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御澤】Chapter 首-14

#請先看前提

#前文看總結

#文章庫存危機!

#求天使們投喂嚶嚶嚶

#說好的外傳呢⋯?


好久沒更新了阿...這篇,都是外傳的錯...嚶嚶嚶

依舊優先感謝你的閱讀qwq


(正文)

金丸信二消失了…?

「金丸居然想偷懶嗎哈哈哈」

既新人王者的比賽之後,判定已經有不少學徒的基礎是不錯的,能夠由現役武士的直接指導來做訓練

今天,身為現役武士而且已經準備要放假了的川上憲史及前園建太,被派遣至道場農場為這些少部分的學徒分派一些簡單的監察任務作為實地練習

「那麼,三人一組,直接採用寢室分配,沒問題吧?」

戴著面具的兩人分工合作,前園對著所有人宣布這件事情的時候,川上點算著人頭數,發現…好像少了一個人?

「前輩!金丸早些時候去倒落葉了!不過到現在都還沒回來哦」

不知道是哪個學徒說得,澤村才聽見就迸出上述那句玩笑,而且,這個問題足夠讓川上跟前園困擾一段時間

應該…上哪找人?

一整個早上,由於師父和倉持前輩的輪流照顧,澤村自覺訓練的極為充實,滿身大汗的他已經在倉持老媽的催促下換過練習服

所以當澤村看見降谷還拿著擦巾擦著滿頭未乾的汗水,馬上就猜想著對方在方才的訓練時間中肯定也非常的努力,思考期間,降谷瞥過眼與他對視

我不會輸的

我才不會輸

兩人周身瞬間燃起被稱為鬥志的熊熊烈火,而也是同組隊員的小春則只能在一旁乾笑

因為任務內容極為簡單,所以出發執行的時間是下午,在這之前,克里斯特別傳喚(?)了澤村

「師父!!!」

克里斯和倉持在裡間等待著澤村,但還沒見到人,聲音就已經先傳過來了

傻村,別這麼大聲!倉持笑罵,聲音並不比澤村小聲,後者立刻提出這個異議,果不其然地馬上被前者好好的修理一頓

「澤村」

最後,當然是克里斯擔當阻止了這場鬧劇的角色,倉持放開澤村,讓他站到克里斯面前去

「 …從今天起,他(疾風)就是屬於你的刀了! 」

「 咦!!!!?真的嗎?謝、謝謝師父!我會好好愛惜他的!絕對!死都不會放手! 」

恩,要好好珍惜…,克里斯看著澤村的欣喜若狂,微笑說出的話似乎意有所指,但那個笨蛋根本沒聽出來,倉持只能扶額望了前者一眼,然後突然很嚴肅的叫住澤村

「欸,傻村,之前,你說過得吧?」

「恩?!」

說過什麼…?!澤村雙手拿著疾風一臉傻樣的疑惑著,而倉持是極力地忍耐著才沒有過去揍對方一拳

你想知道御幸的過去

呃呃,想知道是必然的,但是…

澤村戰戰兢兢的看著眼前氣勢明顯跟他不是同一個世界的男人,所以他難道做錯什麼事情了?為什麼倉持前輩要自己跟這個男人談話?

「澤村…榮純?」

「是!!!將軍!」

…?澤村看見男人在瞬間皺了下眉頭,還以為自己就要被打了,一時間嚇得差點跪下來認罪,不過…應該要承認什麼錯才好?

我是青道組組長,片岡鐵心,初次見面

喔喔…原來如此…,咦?!

最開始的談話過程是在澤村的愣神間完成的

聽說…是倉持特別拜託組長找時間來和澤村面談的,當然,之前知曉是御幸推薦進來的孩子,他老人家也老早就想會會對方,只是一直繁忙而且苦於沒什麼特別的機會

於是,當倉持提出這個要求時,沒有多加考慮的,他馬上點頭答應了

這麼看來,是個有趣…但是,有點吵又很傻氣的孩子

片岡微微一笑,試圖去緩解對方的緊張,沒想到好像沒緩解成功反而還達成了反效果?

澤村雖然還愣著神在“啊…居然是組長阿啊啊啊啊啊”的念頭裡,不過所有的重點他依舊是聽進去了

片岡組長說,當時他因為有些在意,所以跟蹤了年僅15歲的御幸差不多一個禮拜那麼久

收起你那莫名的表情,澤村聽見“跟蹤”這個詞之後,那個模樣的臉簡直只能用欠揍來形容,片岡耐心的平聲提醒他注意臉部表情,然後繼續說下去

這一個禮拜,成為御幸刀下亡魂的,粗略的算算而已,應該足足有20個人

那麼這些之後,你還有勇氣聽下去?

澤村先嚥了嚥口水,隨後便沒有猶豫的用力點了點頭,他原本心裡就有個底,御幸為何被稱之為魔王?為何身上的怨怒好似沒有盡頭?為何大家總是對他敬而遠之?又為何…總是露出那種笑容?

不想笑,不笑不就好了嗎?

想哭,哭出來不就好了嗎?

幹嘛這樣壓抑自己的情緒!

澤村握緊雙拳,早就決定好的事情,沒必要多加思考

將軍!拜託了!讓我知道那些全部,不要讓他獨自承受…我已經發誓過,不會再讓他一個人了!

片岡有些讚賞的看著澤村,他堅定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以氣勢來說,這個傻小孩並不比御幸差,反而,是更加的光芒萬丈

那是沒有被汙染,純粹而清澈的雙眼,難怪御幸意識到這個情況後,會想辦法盡力避開…

一開始,你肯定,是因此而被吸引的吧?
\\
這是御幸第二次踏上這個官家府邸

其實他已經忘了第一次拜訪的時間點,總之,也並不是什麼太重要的事情就是了

不意外地,當他前腳剛到門口,後腳馬上就有人出來迎接

「御幸大人,這邊請,小姐已經恭候多時」

………

完全不想多吐嘈什麼,御幸聳聳肩,跟著那個不苟言笑的侍女走進府邸的分院

再見一次這個人,御幸皺眉表示,他還是無法好好的正視她,即便門外的百姓之於她的推崇和讚賞再多再多…

「您來了,其實小女…有不少話想對您說」

特地化了粉粉淡妝的美雪看見來人,嬌羞的笑道,今天為了這個男人的到來,她下令讓所有下人動員徹底打掃她的個人宅邸中所有的角落

阿阿,這個男人的英俊程度為什麼在自己眼裡總是只增不減呢?

美雪在心中大大的讚美著對方,就像是稱讚自己的夫君一樣奇怪的與有榮焉?但其實御幸今天的裝扮並沒有什麼別的改變,一如既往的護目鏡,一如既往的藏青色道服,還有一如既往的髮型,而且,一樣是咖啡色的

噢,對了!另外美雪還特地親手為自己縫製了一件堪稱獨一無二的最美“嫁衣”,是的,她這麼稱呼它的,用自豪且驕傲的語氣

這件和服的款式特殊而新穎,櫻色的粉配上光潔的白,邊緣用不少金銀絲線繡上幾百朵的玫瑰,柔嫩的粉白色腰繫恰洽包裹了她的小蠻腰,豐滿的胸脯在輕薄的絲綢中若隱若現,外邊還襯著用絲薄製成幾乎透明的披肩

可是某人似乎打算不解風情到底,恩…御幸沒有仔細看,他一進門就瞥開視線,而且很沒有誠意地,用了一貫輕盈還透漏著對話題表示無趣的聲調回應對方

「真不巧,我也有話要說,不過…還是您先請?」

敬語,給人一種無形的疏離感,美雪輕輕咬了咬她天生粉嫩的讓所有女孩羨慕不已的嘴唇,假裝不去在意對方刻意與自己之間保持著的隔閡

甚至沒有靠近那個美雪待著的,那個漂亮而精緻的木製小走廊,御幸與別院門口間的極短距離顯示著他完全不想在這裡浪費太多時間的打算

「御幸君…?」

因叫喚投射而去的眼神,是冷漠的,是冷淡的,是冷酷的,但這僅是一個“他在聽”的意思,很快地,就又瞥開了

這次御幸已經打定主意絕對不會敷衍了事,畢竟早該結束的事情,就是因為他的不夠乾脆才搞成這個模樣

所以,真的該結束了,必須的,徹底的

「既然您看起來並不怎麼著急,就表示事情絕對不重要,那麽,由我先說好了」

御幸又換了一個隨意的站姿,視線依舊沒有看著美雪

打從一開始,我就不能明白您的執著,並且,我要鄭重還有絕對不是玩笑的告訴您,從今以後,請另尋他人,您那滿溢的情感我承受不起,也…

頓了一下,原想用詞至少委婉些的御幸最後還是照舊說出口,…也不想承受,這就是我今天的來意

阿,那麼,沒有其他事的話…先告辭了

自始自終,御幸的眼神只有一次,輕描淡寫的瞥過美雪,而且是那種連視網膜上都還未清晰烙印對方的模樣就立刻消失無蹤的速度

兩條平行線本來就是不可能交會的,即使有…

我也會極力避開

不去等對方的反應,就那麼轉過身,毅然決然的身影也表達出了絕對無法挽留的意義

良久後,侍女大致的計算好時間,這才端來茶水菓子,卻發現只有小姐一個人坐在走廊上,穿著那漂亮似仙女的服飾,低著頭看不清表情

「小姐…您?」

還來不及奇怪剛才那位帥氣的大人怎麼不見了,便聽見自家小姐說…

欸、妳說、我,不漂亮嗎?美雪的聲音幽幽的傳來,侍女雖然覺得奇怪,但她依舊趕忙回答,怎麼會呢,小的還沒看過比小姐漂亮的女子

那…是我不溫柔?還是不夠乖巧?不聽話?不幽默?笑起來不好看?不夠端莊?看起來不賢慧?…

一連串的問題,越說越大聲,似乎等不及侍女的回答,美雪的雙手大力抓上她亮麗烏黑的秀髮,瞪大雙眼,跪坐在地,抓狂的連敬語都不用就大喊道

我到底哪裡不行?御幸君,你告訴我啊!你告訴我!為什麼不能喜歡我?如果誰都不喜歡的話,為什麼就不能接受我!你的眼裡…難道已經有誰在了嗎!?

那是誰?!不可以,這樣不可以!我不允許…不能允許!絕對不可以!!!!不可以阿阿阿啊啊啊啊啊

侍女幾乎是嚇壞了,她只能一個勁的後退,還拌著自己的腿,“呀”的跌坐在一邊,從小便服侍著這位為人尊敬,多才多藝且漂亮又溫柔的小姐,明明一直是那麼的親切那麼的美麗,可是今天她這副模樣……怎麼會如此令人恐懼?

突然,美雪不再繼續喊了,她停頓了會後,開始陰惻惻的冷笑,這時,侍女終於能夠驅動自己顫抖不已的雙腳,慌忙的去通知老爺…希望盡快阻止變得奇怪的小姐

於是,並沒有人看見,美雪如何扭曲了表情 ,又說出了如何恐怖的話語,然後…最終,她又笑了,笑得就像能夠得到最喜歡玩具的小孩,放心而滿足

御幸一也…

…如果你不愛我…

那我偏要讓你成為我的

…永遠成為我的
\\
你們的任務只有探察那附近的組別動向跟居民安定情況,記住,只有探察而已,聽懂了嗎?

因為練習任務也是一種外出代表,三人都換上了青道組的臨時武士服裝,是比正式的武士服裝要再淡的藍色,雖然這樣子依舊不是正統武士的標誌,也不是自己的專屬衣服,而且還沒能合身,但光是換上這麼套衣服還能夠外出任務,就夠令人興奮了

「榮純!別跑這麼快…曉也是!!!」

小春邊喊邊考慮著下次如果又是寢室分配,那他必須提出一點異議…,因為光是顧著這兩個熱血青年他就累得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啊!

「喂,降谷!不准跑在我前面啊!」

「…哼」

…………

一陣鬧騰過後,三人終於在市郊附近落腳,小春立刻在附近的雜貨店裡買了飲品,拿給那兩個氣喘吁吁的笨蛋

「啊不,小春…我…」

還處於無身價狀態啊…

提起盤纏就想起御幸的擁抱,澤村有些委屈的癟嘴,果然…還是好喜歡他,即使是現在也能想到那個渾蛋眼鏡

沒關係,拿去吧,小春向澤村遞了個明瞭的笑容,後者感激的回敬一個亮眼的笑臉,而降谷在這時不知為何居然還睨了澤村一眼

呀?心情不錯不想和對方計較的澤村把這個歸咎在“降谷就是個奇怪的傢伙”的理由上

「喲西,這附近的居民看起來過得不錯喔」

是這樣嗎?對於澤村的這句話,喝了口飲料的降谷望過來的眼神彷彿這麼詢問著,…你是找碴嗎!澤村鼓起臉頰拒絕回答問題,而小春依舊只能在一旁扶額然後勸說兩人別在任務時間吵架

突然之間,不遠處的騷動打破了市郊的寧靜,三人默契的對視一眼,然後向著那個吵鬧的方向奔去

才說過得不錯,馬上就看見有小混混圍著幾位善良居民在鬧事,噢噢噢!必須替天行道啊!澤村經歷被人設計的那次麻煩之後,學乖了嗎…?

答案是………………

當然沒有啊

「該我們上啦!」

「…咦?」

「恩」

小春根本無法阻止兩簡直身體力行派的快速動作,只來得及“咦”一聲,然後目送著兩個人衝過去用著未出鞘的刀教訓那些傢伙一頓,接著被居民們道謝,還高興的揮別對方

我們不是說好了,只探察的嗎…,不等小春將前輩們的話再次提醒,新的問題接踵而至

「欸!這裡算是我們的地盤吧?你們在做什麼啊?!」

來者是6個看起來面部兇狠的“武士”,雖然不曉得衣服顏色及款式代表的是哪個組別,但是現在,這幾人的心情並不怎麼好這件事是可以預期的

「居然明目張膽的欺負居民?擺明著找我們碴嘛你們!」

咦?不對…?!心裡先是一陣訝異,小春接著意識到他必須優先阻止身邊這兩個容易被煽動跟挑釁的人,結果…

「哈?誰怎麼了?!先看看你們的眼睛長哪去了吧?!」

來不及…不能給組裡帶來麻煩啊!

「那個榮純,我覺得…」

不要理會他們就好了,小春沒來得及說完的話突然地被人截斷

嗤、我說你們該不會是哪來的叛逃武士吧?6人中看起來像帶頭的男人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嗤笑道,他這麼一笑,像是按下什麼連動按鈕,其他人也跟著嘲笑了起來

欸我說你幹嘛一副害怕的模樣啊?(他說的是看起來很緊張而且不希望惹出事端的小春)

什麼嘛,無家可歸所以只好來別人的地盤胡鬧嗎?哈哈哈哈…

看起來就沒多少實力,你們是為什麼有勇氣叛逃啊?

「喂,給我適可而止」

這次出聲的是一直冷著臉的降谷,要說他方才為什麼一直沒有做出什麼反應的原因,大概是小春一邊揣著他的袖子一邊阻止澤村那個笨蛋意氣用事

6人中,站得比較旁邊的男人看一直沉默的降谷終於說了話,他立刻連上對方的話尾,想繼續接著羞辱

「啊?在我們的地盤上撒野,你還有什麼…」

意見…,話還未說完,暴熊的刀尖已然殺到那人的咽喉處,嚇得他差點跌坐在地

刀劍出竅的瞬間,即為開戰的訊息

接著說?,降谷冷冷的吐出這句不帶任何情感的話,本就極為生氣的澤村見了也拔出疾風迎戰敵手,小春眼看局勢一發不可收拾,跟著抽出朱冥,對方看起來都是現役武士,且不論人數,實力自然不容小覷,所以只能…先做好背水一戰的準備

「一群臭小子!!!」

忍無可忍則無須再忍!隨著那6人此起彼落的叫罵聲,雙方戰火一觸即發
\\
為什麼…?

看著前園拿來的信箴,倉持滿臉不可思議

「是急件,是托人帶進組裡的,原本應該直接呈給組長…但我認為你有必要知道」

倉持小聲的道了謝,準備一個人到旁邊冷靜冷靜,這時突然有幾個學徒跑了過來,來不及大口的喘氣,他以報告為優先

「前輩!我們在後院發現金丸早上搬走的竹製桶子…」

「什麼?帶我過去看看,你們動過了?」

報告前輩,沒有!請跟我們過來,學徒邊說邊指了方向,而不知道是什麼直覺使然,倉持覺得自己有必要跟著前園一起過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裝滿落葉的桶子孤零零的被放在空曠的地上,桶子旁還散落了一些,前園走過去左瞧右瞧了會,神情更加嚴肅了些,而倉持就著桶子的方向,延伸向後看

藉由陽光,有什麼東西在樹身上,反射著光芒,意識到可能是什麼東西的倉持一個箭步衝過去,伸手拔下高度和他身高微妙相仿的細錶,然後接住因此飄落而下的葉子

「這是…」

熟悉的圓洞開啟了倉持藏在心底的記憶,倉持低頭看看那封信箴,那是來自小湊世家的信函

對於寒舍長子,小湊亮介的入組之事,深感抱歉,並且敬請青道組組長撤銷其身分和武士資格…

亮桑…?

「倉持,怎麼樣?」

「啊那個…阿園,抱歉啊,沒辦法幫你找學徒…我可能…」

前園拍了拍倉持的肩膀,示意對方不用說完,至少這些年來,他們之間的情誼已經達到並沒有什麼是不能拜託的地步了

望著倉持有些匆促離開的背影,前園揮揮手讓身邊的學徒搬回竹桶,然後嘆了口氣

怎麼…兩個同窗都為情所苦呢?
\\
農場道場臨時會議室內

“我不會阻止你做什麼,因為你一定有著有必須去做的理由”

片岡貼鐵心看過信箴後,只對倉持說了幾句話,此時此刻站在會議桌前,身上穿得不是青道組的傳統和式道服,而是自己的鐵灰色便衣,倉持深深吸了口氣,看著剛好身在農場道場裡,被臨時聚集在這裡的各位

「抱歉,各位…」

我沒有想過要拖累組裡的前輩及夥伴們,但是我認為今天,這個即使是以個人名義去執行的事情,依舊有向你們告知的理由…

小湊世家

簡單的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倉持抬起的雙眼滿是堅毅,他的眼神告訴眾人,這事,不管別人說怎麼胡鬧怎麼亂來,他,倉持洋一,是闖定了!

…有誰,願意與我同行嗎?

室內一陣靜默,倉持並不意外這個發展,畢竟以個人名義出面的行動,在這個以組為歸屬單位生存的武士界,簡直是玩命的做法,當思考及生命之時,的確有必要好好考慮,這是人之常情

「我去」

眾人聞聲望去,御幸站在剛推開的門口,看起來像是剛來到這裡,背著光,懶散的半舉著右手比出食指,表情看起來就像是要去郊遊的小朋友那樣悠閒

「渾蛋…謝謝你」

倉持露了個感激的笑容,御幸難得沒有吐嘈,只是聳聳肩然後用還抱在胸口的手向另一邊指

想支持你的並不是只有我而已啊,隨著御幸指著的方向望去,陸續有不少人舉起手,其中也包括休假剛結束的結城和伊佐敷

「哲隊…大家…」

最後,竟是所有人都舉起了手,無一例外

片岡組長的另一句話就像是無形的推手,早在多年以前,就已經將他們聚合為一體,是密不可分的夥伴關係啊

“去吧,去貫徹我們的信念”

我們是,王者青道!

這一刻,屬於眾人共同奮鬥的口號似乎在每個人的心中,響徹雲霄

好,走吧!

捏緊腰間的速光,倉持確實的看見了眼前的目標,個人名義的行動,卻團結了青道組的眾人,每個人都願意為了單獨的個體付出

王者的領域絕不容許他人輕易的掠奪與侵犯!

去搶回來!我們全部都是青道組缺一不可的夥伴!

TBC. 

评论(5)
热度(20)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