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御澤】君の彼女と俺の彼-續1

前篇請走:

都說了不科學就別講究什麼理論上w

(以下正文)
《職場夫妻御澤的場合》

「喲,房間還滿意?」

迎面走來,笑容猖狂的男人身著體面的西裝,不管是外邊的黑色外套還是白色內裡襯衫都熨燙的非常平整,一點皺褶都沒有,領口有著黑色的小蝴蝶結,向眾人昭示著誰是此刻的主角,而墨綠色的頭髮則用髮膠固定的整齊俐落,可這些,用澤村的簡言兩語來評論,就是…很沒有這個人原本的畫風啊!

「嘛,各方面的使用上跟氣氛我給80,驚喜呢…就100吧」

澤村緊張的看向身邊他用手勾著的男人嘻皮笑臉的回應,有些羞憤的擰了對方手肘上的肉,嘖太結實…不好捏啊,另一手則輕輕扯了扯身上的禮服,不安地瞥了眼遮擋胸脯的毛料蓬蓬小外套,想起了最開始的情境

「咦?!?!?!?婚禮???!」

…誰的?,看著澤村顯然嚇得不輕,好不容易才脫離修羅場決心相信“御幸前輩的心意”後,某個剛才在一旁差點被咖啡嗆到的無良大人馬上又扔來一枚震撼彈

噢,被澤村以為是什麼高級飯店的這個地方,確實也是個高級飯店,可怕的但卻是豪華渡輪上的高級飯店啊啊啊啊啊啊,他在海上啊海上!大海的中央…天吶!御幸前輩救我啊!

「我不曉得你是否認識,這婚禮是倉持的,恩…新娘是那位前輩」

御幸放下咖啡後改拿起總匯三明治,看出澤村的疑惑和緊張,於是貼心的解釋道,一方面也擔心…這貨應該不會被嚇傻吧?

某人持續撓著頭髮,倉持前輩?倉持前輩要結婚了?噢對…這邊的御幸前輩看起來跟我…恩?!突然想到什麼的澤村轉過頭瞪著那個笑瞇瞇的大人,只見他咬了一口三明治,卻依舊藏不住嘴角的笑意

「沒錯,沒錯,早就結婚了♡」

啥啊!這讀心術的段數太高了啊!我什麼都沒說出來啊嚶嚶嚶,對面的人看著澤村的反應,再次嘆口氣

冷靜點,榮純,先吃早餐,沒有血糖會更難運轉你那笨蛋程度接近人體極限的腦袋吧?

聽到關鍵詞後,依舊不負“御幸”望炸起毛來的澤村似乎馬上變得“正常”了…啊啊啊啊啊啊!渾蛋四眼果然怎麼樣都很討厭啊!

哈哈,能恢復元氣真是太好了

「…」

洩憤似的咬了手上的西點麵包,甜甜的滋味令澤村的心情暫時飛昇起來,心情不好的時候吃甜的果然很有效啊,在心底默默小九九的澤村邊吃邊想著某人怎麼安靜了點,才發現面前的大人又開始打電話了

結束早餐,澤村望著敲門而入的陌生人,看起來是御幸的手下,對方帶了幾個袋子放在御幸的身邊,然後聽著御幸表情淡然的吩咐幾句後就離開了,接著他便疑惑的接過御幸從那些袋子裡拎出個盒子俐落拆開後遞過來的手機,啊…好像是最新的款式?!

「不曉得你會在這裡多久,要是無聊就玩玩」

玩玩…,澤村衡量著對方土豪的程度,並隨手按開聯絡人,當他發現裡頭就只有一個“御幸一也”的那刻,突然一陣莫名的鼻酸,鬼使神差間點了下去

過分安靜的室內,鈴聲驟然響起,御幸抿了一點咖啡,抬眼對著紅了眼角的澤村無奈的笑笑,即使是在業界習慣馳騁風雲的他,此時此刻也只能放任無力感從心底湧上來

不好意思啊,我…不是你的他

自覺的掐掉電話,澤村看了眼御幸的表情低頭不語,而又低迷不少的氣氛,在對方遞過另外一只袋子的那刻再次被點燃

「…禮服?女裝?為什麼阿!?」

參加婚禮,正式服裝少不了,這是人人都有的常識,想當然爾連澤村都有(?),但是他實在無法馬上就接受這裡的自己是個女孩,而他也必須穿上女裝這個事實啊!

面前的御幸一臉“就算你無法快速接受我也沒辦法啊”的模樣,…只是在這艘船上睡過一個晚上鼎鼎大名御幸財團的董事長夫人就不小心變成男生了這種事情你要我怎麼跟大家解釋啊?

…的確不好解釋!不,根本沒辦法解釋!

於是只好用盡全力自己心裡建設,澤村吐了好大一口氣後提起袋子進入小房間內更衣

看著對方有些不情願的身影,御幸琥珀色的眼瞳閃過一絲狡黠的笑意
--
「新娘呢?」

感受著身邊的人用力的抱著他的手肘,慌亂和緊張大把大把的傳遞過來,御幸輕皺眉頭,一邊狀似隨意的詢問一邊不動聲色的扳下澤村有些顫抖的手,實實的緊緊握著

倉持瞥了眼澤村,微微張口本想說些什麼,卻在望進御幸眼底時,改變主意回覆對方,臉頰還浮出不明顯的紅暈

「…亮桑的話還在裡面,澤村…要是想,可以進去看看」

回答的人依舊是御幸,以倉持的直覺雖然覺得奇怪,卻也因為剛剛對方的眼神所以沒有多問什麼

「待會吧,她起得晚,我想要讓她吃點東西」

「恩,好,你們隨意,等等見」

總覺得這邊的倉持前輩讓人覺得很難相處啊?!雖然沒事就用格鬥技對付自己的倉持前輩也沒有好很多就是了…澤村望著對方和其他賓客打招呼的背影暗暗鬆了口氣,然後伸出沒被牽著的手改為掐上身邊人的腰間肉

「嘶…」

這個攻擊讓想著某事的御幸猝不及防,他偏過頭無奈的望著得逞後一臉得瑟的某人,看來剛剛擔心的“適應不良”並沒有啊?呵呵,不管怎麼樣都是澤村嘛…

於是再次上線的流氓御幸就著牽手的姿勢轉過身面對澤村,然後委身靠上對方的肩頸,距離親密的就像是在親吻一樣

一見長著“御幸前輩”臉孔的御幸先生貼上來,澤村馬上就緊張起來,隨著溫熱的呼吸越來越近,臉頰噌的發紅,他在心裡不斷刷屏“噢雖然跟前輩長得一樣帥啊可是不是前輩欸我沒說他也很帥啊呃什麼啦…”愣是忘了還可以…自主退開…這件事

帶上淺淺玩味的笑容,御幸哼笑一聲,滿意著對方的反應

怎麼說呢?果然…澤村“真的很喜歡”他呢!

「呵…長膽啦?」

這麼近的距離,不知道是不是刻意壓低的聲音,在澤村耳裡聽來,他突然好怕耳朵會懷孕什麼的,而這句話,也讓他不由得想起更衣時的窘境

「扣…扣!呃啊…」

除了一面等身鏡外其餘全是純白顏色的小空間裡,澤村臉紅脖子粗的將兩手奮力向後伸,卻怎麼也抓不到腰後那精緻小巧拉鍊上的小鉤子,對本身就擁有超高柔軟度的澤村來說問題倒不是手不夠長,就是無法判定正確位置以及目標物體過於迷你…

導致他努力了半天,卻還沒將最裡面的內襯裙穿好,難不成,應該…找人來幫忙嗎?

「…」

一陣沉默後瞬間否定自己,先不說讓人知道自己穿女裝會被覺得很變態吧…能夠幫自己的人,也只有外面那個老流氓啊!這麼想想突然有點悲傷的澤村頓時憤恨的要捶胸頓足

「榮純,還好嗎?有點久啊~」

怎麼會說人人到啊啊啊啊,澤村正想著該怎麼辦的時候,某人便直接貼心的開門而入,然後記得自己明明有鎖門的澤村就這麼無言的看著對方手上的鑰匙,一時間相看兩無言?…並沒有

「以防萬一,安全性問題」

御幸笑著解釋後,維持笑容,直盯澤村身後還未拉上拉鍊,露出來的背脊

只是一個人待著就不大的空間,御幸這麼擠進來後便小得更可憐,而和更衣室同病相憐的還有被盯得毛骨悚然的澤村

「那啥…我沒事,所以…」

打個商量,請您滾出去,成嗎?

像是完全沒看出澤村眼裡極為明顯的深沉意味,御幸表情持續笑咪咪,他將鑰匙放進口袋裡,接著便毫不忌諱的伸手過來,一邊用“我真是大好人啊”的語氣說

「真拿你沒辦法啊~放著你自己一個人,也不曉得什麼時候才能出去…」

「…」

御幸的指尖微涼,為了合攏禮服的兩邊方便拉上拉鍊,把兩手都用上,調整好不會弄傷皮膚的角度,御幸將拉鍊流利的向上拉起,途中指尖還有意無意的劃過澤村的背脊,後者一動不動的僵硬著,且正為此臉頰發燙

說不想要再多碰觸“御幸前輩”一點,絕對是騙人的,但是從暗戀著對方,到經某位終於看不下去的無良前輩助攻才好不容易在一起的兩人,到現在都遲遲沒有跨出那一步

那是小心,那是謹慎,那是害怕…

那也是珍惜

「好了!剩下的自己來,外面等你」

惡狠狠的轉頭瞪了一眼撩人就走的臭四眼,澤村忍下拿東西丟人的衝動,便見半個身子出去要關起門來的御幸回過頭,投了個淺淺一笑

「果然不定時撩,無法精神啊?」

「您好好忙去吧!董事長大人!」

即使本意是希望自己打起精神…依舊不可原諒!

不管御幸前輩幾歲、從事怎麼樣的工作…恐怕,這惡劣的性格都要跟著一輩子,姆姆姆姆…詛咒他活該沒人要!(…)

於是,甩開御幸自己一邊去的澤村咬牙切齒著,有了以上的結論
--
《棒球高中御澤的場合》

「唔…不好意思,借過」

陽光有些刺眼,御幸的眼眸微微瞇起,將面紙叼在嘴裡,講起話來含含糊糊,一邊注意著手上的冰淇淋一邊頻頻向不小心擦撞到的路人小弧度的敬禮表達歉意

「那邊那邊!小一也你快點!棒球部不是天天練跑嗎?」

「…」

原以為澤村可能會因為性別不同,畢竟體力不一樣嘛…跑得慢些,沒想到她的速度居然完全不慢,還有餘力嫌棄起特意放慢腳步的他?

啊,無力吐嘈了…,御幸輕輕皺了下眉毛,沒有回話,也沒有特別提高速度,只是腳步平穩的跟在澤村身旁

於是澤村便撇過頭來了個意味深長的微笑,接著兩人左拉右扯的,在偌大的環球影城內東跑西跑,直到御幸一晃眼看見通道旁的賣著冰淇淋的小店

好不容易越過人群,御幸一眼就看見了在陰影處等待的澤村

嘖嘖,剛剛風雲似的馳騁了幾個小時現在也不見累,體力居然如此之好…,御幸一邊在心底胡亂暗想一邊小跑過去將冰淇淋遞上,他順手將嘴裡的面紙拿下後有些彆扭的才準備說什麼,卻被對方笑著打斷

「那個…」

「我知道,嘿嘿,小一也還真寵“我”呢」

被截斷的御幸很是鬱悶,他是真的很難習慣如此精明的澤村啊!

會去買冰淇淋是因為澤村說過想吃,還沒出來約會之前就總是叨念著愛情漫畫裡的劇情

煩都煩死人了啊,御幸嘴上雖然這麼說,但依舊是仔細的記下了所有澤村說過,想要做的事情、想要吃的東西、憧憬的所有,等著那個未來,牽著他的手,去一一實現

就像…被他憧憬著的自己,這不是…準備完全送給他了嗎?

「小一也,再不吃,冰淇淋會融化喔」

「啊…」

回過神,御幸下意識的想用舌頭去接著那差點滴在手上的冰淇淋,卻不巧讓鼻子先碰上了

這情形要是“澤村”在沒準要笑好一陣,只可惜…於是有些遺憾的想著,他嘆口氣,準備用手裡的面紙擦去時便見澤村伸手而至,單手捧著他的臉…

鼻尖上,那是濕潤而柔軟的觸感,不由得令御幸一陣愣神

「小一也身體還好嗎?」

啊?跟不上節奏…,御幸愣著看罪魁禍首舔舔了唇,而對方則一臉無害的轉移了話題

這麼說來,早上似乎有點低燒?好在御幸的腦袋不壞,很快便反應過來,晃晃腦袋覺得那淺淺的暈眩感還能承受,便以“沒事了”作為回答,澤村對此不置可否,吃了幾口冰淇淋並且很快又換了個話題

「恩…不曉得倉持前輩的婚禮如何了呢」

「!!?」

倉持?結婚!?!?哪個倉持?是我知道的那個?!御幸的嘴唇剛觸上冰淇淋,聽到那話一時間竟驚訝的將前牙埋了進去,頓時冰得他一抖,有些狼狽的模樣惹得澤村咯咯笑了一陣

“真是太可愛啦…這樣的一也”澤村大大的眼眸微闔,這麼說道,她嘴角的笑意溫柔,似乎想到了什麼美好的回憶

唔,居然有澤村嘲笑他的一天…,御幸咬牙切齒,三兩下地便將冰淇淋吞下肚後,而後看見對方那樣的笑容,頓時有些不是滋味

畢竟,這是澤村,卻又不是澤村,而被比較的那個人,竟是自己

那個我…很優秀嗎?

御幸抿起唇,悶悶的問道,問出口的意圖…,他才不會說有些擔心“他的澤村”!而這次澤村沒有再開玩笑,她揚起燦爛的笑臉

「世界上最優秀的男人」

如此高的評價?!不等驚愕的御幸回答,澤村又接下去開口

「…才怪,只是個惡劣的渾蛋」

「…」

俏皮的吐了吐舌,澤村表示後面才是真心話,眼裡卻沒有半點真誠

居然還學會捉弄人!!!?那邊的我到底是何方神聖?此時御幸深深的覺得要是澤村再不換回來或者換不回來的話,那他可能會先…瘋掉

之後,兩人去吃了午餐,期間互相說了不少自己的故事,當然,澤村秉持著本來就吵鬧的特質,即使是女生也說得最多

「恩~大學和一也是直屬的關係」

「恩…?你們大學才認識?」

「不是,高中的時候就知道有這個學長,是大學才有接觸…」

這麼說來,選大學的原因…?御幸整句話還未說完便頓了一會,他好像想到了什麼相同的地方…?,而澤村難得臉頰微紅,癟著嘴說當初的確是為了御幸才選了那間大學

對於澤村的反應,御幸的說法是,…總算有澤村的樣子了啊!帶著澎湃的心情,他接著問

「…什麼時候在一起的?」

「唉?小一也這是身家調查嗎?看不出來這麼八卦」

澤村小姐一臉鄙夷,…我連誰先告白都想問呢!差點hold不住表情的御幸喝了口飲料掩飾過去,內心隱隱期待著澤村的回答

畢竟那個世界的故事,似乎和他們一樣,有著一定的軌跡

這個嗎…,澤村垂下眼瞼吸了一口果汁,表情像是要說一個很久很久的故事,準備娓娓道來
--
御幸還是覺得世界很神奇,不論是和澤村能夠互相喜歡,進而在一起,或者是…澤村小姐的到來

在這裡,澤村為了和他打棒球,來到了青道;澤村小姐則崇尚著御幸一也的想法,追去了大學

說到底都是以他的天份為契機

在這裡,他們因為共同努力的目標,攜手向前;澤村小姐說,能和御幸一也並肩是她的夢想

說到底他們都想站在對方的身邊

在這裡,澤村與他一同站在甲子園的舞台;澤村小姐則伴著御幸一也登上了業界巔峰

說到底他們都已經成功了一半

而現在…兩邊世界裡,原先的定律被打破了,時間並沒有停滯不前,但此時此刻,站在彼此身邊的,都不是對方的那個人

到底…是哪裡出了錯?

兩人不知不覺,在環球影城待了將近整天,御幸也提議回飯店做休整,晚些再出門吃飯,澤村同意了,笑得甜甜的模樣讓御幸安心不少

走向出口之前有條商店大街,此時還有不少人群聚集,御幸張望一陣,遲疑不了多久便向還興奮說著外面商品展示的澤村伸出手

「那個…」

話未說完,澤村便自發的牽了上來,嘴巴不停

「走吧~我很擔心小一也走丟呢」

「…」

我才想這麼說啊!,接著在御幸無語的牽著澤村走進人群的剎那,突然,離他們不遠的人堆裡似乎發生了什麼,導致周邊的人開始推擠

御幸被擠得猝不及防,人堆的流動方向混亂,他就這麼被迫鬆開了澤村的手

「澤村!!!」

趕緊回頭,視線範圍內並沒有看見對方身影的御幸,焦急的大喊,希望能得到回應,可是人群的躁動和商店街的音樂很輕易的便將他的聲音吞沒,要聽到些什麼似乎也是難題

就在他看準一邊的裝置藝術,想要撥開人群站上高處直接找人時,竟有人比他的動作還快,先一步站上高臺,而且…還拖著個站在掙扎,濃妝豔抹的女性,然後,嘶吼般的聲音傳進沒有離多遠的御幸耳裡

「多管閒事的通通不准插手!這是我跟這女人的家務事!其他人滾蛋!」

TBC. 

後篇好久才出現阿~可是依舊沒結束~
哈哈哈,好像有點正經了?
我今天更新啦~不管哪一篇(喂

然後必須還願= =所以要開狗崽坑了...
希望這學期能夠先把長文阿~中短篇什麼的填完~呵呵

祝各位開學愉快阿OJO(欠揍臉

评论(5)
热度(25)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