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御澤】戀妖奇譚-貳夜

♡關鍵字:百鬼夜行、前世今生
♡天狗御幸x人類澤村
♡內含私設及不科學
♡短篇型,暫定10章內完結
♡不定期更新系列
♡並不是玩陰陽師的產物,但挖坑之後有玩…
♡以上沒問題往下w

♡加註
時間比例(妖:人)
10天:1小時
1天:6分鐘

(以下正文)

羽毛般的重量輕輕覆上眼簾,還有對方指腹和掌心的溫度,透過薄薄的皮膚,卻直抵心坎,澤村不由得一愣,方才死心等待著的痛楚並沒有出現,他能夠感受到,有什麼熟悉的氣息,以他為中心,在周身架起了防護罩,展現絕對的姿態,且不容許侵犯

「諸位止步」

這個聲音…?

有些低沉的聲線自耳邊響起,顯示著聲音主人的慍怒,伴隨而來的是輕巧溫熱的吐息,澤村下意識的用手抓緊身後貼上來的…判斷是對方的衣擺或者袖擺

那人似是感受到了澤村的緊張,覆蓋的手掌加重了點力道,並不會令他難受,反而加深了安全感,甚至身邊除了氣息之外更有什麼東西以保護的姿態,將他包圍起來

「卑鄙天狗!那小子是吾輩先發現的!」

「爾等天狗已經無恥到如此地步?居然同吾輩搶食?!」

天狗…?這麼說來,難不成也是妖怪?!看不見周圍的澤村緊張的手心冒汗,不僅是因為身前身後全是妖怪,而自己就是個準備被搶食的盤中飧…也因為對方說得部分是事實,的確是他們先發現的

「噓…」

前方妖怪吵雜著議論,還有叫罵不休的,而此時身後的人…恩,天狗突然出聲示意大家安靜,澤村則不由得屏住氣息等待審判

「真不好意思,我剛從青道居過來,極限也是需要個…15秒左右,再往前一點就不算吧,可否請問方才那15秒,諸位幹什麼呢?難不成…是享受美食前的培養情緒?」

眾妖即刻噤聲,他們當然不能認同也想爭取食物,但是卻不約而同的想到最初,所有妖怪似乎都將這小子當成毛未長齊的天狗…

「看表情應該是明白了,那麼…」

天狗的聲音帶笑,澤村感覺到對方湊近自己的耳畔,距離突然縮短,吐息直接噴灑在耳邊,他的身體顫了顫,動作輕微且小心的點了點頭

「失禮了」

覆在眼上的手移開,身子一下子騰空,澤村慌亂之下兩手一抓,恰巧環上對方的脖頸,沒有其他支撐的浮空感令人不適,於是他微微張開雙眼

「…咦!?是你!」

澤村訝異的看著在郊外追丟的棕髮青年,相比起來不同的只有原先棕褐色的眼眸變成了琥珀色,還融合偏淡的紅色,看起來挺是妖異

「喲,你…」

棕髮青年見澤村如此精神,頓時揚起一抹侷促的笑意,正打算開口調侃對方,不料竟被他更大聲的打斷

「你叫什麼名字!?」

「…你可以叫我御幸」

「唔,不認識啊…」

名為御幸的天狗聽見澤村的嘟囔不由得一愣,啊…這傢伙正在疑惑著,不再對話,御幸悄悄地在澤村的身前開啟一個小小的擋風屏障,接著便鼓動翅膀加速回程

御幸落在一個小庭院裡,沒有放下澤村便快速走了進去,不算溫柔的將人丟在軟椅上

「脫掉」

「…?!」

澤村才感慨著妖怪也是有分好壞的隨即就被人摔個七暈八素的,然後接著又聽到了如此驚人的詞彙,…脫?怎麼一下來就脫?似乎並沒有覺得這個步驟哪裡不妥,那只分明應該是自己剛認識不久的天狗居然抱著胸直直的站在那,一臉理所當然

即使臉很帥!這樣做也是不對的好嗎?澤村想大吼

「…我說得哪個字你不懂嗎?」

御幸盯了一會,發現對方除了一臉驚愕外絲毫沒有要行動的模樣,不由得皺起眉頭提出疑問

澤村的身上有淡淡的…它族的妖氣,其中一種最為深刻,其餘則雜七雜八的,很難聞

方才剛抵達的時候他就忍得難受,甚至有些趨近暴怒,就像是自己的東西在眼前被別人搶走似的

只是他仍盡力保持心平氣和…

並且為了迅速帶對方離開才忍住沒有中途放手,而且說起來…以現實面來看,的確不能把澤村丟在妖界裡任何一個地方

澤村總算反應過來後,他雙手護胸,一副炸著毛捍衛貞操的模樣終是讓御幸明白,這誤會可不好笑…,於是他耐心的解釋

「…我是讓你脫外套,手臂有傷吧」

「啊…喔」

澤村自知誤會後憋紅著臉聽話的將外套脫了下來,剛剛不看還好,現在看了就有些嚇人,沒想到傷口竟然嚴重到如此猙獰,於是澤村也並沒有注意到御幸的眉角微微一抽

受傷的當下的確很疼,但是恐懼的心理層次明顯多於生理,澤村現在才想著叫痛

這時,御幸靠了過來,他一手撐在軟椅的靠背上,用這樣的姿勢將澤村困在軟椅上,一手則抬起那受傷的手肘,並在對方震驚間說了聲“別動”,然後低頭

姿勢問題,澤村看不見御幸幹什麼,卻從傷口上感受到讓人顫抖的…滑膩而溫熱的濕漉

並且…癢的有些令人難耐,可澤村居然一時間也說不清楚這感覺是來自傷口還是心坎?

…舔?!御幸舔他?這是要吃了嗎?結果還是打算吃了嗎!?!?

沒有多久御幸便停了下來,伸手朝旁邊一勾,一只漂亮的玉瓶迅速飛來,他一手撈住並打開,毫不客氣的將裡頭晶瑩剔透的白色藥膏一把塗在澤村的傷口上

原先有些火辣的感覺瞬間被清涼代替,令澤村忍不住發出嘆息,期間御幸又翻出白色繃帶,動作異常熟練,手腳麻利的包紮起來

「呵…你這是什麼表情?」

瞥見澤村剛才由驚嚇轉為放鬆的表情,御幸忍不住揶揄的笑問,前者一聽立刻炸起毛來,整個臉紅撲撲的,咬了咬唇正想說些什麼便被對方搶了個先

「啊~雖然說,吃掉你確實是個不錯的選擇,但你身上現在有股怪味…我.不.喜.歡♡」

見御幸站起身來,笑得一臉玩味,像是“喔?你讓我吃我也不屑”嫌棄似的發言讓澤村簡直無法忍,他激動地左右嗅著自己的衣服、肩膀和手臂,模樣看起來非常想證明就算有怪味也不是自己身上來的

「哈?!?!怪…?哪有!我看是你這…窩…」

“狗窩”啊…?,御幸瞇起眼笑,彷彿沒聽見似的,他揮揮手將旁邊的醫療用品收起來,然後就這麼轉身走進偏房,不發一語,澤村頓時覺得自己十分失禮,畢竟…他救了自己一命

「那個、御幸…我…」

思索了片刻,澤村爬起身,腳步有些不穩的走向御幸剛才進去的那間偏房,到門口前卻差點跟從裡面出來的人撞個頭暈腦脹,噢不,會有感覺的大概只有澤村

「做什麼呢你」

御幸只用一手就攬下本想閃避卻差點被這樣動作搞到摔倒的他,姿勢幾乎趴在御幸手臂上的澤村覺得臉熱

「這麼著急吃啊?」

「…?」

聽到御幸這麼說,澤村才發現對方的另一手端著盤食物,仔細看…居然是炒飯?而且是很香的炒飯

「放心吃吧,這在你們那邊應該稱作炒飯?剛好有一些之前朋友送的人界特產剩下來」

被直說了人界特產什麼的,澤村覺得有些恍然,果然眼前的…真的是妖怪啊?這樣的人…嗎?

回過神,澤村已經坐在桌前,手裡抱著那盤炒飯,吃得那叫歡快,御幸就坐在對面手裡拿著本冊子,認真的不知道在看些什麼,於是向來無法太安靜的澤村開始不甘寂寞的沒話找話聊

「…那個,你好像很擅長包紮?」

「恩,受傷多了就熟練了」

常常受傷…?澤村詫異的瞥了御幸的身體幾眼,發現除了身後那對翅膀,其餘部分都因為那套衣服讓他根本看不出什麼,啊、手腕的部分有繃帶…,然而只看到這個並沒有什麼卵用,恩…暫時放棄

「…剛剛那是什麼藥膏?」

「恩,療傷大補秘藥,我研發的,成分不能說,待會給你一瓶」

啊?這麼好?…,對於御幸這樣的有問必答,澤村突然覺得有些奇怪

「…呃,炒飯很好吃」

「恩,在人界實習過廚師十年左右」

「…」

沒有接下去問,空氣彷彿沉默了,澤村抿起雙唇,望著對面的御幸,後者感覺到了視線的停留,抬頭看了過來,猝不及防,金黃色與琥珀殷紅相撞

「怎麼?」

「…為什麼?」

御幸聽見這個問題瞬間一愣,拿著本子的手只僵硬了一刻,隨即便露出瞭然的笑容

「因為…我們,不會再見面了」
--
那個天狗說,你想知道什麼我都會告訴你

澤村問,就因為我們不會再見面嗎?

不是,天狗笑,其實還有別的原因

…是什麼?

「嘛,這個…你就不用知道了」

「…」

說好的什麼都說呢!!!?見澤村一臉被欺騙的模樣,御幸的回應是笑的不能自己,於是等到笑夠後,他勉強將表情控制好,搖搖手讓澤村問些別的

「之後真的…不能再見面嗎?」

對於這個問題,御幸依舊是笑,眼角流露的卻是澤村不明白的情緒

「恩…不要再見了」

和妖怪見面對你來說,總是不好

對話沒有繼續,接著,澤村在所謂的妖界待了個10來天聽說是養傷,而御幸在確認了他的傷口完全復原之後,似乎鬆了好大一口氣,儘管澤村覺得那大概是錯覺

這10天裡,澤村只見過御幸一個…妖怪,於是他也跟著御幸,時而在院子裡的菜園忙碌,時而在那個偏房裡搗弄食材,看過得沒看過得,很是新奇,並且,他還看見御幸居然親自動手將他的外套縫補一番

啊啊、多麼…賢慧的天狗啊?當時,目瞪口呆的澤村不由自主的這麼想著

而在菜園裡的那時,御幸邊挖開泥土邊說,喂喂,小心不要誤吃妖界的食物,不然日後會很麻煩喔,澤村乖巧地點點頭應聲好,右手卻將一片紫色的葉片收進口袋裡

幾乎熟悉了這小院子的每個角落後,最終到了澤村該離開的日子

御幸再一次抱起他,雖然抗議過這根本是女性專用,但是御幸以這樣最為方便一由拒絕更換其他姿勢,澤村頓時無話可說

人家飛得,有意見難不成自己飛?

張開翅膀升空,不一會便飛至離那個小院子遠一些的山林,御幸輕輕落地,翅膀拍了個兩下當作緩衝收起,後將澤村放了下來,並朝對方笑道

「很好,保重啦」

「等等、那個…」

「?」

向疑惑的御幸伸出手,澤村金黃色的眸子似乎染上了一層水光,打從知道不會和對方再見的那一刻起,他的心便一直無法平靜,不管是那個異樣的熟悉感,還是心底更深處的什麼

「給我一根那個…可以嗎?」

御幸挑眉,卻沒有猶豫,伸手就往身後那對黑色的翅膀一扯,扯下了根較小的黑亮羽毛,澤村還未看清楚御幸指尖那微弱的光暈,便見對方又接著變戲法一般拉出了個紅繩將羽毛綁成項鍊,這才放上他的手心

「妖界到此一遊,即使有紀念品也不能隨便說啊,會被當瘋子的」

「…那麼,慢走」

手在身前捏了個口訣,御幸頓了會說完便向身旁憑空拉開一道怪異的靈門,裡頭是無盡的黑暗

看著門裡頭的黑,澤村下意識的吞了口水,他將項鍊戴上收進衣內後,向前邁步

在御幸的注視下,慢慢的融入黑暗之中,絲絲的恐懼即將油然而生的剎那,他回過身,便見有些距離的門外,那個人認真道

「別怕,盡頭,定會是你的家」

就這麼句平凡的話語,讓澤村瞬間安心下來,他不再猶豫,張口說了些什麼,並在御幸一愣間回了頭,消失在黑暗之中

再見…嗎?有趣的部分還是沒變

嘴角不自覺揚起一抹淡淡的淺笑,御幸揚手將門闔上

神奇的是,當澤村回過神,自己已然身在宿舍裡,衣服和剛才沒有變化,而當初落在公車上的背包居然也出現在床上,並且…沒有脫鞋

「啊啊啊啊啊!」

手忙腳亂的將鞋子脫去,澤村低頭看見了上頭的泥土,然後停下動作,僅僅是盯著,安心感便由心底而生

不是夢,還好,他並不是夢

放下鞋子後,澤村按了按心口的項鍊,嘴角勾起充滿暖意的弧度

……………

見靈門被御幸闔上,倉持才從角落裡現身,這幾天他一直觀察著那個人類,到現在的感想只覺得那時的御幸運氣實在不好,不然怎麼會偏偏是這樣的笨蛋?

「回去了?」

「恩,是阿」

「那趕緊回來幹活!一次請了10幾天假你還真好意思」

「我那也算一種自我保護吧?不過說起來,你這嗜好我真不能認同」

「…什麼?」

只見御幸一臉嚴肅

「偷窺」

通天閣裡,增子看著桌上布丁抖得劇烈,以及三不五時就會聽見窗外從遠處傳來的炸裂聲響,接著望向正在認真批閱文件的結城,而後者用手中的筆點了點紙,淡淡的開口

「讓他們消停點」

與此同時,青道居的天狗們也感受到了來自地殼的震動,但是已經有所修為的那些通通不為所動並且怡然自得的繼續做自己手邊的事,只有翅膀未完全發育的小天狗們自個兒焦躁起來

「嘿,你們,要做什麼隨便都行,別在那瞎晃」

這時,有個淺色頭髮的天狗終於忍不住對著那邊轉啊轉的小天狗們說道,而那些傢伙一見終於有個熟人肯搭理他們便立刻蜂擁而上

「金丸前輩!難道…不是妖狐打過來了嗎?」

「喂喂…是多希望打仗啊?不是的,以後呢~打仗自會有人敲響戰鐘,而這個嘛,是戰神和速君練功呢!」

金丸信二維持耐心的笑容,汗顏著說首領當初召集相關人員…然後大家決定好的藉口,即便那兩位只不過是純粹不爽打架罷了

而某兩位主角在無預警結束一頓莫名其妙的比試之後,一坐一躺的在草皮上休息,這時手裡習慣性紮起草環的倉持,編著編著突然開口

「欸我說」

躺在一旁的御幸聞聲並沒有看對方,他的視線直直的望向天空,那片蒼藍有幾絲薄雲繚繞,總覺得這樣的顏色跟誰很相似,因為這個想法停頓了會,御幸這才打趣的回應

「恩?怎麼?…速君兄,願賭服輸啊,要再打一場我不幹喔,好累!」

「…我是想問」

「?」

「你什麼心態?」

御幸愣了一會,發現最近自己被說得一愣一愣的頻率似乎過高,然後捂著嘴笑了出來,倉持見了說動作好噁心啊別笑,然而前者卻邊笑邊回答了問題…?

「可能是他太可愛了♡」

於是,正在上課中的澤村同學打了個極大的噴嚏,因此被鄰桌的女同學慰問了一番

TBC.


呵呵,御澤日驚喜!!!之後更武林文吧🙂
都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呵✨

最後,還是御澤日快樂❤❤❤

评论
热度(20)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