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御澤】御幸生賀

●別名:占卜求愛記?!

●澤村小天使加油啊!

●遲鈍大王御幸,關門放倉持老媽啊!

●設定原著向…吧?

●不科學我還是不管(喂)

●參考資料…初戀那件小事《如何讓他愛上你的9個方法》

●時間線一開始為御幸生日前一段時間

此文的初衷是…

之前看過某本日本太太畫的同人本,覺得啊!像這個樣子,為了愛情…即使是只能達到一些幫助或者甚至根本沒有,如此微不足道的方法也想去嘗試的心情實在是超級萌啦!⊙w⊙☆
然後~因為是御幸生日~所以讓澤村小天使擔當追求者啦!先幫他加油加油!
那麼…御幸一也,1117生日快樂!愛你久久久www所以一定要你幸福啾(≧3≦)御澤推一生喔喔喔!
最後,請放心,這是雙向單箭頭(你好煩!)



(以下正文)

艷陽高照,天氣暖得有些不像秋天,但微風輕拂依舊會帶起一股涼意,澤村望著窗外蔚藍的蒼穹,將筆放在上唇,雙手環胸,難得的眉頭深鎖
唔…
「澤村,如果是在想剛剛的英文小考,那我勸你還是省省腦力吧~」
調侃的語氣悠悠響起,金丸拿著剛從福利部買回來熱騰騰的炒麵麵包,邊說邊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什麼啊金丸!我這是在煩惱啊煩惱!有比英文小考還重要的事情等著我找出解決方案啊真是…」
「哈?…」
見金丸一臉就是“你今天是有什麼毛病?”,澤村撇撇嘴反常的立刻放棄和對方討論,然後高深莫測的說道
「…總之,你是不會懂的啦!」
「…」
你不講我會懂才怪啊!
上課鐘聲響起,金丸嗤了聲轉身坐好算是結束兩人的奇怪對話,這時澤村才從抽屜裡掏出一本外觀有些老舊,好像翻了不少次的雜誌
“天才捕手”的大大字樣映入眼底,澤村輕輕嘖聲,伸手碰了碰那個人的照片,像以往碰過那麼多次那樣,有些難以言喻的滿足,但是…澤村暗了暗眸子
只能這樣看著而已,已經不夠了啊…
御幸一也
………………
「澤村同學,我最近買了個有趣的書喔!要看嗎?」
恩?什麼什麼??自方才的“深度思考”又過了幾節課,在下課時間改為埋首愛情漫畫的澤村聞聲抬頭,他正沉浸於主人公的磨人暗戀想像中,深深的覺得…啊看起來跟自己真有異曲同工之秒啊
好不容易從那難分難捨的感情世界中抽空間,澤村接過女孩手上的書籍,然後定睛一看,唔…?!
《如何讓他愛上你的9種方法》
「…這是?」
用簡白的說法來解釋的話呢…應該就是魔法喔!魔法!而且是有科學依據的!絕對靈得很!女孩說著說著邊揮動雙手,動作之大幾乎興奮的漲紅雙頰
可能是還沒有從剛剛的故事中完全清醒,澤村不由得將這所謂的“魔法”代入情境,然後小小的皺眉,那麽…有人…試過嗎?有些小心翼翼的詢問道
說真的,對現在的澤村來說,這本來歷不明的書,光是書名就超級吸引人,平常的話可能會稍稍覺得是騙人的小把戲,但現在…
「當然啊!我才不會推薦澤村同學不實用的東西呢~早就有朋友試過啦!有成功的例子喔!」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覺得,可能會意外的“超級有用”?
………………
這段戀情,從意識到的那刻開始,似乎就沒有了希望,性格啊契合度這麼深奧的問題先不談,自己和前輩都身為男人這點,就…
好像絕對不可能了啊!!!!
此時,澤村正坐在宿舍裡的床鋪上,重新思考了一回他引頸期盼(?)著的這件事情,整體來說的可能性,同時間又因為這個可能的結果而陷入了哀傷的漩渦
有些煩躁的抓亂頭髮,他看了幾眼盤著的腿邊那本今早心懷鬼胎(!)的只是假裝好奇…從女同學那兒借來的書,然後躊躇著伸手小心翻動
那麼就…死馬當活馬醫!只是試試看總不會少塊肉吧?
《第一種方法,這是希臘人信仰已久的奪心妙法,先去到一個能看到滿天星斗的地方,然後用手指劃線,將星星連成喜歡的人的名字》
恩?星斗…
思索不到一刻,將書塞到枕頭下,澤村在腦海裡盤算著倉持洗澡的時間,手腳麻利迅速的跑了出去
不一會,訓練場邊的坡堤上,澤村順好了氣,瞇起眼望著頭上的夜空,城市裡光害嚴重,幾乎快看不見星星,但他也不氣餒,手指向上一伸,一邊動作一邊小心的低聲叨念,盡力把最相近的光點做最大的運用
「御…」
「幸…」
「一…」
「也」
說巧不巧,最後一筆剛完成,最後一個音節也才出口,名字主人的聲音便傳進澤村耳裡
「澤村!!!這麼晚了還不回宿舍?」
澤村心臟猛地一跳,倏地扭過頭,在心裡直安撫自己這個距離不會被發現,瞪著雙眼震驚的看著來人,御幸脖子掛著毛巾,髮稍有些濕漉,顯然是剛洗澡完,他一邊拿毛巾揉頭一邊腳步閒散的慢慢靠近
「想偷偷訓練?」
「才…才不呢!我就是出來散個步…恩,好睡覺!」
“哦~?”御幸聞之揶揄一聲,惹得澤村更是咬牙切齒,直接扔下一句“我回去睡了!”便趕緊從御幸那意味深長的眼神下逃走
這並不是落荒而逃,只是戰略性撤退!
而御幸沒有作聲也沒有阻攔,只是望著澤村有些慌張的背影,難得的若有所思
小心而謹慎,緊張而羞怯,嚴肅而莊重,澤村望著夜空比劃…彷彿正在許願
他,剛剛是不是在唸什麼…?

--

失策,太失策了
澤村癟嘴,想起昨晚,堤防著倉持不讓他更多訓練的盯梢(?)卻忘了真正主角的神出鬼沒(?)
被御幸一也看見…,實在是意外中的意外,一個人傻愣的對著天空亂揮,要猜測也就是個神經病?
不過…好理加在,那邊兒不亮,光線絕對不佳,臭眼鏡肯定是看不清自己在幹嘛,沒準真以為自己閒著沒事幹散步呢
安慰自己一把順利get心安理得後,澤村稱許的點點頭,然後看看四周沒人注意他這邊,金丸也不曉得上哪去了,這才小心的從抽屜裡把書拿出來翻
不得不說昨天才畫完名字,人就立刻出現了令他心裡亂激動啊,於是第二條方式映入眼簾
《第二種方法,這是馬雅人的遠古魔法,你要集中精神凝視你愛的那個人,努力控制他的思想,讓他做你想要他做的事》
恩…?果然是魔法啊,好奇葩!又不是ET
雖然吐嘈著,動作卻不含糊,心動不如馬上行動,暫時性行動派的澤村收好書,跟同學借錶看時間,又偏頭盤算了會,澤村牌小腦兒表示最近用腦的時機好多啊…於是他就一溜煙的跑向高年級的教室
結果還沒到目的地,便在轉角處看見遠遠那頭的御幸,澤村“哎呀”的一聲立刻停下腳步往旁邊躲好
哼哼,倉持前輩還說那什麼摘下眼鏡就跟路人沒什麼兩樣,純粹是嫉妒吧?我可是能一眼就看見那個帥度破表的臭眼鏡啊!
那頭和御幸搭話的是兩個妹子,澤村很不是滋味的看著三人“相談甚歡”一陣,才想起自己最初的來意,於是重整旗鼓(氣勢),開始全神貫注的盯著御幸,然後低聲叨念…
回教室去!不管講什麼!拒絕她們!別聊了別聊了別聊了…
應該說是巧合,又或者說是遠古魔法的顯靈,那對象還真的“照辦”了,從澤村的角度來看,御幸突然向兩個女生微微皺眉還擺了擺手,這才轉身走回教室
澤村一看成了便躲回轉角處,握拳來了個YES的姿勢,不顧身邊走過路過其他人的詭異眼神,歡樂的踏上回教室的路,殊不知在他閃進躲藏處的瞬間,御幸回過頭
目光注視著澤村剛才站定的那個轉角,有些疑惑
有,什麼東西…?

--

連續成功兩次(?)後,澤村異常興奮,不但在訓練場上連續衝刺爽贏降谷,咳、他個人覺得,並且投球練習搭檔不是御幸也不大聲吵鬧,還很得心應手,狀態堪稱奇佳
「榮純君,今天發生了什麼好事嗎?」
小春擦擦汗,向剛從牛棚出來的澤村搭話,而對方就是揚了個大笑臉,些許神秘的以“要是真的可以順利就好了呢”當作回答,莫名地糊了小春一臉
「…?」
而脫下捕手裝備的御幸,遠遠的看著跟小春並肩的澤村那明顯歡脫的背影,碰碰身旁的倉持,投了一個疑惑的眼神,便見倉持也是一臉奇怪的回視
「那傢伙搞什麼…?」
然後,適逢週末,澤村藉故,想要看看新上市的運動用品拉著小春還有降谷,出去了一趟…恩,躲著說是因為他太奇怪而準備追打他的倉持
為什麼說是藉故呢?其實澤村也就是想著再接再厲
《第三種方法,這是蘇格蘭的表白方式,把能代表自己心意的東西送給他,不能讓他知道送的人是誰,目的是讓他察覺,有人在喜歡著他》
能夠代表自己心意的東西啊…,三人在複合式書店裡閒晃了好一陣,愣是把原先的初衷給忘得一乾二淨,小春瞥見澤村鎖眉,接著一臉終於看不下去的表情,拉人進位置裡坐著,還點了些東西吃
「榮純君,你…最近有什麼煩惱嗎?」
哎…也不是最近才開始的事兒,被好朋友這麼詢問,澤村一開始便不打算隱瞞,於是他擺出一副老生常談的模樣,開始和小春說自己的輝煌成就
包括那個遠古的魔法有多麼神奇,他的念力有多麼強勁…啪啦啪啦的講的有聲有色,降谷專心翻弄著身前的點心不曉得有沒有聽進去,倒是小春深深的汗顏了
…御幸前輩為什麼會在那出現,以及拒絕女孩子的要求什麼的,完全可考啊!你看不出來嗎?榮純君!小春在內心咆哮
「那…接下來準備做什麼?」
明白了前因後果,小春很快的平靜下來,雖然一開始並沒有表現出來,但剛才澤村總覺得莫名的冷?沒有想這麼多,他立刻從隨身包包裡抽出那本書,翻開第三種方法的頁面朝小春遞了遞
姆…要有個能代表我心意的東西,小春有沒有什麼建議?…哎,降谷你要不乾脆旁邊一桌啊?
降谷選擇無視澤村的嘲諷
「…」
就把你自己送了吧
對於那個問題的建議,這個完全的正確答案,小春沒說出來,倒是伸手把書接了過來,看似好好的研究一番,抬頭便丟了個問題,…原來榮純君相信這個嗎?
「這個嗎…不完全是這樣的,只是…」
話一頓,澤村有些不好意思的搔搔頭,回望的眼神,愣是令小春立刻反省了自己的口誤
…想要把所有可能都試上一遍
只因為,喜歡得太多、太久
所以,沒辦法輕易放棄
--
御幸對於收到的東西表示不明所以
…巧克力球?
外面還是棒球包裝紙
御幸皺著眉頭前後左右裡外翻個遍,沒有發現名字也沒有什麼卡片字條
「…」
並且,從個人櫃裡…拿出來
「你在幹嘛?」
倉持走了過來,看了眼御幸手上的東西,頓了頓道,…女孩子?,然後便毫無興趣的轉移視線翻自己的個人櫃去,而御幸對惡友這個反應沒有介意,隨手又準備將巧克力球放回去,看樣子是不打算吃
於是倉持又緊張了一把,難道他會特地說在宿舍裡看見澤村掩掩藏藏那個東西嗎…?
「那啥…別放櫃子裡吧?」
御幸手一頓,對倉持這個忽然的提議有些意外的上挑眉毛
「恩?…你想要?」
「不,並不是,我是說,要不你乾脆拿出去吃了?」
…?為什麼要…?見御幸真心疑惑了,倉持有些想揍面前人一頓,讓你吃就吃,意見和表情那麼多鬧哪樣?!又不害你!
「…嘛,分部員吃也行」
最終是御幸妥協,雖然他不太明白倉持形成的低氣壓原因何在,不過就是個巧克力而已,想要吃完全可以直說啊
於是換好衣服的兩個人,其中一個就這麼拎著小袋子走了出去
……………
部活結束後,洗過澡在宿舍床上打滾著的澤村有點失望,雖然一開始送就沒有本人會全部吃完的想法,但是就這麼將他的愛分給部員什麼的,當著他的面前!…啊啊啊心好痛!
「嗯,總不會一直順利的…」
好好的安慰了自己,澤村又將書從枕頭底下拿出來翻,這次,他看了比較後面的方法
《第七種方法,這是吉普賽人的方法,要讓愛情成為動力,讓自己變得更厲害、更漂亮,每個方面都要變得更好!那個人就會回頭看你》
自動將那個更漂亮替換更帥氣,澤村滿意的點點頭,覺得總算看起來靠譜些了…,他要熱血熱血,畢竟更加努力成就自己的這種事恐怕沒有人比他更熱忱呢,打起精神和打定主意後,轉過頭對上的是倉持一臉耐人尋味的表情,澤村差點嚇成狗(!)毫無懸念的往床下摔
「…倉持前、前輩?」
「我說,澤村你啊…」
於是在倉持的格鬥技下哎哎叫一陣後,兩人才面對面坐下來好好談談
「最近你的反常是因為那本書?」
指了指床上的那本書,倉持剛才並沒有看得很清楚,但絕對是本奇怪的書,難怪先前御幸無意間突然說自己或許需要去收驚,總是背後發毛是不是被什麼纏上了?現在看來,大概是澤村搞得鬼,嘖、不是下咒什麼的也是可惜了…
在心裡惡意的想著,輕鬆拍開想要誓死保衛書本的澤村,將東西抽來翻開一看,倉持便更加確信自己的猜想
敢情御幸這傢伙已經遲鈍的讓澤村想要出絕招啦?雖然反過來說,澤村也好不到哪裡去
「…御幸的生日要到了,準備怎麼樣?」
「倉持前輩!拜託!我絕對不會影響練習…嗯咦?」
原本打算就地伏法的澤村懺悔懺到一半,疑惑的抬頭看坐在床邊的倉持,他剛剛是不是聽錯什麼?
「倉持前輩,你洗澡的時候撞…」
…到頭了嗎?,還未說完,澤村遭到了來自倉持迅雷不及掩耳般迅速的格鬥技攻擊,傷害1000
我這是看不下去了啊!兩個白癡!倉持邊聽著澤村討饒邊面無表情的加大折彎弧度,於是片刻後,兩人又是面對面席地而坐
對於御幸生日要到了這件事,澤村自然是知道的,不但知道,還有打算做些什麼的想法,不過具體要幹嘛倒是沒個底,所以現在,即使倉持問了,他也沒辦法說出個所以然
「…沒想法嗎?」
真不愧是倉持前輩!這麼明白鄙人!
見對方的反應,倉持用嘲諷的表情鄙視了會澤村,然後才嚴肅的開始和澤村說起自己的想法和建議
澤村全程聽得認真,在倉持結語的最後還興奮的問這位能夠想出如此辦法的前輩要不要入坑愛情漫畫,那前途簡直無可限量!
而倉持的回答,是一張和藹的笑臉以及一個順手到不能再順手的反折技

--

啊…明天,又要老一歲了
收拾著書包的御幸突然想到了今天的日期,在心裡自我嘲諷一番,他對生日沒什麼概念,因為以往幾乎的他是沒怎麼過生日的,並不是不重視,而是相對於生活上必須做到的其他事情來說,它顯得更不重要些,說起來,不就是個來到這世界的日子?
不太清楚生日應該做些什麼,沒有生日蛋糕,也就沒有生日願望…
啊,是個沒有也無所謂的東西,不,不應該說無所謂,只是…沒有太大的寄託,期待要是越大,隨之而來的失落更是深沈,這種道理御幸是最清楚的
不過,生日願望…?
單手撐起下巴,御幸望向窗外,陽光眼神不由得柔和了起來
如果可以,他…倒是有個願望想要實現
……………
「這是…?」
還未將書包放下,御幸從前園的手中接過一張紙,他低頭疑惑的掃了一眼,抬頭看前園一眼,接著再掃紙一回
意思很明顯,…待會要開始訓練了,你給我這張紙難不成有什麼加成作用?
「我說…你好歹看仔細吧?」
片刻,兩人視線僵持不下,最後是前園先開口
御幸皺眉低頭看了起來,這越看,越是覺得不可思議,只見紙上赫然幾個小字

《御幸一也的願望旅程》

昨天才想著玩的願望,今天怎麼就來個如此離奇的奇葩活動?視線下移,小字的下方是好幾個格子,還有一些凌亂的箭頭,於是御幸抬頭看向前園,對方似是早有準備,手裡遞上個東西
「去找這個人,他會指引你最終願望的去向」
聽起來像是事先套好的台詞,前園憋紅了臉,好不容易才順利唸出來,將東西塞進御幸手裡,還不忘把對方的書包搶過來
御幸愣著沒阻止書包脫手,他看著手上的東西,那是一個布丁,說到布丁,想到的只有一個人
原本生日這天,就打算平靜過完的御幸,看著紙上那《願望》二字,內心深處有什麼不由得膨脹起來
離開前,前園扯過紙,在上面塗塗寫寫一陣才還給御幸,而御幸說了句謝啦便顧不得看的跑了出去
他在食堂裡找到增子前輩,增子前輩在紙上寫了寫並遞上將棋,接著居然效仿著前園說出了那句話
將棋…御幸道謝後,一樣沒看紙又跑了起來,說實在他真的不明白自己在期待什麼、打算奔向什麼又或者…到底在做什麼?但是心底,總有什麼催促著他跑下去
結城和伊佐敷在高年級教室的走廊上,他們也拿過御幸手上的紙在上邊塗塗寫寫,伊佐敷甚至說幾句意義不明加油打氣,而結城則是將一只白熊娃娃遞上來,說了一樣的台詞
「去找這個人,他會指引你最終願望的去向」
被結城這麼嚴肅的唸出來,讓人在感覺上瞬間真實了幾分,嗯,如果去掉伊佐敷突然的爆笑
操場上,御幸找到了降谷和小春,他們倆似乎等了有一陣子了,兩人做了和前幾人一樣的動作,那句話還是小春笑著唸的,於是御幸繼續拿著紙奔跑
前前後後找了不少人,御幸幾乎跑遍整個校園,手上的紙越來越雜亂,倉持和亮介似乎是最後一隊人馬,紙已經被填滿,倉持笑著交上一樣東西,而亮介則是笑瞇瞇的說了那句話
「去找他,他會是願望的盡頭」
台詞改變了…?看著手掌心,那幾顆用棒球外型的糖果紙包裹的巧克力球,御幸抓著紙,和兩人謝過後,速度的快跑起來
如果、如果,我奔跑的彼端是你…
那我願意用一生的時間到你面前去
最後的陽光消失在邊際,御幸喘了喘,換個方向跑,他還沒找到最後那個人

--

(練習場)

鑽石場的投手丘上,澤村在等待,等待一個他不清楚卻期待著的答案
今天隨便翹掉的訓練是他去和教練說來的,棒球部的大家能夠幫忙,他非常感激,雖然不清楚為什麼感情會曝露,但是就算最後的結局不是完美的,澤村也能因為擁有這樣的一群夥伴感到幸福
天色暗下來的此時,澤村想起那本書…最後一種方法,如果要為愛努力,就要盡心盡力去做,你愛的人會自己找上你 
倉持翻了翻書的當時評論說,這和第七種基本上是重疊了吧?澤村才想著如何反駁,便見他露出猖狂的笑容接著說
「那就一起用吧!效果兩倍更划算!」
哈哈、真的有這樣的算法嗎?嘴上這麼說,當時的澤村卻是覺得自己更加有了勇氣
我,已經夠努力了…
「澤村!!!!」
回過頭,御幸緊抓著那張紙,順著氣,恰好站在距離投手丘18.44米的位置
他,來了
澤村眼眶一熱,開始自己準備已久的台詞
「御幸前輩,生日快樂」
御幸抬手擦掉下巴那的汗水,勾起嘴角回覆道
「喔!謝謝!」
「看看紙,那上面…有大家給你的祝福」
御幸聞言低頭打開被自己折起來的紙,上面的確是剛才所有人的祝福與簽名,密密麻麻得一片,一點空隙都沒有,看得他不由得有些兒鼻酸,而那頭的澤村還在繼續他的喊話
「記住你不再是一個人」
「你可以吃一個大蛋糕」
「也可以擁有生日願望」
「而我!」
「會盡力實現御幸前輩的願望!」
御幸笑了,他一步兩步的向前走,慢慢來到澤村面前,在還未上投手丘前的幾公分處站定
「什麼願望都行?」
御幸壞笑著挑眉,成功讓澤村炸起毛來,別得寸進尺啊臭四眼…!然而不等澤村罵一個段落,他便被御幸一步向前緊緊抱住,並且在他耳邊低喃…
他說他不再是一個人
他說他會陪他吃蛋糕
他說會實現他的願望
而他,現在要告訴他
他喜歡他,很久很久
「我也喜歡你,比你要更久更久,御幸一也」
--
「啊…化了」
澤村腰間一片黏糊,御幸無辜的看著手掌心那坨巧克力聳了聳肩,嗯…沒辦法,就是忘了
「御幸一也!!!!」
果然跟剛才充滿愛意的那聲呼喊沒得比啊,不遠處觀望的眾人們唉嘆一片

--

「那遊戲怎麼來得?」
多少年後的某一方生日,御澤兩人分吃著一整個蛋糕,御幸伸手抹了澤村沾著奶油的唇角一邊回想道
「喔?那個啊⋯就是某個前途無量的愛情漫畫喜好者啊~」
「…?」
見御幸挑著眉真心疑惑,澤村笑的那是嘲諷
而最後,那句迴盪在耳邊的低語,至今依舊令澤村難以忘懷
…我的願望,就是你
FIN.

评论(1)
热度(47)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