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御澤】Chapter 首-15

第一次看文的親,記得翻前面看前提啊
畢竟是御澤日呵呵,於是除了那個亂七八糟的之外~我更這個也更天狗,嘿嘿快點表揚我吧www

(正文)

如果你是那片藍天,那我啊

最大的夢想,就是成為能夠遨遊天際的鳥兒
\\
經過各方面的平衡問題以及討論後,決定了以下幾項事情

第一,因為此次行動算是有一些程度(?)的隱蔽性,所以要與倉持同行的,只有少數幾人,其中當然妥妥地包括著御幸,而剩下的人則留守

第二,倉持認為身為小湊世家次子的,小湊春市有權利知道這件事,並且擁有能提出同行的要求,所以在此等候外出實練小組歸隊

第三,此次行動名義無關青道組,參與的各位都必須換上便服並配戴祭典的雜牌玩偶面具(非青道組專有之狐狸面具)

第四…,這時,有位學徒突然衝進來打斷了會議的進行

「報告前輩,實習組回來了!…」

回來就回來,有必要這麼激動嗎…,御幸本來在心裡發著牢騷還淡淡的看了奔進來的學徒一眼,可這一眼卻馬上因為後面那段話瞬間瞪大

「…降谷!澤村!還有小湊!三個人都受傷了!請求指示!」

沒有人開口指示學徒,在那刻,倉持和御幸都迅速離座,伊佐敷見狀也趕緊拉上結城,一起往外走

小春用兩手抱著疾風和暴熊,身上有不少大小不一的傷痕,但不礙事,只是整體看起來有些狼狽,而澤村和降谷則互相攙扶

前者身上一樣是小傷痕滿身,但比較嚴重的,右手臂卻是一條長長的刀傷,鮮血浸染袖口,看起來極其猙獰,後者先不論小傷痕,較嚴重部分則是右胸側掛彩,雖然只是擦邊傷,但是那染滿赤紅血液的衣服甚是讓人心驚

「你們幾個…!我不是說了只有探察?」

前園一看到三人完全就是經歷打鬥的模樣,頓時一邊往前一邊怒氣沖沖的喊道

「那個,是我的錯…」

「是我帶頭的!他們沒有錯!」

「我先出手的!」

三個人爭先恐後的將責任往自己身上抗,看著這種情況,前園已經完全氣不起來了,他揮手要三人趕緊優先處理傷口,這時原本站在一旁的倉持便扶過小春,幫忙上藥包紮,且將方才的討論告訴他

「咦?哥哥他…」

「沒錯,所以,你有權利決定去留」

原來這就是為什麼幾位前輩都穿上便服的原因…?小春遲疑的問,倉持應聲,兩人聲音不大,但是也不小,被勒令在一旁等著處理傷口的降谷和澤村自然都聽見了

「什麼?!那在下澤村也…」

「你還準備也什麼也」

澤村聞聲一個心驚,轉過頭,對上的是表情明顯用盡力氣想要隱藏憤怒的御幸,他硬是壓抑走過來的速度,不太快,可渾身散發的氣勢卻讓人倍感壓力

啊,總覺得,好像很久沒看見他了…穿著便衣的御幸也是帥的無法無天啊,完全摸不著對方怒氣理由的澤村,一邊想一邊贊同自己似的點點頭

你…為什麼要生氣?
\\
很生氣…很生氣這個笨蛋總是弄傷自己!

方才一看見受傷的澤村,御幸呆愣了好幾秒,直到終於找回思緒的時候,便聽見澤村正表達著對於倉持的那件事情…想要參加的意願

那刻,再也忍無可忍的御幸將澤村拉離眾人的視線範圍,來到偏僻些的那個木屋,一氣呵成的動作,急促地拿出醫療用品,御幸一句話都沒說立刻開工

「御幸…?」

「…」

「御幸~前輩」

「…」

「…御幸一也!」

「…行了!別喊!讓我專心一點好嗎?」

澤村見抬頭的御幸那滿滿隱忍憤怒的表情,癟癟嘴,有些委屈的回望對方,而其實已經窩火的想要立刻去找主事者的御幸無奈的看了他一眼後,態度稍稍軟化,接著補充道,…我知道了,等等再聊…吶?

唔…好吧

手的動作沒停,這是御幸第二次幫澤村包紮傷口,算是哄好對方後,他低下頭繼續專注以及小心力道的控制,深怕一個不注意又會弄疼這個愛哭的笨蛋

有可能,只是差一點,就再也看不見這個笨蛋了…,剛才第一眼看見的衝擊還未完全散去,就像是放映機一樣,澤村如何受傷的可能在御幸腦海裡呈現出假想,然後無限循環,…不,不…不會的,只是手臂而已,只是劃傷而已…

一邊自我安慰一邊將可怕的念頭拋飛,御幸命令自己專心

而與此同時,澤村看著御幸充滿認真的側臉還有仔細輕柔的動作,忽然想到了不久前和將軍談話過後,倉持前輩說得那句話

“所以…怎麼樣?”

“…哈哈,多虧倉持前輩的幫忙,聽到了不少之前就想知道的事情呢”

澤村回了倉持一個淺淺的笑,那是決定要共同背負,而且心疼著對方的笑容,後者見狀有些不自在的嘖了聲,然後就像是給予建議一樣,他淡淡的回應道

“我想…他並沒有打算完全避開你,只是…站得遠了些而已”

時間過得不算太久,當御幸停下動作時還檢查幾次,然後頗為滿意的點了點頭,再接著一抬起頭卻見澤村直直的盯著他,並在他還未將“怎麼了?”的疑惑說出口前…

「不借我嗎?…這次…」

「…」

噢,原來是指那個啊?…在澤村的有些害羞又發著亮光的目光下,御幸最終敗下陣來,他張開雙臂接下了馬上就撲過來的澤村

不行啊…這樣子太可愛了

「要錢喔」

「…不是吧?!渾蛋眼鏡騙子!你缺錢嗎!?!?而且我沒錢啊喂!」

當然不缺…唉,很疼吧?笨蛋…,想說的話被抿在嘴邊,御幸默默的收緊了手臂

………

「御幸,我…」

又是一個良久的擁抱,澤村遲疑的開口

啊對了,話說自從上次尾祭的事件到現在…都還沒有和這個笨蛋好好說話的吧?

御幸暗想著,無意識的將雙手收緊了些,然後還將下巴抵在澤村的肩膀上,做這些動作間一邊“恩?”的回應對方

喔…那個,我只是想說…,澤村悶聲悶氣的說完前段話,然後兩手一把抓住御幸的雙臂,猛地拉開兩個人的距離,後者當然被活脫脫的嚇了一跳

「呃…?!」

「如果我們之間的距離是因為你不過來才造成的話,很好!!!那就繼續站著別動!」

「…啊?」

還以為要幹什麼…,御幸被澤村這麼使力抓著推開時,簡直是冷汗直流

站著別動又是怎麼回事…,維持那個姿勢,御幸還是一陣疑惑,然後接下來的話也確實足夠讓他貶低自己很久

讓澤村這麼說的他…真是太不像樣了

「因為…我不像御幸這麼會說話!不管花再久的時間…甚至有可能一輩子都沒有辦法說服你,但是我可以直接行動!沒有很好的腦袋去想應該怎麼做的話,我還有手跟腳!」

「所以,如果你不過來,那就站著別動!」

「讓我過去你那邊!這點距離不算什麼!只要你肯等我,不管還有多遠、不管要花多少時間…我都會到你身邊去!!!跑著過去!」

跑著過去的補充,是不會讓你等太久的涵義

笨拙,太笨拙了,講了這麼多,到底來說,你是稍微明白我為什麼這麼做的之後,依舊不肯放棄嗎…,御幸又一次苦澀的笑了,就像在尾祭的當時,那樣令人揪心的淺笑

澤村堅定地說完,對著御幸又是一個埋臉式的擁抱,緊緊的,大概算是不容對方拒絕的力道

如果你一直不放棄的話,那本來就捨不得放開你的我,到底該拿你怎麼辦才好…,最後還是回抱著對方,御幸一邊在心裡無限唾棄自己

比起我的膽小懦弱,閃耀著光芒的你是這麼的強大、自由而美麗

所以,算是我的自私,拜託,再讓我思考一會…

「…倉持的事,不准參和」

「咦!?!?為啥?…哥哥也幫助鄙人澤村非常多啊!我…(吧啦吧啦,以下略)」

「然後,回來,就告訴你…」

…我的回答,聲音消失在嘴邊,御幸又一次抱緊聽見那句話後精神呈現外出狀態的澤村,是和夏季尾祭那時,同樣的力度

我啊,真的很害怕…

這樣的決定,到最後,只會對你造成傷害
\\
好,那我們就出發了

倉持走出農場道場的門口向後又回頭看了一眼才邁步向前

逐一謝過組裡大家的好意,跟隨此次行動的人,只有以下幾人,分別是御幸、結城、小春還有降谷,本來不打算讓已經負傷的降谷跟著,小春一開始也極力制止對方,然後包紮結束的降谷把小春拉到一邊去不知道說了些什麼之後…

看著輕輕扯著降谷右手還一邊啜泣的小春,倉持聳肩表示到時候對於自己本身的傷什麼的,多注意點就行,於是允許了降谷的同行

然後再接著等了會,便看見御幸一個人走回來,哦…說服啦?,倉持隨口問道,不過依這種情況來看大概就可以猜到傻村那個傢伙是不會去了,噢不是不去,是有人管著呢!

小湊家族的總部坐落於深山的間,很典型的遺世獨立,從青道組的農場道場出發,中間不休息的步行路程大約是2天半,不過也只是到山腳下

恩…於是,至少搭馬車到中繼站?這個決定讓眾人一致性的點頭,不然到時候開打,體力都給走路奔波去了這怎麼行?!

至於出錢的人嘛?倉持轉頭看向御幸,後者從視線中充分的感受到了前者的不懷好意

「…幹嘛?」

這種時候,咱們青道土豪總要有作用啊

「嘛、也好」

御幸在倉持的注視之下最終嘆了口氣,反正致使他戴上“土豪”稱呼的那些錢,本來的出處就不是什麼好地方
\\
他說,那個…別這麼不珍惜自己,好嗎?

澤村坐在木屋的榻上,滿腦子想得都是剛才和御幸的對話

他們…出發了吧?

珍惜…?這有什麼關係?!我只是!有人找碴在先…本想要說出前因後果的澤村,突然想到什麼似的頓了一會,然後中途改變了說詞

那接下來…為了你,行了吧?他認真的看著御幸無法立刻應變話鋒轉向的一臉呆愣

直直的望進澤村金黃色的,充滿堅毅及自信的瞳孔,御幸總有一種幾乎被看透的感覺…這是為什麼?

接著後者伸手想揉對方的頭,卻被一把抓住向前的手掌,呃用得是受傷的那只手啊?

說什麼呢?澤村…我…,御幸沒有掙開,他一臉拿對方沒辦法的模樣,話才說一半就被打斷,難道不該是以家人什麼的為優先嗎?

不要說你不夠資格這種話!我不准你說!

澤村莫名地怒氣騰升,邊喊邊用力的抓著御幸的手掌,後者被捏得一個機靈,開始擔心對方這麼激動,動作又這麼大,傷口會不會裂開?

明明!明明就是這麼的優秀!又這麼的帥氣!雖然個性很差!講話偶爾也超級討厭!閒著沒事就以捉弄人為樂趣!簡直就是,渾蛋!!!

喂喂…後面是多可怕的怨氣啊,御幸尷尬的扯個嘴角,只聽前面的話心情還是不錯啊

可是…即使如此,即使如此,我…我…唔

能聽到這樣就夠了…,後面的話被淹沒在御幸的手掌中,澤村瞪著眼前的渾蛋,雙眼所傳達的情緒就是徹頭徹尾的不滿,只見那個被稱為渾蛋的人笑笑

「行了,剩下的,澤村…」

等我回來

「…恩」

難得沉默一刻後乖巧的點了頭,澤村哼聲拉開御幸的手,又一次抱緊對方

我啊

…想說的是,那樣喪氣的話,並不適合你說

你應該是站在那個巔峰,君臨天下的人才對

在澤村榮純的眼中,御幸一也是最耀眼的那個人,是即使在茫茫人海中,也能馬上看見的那種光芒,所以…

再等我一會,差一點,就差一點…
\\
多虧了有快如風(?)的馬車加上御幸的三寸不爛之舌,倉持一行人硬是趕在深夜抵達那個所謂的山腳下

「接下來,非得步行了」

夜,已經過了一大半

倉持望著黑漆漆一片的山巒,嘴上嘆了一口氣,但眼神卻滿是堅毅,御幸只是看著不語,幾人找了間旅社草草入住,趕路讓每個人都身心俱疲,但今夜卻注定是個無眠之夜

五人分成兩房,小春和降谷住隔壁的小房,結城、御幸及倉持三人一大房,這樣的安排是為了安全以及方便照應,畢竟這趟行動的隱密性整體來說,應該還是不算高,他們要隨時做好迎戰的準備

「御幸」

「…?」

夜已深,三張單人床鋪依舊冰冷的乏人問津,三個人此時圍坐在一旁的矮桌,看似悠閒的泡茶聊天,精神上卻沒法完全的放鬆,坐了稍久之後,結城闔上眼準備暫時休息一會,倉持這時輕聲的和御幸搭起話來

「我…這樣做,會錯意了嗎?」

…你指什麼?御幸沒有看向倉持,回答間他的視線穿過窗口,投射到遠遠的那片濃夜中然後輕輕的皺起眉頭,今晚,烏黑的雲朵將星空及月盤遮掩,一片的漆黑,彷彿沒有盡頭,而這樣的夜…令御幸沒由來的不安

他忍不住想起澤村,那個沒有陽光也能依舊耀眼的人,那樣傻氣的笑容,吵鬧的聲音,還有可愛的個性,這麼想著御幸甚至連嘴角都不住的勾起自己沒有察覺的弧度

我啊…讓他等了這麼久,又小孩子氣的…特意把稱呼改掉,是不是、是不是因為這樣讓他覺得累了,所以才選擇用這種方式離開?…而那個留在樹上的暗器…只不過是和我,最後的道別罷了……

倉持沒注意御幸的表情,但似乎是被夜晚的壓抑氣氛感染,他的聲音聽起來有些顫抖

御幸沒有思考太久,他在倉持自白後立刻狀似隨意的回覆道

唔、反正我們都來了吧?好好的大幹一場之後…你們見面再說清楚?御幸邊說邊用擺手的姿勢想讓自己看起來不耐煩些,但是眼鏡下晶亮的瞳孔裡卻沒有半點嫌棄

「啊…謝謝了」

倉持釋然似的回一個笑臉,道謝的聲音彆扭且輕巧的幾乎消散於空氣中,但他知道,御幸肯定是聽見了

襯著這深不見底的夜幕,彷彿兩個人都在等待,等待那個對他們來說,能夠照亮世界的人

當天空泛起白肚,鳥兒的啾聲四起迎來早晨,這時便是一行人再次啟程之際

「從這裡開始…」

倉持望著正在簡單整理自己的眾人一同戴上面具後,喃喃自語著,…將是一場硬仗

曾經踏足此地的一年間,和那個人的回憶雖然不多,只是短短的一年,卻遍地都是

可能是太過貧乏,所以才更讓人揪心,明明想要的很多,卻不得不止步在那個時候

所以,我們的心吶,是不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就沒有繼續向前走…?

不,不對、只有我而已…從那個時候起,就一直留在原地,自以為是的等你

五個人安靜的走向山腳,倉持說,從前面的草原入山開始就是小湊家的領域範圍,任何攻擊都有可能突然出現,暗中襲擊是刺客的本能,即使如此他們的能力並不低,因為對他們來說,偷襲只不過是一個更加確定勝者的手段…請各位萬事小心,任何一點不自然都要警惕

另外,最需要注意的是…

總是隱身於暗處的,傳說中的10個人,從小便捨棄名捨棄姓…堪稱-10天干侍衛,傳聞他們各有所長,各自獨立,並且直接聽命於當家…

只有一個例外,當家不在的情況下,則受命於隊長和副隊長,強制性順位就是剛才說得排列方式

…不過,這些人我沒遇過,是很久之前聽說得,當然,大體上我也並不希望會遇上他們…

話語間,那個會同後輩玩笑,那樣惡意卻熱情…前輩的影子似乎消失了,眼前的人,神情堅毅,模樣就像是在說

即便明白是赴死,至少也要闖到你的身邊去

結城點點頭,表示提醒注意的這幾點沒問題,小春和降谷也紛紛應聲,而御幸看著倉持和以往都不甚相同的氣魄,神色不免複雜了些,他想起了出發前的幾個要點,說起來,這點還是倉持本人強加上去的…

第四,任何情況下,請絕對服從我,倉持洋一的決定,拜託了!

倉持,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
有些陰暗的茶室內,有兩人隔著矮桌對視而坐,一人坐得端正,一人坐得彆扭

「那個…」

「別緊張,信二,你先喝杯茶」

看著亮介將泡好的茶往前推,金丸聽話,戰戰兢兢的拿起茶杯,儘管在動作上努力得表現冷靜,表情還是有些不自在

我們…這是被囚禁了嗎?

那是未說完的話,環視周圍,唯一的出口是緊緊閉著的,沒有其他通風口,更沒有所謂的窗戶,在這個表面上看起來非常沒有空氣循環概念的屋子裡,還能夠順暢的呼吸,金丸表示真是太神奇了

可是…這也間接的顯示,他們即使被關在這個什麼都沒有的房間裡,其他的死法先不說,絕對不會因缺氧而死,只要食物照常送來,似乎待一輩子也…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亂想什麼呢?身邊可是還有厲害的前輩在啊!金丸為自己莫名其妙的想法在內心瘋狂搔頭

「不要輸」

咦…,像是看穿金丸的內心,亮介突然的出聲,打離開青道組被“請”過來的路上開始,他就觀察這個學徒好一陣子了,陷入慌亂是一定的,但絕對不能因此敗退

「不要輸給恐懼」

盯著金丸,給予力量似的,亮介又重複了一次,沒了以往的笑臉,語氣卻是不容客緩,他有些嚴肅

因為…如果要撐下去,非得兩個人一起

「…是」

看著金丸的表情因為他的話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終於勉强打起精神,亮介判斷現階段的問題大概是解決了

逃避已久的問題,終要面對的疲憊

此時,亮介坐正身軀,靜靜的閉上雙眼,腦海裡浮現的是,明明比起他年紀要小,卻能毫不猶豫、奮不顧身的擋在自己身前,有著墨綠髮色,那個少年的背影

胸口處暖暖的,像極了與那人擁抱時帶給他的溫度,所以…他不能在這裡任由擺佈

再次堅定自己的內心,亮介的嘴角又有了原先的弧度

委身家族的差遣?認清身世的束縛?無法擺脫的命運?…別開玩笑了,如果這就是所謂神的命令,也休想讓他乖乖就範!

因為…

他從很早以前,就有了不能認輸的理由

TBC.

评论
热度(24)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