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御澤】戀妖奇譚-壹夜

♡關鍵字:百鬼夜行、前世今生

♡天狗御幸x人類澤村
♡內含私設及不科學
♡短篇型,暫定10章內完結
♡不定期更新系列
♡並不是玩陰陽師的產物,但挖坑之後有玩…
♡以上沒問題往下w

♡加註
時間比例(妖:人)
10天:1小時
1天:6分鐘

序夜

(以下正文)

十分鐘

站在公車站牌旁,棕色頭髮的青年看似隨意的提穩鏡框,同樣棕色卻偏深一些的眼眸掃了一眼手腕錶上時間的剎那順帶瞥見了身後偷摸著的身影

「…」

並不清楚來人能有什麼意圖,青年微微的皺起眉頭,卻又忍不住失笑,用十分鐘再次確認了對方的確是跟蹤他之後,現在就準備開始甩開身後那人的行動,雖然…青年是認得他的

只不過,那是單方面的認識

並且以人類的年數來說,大概是十幾年前的事情,而以妖曆來說,約為兩千四百年左右

恩?你說為什麼算妖曆?那是因為…眼下這位面容帥氣,與一般人相比明顯氣場不凡的棕髮青年是名為…天狗的妖怪

大天狗,御幸一也

人曆十年前,御幸衝破了最後一個階段,完成了最終修為,速度之快不但坐實了天才的稱號,甚至當下便直接被首領大天狗結成哲也任命為副首領,並且在這(妖怪)亂世期間迅速一戰成名

據說好鬥民族天狗裡,有戰鬥二神存在,能夠稱神的妖怪,說來矛盾,卻沒有諷刺的意涵,而是至上的榮譽

並且有了這兩人,每每爭鬥上,天狗們可說是所向披靡,幾乎無戰不勝

一,是為《戰鬥軍神》,克里斯,不論是曾經馳騁戰場的風光歷史還是現今有如神助的戰前預測、戰鬥技巧的技術性指導,都讓這位即使因為舊傷無法再到戰場前線的天狗,依舊令眾妖不敢小看

二,是為《軍師戰神》,御幸一也,神般準確的觀局指揮和銳不可擋的凌厲攻勢,不論是戰爭裡血刃場上妖怪無數,還是娛樂和爭鬥性質兼半的群妖擂臺上稱王,到後來…

甚至與族裡原有《軍神》之稱的克里斯齊名

封號《戰神》,對此榮耀御幸並沒有推辭,只是拿出更加令人欽佩的戰績來回報這個名號

但…這位偉大的戰神對於當初最後的階段,花得時間比想像中還要久,御幸其實是有些無奈的,至於原因呢…?擺了擺手、扶著額的御幸表示他現在不太想說話

此刻接近黃昏,後面還跟著個拖油瓶呢,趕緊麻利地甩了回妖界交任務去
--
小心翼翼的站在牆邊,從剛剛賣場跟到這裡,應該…沒有被發現吧?

「…」

動作有些猥瑣的向前偷看一眼前方似乎在等公車的棕髮青年後,再次迅速縮回牆邊,澤村榮純覺得自己莫名其妙極了

澤村榮純,大學新鮮人

今天是開學日,第一天想當然爾是在歡樂中度過的,於是下課後澤村本想到賣場買齊生活用品好好地安置一下未來的生活環境,接著就準備和同學快樂夜唱去的,卻不想…遇到了個意外

說是意外也不妥當,畢竟人家一句話沒說,在賣場買個東西就走出來了,是自己屁顛屁顛的跟上來,至於為什麼要跟上來?…澤村猛地搖搖頭

絕對!絕對!不是因為對方很酷很帥!只是…

身體裡有個異樣的聲音,似乎在叫囂著想要接近,還有…

對方莫名的,給了他一種溫暖又熟悉的感覺,明明並不認識那個人啊…,澤村抿起唇,直接放棄本來便不怎麼擅長的思考

跟上來,就是為了明白

說不定…是認識他的爸媽啊!?澤村一邊說服自己繼續行動一邊叨念“哎呀上公車了”的往前跟上

公車緩緩向前發動,澤村上公車後左張右望的,發現整台車上只剩下棕髮青年身旁的空位,猶豫一會便有些緊張的上前詢問

「那個,這裡有人坐嗎?」

比起澤村奇怪的緊張,那人似乎不認生,聽到問題便立刻對他笑了笑,還朝旁邊挪了下

「沒有,請坐」

「謝謝」

而後兩人無話

公車駛了一段,停了一站,又駛了一段,又停了一站…反反覆覆的循環著,車上的乘客越來越少,西邊的太陽漸漸落下,是黑夜即將覆蓋大地的徵兆

與此同時,澤村坐如針顫,因為…身邊的人居然一直沒有下車的意思?到底是住多遠多偏僻?難不成是鄉村王子嗎?所以長這麼帥卻沒當明星!?

當公車幾乎來到了郊外,車上的乘客也只剩下他們兩人,這時,棕髮青年終於站了起來,他向澤村禮貌性的笑笑,便離開座位準備下車

澤村嘴角僵硬的回笑,然後看著對方慢悠悠的下了車,再然後是公車司機準備發車之際

「大叔等等!不好意思、我!也要下車!」

一邊向和藹的司機大叔道別一邊下了公車,澤村立刻開始尋找那個青年的身影

「背包…啊算了、也沒什麼東西」

意識到自己兩手空空下車的澤村咕噥幾句,繼續走起來

這裡是有小片森林的郊外,除了樹木之外,在一片廣闊矮草中佇立的公車牌看起來略孤單,澤村四處觀望了會,沒看見半個人影後,決定靠直覺行動

「那傢伙該不會知道我跟著他吧……恩…可是看著不像啊…?唔…」

嘟囔著,澤村走進樹林裡閒晃,夜晚即將降臨,能見度越來越低,他走了好一陣子,覺得大概是弄丟自己會比找到那人的機率高,於是一邊唾棄莫名其妙的自己一邊準備打道回府

而此時,正是逢魔之時

「…咦?」

決定原路返回的澤村在轉身的剎那發現了與方才相比特別異樣的地方,如果說只是些微的變化,依澤村這樣粗神經的人應該不好察覺,可那改變偏偏太過招搖

不知哪裡來的兩面特大號門板,突兀的出現在這裡,壯碩而華麗的雕刻還有奇特卻詭異的花紋,周圍散落著飄渺雲霧,很是神秘,並且重點是兩旁怪異的石像,讓其實特別愛護動物的澤村愣是看不出物種

而後,鬼使神差的,他靠了過去,伸手向前輕輕一觸,接著雙眼突然迸發猩紅光芒的石像緩緩開口

「您找到了,歡迎歸來,天狗大人」
--
御幸是故意搭車搭到郊外的

原本搭公車就是希望他直接放棄,敢情這小子居然追上公車,還大剌剌的坐在自己身邊,覺得太逗趣的御幸忍住爆笑的衝動,在對方詢問座位的時候適時露了個禮節微笑

早就活上幾千年的御幸對此應對可說是得心應手,只不過對方過於有趣,他忍笑忍得辛苦

下了車後,御幸為什麼會瞬間消失在樹叢裡,那是因為他給自己開了個小門

位階高級的妖怪能夠自行開門往來人界和妖界,當然,他們也能夠選擇在逢魔之時和《石妖門》玩個捉迷藏,再開門回家…

可是咱們戰神並沒有多餘的心思玩樂,眼下,已經身處妖界的御幸自覺甩開那個小子後便“砰”一聲,纏身的幾縷青煙散去,臉上遮了個長鼻面具,腰間多了兩把刀,換上青黑色的古式道服,胸前綴著個金色玉潤的掛牌,上邊是個血紅的《御》字,下擺拖了個金銀流蘇,並且肩頭外罩個黑色鑲有白銀花紋的披肩…

最為壯觀的,還是身後巨大而黑亮的翅膀

御幸抬手將護目鏡戴上,再掛上面具之後,輕輕一個使力,展翅高飛,控制的速度不快也不慢,但是很快便到達目的地,那是一片薄雲繚繞的青色山脈

《天狗青道居》

「唷,還知道死回來啊?」

見御幸在刻有聚落名稱的石碑旁落下並收攏翅膀,迎接的人還未出現,聲音先傳了過來,御幸拿開面具故意抬眼望了望,語氣嫌棄又無奈的道

「又是倉持的關愛接送嗎?總覺得特別失望呢」

「…」

你以為我想要護送你嗎?!被譽為《速君》,以超快速度著稱,名字是倉持洋一的天狗說著揮動拳頭就想打上來,不過終歸是為了當初對於戰神,到現在幾乎殘存一點不剩的尊敬,就這麼忍了下來

「唉,說了沒必要啊…」

「你就心懷感激的接受吧」

「是是是」

作為戰場上名聞遐邇的戰神軍師,曝光率高,殺敵數也高,那麼肯定會妥當地拉升著仇恨值,於是對於招妖怨恨什麼的,以天性好戰的天狗來說,有人找打架,那就打得他回家找媽媽…所以想當然爾,御幸沒什麼壓力的接受了,只是元老級天狗們基於安全考量,硬是給他配了個護衛

畢竟只有一隻天狗?…兄弟們上,即使是戰神說不定也能因為圍毆他打得過;那麼兩隻天狗?…兄弟們撤,我們等他落單!絕不是因為我們怕他!我們是單數,不好分!

…於是屬於倉持的美好偶像夢境就這麼破碎了,還順便開啟了一段惡友孽緣

周身開始起霧,御幸和倉持並肩而行的期間又互相嘲諷了對方幾句,要進入聚落的核心還必須步行一段距離,畢竟會飛的妖怪並不是只有天狗,對於空戰即使很有把握也不能不小心對於領空的防禦

彎彎繞繞再轉轉直直的,不久後,兩人便穿過用來應敵的《神霧迷宮》回到了最核心的聚落,接著倉持便直接丟下御幸一走了之,後者則無言著獨自走向首領所在的《通天閣》

「回來了」

爬了個長梯後推門入室,裡頭大天狗首領結城哲也沉穩的聲音響起,聽似疑問,卻只是個陳述,御幸應聲後反手關了門,嘻笑著將一盒東西放在桌上

「土產」

他如是介紹,盒子上人類文字的“將棋”讓結城眼睛一亮,然後便聽見自行坐下的副首領接著抱怨

「唉~為了這個“順手”…我在賣場遇見那個人了,雖然變了很多,但東西還在所以有感覺,噢還有布丁…增子前輩呢?」

結城離開座位,在會客桌前坐了下來,盯著眼前有些心不在焉的傢伙,沉吟著開口

「甩開了?感應的程度應該不淺」

「恩,甩開了…不過…」

御幸嚴肅的點頭應是,卻又想起不久前那人的情境,沒忍住噗嗤的笑了出來

以前還真看不出來啊,原來是這麼有趣的傢伙…,御幸笑著說這話的期間,結城的眼神逐漸變得有些複雜,他開口

「你不擔心?」

「當然擔心」

回答果斷且迅速,御幸放下手中翻弄的袋子,往後仰躺在沙發上,不去理會翅膀被擠壓的異樣感覺,他看著天花板悠悠的接著開口

「可是,你們當初說過的吧,這是命數,不能違抗的天命因果,不跨過去的話是不可能達到現在的境界的」

「他曾經救了我,所以那個時候的我便不得不把命交給他…這段時間以來,我早就做好隨時可能會喪命的準備了…」

「況且要是我真的怎麼樣,也還有克里斯前輩在呢!」

唉人類的壽命這麼短,指不定我就給撐到他掛了!?…,後面兩句御幸說得有些輕佻,聽起來好像生命要是真的無緣無故的逝去了也沒有什麼關係,結城見了不再說什麼,三兩下的把將棋盒給拆了,拍拍棋盤讓御幸來個幾局,後者沒推託,爽快的摺起袖子,兩只天狗對著棋盤開始廝殺

嘛,畢竟每天都可能是最後一天,御幸想道

然而沒想到的是,幾天後,御幸和倉持在指導晚輩的時候,突然心臟一揪,瞬間的痛楚令他無法克制,猝不及防的蹲了下來,學生們嚇了一跳,大家有些倉皇,倉持立刻大聲遏止騷動,也即刻打量四周,但還未發現什麼之前便見身邊的人展開翅膀,接著剎那間便消失在原地

還未見過世面的小天狗們可能不明白發生什麼,現在依舊議論紛紛的,但是被譽為《速君》的倉持是非常清楚的,剛剛的…

是足以媲美在戰場上移動的速度

《戰神》速度的極限,一直以來和他並肩作戰的《速君》最為清楚,但這些並不是重點,重點是…有什麼樣的事情讓御幸非得這麼迅速趕過去?

倉持隨手打點了下還吵鬧著、興奮自己可能親眼看見戰神速度的小天狗們,隨後便展開翅膀,朝《通天閣》飛去

似乎有什麼…是他不知道的
--
回過神的時候,已經身處人堆

說是人堆,也不妥當,大概比較像是都穿著奇裝異服的人潮?至於是不是人,澤村認為可以好好的研究研究

時間過去多久,澤村並不清楚,從原本的伸手不見五指,到現在,有“人群”?有“吊燈”?是吊燈吧?啊不,沒看見吊著的線啊…太黑的關係?還有市集…

石像說得話,澤村並不清楚,只覺得那開啟的門內,一片黑的前方,似乎有什麼…正召喚著他

然後,他就在這裡了

「嘿,小子,翅膀呢?」

「迷路了?」

「不錯嘛,這人皮還挺逼真的」

「做得?殺得?」

什麼?!他們說什麼?!不知不覺間,奮力動腦思考的澤村身旁聚集了好些“人”,他們七嘴八舌著,有些人甚至伸手或者爪想要砰砰所謂的“人皮”,於是有些被澤村即時躲過,有些…

則是殘念了

「啊…」

殷紅的鮮血竄出,澤村疼了個機靈,反射性的立刻用手摀住,不過,似乎沒能來得及阻止…有什麼正在蠢蠢欲動

「人類?!」

「是人類!?」

「…恩?有人類?」

原先圍住的“人群”開始竄動,沒了原先的型態,他們變得高大,變得興奮,雙眼赤紅,獠牙血舌,如此距離,如此玄幻…

妖怪?!竟然是妖怪!?澤村腦袋幾乎一片空白,此時裡頭只剩下一個念頭

不管這是真是假,要逃走…必須,趕緊離開!

被妖群團團圍住,脫險的可能性幾趨近於零,但澤村從來就不是會輕易放棄的人,不料他慌張間看准一個小縫,才邁動一步,所有的妖怪便等不及似的,爭先恐後的撲了上來

要死了!!!!?

用力閉上眼的那刻,澤村的腦海裡瞬間閃逝了很多人影,有爸爸、有媽媽、有爺爺、有從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馬、有國中和高中的朋友、有大學裡剛認識的同學…

甚至,還有一個模糊卻溫暖的背影

那…會是誰呢?

TBC. 


各位2017新年好,原本應該寫新年賀文的我,誠如所見...

開了新坑(滾)那麼新年新希望,把新坑舊坑通通填完吧(拉炮

序夜不看也沒差(喂)反正半點御澤也沒有還BG...

但至少望月是前代戰神咱們尊重尊重

那麼多廢話之後,新的一年也請各位多多支持了(作揖(心

评论(3)
热度(27)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