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御澤】Chapter 首-12

#請先看前提
#前文自己找
#文章庫存危機!
#求天使們投喂嚶嚶嚶
#此章虐⋯虐⋯虐⋯需注意
#差不多要放外傳了⋯
#遲到鞠躬禮x3

各位晚上好,沒錯,我晚了一天才出現⋯
經由小夥伴的提醒~qwq姍姍來遲

這章大概又是個轉折⋯?
總之先甜後虐,各位看官要先做好準備喔

然後⋯碼文碼到現在我才發現原創人物似乎算蠻多的?

那麼,依舊優先感謝你的閱讀qwq

(正文)

祭典的開始,暗示著夏天的結尾
\\
所以面具有什麼用處?

噢,因為…你要是不戴就太顯眼了啦!

街上處處充滿熱鬧的氣氛,澤村伸手調整了下眼前的護目鏡,噢你說他為什麼有護目鏡?

那是因為方才澤村讓御幸戴上面具的時候發生了這種事…

「…傻村,雖然這個面具挺好看的,可是很遺憾,我戴不了哦」

「哪有這種事!」

澤村撇嘴道,然後兩手一伸,把護目鏡從御幸臉上拿下來,接著一個反手,換成自己戴上,整套行雲流水的動作讓御幸為之嗔舌

這不就行了吧?好了!快戴上去!澤村必須承認拿下眼鏡的御幸更加令人瘋狂,所以他緊張的撇開臉,手則慌忙的拍打對方的肩膀讓人趕緊掛上面具

哎,是是…御幸回答道,見澤村戴著自己的護目鏡居然會有一種異樣的滿足感,於是他聽話的戴上面具

「走了,還沒吃飯吧?」

於是現在的澤村雖然有點不習慣的頻頻調整護目鏡,可是心裡卻是雀躍不已的,跟個少女似的,揣著喜歡的人經常使用的某一樣東西,就能臆想著對方這個人也全部屬於他

唉~真是令人害羞

另外值得一說的是,即便戴上面具,似乎還是無法遮掩御幸本身的氣質及池面的程度,不少從身邊經過的女孩們依舊嘰嘰喳喳的討論這兩個顯眼的人,雖然同為被討論的對象之一,澤村還是有些不爽快

倒不是因為佔據篇幅最多的明顯是,撩起額頭瀏海以及戴著面具的御幸

明明,都特地戴上面具了…,轉頭看著身邊的人,澤村抿著嘴,撇回臉,安靜了下來,應該不安分的人突然沒了動靜,御幸當然很快就發現了,於是他扯個笑

「怎麼?…吃醋了?呵呵」

「!!!誰吃醋啊!!!」

哎?結果御幸並沒有和澤村繼續辯論下去,只是望著他,然後遞了一個弧度不大的淺笑,全然不理會因為這個笑再次湧起周圍女性議論紛紛的騷動,啊、就好像是在說…

我的眼裡只有你,你還介意什麼?

真是…鬥不過這傢伙,於是對這個情況算是放寬心的澤村帶著開滿花兒的心境,興奮得拉過御幸,往最多人潮聚集的地方過去,走快點啦!我們去看看那裡有什麼!這回又像個小孩子,看什麼都新奇,御幸邊想邊笑得寵溺,任由對方扯著他東搖西晃的

怎麼說呢?“我們”這個詞還挺好的…

「咦!?伊佐敷前輩?」

澤村在人潮的圍觀注目禮下大聲喊出眼前方才慌忙顧著攤販,現在好不容易休息一會正在擦汗的那人名字,御幸在他身後一個扶額,難怪人家說小狗太笨的時候也是費神…呃不對,總之雖然說喊名字並不會如何,但是引人過於注目就不太好,這不就是他戴面具的原因嗎…

「澤村你個傻瓜,別喊這麼大聲!我下一批糖都還沒做好啊!」

伊佐敷邊朝澤村大喊,邊替攤販掛上,用漂亮書法體寫著“暫時店休”,和“準備中”的牌子,字體的一勾一勒都非常講究,恩,一樣 並不難猜出是誰做出來的

「哇!生意好像不錯!我跟御…也也、前輩也一起幫忙!」

也也…?…那是什麼?雖然伊佐敷憋笑的臉太過滑稽,但御幸根本不想多辯解什麼,隨他去吧!反正爺戴著面具!戶怕戶呢真是!

起碼知道了取名字這種事,澤村並不擅長,嗯嗯,而且是非常的不擅長

話說我們這身裝扮不好幫忙吧…御幸正想著要吐嘈澤村,就看見才準備搬起一箱物品就馬上因為衣服的牽制要往前傾倒的澤村

「哇!…」

眼明手快的,御幸將澤村接進懷裡,另只手也不忘揣好那箱東西,不過他雖然擁有超於常人的臂力,但是在施力點不平衡的狀態下,要做出這麼個雙重動作還是蠻辛苦的

另一方面的澤村撲了個滿懷,手為了平衡還順勢的繞上對方的腰肢,屬於御幸的味道頓時充滿胸腔

真是要命,澤村最近幾乎沒什麼口德,平常沒什麼運作的腦袋也差不多意識到,只要扯上這個人,不管是什麼,反正所有相關的事情,他都無法好好妥善處理,對,就是妥善處理

「欸,說要跟我出來的人是你耶!才這樣就不行了?」

御幸承認自己其實蠻享受把這個笨蛋抱在懷裡的感覺,當然,如果兩隻手都能用,那就更好了

「哈?!我只是不小心…」

「你們兩個…沒打算幫忙就滾一邊去吧」

伊佐敷瞪了一眼兩個還膩歪著不分開的傢伙,沒好氣的說道,而手上製作糖葫蘆的動作卻沒停,澤村一聽這才趕緊從御幸身上起來

御幸總算可以放下手中的重物,雖然覺得對方起來的這麼快速是挺可惜的,他活動一下手臂,然後一把勾過正致力在和伊佐敷道歉的澤村

「走了!前輩擺明不歡迎我們嘛!吃飯去」

「欸咦?」

沒被面具遮住的臉部下方,御幸勾起甚是欠揍的笑容,當然,說出來的話也一樣不例外

「………兩個都給我滾!!!」
\\
…約會?…如果把兩個字換成訓練,這個我倒是每天做

整個詞都換掉的話就沒意義啦白痴!而且誰稀罕知道你的日常啊!

唯獨不想被你這麼說

………

澤村和降谷幾乎是比賽著的跑了半個農場,在跑步的後半段才想起倉持的警告,然後又接著進入微妙的彆扭狀態

「呃,所以應該…牽手?」

見降谷一臉看白痴的表情,澤村簡直想把旁邊的石頭通通扔這混帳身上,沒其他原因,就看他不爽!非常不爽!

澤村惡狠狠的一把抓過降谷的手,媽呀,這個感覺真是不舒服…,不到半秒,兩人同一時間的,立刻快速馬上的!放開對方的手,臉上不外乎是嫌棄的表情,就差沒有拿手巾將手好好的擦過一遍

啊,然後,又想起了倉持惡狠狠的警告,兩人微妙默契的對視一眼,嘛、總之假裝一下就是了…於是隨地撿起樹枝,一人抓一邊,繼續和平(?)的練習下去

………

此時此刻,酒足飯飽後幾乎走出洶湧人潮的兩人…澤村看著御幸在前方隨著走路而擺動的右手(左手放在和服腰帶裡哦),在內心掙扎個千萬遍,想過去牽著又恐懼對方的反應

啊啊啊啊啊啊啊,可是好想牽…

御幸走路不注意前方,你問他為什麼?因為他超級在意後面那個笨蛋的一舉一動啊!

想做什麼又不敢,可是內心卻超級想做什麼事情,幾乎憋紅臉蛋的模樣真是太可愛了!太可愛了!特麼的可愛(喂),現在如果可行,御幸簡直想捂臉打滾

自然!自然!我必須自然…

「御幸前輩的手還真大呢」

!!!!!!!!,御幸在心中有千萬個驚嘆號外加草尼馬們奔騰而過,因為…澤村居然抓起他的右手,仔細的端詳起來,還捏捏抓抓的,惹得他的右手臂至肩膀的部分一陣酥麻

太糟糕了

而且…前輩?!怎麼突然禮貌起來?

因為長期用刀,所以有些厚厚的繭,摸起來粗糙了些,但是,是非常溫暖的手掌,能夠被緊緊牽著的話…肯定,讓人很有安全感吧?

澤村雖然看起來若無其事又很鎮定的拿著御幸的手,但他其實是很緊張的…像御幸這種人,對自己來說…果然,是一種遙不可及的存在啊,自信、強大就不用多說了,遇到事情總是能夠果斷又冷靜的處理,並且做到最好,就像是這個世界已經不存在著能夠難倒他的任何事情

那個君臨天下的高度,如果能夠與他並肩…

將天地的浩大盡收眼底,身邊只有彼此,並且各自擁有著對方…

只要對方能與自己並存相依就能夠感到滿足…

…能夠追著他的身影,選擇來到青道組

真是…太好了!

御幸原本還有些慌亂,這麼見澤村居然不知道想什麼想到入神,也就冷靜下來

啊啊、這般耀眼,想要更加靠近又害怕將其吞噬

越是接近,就越是明白兩個世界的距離,是怎麼樣的遙遠

越是遠離,就越是渴望更多光芒的救贖,是怎麼樣的貪婪

即使,你笑著向我伸手…但早就被血腥浸染全身的我,沒有勇氣…

啊,不對,是已經連接近你的資格都沒有了

「御幸、前輩…那個…」

澤村在兩人一陣沉默後,率先開口,不等御幸回答,突然有人大喊道

「抓賊阿啊啊啊啊!抓賊!!!」

澤村在那傳自遠處的聲叫喊中一個轉身,迎面而來的是是個年紀尚輕的少年,他身上的衣服有些髒污,懷裡揣著看起來很名貴的包袱,一臉誓死如歸

原本眉頭一皺,打算抽出厲妖直接實行制裁的御幸被澤村一個推擠阻止,他有些不是滋味的站穩後,發現澤村居然直接拿起疾風(還套著刀鞘的)準備去阻擋那個少年

………這傢伙是有多可愛

少年一個停頓看有人決意擋道,遲疑了會,然後聽見身後隱約傳來追趕及叫罵的聲音,便立刻從腿旁抽出短刀要和澤村對抗

都用上刀鞘了,可見澤村的決心是完全不準備傷人,他一邊勸說少年就地伏法一邊是一臉自信的準備拿下這個少年,但在他身後的御幸並不這麼想

這個孩子的眼神…不是開玩笑的

思考間,少年率先發動攻擊,毫無章法,完全沒有刀法可言,在御幸看來,這樣程度的怒氣不但無法化為力量,還會讓自己成為極好解決的白痴,呵呵,尤其是對他這樣甚至不怎麼在意會不會不小心把對方殺掉的人來說

雖然沒有架勢,但少年招招卻是狠辣而且沒有猶豫的,這對於還有所保留、不希望傷到對方的澤村來說,就完全不一樣了

確實很吃力,少年沒有猶豫的攻擊,對上澤村明顯綁手綁腳的反擊…

御幸並沒有拔刀,他爆衝向前,將手伸向疾風,在澤村的驚呼聲中一個借力便用疾風打飛了少年的短刀,對方雖然手腕吃痛,但立刻在掉刀那個瞬間改為拳腳攻擊

接著,一個反手便將少年的拳頭化解,然後抓住對方的手腕,制止了下一波攻勢的進行,這時,御幸才真正透過面具的眼洞,與對方直視

掙扎間,少年望進御幸那琥珀色的瞳孔,有一瞬間的驚恐

「等等!那個…御幸、前輩…」

其實,御幸什麼都沒打算做,他只是準備像平常一樣,使用眼神及氣勢去警告他人,但…他這次都還未做什麼便被阻止了

嘖、這小笨蛋今天到底打算打斷我幾次…?

「…怎麼?」

御幸沒放開對方,無奈的轉過頭,對上的是澤村金黃色的眼瞳,不意外的,滿滿是懇求

「那個…能夠,放過他嗎?我!我會好好跟他談談的!也…會讓他去道歉!」

「…」

受不了…這個笨蛋

也受不了

想縱容他…的自己

御幸回過頭看著表情依舊兇狠的少年,覺得還是有必要稍微教育一下再放人過去…

結果就是…

歸還了包袱,以青道組制裁的名義,還有御幸皮笑肉不笑的撒謊,追趕過來的市民這才放心的返回祭典,而此時,澤村正極力安撫著那個哭得稀里嘩啦的少年,兩人靠在一起坐在河堤邊聊天

那御幸呢?他咂著嘴站在較遠的地方

不過就是小小的警告他不准傷到澤村,哭什麼呢!搞得自己跟個壞人似的

一邊在心裡抱怨,一邊將面具上移,御幸滿臉不意外的看著少年漸漸破涕為笑,然後跟著微微翹起嘴角

嘛,不論是誰都能被你救贖

遠離了祭典的人群和彩燈後,反而是眼前的星空變得刺眼而閃耀

哎呀~明明是重點的巡邏工作完全被遺忘了…,御幸抬頭望向星空,夏季尾端的星星,不知道怎麼的,顯得特別耀眼?

是因為有你的存在吧

然後因為等得有些無聊,所以御幸靠近了一點,結果竟意外的聽見了令人害羞的話

即使,有些斷斷續續的

「他一點都不可怕哦…………很厲害的啦!真的…哈哈…青道組…………是哦是哦……而且欠揍的要死!………你也這麼想吧?……嘻嘻,其實他啊…是……………」

值得讓我懷著夢想,追到這裡,很溫柔的人

可能是夜晚的風有點涼意吧?總覺得臉有些熱…御幸撇過頭暗自想道

那種可愛的笑容,再配上那句話…太犯規了

接近夜晚的深處,少年向澤村道過謝,然後奔跑著離開,到了較遠些的地方還回過頭更用力的招手,以表示他深深的謝意

「你給了他什麼?」

御幸靠了過來,隨口問道

「啊…沒什麼,就是…」

從家裡帶來的生活盤纏而已…恩,全部,澤村幾乎是帶笑泛淚

笨蛋…,御幸伸手揉了揉對方的頭,然後戲謔道

挺好的,可以減肥哦

………

看吧,就連溫柔,也沒有人能比得過你
\\
站在攤販旁,眼前這位眼角帶笑的女子,說美麗…好像稍稍不對勁?

說可愛…就完全不搭嘎

總之沒辦法形容…至少以我腦袋中的海量(咦?!)知識來說,伊佐敷默默的想

「您好,請問…」

女子輕聲的問道,聲音柔柔的、飄忽不定的,跟整個人看起來一樣瘦弱,伊佐敷甚至有些擔心會不會隨便的來一陣風就能吹走她?!

「純」

聞聲,女子回過頭,頓時羞紅了臉頰,還有些慌亂得不知如何是好,身後來人正是青道組的領導,結城哲也,他的手裡拿著一些小攤販需要用到的器具,看起來是為了送東西而來

站在一邊的伊佐敷當然是將女子那明顯的反應全看在眼裡,但他也不刻意過問,而是繞過她走向結城,伸手接過對方手上的幾樣東西,然後自然的說起話來

「非常不好意思,打擾兩位」

這時,方才那位女子的身邊不知何時,突然出現了幾位氣質明顯是不同層次的身著華麗和服的女子,而且還笑咪咪的向伊佐敷還有結城打了招呼

基於禮貌,結城的回應是點了點頭,伊佐敷則是以符合他性格的態度,直接的詢問來意

「您們好,小女子是美雪,旁邊這幾位都是小女的友人」

帶頭的女子邊說邊笑得如花似玉,引得身邊熱鬧的人群中,三三兩兩經過的男子們駐足

御幸…?噢,不對

名喚美雪的女子看見兩人那是在意料中的反應,又接著笑了笑,然後向伊佐敷表示她們全部都只是想買糖而已,沒什麼大事

哈哈,這種不入流的小糖大概不能滿足各位小姐的味蕾吧?伊佐敷發現自己實在無法好言好語的與這群女子對談

尤其,是這個帶頭,自稱名為美雪的女人

她舉的手投足之間稱得上絕對優美,沒有絲毫粗俗的破綻,紅潤小巧的嘴所發出的聲音軟軟的,聽著有些心癢,配上絕美的容顏,所有的一脾一笑都是那麼的完美,可為什麼…?

總讓人,沒由來的厭惡呢?

「怎、怎麼會呢,由青道組偉大的領導,結城、大人…那個…」

大人…,伊佐敷沒有聽漏,回答他的是方才先到達的女子,似乎因為美雪的出現,所以更加有了勇氣,聲音大了些,也不再同剛剛那樣低著頭

真是莫名其妙

「純」

本一直沉默的結城,這時又喊了一次伊佐敷的名字,後者看了前者一眼,然後輕輕的嘆口氣,認為對方的意思沒有錯,他們的確沒必要跟這些女子糾結個沒完

「恩,我知道了,那麼…請問,需要多少?」

一聽伊佐敷的回答,站在最前面的美雪笑得是那樣豔麗,她輕輕開口

「全部」

哈?!全部?不等伊佐敷和結城震驚,美雪繼續說道,這次尾音有些嬌羞,看來是想借此央求兩人,可是卻存在著不置可否的強硬

「另外,能不能讓小女見見…」

「御幸君」
\\
如果你有去過祭典,那你肯定知道,所謂祭典的高潮,便是煙火的施放

所以在這種時刻做得事情,將會更顯意義

今天的夜晚有些涼意,澤村突然有點後悔讓小春配上披肩,雖然打從一開始,就是他想像著御幸穿著的帥氣程度,然後說出自己的假設,給小春和增子前輩參考

於是當成品出現時,他是雙眼發亮的,而且不停道謝的,就差沒哭著抱住那兩個製作者

當然,實際上看見御幸的著裝,也的確是帥得無法無天

所以說…還真是保暖啊,這個料子…澤村癟嘴,完全無法找藉口靠近啊啊啊啊

可是!!!讓青道組的大家!!!對我付出的所有努力…絕對!絕對不能因此而浪費了!

咻~~咻~~咻~~

墨黑色的夜晚瞬間被煙花照亮,御幸和澤村原本站在河堤邊的大樹旁,一邊閒聊一邊觀賞滿天的星空,這下便好了,看膩星星就改看煙火吧

然後,早就知道會有煙火的澤村,想著接下來準備要做得事情,緊張的嚥了嚥口水

“澤村,你知道,這次尾祭的重頭戲嗎?”

“哥哥是說…?”

亮介看著有小春在一旁幫忙試穿衣服的澤村,笑了笑,然後繼續說

“是煙火呢,而且這個煙火很特別”

“…是個能夠讓人幸福的煙火”

讓人幸福的煙火啊…

望著夜空中的光明,單色的煙火,並沒有想像中的綺麗

但,所謂的幸福就是因為簡單…才顯得特別有味道吧!

吶!請將你的手給我,讓我…讓我將幸福的溫度傳遞給你,直到填滿你心中所有的空缺

讓我,給你帶來幸福

「御幸!」

「恩?」

老早就將面具歪放到頭頂的御幸聞聲側過臉,用那個角度望過來,頓時令澤村的心臟跳躍速度更上一層樓

夜裡的清風吹拂而過,帶起兩人的衣袖搖擺

煙火的亮光將御幸的雙眼映照的晶亮,飄揚的披肩上,金色的牡丹也因此閃閃發光,在澤村的眼裡看來

不管是什麼,此時此刻,似乎都在替他加油打氣

「我…」

下一波煙花炸裂的巨大聲響蓋過了澤村的聲音,可是即便如此,御幸依舊為此瞪大了雙眼

澤村伸出了他的左手,說了什麼…

聽不見也不要緊,因為已經料想到會被煙花消音的這個可能,所以盡量的去放慢速度,強調口型,他知道御幸能夠看懂,而且是一定能夠

欸…不是真的吧?

見此,從驚訝中恢復的御幸笑了,苦澀的意味濃厚

他沒有用手去回應澤村伸出來的左手,而是慢慢的靠了過去,以煙花為背景,星空為襯托,緊緊的,不可拒絕的,將對方抱住

這個擁抱,令澤村有些失神,這跟想像中的不一樣,很溫暖,卻少了什麼,伸出的手只能僵在半空中,難道…自己的心意

…並沒有傳達嗎?

御幸抱得很用力,力道大得令澤村有些難受,他將臉低埋在澤村的左肩膀上,身體微乎其微的顫抖著

「…御幸?」

澤村…

澤村放下左手,用右手拍上御幸的背,還有些奇怪喊了對方一聲,那人在片刻之後回應,即使是很細微,他還是聽見了

那在耳畔縈繞的,令人心碎的聲音

謝謝你,榮純

啊…夏天結束了

TBC.

评论
热度(37)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