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御澤】戀妖奇譚-序夜

♡沉重了點…?
♡正文時間線人曆百年前
♡沒有御澤,可有不明顯的御幸
♡跟後來比較有關係,不馬上看也沒關係w
♡2017新坑
♡天狗x人類
♡並不是玩陰陽師的產物,但挖坑之後有玩…

《望月 莫隼x千代宮 櫻》

(以下正文)

喂,我…哪裡得罪你們?
--
「跑哪去了?!」

「他飛不遠的!!!」

「那邊!…你們從那邊包圍過來!」

「這邊這邊!我們走這邊!」

是夜

林野中,本該寧靜的夜晚…四周人聲嘈雜,火光連接著夜色,幾乎要吞噬那片黑,以及漫天的星斗

拿著火把的人群散開了些,似乎在
找尋著什麼,而樹叢間暫時還沒有被人找到,一處隱蔽的小洞內,大小恰巧可以容納幾個人,此時洞裡傳來女人隱忍著的哭嗓

「隼…還好嗎?嗚…翅膀…你的翅膀」

「別哭了櫻,沒有關係的,現在也用不到啊」

洞內不大,只有一個女人和一個男人,女人依偎著男人,或者說是…妖

她伸手抹去豔麗臉龐上的淚水看著男人身後一對漆黑的翅膀,其中一邊羽毛脫落了些,甚至殘留著一些凝固的暗色液體

男人抬手安慰著身邊的女人,一邊用他完好的那片翅膀,勉強將他們倆圍起來,抵擋著夜晚那逐漸滲入的寒氣,也希望給對方多一些安全感

「都是我不好…我不應該…不應該告訴她的」

「不是妳的錯」

看著緊抓自己袖擺的纖白玉手上面多了不少本不該有的傷痕,男人的眼神暗了暗,他側身將抽泣著的女人攬進懷裡,拍拍對方的背,溫柔的安撫著

英俊的面容此時掛著憂傷而決絕的表情,他想著,或許…從他們相遇在櫻花樹下湖畔的那個午後,就註定是一個錯誤

……………

「嘿,妳哭什麼?」

大天狗望月莫隼往返妖界之前,本來正等著逢魔之時,他準備找《石妖門》玩玩,卻不想在櫻花樹上等到睡著時被下方傳來的哭聲吵醒

「恩?你是…妖怪?」

哭泣的是個女孩,她聽見上方的聲音,停止啜泣抬頭望了過來,水靈的淺色眼眸睜得大大的,滿臉不可思議

「啊…沒錯,看見了?」

望月伸展了一邊的翅膀讓對方瞧瞧,並不怎麼在意讓人類的女性看見,反正等等他就會離開了,人類怎麼樣都抓不到他,而陰陽師…?呵,能有什麼好怕?

「好漂亮…」

恩?這句話讓望月有些無法理解,人類看見妖怪的本能步驟不是一嚇二逃三大叫?思考的當下他反射性的問了回去

「妳指什麼?」

「翅膀…還有眼睛,那個…」

女孩從蹲姿改為站姿,回答的羞澀,眼睛卻毫不避諱的看著望月,後者含笑說了句“謝謝”,並等著對方繼續未完的話

「我是千代宮櫻,唔…你的名字?」

「望月」

妖怪的名字…和生命等同重要,秉持著這樣的原則,望月並沒有把名字說出來,而那時他不知道的是,有只妖怪笑說姓氏的模樣,在此時此刻,竟深深的烙印在女孩淺色的眼眸…以及心坎裡

那天,望月是開著小門回去的,他並沒有在逢魔之時去找《石妖門》,而是坐在樹上和名為千代宮櫻的女孩聊了一個下午

然後,往後的好幾個日子裡,他們經常在這裡這麼樣的聊天,天南地北的聊,聊著聊著,對彼此也熟悉了不少

「望月先生…您下來吧?」

某一個午後,帶著餐盒到櫻花樹下的櫻鼓起勇氣向樹上的望月招了招手,望月由躺姿坐起來,沒有遲疑,一下子就從樹上跳了下來,並且在落地的一瞬間“砰”地一聲,變成了人類的型態

「恩?怎麼了?」

看見櫻有些驚訝的表情,望月撓頭想著是不是太久未變身不小心把自己變奇怪了,結果就聽見櫻嘴角噙著一抹豔麗的笑,她說

「我一直以為您不願意下來呢,而且這麼近看…果然,望月先生很英俊」

這話聽得望月有些不知所措,倒不是櫻的用詞怎麼了,而是…他的心跳似乎為此有些失速,同一時間,櫻也為了自己這魯莽的發言暗暗自責,什麼不好說…人家一下來就好像迫不及待的算什麼!?於是櫻著急的想要立刻轉移話題

「那個!我帶了便當,想邀請望月…」

「隼,就喊這個吧,認識這麼久了,還用敬語多生疏呢」

被打斷的櫻還以為望月因為她輕浮的言辭生氣了,沒想到竟能得到如此驚喜的結果,眼前的男人眼睛笑得彎彎的

僅僅只是一個笑容,就讓她怦然心動

一直非常積極的她正想開口請望月也以名相稱…可惜總是會有什麼在關鍵時刻出來煞風景

「千代宮小姐,真巧,這兒也能遇上」

此時,望月坐在軟墊上嚐了一口飯糰,真好吃他心道,轉動著藏青色的眼眸,發現自從那名人類男子出現後,櫻的的心情似乎便不怎麼好

愛理不理的,拉開距離的敬語,還有袖擺裡手指攪著手指的小動作,無一不是在對那個男人表達較為婉轉的嫌惡之情

而沒有任何察覺的男人依舊滔滔不絕的說著自己在打獵上如何如何神勇,要嘛是故意,要嘛是真傻,不過,打擾了他悠閒的午後雅致,望月表示他不能忍

「聽這話,您貌似對騎馬射箭等等的武術方面多有涉獵?」

突然被打斷的男人表情有些不高興,他可是故意把那個看起來就小白臉的傢伙給無視掉的啊!怎麼人家現在好像一點都不在意甚至笑咪咪的搭話啊啊啊,而且自己也不能不予理會…

「哦?你知道?」

「不敢說知道,只是年少時偶爾會玩玩」

男人一聽望月此言,哼?原來只是個三腳貓?強忍住想彎勾來嘲笑的嘴角,想到了什麼,突然心生一計,準備在櫻面前好好羞辱對方一番

「說到武術,近幾日,有個挺不錯的比試,到時候還請賞臉?」

「雕蟲小技,這怎麼敢」

達成短程目的的望月笑著刻意推託

「一起來玩玩,只是幾場娛樂性質的比賽」

「是嗎?那麼,到時就見笑了」

對話到此結束,男人又坐了一會這才準備離開,離開前不忘了邀請櫻到場觀賽,得到櫻勉為其難的首肯後才高高興興的轉身帶著家僕走遠

「隼,我…會去看的」

櫻沒有問望月為什麼突然搭話,只是在不速之客離開後,誠懇的望著對方,說出了自己最真實的心情,不是因為那個男人的邀請,而是為了眼前這人的出席,對此望月溫柔的彎了嘴角

「恩,務必要來」

比試的日子很快就到了,可並不像那男人口中只是一般娛樂賽事,那是個能夠獲得區域性榮譽的比試大會

當天望月依約來到了會場,並且完成選手登記,他轉了轉頭,在一處看起來極為高級的平臺上,發現了櫻,心嘆那氣質果然是哪家的千金

而此時,櫻有些困擾,因為身邊的友人…過於興奮

「櫻,你覺得今年獎牌會獻給誰?」

參加比試的男人大部分都是貴族,而比賽之前,他們通常會邀請心儀的女子前來觀賽,如果女子前來,便代表自己很有機會,再者假如男人能夠在比試中奪下最終勝利,那麼將獎牌獻給心儀女子的動作就代表提親

「樂樂別拉呀,很危險的」

筑紫樂,是櫻的閨中密友,現在正興奮的拉著櫻,幻想著場中有哪個優秀的男人奪下勝利之後可能會將獎牌獻給她

賽前典禮開始了,櫻向台下尋了尋,並沒有看見心中的那個人,反倒是先前的那個男人正開心的向她揮著手…

見櫻並不搭理自己還想裝作沒看見,小田島一郎咬了咬牙,想著待會好好表現給對方看,順便開始尋找起原先的仇恨目標,接著對於對方在人群裡一眼就能看見的俊俏外表感到更深的怨怒

「喲,你來了,之前忘了問,怎麼稱呼?」

「呵呵,如此鄭重的邀請不敢不來,我是月,你呢?」

「小田島」

互相知道對方的名字後,小田島思索著並不是什麼有名望的氏族便放了心,轉頭就想結束話題,擺明不想和對方浪費時間,結果望月又呵呵笑的來了一句

「待會說不定有機會比比呢」

「…」

大會很快就開始了,劍術、體術、馬術、箭技…等等一項一項,以積分賽的賽制進行,可以自由選擇參加項目,最終以總積分來分勝負

而比試的最後娛樂項目,則是請最終勝利者接受台下觀眾挑戰一次,作為大會高潮及結尾

小田島正在進行聽說是他最為擅長箭技,而望月也正巧在其中,要問望月為什麼也在,他只能說因為這邊比較近,所以就先過來了…

沒有多久,小田島便以8分完成箭技比試,正當他對自己的成績感到十分滿意時,人群開始驚呼,於是他也跟著轉過頭去看

此時望月剛拿到他滿分的證紙,他低低的嘖嘖兩聲認為自己有些生疏了,不料轉身望向人群,竟是得到了喝采

「謝謝…?」

看到這幕,小田島在人群外氣得直跳腳,敢情這傢伙有點本事!?看來自己必須認真一點了,想著長遠的目標,小田島快速的走向下一個項目

幾個時辰過去,大會接近尾聲

對某些人來說,結果,似乎總是不盡人意

最終小田島以39分完成所有項目,他看了下證紙,覺得應該勉強還行之後,馬上轉頭看剛剛那個傢伙的總積分

不看還好,一看下巴合不起來,此時做出最終統計的主辦者大聲歡呼

「恭喜啊,是百年難得一見的50狀元!」

被找到後領上高臺準備頒發獎牌,望月的心情有些複雜,他本想著在哪個項目不要再拿滿分,結果這麼一路下來,要做差反而是件難事

「啊!櫻他很帥啊!我剛剛在劍術那邊看見他,刀法俐落又氣勢非凡,沒想到最終狀元居然是他,啊…我好像戀愛了呢~」

櫻原本為著望月的榮耀感到高興,沒想到身邊的好友突然來了這麼段話頓時讓她聽得心裡一愣

在歡聲雷動的道賀中接下獎牌後,所有人都等著望月將獎牌送給在場的哪位貴族女子,而女子們則是各個搔首弄姿起來,大有誰能夠得到帥哥手上的獎牌誰便是人生贏家的意味

而被眾人寄望的某天狗看了看獎牌,然後…

收起來

「!?」

這就收起來?只有這樣!?

「今天謝謝各位賞眼不才,後會有期」

在眾人還無法消化期待過度的失望之前,望月丟下這麼一句話,便先行離開,櫻在遠處看著對方瀟灑的背影,一時間心情有些五味雜陳

一方面,她高興著望月沒有將獎牌送給誰,即使是隨手一給她認為她都無法輕易說服自己接受

另一方面,便是望月也沒有將獎牌贈予她,她一度在對方給出名字的剎那,即使只是單名,以為自己也是有所希望的,她甚至在與他相遇的那刻開始就不介意不是人這個問題…

當務之急並不是望月將獎牌給誰,而是身邊的好友竟然也看上那個人

「那個樂樂,我有話要…」

「啊!櫻,他離開了!我要不要追上去?」

「咦?等等,樂樂我…」

「樂小姐,老爺請您現在回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看著主辦方焦頭爛額的處理讓狀元跑了的突發事件,櫻暫時還沒辦法和好友解釋,只得愁眉苦臉的到那個有櫻花樹的湖畔去

「怎麼?這張哭臉」

望月正在樹下乘涼,一看見櫻出現,嘴角竟不自覺的勾了起來,等著對方走近,在他身旁的草皮坐了下來

櫻坐下來後有些無奈的瞥了一眼身邊充滿罪惡的男人,嘆口氣

「只是一個長久存在的困擾啦…」

「恩?又被逼著相親?」

望月挑了挑眉,想到了兩人第一次的相遇,當時的櫻,認為父親是為了利益要自己時常去陪一些高官貴族的兒子,後來甚至要讓她相親,一時間無法接受的櫻最後跑了出來…

「不是,那個的話,或許還比較好解決…」

櫻嘟囔了一句,那副模樣令望月失笑,接著櫻說狀元還有一場比試表演呢你怎麼跑了?轉移話題,望月搖搖頭笑說不能太過張揚,之後他們又聊了些別的,一個下午就這麼過去了

時間漫漫而過,冬天到了

冬天前,櫻找了個時間給樂解釋了一遍和望月認識的經過,也說明了那是自己的心儀之人,並且希望兩個人都能加油

不知道為什麼,櫻有一瞬間覺得樂的笑容僵硬,但那個感覺很快就消失了,快到讓人以為是錯覺,而實際上,櫻也將那當成了錯覺

「難怪有一陣子妳總是彈情歌呢,而且好幾次找妳都不在!下午跑去約會了?」

那時樂雙手插腰佯裝生氣,讓櫻害羞得不知該如何是好,兩人又笑鬧一陣,愉快的度過專屬女孩的午茶時光

今天下午,櫻並沒有去湖邊

而是去見了城裡高官貴族的公子

父親又開始對她催促,但已經對望月傾心的她又怎麼會看上別人,可這些日子以來望月的態度一直不明確,時間一久櫻也開始有些不確定自己的選擇

所以今天她試著去見見其他的男人,他們不算太優秀,但都有好的家世背景以及對她獻出滿滿的熱情

然而沒有用,櫻的心裡,早就被那人佔的滿滿的,一點都不剩

於是她以身體不適作為藉口提早回家,此時,終於還是再次確認自己心意的櫻,開始苦惱著明天如何和望月解釋自己的失約,啊…他們從來都沒有過約定,說不定望月根本沒去,或者不在乎她有沒有出現

「又沒精神?」

聲音唐突響起,櫻驚訝的望向窗邊,發現自己心心念念的男人,竟以妖怪的型態靠坐在窗臺上,身後的翅膀以及有著淡淡紅色的眼眸跟相遇的當初一樣漂亮,臉上掛著的是她熟悉並且為之心動的笑容

「妳不來,所以我來找妳」

望月說出這話時的笑容頗有些無賴的意味,這讓櫻不由得紅了眼眶,她義無反顧地向前撲進對方懷裡,兩手抱得老緊,臉埋在胸口的姿勢讓聲音變得悶悶的

「壞蛋,這算什麼…」

拍拍櫻的背以示安撫,望月有些無奈的笑說

「妳可以有更好的選擇」

「不,我只有你」

望月聽了一愣,笑容更深,他提手將一個東西塞進櫻的手裡,後者才看清楚便愣住了

「這個…」

「我聽你們人類的說法,這個要是送給女方,等同提親來著?」

那是當初比試大會的勝利獎牌,望月見櫻愣神著,伸手捏了捏她的臉頰,櫻喊疼回過神,嬌嗔著你真的知道意思!?

恩,我知道,本來的決定便是在妳,望月笑得溫柔,櫻則有些難過,因為她錯怪望月,賭氣跑去和其他男人見面…

而望月並不是故意不清楚表達心意,只是將她的決定放在最重要最前面的地方

「那麼現在…去看星辰,意下如何?」

「好」

望月得到應許後,兩手輕而易舉的將櫻抱起,展開翅膀向窗外起飛

黑夜的星辰,滿滿的,一閃一閃的,像是被神靈遺落的的仙棒輕輕一揮,瞬間就灑滿了天際

望月在身前捏了個口訣,製造出一個無風的小小範圍,在伸展翅膀在半空中緩緩的滑翔一陣,最後落在湖畔的櫻花樹上

「哇…好漂亮」

「是吧?妳能喜歡真是太好了,我啊,一直都等著這個時刻的來臨…」

望月笑著一頓接著道,…雖然也有可能沒辦法實現,但是總有一天,不管那個時候我們怎麼了,都一定要帶妳來看看

至此,櫻羞澀的笑了

依傍著漫天夜空的星斗,湖水在星光下閃耀著粼粼光波,櫻花在夜風中搖曳飄落,並蔓延著銀色的光芒

「望月莫隼,這是我的名字」

櫻花樹上,有兩道影子,最終相連,合為一體

……………

外面的人聲依舊沒有平息,他們還在尋找,尋找著殺死他們的機會

櫻擦乾眼淚,雙手抱緊望月,她回想起那個美好的夜晚,要是時間能夠停留,她多麼希望在那個櫻花樹上就與望月告別…而不是因為捨不得望月離開,兩人還一起回到那個滿是計謀的家

…落得現在的下場

紫筑尖叫說她被妖怪迷惑,父親臉色鐵青的招來陰陽師,眾人叫著殺戮,而她被利用成為引出望月的誘餌

甚至,陰陽師想將鬼火打到她的身上來,不知道是誰推了施術者一把,軌道歪了,衝過來以身體保護她的望月因此沒有被正面擊中,但一邊的翅膀…卻依舊沒辦法倖免

「妖孽!速速現身領死!釋放千代宮家千金!」

洞外傳來吆喝聲,望月神色一凜,明白對方已經找到他們,就算不出去,對方肯定有別的辦法弄他們出去

想到此,下定決心的望月放開櫻,揚起一如既往溫柔的微笑,他說

「等我回來」

然而,櫻此生最為後悔的是…竟是因為她自己,讓望月無法遵守這個約定

聽說那年,千代宮當家招了最強陰陽師到村落做了一場捉妖大法會,其中還封印了一只作孽的大妖怪…?而後,說是為民除妖的千代宮家族並沒有更加興盛,卻是就此沒落

那麼,相傳美貌令人驚豔的千代宮小姐呢?

她在那個捉妖大會中使用過,現在已經逐漸荒廢的陣法前守候多年,不顧任何人的看法和言論,連家人都不再搭理…

一年又一年

最終,沒有人知道千代宮家千金的末路
--
「咦?墮落?」

「是阿…那位在戰場上曾經所向披靡的勇士阿...戰神阿,最終…還是墮落了啊」

此時年紀老邁的大天狗,手上拿著根菸管,正吞雲吐霧的給ㄧ群圍住他的小毛頭們講故事,此時的他們都有了和那位戰神相同,漆黑而亮麗的翅膀,但是還過於幼小並且不能持久的飛行

他們在年老的大天狗說完故事後開始七嘴八舌的討論起來

「雖然墮落了,可還是很厲害啊!戰神呢!」

「…?墮落是什麼…?」

「唔…要怎麼修煉才能變強呢?」

「欸欸!你怎麼看?」

這時一隻短髮的小天狗拍了拍身邊棕色頭髮的小天狗

「…」

見對方沉默著沒有理會他,短髮的小天狗並沒有在意,他直接轉過身改問別人去了

而棕髮的小天狗望著坐在那兒就幾乎要睡著的老天狗出神了一陣,然後在小天狗們幾乎都散開不遠時還怔怔的坐在原地,良久,只是喃喃地說了一段話

「他…有什麼錯嗎?」

壹夜

TBC. 

评论
热度(7)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