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御澤】Chapter 首-13

之前最前面打得那些都不想打了啦qwq
請首次觀文的小夥伴們記得看前提和Chapter 0喔

兩個禮拜沒有更新⋯最近碼文遇到了不少瓶頸(到底是啥)要寫得東西很多啦⋯怕沒有好好的交待啦⋯還有到底要多長啦真的只有30章左右?⋯原創的角色是不是太多啦⋯之類的╮( ̄▽ ̄"")╭

總之希望大家不要嫌棄還有多多給予支持和鼓勵,這篇架空到完全不知道在寫什麼的東西,可卻是我對御澤最初的愛,當然現在也依舊屹立不搖,所以絕對會完結,給最愛的他們一個美好的結局❤️

御幸最帥了❤️這篇有倉亮跟微小的降春以及⋯⋯⋯⋯
!虐前預警注意!

那麼,優先感謝你的閱讀(⁎⁍̴̛ᴗ⁍̴̛⁎)

(正文)

祭典的落幕,暗示著秋天的啟程
\\
原以為能夠留住夏天離開前,那幾乎僅剩一絲一毫,最後的溫度,沒想到,向其伸出的雙手,卻無法越過,一閃而逝的距離

像是被澆了桶冷水,從頭到腳的,沒有一處僥倖

尾祭的閉幕過去了一個禮拜,這段時間,象徵秋天的紅葉落滿農場裡不少的走道,每次打掃都要掃上好一段時間,惹得不少學徒抱怨連連,然後經過武士前輩的威嚇後,再繼續動作,澤村也是打掃的其中一個,但他最近總是在走神

說起來,那個時候,御幸對他說

謝謝你,榮純
還有…
抱歉

為什麼要這樣隱忍著痛苦?

維持那樣的姿勢,直到能夠帶來幸福的煙花落幕、直到御幸先行離開、直到遠處的人聲也平息,澤村還是無法回神

…這是被拒絕了啊…?

冰涼的水從後腦沖下,滑至鼻尖,然後滴落在泥濘上,訓練結束一個段落的澤村正將頭擺在出水口下方,似乎想讓自己清醒清醒

那明明是御幸第一次喊他的名字,結果卻是這麼令人悸動又心塞

身上彷彿留存對方的溫度,令人眷戀

啊、還有…很難過,真的、難過的要死

可惡,用那樣令人心疼的語氣說出這種話,我…怎麼可能就這樣丟下你?

而且到底謝我什麼啊?渾蛋…我才要謝謝你啊!

忿然的思索間,突然,後領被一個拉緊

「我說傻村…已經入秋了,你這樣做是打算先得病後嗝屁嗎?」

倉持一臉惡狠狠的提著澤村的領子,對方的頭髮已經濕透了,流下不少的水漬也浸濕衣襟,簡直接近全身半濕的狀態,現在秋風還呼呼的吹著,要是再不來阻止這傢伙,還不曉得他要這樣子思考人生思考多久

果然,影響還是太大啊…

「…行了,還沒開竅之前你就知道的吧?」

那傢伙身邊的牆…有多高、有多厚

「…」

澤村悶著臉不吭聲,他當然明白,從和倉持談克里斯前輩的那個晚上開始,再準確的說,是他惹御幸生氣的那個下雨天

御幸一也這個人,他貫徹了孤獨真正的意義

在身邊築起了高牆,誰都沒辦法進去
在身邊劃清了界線,誰都沒辦法靠近

他笑著和你對話,你卻無法真正的接近他

澤村說了聲“謝謝前輩”然後自己站穩,好像終於清醒似的呼出好一大口氣,沒錯…因為他早就明白那個最初的開始,所以,是絕對不可能就此放棄的

「那個,倉持前輩…」

「啊?」

請幫幫我吧,怎麼樣都行,我要剷除那道高牆,我要抹滅那條界線,我要…真正的站在他的身邊,緊緊揣住他的手,讓他再也無法傷害自己

而且,還要大聲的告訴他…

如果他受傷,我也會痛
如果他難過,我也會哭

如果…沒有人接納他

那我就成為他永遠的歸宿

倉持看著自家弟弟那金黃滿溢的雙瞳,以及存在於其中的堅毅決心,那個心情叫做是欣慰不已,他扯個笑回答道

「哼,就等你這麼說了」

澤村將濕透的瀏海向上撩起,他接著露出的是一如既往的自信笑容

不論別人怎麼說,一次不行,沒關係,我會繼續追下去

兩次、三次、四次、五次、六次………十次、百次、千次,不管你要拒絕我多少次,我都會死皮賴臉的跟上去

…直到你肯坦然面對我的那天,到時候!我再跟你秋後算帳!!!
\\
一個人要做到完全的銷聲匿跡,除了死亡,大概沒有其他更好、更有效的方法

最近,總在早晨打掃環境的亮介發現總部的屋簷,不知從何時開始,有不少的鳥類奇怪的聚集,而且並不是因築巢所為

「…」

逃離牢籠的時間,不知不覺,已經過去了5年

看來…是忍不下去,準備要行動的預兆嗎?

沉下臉,亮介琢磨著要不要上報組長,雖然是個猜測而已,思考間,他突然想起了那個…

在一旁喊著“亮桑”,只要他聞聲回頭,就會笑得特別開心的傢伙

這次…恐怕又要讓你擔心了啊

時間長達一個禮拜之久,倉持因為澤村的原因,最近總是往農場跑,有些時候甚至就直接住在那邊,大概算是在職位負責的事務上請了個小長假

畢竟…這個不省心的弟弟跟那個麻煩的惡友都需要多加照料與關愛,雖然倉持總在嘴上抱怨著麻煩,其實心裡是非常希望幫助這兩人,早日破除其他那一堆有的沒的,就別想這麼多,趕緊在一塊去!

誰都沒攔你們,渾蛋你倒是說說,你攔自己做什麼?倉持咬牙誹腹

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嘛!互相喜歡得這麼明顯,就差組裡的大家給你們公證了不是嗎?

不然,他的幸福應該什麼時候去追求才好?啊呸,不對不對…

吐嘈自己,倉持換了個姿勢,還著胸,側著頭,一邊看著克里斯前輩擺正澤村的攻擊姿勢,一邊在思緒間游移

…是我自己,讓他等得太久

曾經約好的誓言啊…居然拖延這麼久,兩個人的互動竟也沒當初的親密,倉持閉上眼細細的回憶那個從前,只是幾秒鐘,然後再次睜開雙眼,這次還帶上了他的招牌笑容

啊啊、有預感…永久兌現承諾的那刻將要到來

「前輩!交棒!」

「咦!!!!?倉持前輩!不是應該休息了嗎?」

「少囉唆!」

要想追上御幸的腳步,你還要比現在更拼才行!倉持哼聲回道,一說到關鍵字,澤村雙眼發光似的立刻振作起來,先向克里斯前輩道謝,再向倉持指教

克里斯拍拍倉持的肩膀,輕聲的說了一句,休息還是挺重要的,然後朝著澤村微微一笑表示加油,才離開

年輕真好…(?)

倉持看著澤村繼續大喊“謝謝師父指教”、“師父路上小心”…之類的鬼話,忍不住打斷他

「行了!別發廚!前輩還要我好好訓練你呢!全部的學徒裡面現在也只有你獲得特別的個人指導啊!給我好好道謝!」

是!謝謝前輩們的厚愛!在下澤…

停!有時間就趕緊繼續練習,倉持佯裝生氣的,又一次打斷道謝起來就沒完沒了的澤村

同一時間,在所有學徒互相模擬對練的練習場中,降谷又擊敗了一位學徒

在那位跌坐在地的同學“這…傢伙簡直怪物啊!!!”的目光下,習慣性的想將木刀收進不存在的刀鞘裡

「休息一下?」

相信榮純現在也很努力呢!你們兩個根本一個樣,一旁的小春說罷望著滿頭大汗的降谷,貼心的遞上擦汗巾,後者點頭表示道謝,接過後才慢慢的說道

「不行…」

不夠,還不夠…,降谷沉下臉色

姑且不論擁有特異刀法的澤村是不是也在他的前面,光是距離那位被稱為魔王的御幸前輩,就還有好大一段路要走

在他未來的規劃藍圖內,夢想中的強大,所謂真正的保護,不能單單用嘴巴來說

難得思考了這麼多,降谷邊擦去脖子上的汗水,邊有意無意的瞥了說要去為他取水的小春一眼

恩,絕對不能只是說說而已
\\
第一次,像這樣,如此的…想珍視一個人、想疼愛一個人、想寵溺一個人,這種感覺既奇妙又滿足

而且也因為是第一次,這樣的心情是讓人享受的,像是一直以來的空缺被填得滿滿的,終於找到所屬似的,特別的美好

可是,假如這個時候只能設限自己不去靠近那個人…就又是另外一回事

御幸有好一陣子沒到農場道場去了,不是他不想去,而是自主的認為應該給彼此一點思考的空間

至於對兩個什麼都還沒開始的人來說,應該思考什麼?

鬼才知道

近幾日來,除了偶爾從事一會例行公事,五號室成了御幸最常待著的地方,恩,待著發呆的地方,甚至有一種跟天花板成為哥倆好的錯覺

啊…那個是錯覺吧?懷裡,好像還殘留著屬於對方的體溫

真是奇怪,他是怎麼能夠控制自己,放開那令人眷戀不捨的溫度,毅然決然的離開河堤?

…已經不記得了,也不想再次回憶,即使那是以他最希望做得事情為開頭

第一次,由對方給予他能夠擁抱的理由…

真該死!

害怕吞噬對方、害怕傷害對方,所以乾脆避開,這還真是…夠了!受夠了如此膽小的自己…

說什麼害怕,是啊,不就是怕…當他靠得太近,看清這個叫御幸一也的人,最醜陋又虛假的模樣…到最後只能嚇得逃離,逃到一個自己將再也無法觸及的地方…

啊啊、這種事情…光是用想像的,就難受的不得了

拿下眼鏡,御幸仰著倒躺地板,還順手抓亂了自己的瀏海

瀏海…噢,突然想起了那個笨蛋幫自己搞出來的造型…

在那個讀出澤村口型的瞬間,且不論欣喜滿溢胸口,一直以來,隱藏在心中最深處的情感,終於找到了屬於它的名字

我,也喜歡你…

無聲地,右手的手肘處遮住了視線的模糊,御幸對著空氣,道出自己最真實的慾望

而且,已經喜歡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啊啊、如果哪天能夠向那個笨蛋這麼傳達,就好了…,只能想卻不敢做…也真夠悲哀了,御幸一邊想一邊澀笑著嘲諷自己,苦笑得連肩膀都不住的顫抖

自以為沒有盡頭的夢,也該醒了…是吧?

這時,有人敲響了五號室的木門
\\
如果拒絕的意圖非常明顯,擺明就是一點意思的餘地都沒有,對方卻視若無睹,硬要賴上來…

我們可以說,這個叫做爛桃花

「…」

「已經好好的拒絕了,但是」

當御幸迅速的整理好情緒,起身打開五號室木門的時候,有些呆愣的看著明明可以直接進來卻敲了門的室友,結城哲也

哲隊,為什麼還敲門…,沒問出口,御幸頓了會便瞭然,那是結城獨特的溫柔,原來自己的表現已經不成熟到連隊長大人都要親自關愛的地步了嗎…

等御幸手腳麻利的泡好茶,兩人這才面對面坐了下來,然後結城簡單的說明自己來打擾御幸的原因

雖然有點久了,不過…是有關一個禮拜前那個尾祭發生的事情

對於尾祭,以御幸來說,最深刻的回憶,莫過於是抱緊澤村的剎那,所以當結城提到尾祭時,他的臉頰竟泛起了莫名的紅暈

結城頓了一會,很貼心的當作沒看見,繼續說下去,所以當御幸一聽見對方後來的敘述,馬上就變回原樣,神情甚至越發的冷漠

美雪…,在御幸的記憶中算是很模糊的名字,勉強記得的原因是因為,那天,他遇見了澤村

總之就是個死纏爛打的女性,無法做更多解釋,也不想解釋,但唯一令御幸有些好奇的是,她為什麼非得這麼執著於他不可?

以大眾對於這個女生的說法及讚賞來說,明顯會有超多比他的條件還要更加優秀的男人追求她吧?

怎麼就…奇怪的只巴著他不放?

「看來不會放棄」

…簡直莫名其妙,冷汗擦不盡的那種莫名其妙

「…我知道了,會另外找時間登門拜訪的,如果造成哲隊還有組裡的困擾我很抱歉」

御幸嘆口氣,一直放著也不是辦法,要是惹出更大的麻煩,甚至波及青道組…那,接下來怎麼樣的發展都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沒事」

結城應聲,並點點頭表示拜託了,之後兩人又隨便的聊了一些別的,可能關於學徒,可能關於工作…最後,結城托起茶杯,將杯裡剩下的茶水一飲而盡,起身準備離開

不一樣嗎?

啊?什麼…

臨走之前,結城轉過頭說了這麼一句沒頭沒尾的話,御幸只來得及發出乾癟的疑問聲,就眼睜睜的目送著對方離開

不一樣???所以,是什麼東西?

…如果伊佐敷前輩在這裡就好了,御幸後來難得又想了半天也沒任何結果,最後乾脆躺下來接著午睡

別再一個人…胡思亂想了

啊、可能是哲隊的來意之一,大概吧…?這是御幸入睡前最後的想法
\\
金丸發誓自己今天他沒有偷看室友的櫃子!更沒有偷罵澤村!而且打掃也沒有偷懶!真的什麼壞事都沒做!…可是這像是電視上才會演的劇情怎麼就給他碰上了?

事情是這樣的,自從亮介發現鳥群們奇怪的異動後,便短暫的告假,想要到農場道場去探探自家弟弟的安危,順便提醒警戒

結果沒想到…那些人的速度居然比他更快

才剛走進農場後院,一群黑衣人迅速的包圍亮介,每個人之間的縫隙都準確地只能容納半個人

來認真的啊…,亮介依舊保持他一貫的笑臉,而看起來像是帶隊的黑衣人稍微往前踏了一步,從蒙面的黑布下傳出來的聲音,悶氣而沙啞

「大少爺,請你跟我們走一趟」

他頓了頓,見亮介毫無實質上的反應才又補充了一句話

「不然,請別責怪下屬動粗」

「做得到…就試試看,如何?」

瞬間,朱曜就位地迅速,彷彿是在手中莫名乍現,擺出迎戰姿勢,亮介似乎早就做好了修理所有人的準備

雙方在凝重的氣氛下僵持,這時,某個黑衣人先動手了!!!

有一個帶頭,其餘就會跟著上,千古不變的定律此刻也非常受用,但是人數上的問題絲毫不能影響亮介扯動那一如既往微翹的嘴角

朱曜在手中自如轉動,遊刃有餘的接下所有黑衣人的攻擊,亮介非常明白長槍的優勢在於擴大攻擊範圍,缺點則是較無法應對超近距離的招式,所以現在黑衣人還無法靠近亮介,在2公尺的範圍內,這是件非常棘手的事

畢竟要是久久不能拿下,還被青道組其他的現役武士發現的話…那他們在這邊攔下亮介,以及所有計畫的一切就前功盡棄了

恩…然後所謂天賜良機,如果讓做壞事的人來說,大概會喊…真是天助我也啊啊啊啊啊!

金丸信二哼著歌的出現,讓亮介簡直想要無限砸舌順便翻白眼,就因為那明顯就是學徒的純白裝扮,他能夠發誓他真的看見黑衣人笑了

還來不及反應,便被利刃抵住喉嚨,金丸連大聲叫喊都不到,只能戰戰兢兢的放下手中的落葉收集桶,些微顫抖的手讓不少落葉散落出來,然後他在心裡開始了最初的那段想像發言

亮介見黑衣人勢在必得的模樣,沉下臉色,但是沒轍,只好放下朱曜,一改方才和善的笑臉,嘆口氣,他不屑的說道

「能夠毫不猶豫的做出如此卑鄙之事…看來你們都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呢」

面對這番譏諷宣言,黑衣人們全都不答,只是向著出口,自動讓出了一條道路,意思很明顯,就是請亮介自己“甘願”回去

收起朱曜,亮介沒有猶豫的轉過身子,然後在剎那間突然一個回身扔出一把細鏢

鋒利的細鏢在瞬間劃傷了金丸身邊那個黑衣人的臉頰,這次亮介看似真的生氣了,他渾身氣場爆棚,狠瞪著那人一字一頓道

「不。准。殺。他」

金丸覺得冷汗幾乎要浸濕整件練習服,在那位粉色頭髮前輩轉身的那刻,他立刻感受到來自身邊的殺氣

要被殺掉了…?

細鏢飛過的風刃刮過耳骨,金丸再次發誓他絕對能夠想像那個手勁跟飛鏢的威力有多麼恐怖

「跟著走,不准說話」

黑衣人命令道,還拿起刀子抵著金丸的腰,啊…這是個人質的趕腳啊,咬咬牙,他別無選擇,只能跟著前面的黑衣人往前走

亮介邊走邊往後看了一眼,那個滿臉寫著“我超級緊張啊”然後小跑著跟上來的學徒

恩,安全問題暫且無虞,那麼接下來…

無聲無息地,一群人消失在農場道場的門外

而亮介不久前扔出得細錶此刻正牢牢的釘在後院的觀賞樹上

細錶的上邊有片葉子,再仔細一看,是有一個大洞的葉子

行動間,亮介抬頭望了望頂上的蒼空,喃喃自語道

你…還會記得嗎?那個…專屬於我們的暗號

TBC.

评论(1)
热度(33)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