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御澤】Chapter 首-3

#注意看前提
#懶得超連結
#前文自己找(喂
#週末的補更
#此為週更文
#時間線注意
#還有什麼?


哎呀,這章,還是沒有別的配對⋯出現吧?
可是降谷跟小春來了喔~~😏✨有誰也出現可是被我遺忘了嗎?

問題:若!老婆暗地裡罵老公那是什麼意思呢?

答案:噢,絕對是想他了唄(咦

另外再說一次,更這篇文的時間一定是週末喔~六日不定,反正會放啦,如果其他時間出現就是加更👌

啊~總之⋯
這篇文裡面最帥的一定是御幸啦(突然什麼鬼)



(正文)

朗誦聲不絕,蟬鳴聲不斷

艷陽高照,澤村一大早就覺得暈乎乎的,提不起勁,現在正是那磨人的上課時間,他們正在朗誦詩詞,陶冶性情,順便增進修養,聽說這是組長特別加入安排,不同於其他組裡的精進訓練,你問澤村的感想?

他只覺得很煩

「澤村!恩?…這位同學是叫澤村吧?這邊唸出來」

「…哈~(哈欠)」

「喂!你該不會一直都在發呆吧?」

擔任講師的不曉得是哪裡來的老頭,現在正站在澤村的木桌旁,企圖讓這位同學進入狀況

「老師,你就別管他了,我在入組測驗裡可沒見過這傢伙,說不定是走後門進來的呢?別跟我們混為一談!」

恩!?一聽到“走後門”這個關鍵詞,澤村立刻就從想睡覺的思維中清醒過來

什麼走後門?!我是被御幸相信著的啊!這可是間接的侮辱御幸吧?

頓時怒火中燒的澤村站起來,惡狠狠的轉身瞪著後方有著俐落金髮的男生

「你!!!有種再說一次!」

「你說什麼!?」

「不要無視我吵架啊!同學們!」

爭執在那老頭的阻止下不了了之,下課後,澤村又一個人回到了練習道場,不得不說這農場很大,大到居然能給他這個幾乎成為專屬個人練習場的地方

自從上次御幸混進來學徒間,又帶著他去木屋吃飯(恩他親手製作的)…然後他大聲嚷著要御幸嫁他的那件事,已經過了五天

沒錯,澤村已經五天沒見到御幸了,這幾天總感覺身體的某個地方倍感消沉,可能是想吃御幸做得飯吧?他摸摸肚皮想道

事實真是如此?誰知道呢?

五天的時間裡,澤村依然做著不同於其他學徒的基礎訓練,中間穿插著所謂的精進訓練,連克里斯的臉都沒看過幾次,他開始有些懊惱,為什麼自己的師父會是這種人呢?

真想問問御幸的訓練方式…噢不,讓御幸來指導自己也不錯啊!這就去找他幫忙好了!我澤村大爺真是太聰明了哇哈哈,啊、不過…他在哪裡呢?

是呢…我,不知道他在哪裡

原本一個人樂得興高采烈的澤村突然安靜下來,想想事實確實沒錯,打從一開始,就一直都是御幸自己倏地現身,然後兩人裡所當然的開始吵架、鬥嘴,再然後莫名其妙的時間就過去了

是什麼時候開始熟悉這個人?又是什麼時候開始覺得這個人的出現…挺好的?雖然會吵架(那是吵架嗎?),可是和御幸相處的時間,真的很快樂,澤村承認

可惡!只要一靜下來為什麼總會想到這個渾蛋!搞什麼!一定是太累了!我要趕快振作起來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做了個仰天長嘯的姿勢,澤村又一次大力的拍打臉頰,然後喔喔喔喔喔喔喔喔的為自己打氣

「那樣會比較有精神嗎?」

「欸!!!?」

聲音不一樣…還以為只有御幸會這樣神出鬼沒的…,忽視了微微的失落感,澤村轉頭看見一個黑色短髮的男生,倚靠在道場大門邊一雙墨色的眼睛正淡淡的望著他

「從…什麼時候開始在那的?」

「你來的時候跟著過來的」

「…」

沒有人教你這叫跟蹤嗎…?並沒有介意澤村㿜著嘴的模樣,那個男生一邊走向澤村一邊自顧自的說起來

「聽說,這裡一直是…那個男人練習的地方」

「…哈?」

那個男人?哪個?師父讓他待在這邊之後可什麼都沒說喔…澤村的思緒在聽見名字的剎那被打斷

「御幸一也,人稱青道組魔王,他幾年前獨自訓練的地方」

御幸…練習的地方?這裡就是…?

環視道場的內部,澤村突然覺得自己似乎看見了御幸穿著青道組那深藍色的和式道服,他那戴著護目鏡底下,琥珀色的眼瞳滿是堅毅,一邊想像模擬著對手攻擊,接著逐一反擊,汗水隨著動作劃開空氣,又或者順著脖頸漂亮的線條滑落,並消失在領口間

是的,一個人

「話說,你是哪位?…為什麼會知道?」

「降谷曉,我的名字,這種事打聽一下就能知道吧?」

「…」

縱使降谷是面無表情的說話,澤村還是覺得這個人肯定在鄙視自己,非常肯定

「為什麼你總一個人在這裡?」

「…哈?」

我才想問為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人家超想要模擬對打的嗚嗚… ,澤村一臉“你問個毛線呢!害我都傷心起來了”、然後恨鐵不成鋼的模樣(夫妻臉)

「你經過特別允許嗎?」

「啊?」

不行!為啥這個傢伙的問題他沒有一個知道怎麼回答,一直被牽著鼻子走可不是辦法啊喂!

「把你知道的說出來!不要問這麼多啦!我才要問你為啥要跟我過來呢!」

「想…」

「啊?」

「想看看,能不能遇見那個男人」

咦?澤村心裡一個楞登,有什麼警戒鈴響起,他怎麼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要是遇見他你想幹嘛?盡量心平氣和的把問題說出口,澤村緊張的手都出汗了,連他也不明白自己到底在緊張什麼

降谷又是一個淡然的目光瞥了過來,然後悠悠地開口道

「他肯定能夠勝任我的搭檔吧」

渾蛋,你臭美個什麼勁?
\\
「欸,我們走嘍」

「…」

「…不要那個臉好嗎?」

倉持覺得好笑極了,看著御幸一臉失魂落魄還有點狼狽的樣子,他一直以來被這渾蛋打壓(有嗎?)的心裡創傷總算有所回復

片岡組長今天特別下令讓總部現在輪著休假中的武士去農場給新進學徒一個下馬威

其中嗎?當然不包括御幸

御幸這幾天被組長分配了整理大家帶回來各組的勘察資料這個職務,忙得那是一個叫做要命的程度,他連宿舍都法沒回去,成天就在紙堆裡打滾,而原本拿下眼鏡才能看見的朦朧美,現在御幸簡直有了戴著眼鏡依舊能無料體會的錯覺

「倉持…咱倆換換…?!我快長黴了」

「哈哈、不行,我還奢望去會會你口中那有趣的人呢!叫…叫什麼來著?」

「唔…澤村榮純」

御幸㿜了㿜嘴,從上次見到那個傢伙到現在都過幾天了,沒怎麼算,不知道,反正一定很久了,不曉得他有沒有好好練習、好好吃飯,交到朋友沒…恩?等等,想這些都是什麼鬼??

倉持挑眉看著回過神後突然開始無限唾棄自己的御幸,走上前拍拍對方的肩膀,滿臉憐憫

「放心吧!沒見到你那才叫做是放鬆生活啦!別想這麼多,我去替你照顧照顧他」

「嘛、我只是想說今天倉持君的廢話特別多真是少見呢!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你這傢伙…」

正當倉持咬牙切齒的捲起袖子準備給御幸來個大爆栗的那刻,外面適時的傳來了叫喊聲

「倉持!我們該走嘍!」

「來了!!!…御幸一也!等我回來馬上搞定你!」

「啊~慢走不送喔~」

御幸揮別倉持的惡意笑容在青道組武士們的身影消失在視線中後,就跟著不見了,他噗地一聲倒在書和紙的堆積物中

唉…真累啊

稍微挪動了身子,御幸這個角度剛好能看見窗外的藍天,一望無際的,看向最遠的天邊

以前,天空有這麼藍嗎?
\\
「哈哈哈哈,我就說果然對打的感覺是不一樣的嘛!」

「…你難道都沒有跟人練習過?」

降谷輕輕的皺了眉頭然後刀鋒一轉接下澤村的一技橫切,這人的刀法,稱不上亂七八糟,可是總飄忽不定的,似乎沒有什麼特定軌跡,煩得很

「唔…是沒有」

但是有過一次實戰經驗!而且用真刀!搭檔還是御幸喔!羨慕還忌妒哼?

不明白澤村突然表現出來的優越感,降谷後退了幾步,轉動了會肩膀

「既然熱身也差不多了,那認真一點?」

「喔喔,儘管放馬過來」

「恩」

澤村原想就這樣笑瞇瞇的接下降谷直劈而至的木刀,結果沒想到沒接著就算了,還因為威力摔得一屁股疼

那是…?熊…?

彷彿張牙舞爪的暴怒大熊,猛撲過來的一瞬間,獵物逃不得,更躲不開,那般兇狠慘烈的氣魄,瞬間讓澤村愣直了雙眼

還以為…要死了

居高臨下的看著澤村,降谷依舊是面無表情,一字頓一字的說道

「家鄉那邊也沒人能長時間持續的跟我練習對打」

「所以,如果是那個男人的話…」

「肯定可行的」

啊啊…這傢伙,很強

冷汗濕漉了掌心,澤村還有些無法反應,剛剛的那一劈用了降谷多少力氣?每一刀的力度如果都能這樣程度的保持…那,就非得贏過他不可啊!

要是沒辦法戰勝他,御幸的搭檔人選就永遠不會考慮自己!!!

「哈哈、很厲害嘛!」

澤村站起身,拍拍身後的衣服,嘴角不可抑制向上勾起,他將木刀擧向前,直指降谷的眉心,張揚跋扈道

「很好!從今以後你就是本大爺的專屬訓練機了!請多指教啦!」

「…」

聽於此降谷的眼瞳瞬間閃過一抹亮光,這傢伙…跟其他人不一樣!?與以前的人不一樣,他居然…不會因此懼怕自己?!

而後,他為自己的想法淺淺一笑,望著正哈哈大笑著的澤村,沒由來地開始期待往後的訓練

說不定…他也會是個好人選?
\\
「欸欸欸欸!?你們現在也不能拿真刀嗎?」

「恩、是的喔」

偌大的食堂中,即使人聲鼎沸,澤村宏亮的嗓音依舊特別突出,不少人向這邊望了過來

而肇事者呢?噢,他正大口的扒著飯,然後一邊和降谷身邊,擁有粉色短髮的男生搭話

粉色頭髮的男生叫小湊春市,似乎有點認生,講話不大聲,卻很喜歡和澤村這種開朗的人對話,兩人很快就熟識了,他們隨便的聊了一些閒話,還互相詢問對方來到這裡的目標

「所以…小春你是,為了一個人來的?哈哈哈,好巧喔!我們差不多」

「呵呵,是啊,為了很重要的人…」

嘛…我也算是吧?搭檔是很重要的

降谷對這個話題沒有什麼興趣,喝完最後一口湯,便說你們聊,我收拾一下,然後端著盤子先行離開

原本澤村還想趁機講講降谷那個臭脾氣幾句話,沒想到被人給跑了,只好咬咬牙並切了幾聲,低頭看著還未吃完的飯菜,突然地嘆了一口氣

「啊~好想吃御幸做得飯」

「…欸?」

「恩?怎麼了嗎?」

澤村不明所以的看著小春,而後者再次確認自己沒聽錯關鍵字詞之後有些驚訝的問

「御幸…?是指御幸一也?」

「啊是啊,御幸是個蠻不錯的渾蛋啦!雖然性格有點糟糕」

不錯的…渾蛋?!性格…糟糕?!呃,我才該糟糕吧,這整句話概括的信息量好像有點太大了…

不過…讓御幸一也親自做飯投喂的人嗎?小春朝著明顯是因為提及某人而笑得燦爛無比的澤村默默想道,看來今後有趣的事情絕對不少

「是嗎?那麼希望以後有機會認識他」

「哈哈哈行啦行啦!」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小春總覺得…澤村好像在炫耀什麼似的…?大概真的是錯覺吧,恩
\\
中午時,澤村在食堂見到了許久未見的克里斯師父,對方似乎是特地來找他的,而且還很難得講了“這是練習計畫,今天之內做三遍”以外的話

「下午和其他人一起去綜合練習道場」

恩,不過也就15個字

小春笑著說,那下午就能夠一起行動啦,然後拍拍同樣也很高興的澤村,畢竟這可是這幾天裡的一大進步阿阿啊啊啊啊阿,終於能夠看見人(?)了,噢!精進訓練課程除外

午後的課程即將開始,澤村愉快的甩著木刀和小春及降谷並肩著來到了從未踏足過的綜合練習道場

「阿哈哈哈,今天就讓澤村大爺我來好好的訓練訓練你們…欸?!」

澤村的開場白依舊是這麼熱血沸騰…直到他發現了道場裡那群違和的存在

呃、御幸…??不對,此時的道場裡已經被一群人先行佔領,全部的人都身著白色練習道服,大部分是腰件配掛日本刀,並且都以狐狸面具遮住了顏面,重點是每個人的氣場都不一般

這些讓降谷難得集中了精神看向那群狐狸,而小春有些不自然的尋找著什麼?澤村呢?則正在思緒游移

熟悉的裝扮,不熟悉的人
你是否,也存在與此?

「新進學徒集合!這裡要講解待會的比賽規則」

接著被打斷視線及思考的他們三個便傻愣傻愣的跟著所有學徒列隊,然後一個個屏氣凝神的準備聽清楚所有規範及注意要事

啊啊,是期待已久的…第一次武士版本模擬對練,因為御幸的關係,已經提前知道原因的澤村並沒有太多的緊張,反而是興奮的無法自拔、不可抑制、身體顫抖

即使看不見臉也沒關係,只要刀一揮,他有絕對的自信能一眼看出那個人,要問為什麼,澤村說不清楚,那是一種直覺,只要是那個傢伙,他就絕對能知道,畢竟…

是一個這麼惹嫌的人吶(!)

綜合練習道場很快被分隔成一個一個的小區塊,邊界處皆放著紅白旗幟,看樣子是準備給狐狸使用的

紅色代表有人重傷,白色代表比賽結束

澤村跟降谷以及小春很快便被打散排列,分開之前,澤村還不忘了對著降谷喊著,第三場見啦…(以下略)之類的豪語

被分配站在澤村面前的狐狸和御幸的身高差不了多少,但因為方才規則說明狐狸沒有嘴巴,意即不能說話,所以看了半天也沒能用看得就清楚眼前狐狸的刀法,這當然是廢話,如果能知道,那還用當什麼學徒?

狐狸歪了歪頭後,像是早有準備,突然的拿出紙跟筆,迅速寫下幾個字,然後遞到澤村面前

【澤村榮純?】

咦?這個狐狸為什麼認識我?疑惑的心思完全顯示在臉上,這樣的反應讓對面的狐狸抖了抖肩膀,那模樣,似乎在笑

澤村還想發問,便看見狐狸已經乾脆的將寫字傢伙收了起來…

居然…!!!問完自己想知道的就打住嗎?這狐狸的惡劣程度大概也不亞於御幸啊!該不會…是好朋友吧?!澤村在心裡誹腹和惡意的猜想著

「那麼,各就各位!」

哇哇哇!趕緊準備好,一聽見最前方講師的宏亮嗓音,澤村立刻進入狀態,死死盯著眼前的狐狸
--------------------賽程資訊----------------------

●第一場,木刀實習(學徒vs狐狸)
參加者:全體學徒
簡要:以木刀擊中對方,五次為勝者(需瘀血計算)

●第二場,真刀鍛鍊(學徒vs狐狸)
參加者:前場生存者
簡要:將敵方逼至死路者為勝(比如,差一公分即能奪命)

●第三場,新人王者(學徒vs學徒)
參加者:前場經對手狐狸推薦者
簡要:採淘汰制,評鑑經狐狸討論

--------------------賽程資訊----------------------

「準備…開戰!!!!」

瞬間,數以萬計0.0000000秒的那刻,在此,比賽正式揭開序幕

TBC.

评论
热度(27)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