此次工作必備服裝,對方是一如往常的嚴肅,而對於隊長所說的話,御幸一向不疑有他,所以聽話的接了過來,看也沒看,就掛進櫃子裡

終於,來到了尾祭當天

是夜,七彩色的燈籠掛滿樹梢,奪目的光彩連黑夜中的明主也因此失色,街道上滿是熙攘的人群及大聲吆喝的攤販,一群穿著漂亮和服的少女高興的擠在套圈圈的販子前,討論著要套哪隻娃兒好

而形成反差的,街區裡距離熱鬧祭典稍微遠一些,寧靜的巷子裡,御幸正站在陰暗的路燈下等著澤村赴約

他隨手擺弄了下袖子的部分,這是款式一般的傳統和服服飾,異常的合身,底色為墨黑,袖口有段淺藍色紋飾,肩上還披著深藍偏黑、繡有幾朵金線牡丹的外罩披肩,腰間依舊是刀鞘通體呈黑的厲妖

御幸也順手調正了臉上的護目鏡,然後在心裡結論著,整體說來是件古色間帶奢華的服裝,所以為什麼會是這種連使刀都不怎麼OK的和服當作必備裝扮???確定沒拿錯…?這樣子巡邏!?做得來才怪吧?

想不透

「御幸!…抱歉,遲了點!」

聞聲望去,御幸便覺眼前一亮,澤村小跑著過來,身上是和他同造型的和服,底色為亮白,袖口有段深藍色紋飾,肩上隨動作飄揚的披肩是青色偏淡的,還同樣繡有幾朵金線牡丹

那像天空一樣的顏色,最適合澤村,御幸曾經這麼想過,而現在…亦是如此

連如此黑暗的地方,也能因你而閃耀啊…

「是腿太短的緣故?那我可以勉為其難的原諒你哦」

「渾蛋!說什麼呢!…啊對了,這個」

御幸一個狐疑,便看見澤村手中的東西貼了上來,面具…?接過後,他立刻拿下來端詳

跟平時以白底和赤色紋路裝飾的狐狸面具不一樣,這個澤村塞過來的…只有半個,黑色的,上面有和披肩一樣的金線牡丹

……………恩,不難看出這些東西都是一整套的,御幸當然不是笨蛋,他現在只莫名覺得眼睛酸澀

手工極為細緻的服裝,暫時猜不出自己以外的縫手所以放一邊,但這每朵都一絲不苟的金色牡丹…恩,並不難猜出是出自於誰之手

他身上的,澤村身上的,…根本不是什麼必備服裝,這肯定是不少人齊心協力,幫忙準備出來的每一樣東西…不是巡邏工作,那會是什麼?

「御幸,你、靠過來一點…」

「恩?」

思緒被打斷,還沒來得及問面具的意義,看見澤村可愛的招著手要他靠近一點,御幸抿起嘴,控制笑容,還忍下想要揉對方髮旋的衝動,好奇的,往前靠了一些

澤村的手立刻伸向御幸的臉,不對,是手掌貼近額頭,然後撩起他整片瀏海

被撥上去的瀏海,沒有掉下來…?,御幸對於澤村這一系列不清楚原因的動作,反應還有些呆滯

「?」

「很好!這樣很帥哦!真不愧是人人稱讚的池面武士」

接過澤村遞過來的小片鏡子,鏡中的人…

咖啡色瀏海上撩,顯現參差不齊的狂野感,露出光潔的額頭,襯的護目鏡底下的琥珀色雙眼更顯明亮

一個風格很是不一樣的自己,至少打出生到現在還沒這麼搞過

「是嗎?那你呢?…你覺得如何?」

御幸低低的笑問,然後用右手往上做了個和剛才澤村如出一轍的動作 ,只不過讓本人自己做起來似乎更有味道

那因光線問題所以微暗的眼瞳稍闔,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對方的下巴上抬了一些角度,嘴角依舊是本人風格的笑意,帶出幾近魅惑般,一種狂野又迷人的性感

澤村覺得…要是現在有人拿水潑這渾蛋,他可能會把持不住的撲過去

…,於是現在澤村簡直想罵髒話,畢竟這造型是他依照且比對著倉持的髮型,然後硬是和倉持拿了一些固定的髮油,才創造出眼前這帥死人不償命的渾蛋的啊

怎麼會…這麼好看啊啊啊啊啊啊啊

「…帥死了…………………快走啦!笨蛋!」

澤村因自己的想法和脫口而出的話語漲紅了臉,他一手粗魯的抓過御幸拿著面具的左手,然後拖拉著對方跑向熱鬧的街區

前半句的誇獎雖然特別小聲,但御幸確實聽見了,後半句對他來說因此變得不重要,誰叫那句話衝擊力太大!

不否認…也太糟糕了…

御幸直直的看著眼前拉著他跑的澤村,那紅透的耳根…啊啊、未免太可愛了吧!這傢伙

這樣會,越來越捨不得放開的啊…

跟上小跑的速度,緊緊回握澤村的手,御幸嘴角泛起了苦澀

TBC.

评论(3)
热度(40)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