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動漫迷一只💯||
本命御澤、利艾、瓶邪喔哈哈哈😘||
重要😐❗️❗️❗️絕對不逆拆||
另外各種CP大愛✨||
陰陽師上工中⋯||
御幸一也我老公啦❤️||
配對嚴重潔癖👿👿👿💢||
少許腹黑但其實一臉慈祥😎||
一種歡迎各方同好勾搭的節奏😇||
想要分享自己寫的文章然而低產😂

【御澤/酒茨】分分鐘抽給你!

♡御澤日快樂w
♡歐歐西都是我的
♡因為一直玩陰陽師,覺得玩脫了
♡次元壁炸裂系列作品
♡覺得“酒茨”比較好玩所以選這對…
♡酒吞<->御幸

首先,這是緊急產出…看到啥都不干我的事,我知道這很奇怪,可就是想搞事(。)然後御澤日快樂,今年也要快快樂樂啊我的小寶貝們♡
雖然寫酒茨然而我寮並沒有他們倆,哭哭,於是我就讓兒子的名字出現一下子,順便充當狗崽(喂,根本沒有!)

順便…聽說產糧出SSR?
給我來個小拳拳吧qwq

沒問題再往下走~

(正文)

各自在職棒隊內忙了好些時間的御澤兩人終於迎來了好不容易疊合的假期,御幸欣慰的看著澤村提著為了就近練球暫時搬到倉持家度行李回到他們的家,並樂顛樂顛的撲進他懷裡

那刻,御幸覺得世界果然是美好的,工作能有什麼?抱緊懷裡的媳婦(?)並暗戳戳的在腦內安排這個假期如何將自己滋潤噢不兩人該如何放鬆一番

然而,最近澤村似乎迷上了什麼手遊,整天什麼退治時間到了啊,唉唷寶盒忘記領,甚至半夜準時抽卡,接著啊啊啊的叫著又沒有什麼木什麼吞什麼S什麼R的

玩手遊?這又沒什麼,跟打電動差不多嘛!倉持還不是整天打?(倉持怒:誰說得!)也沒看亮介前輩說啥,所以御幸表示這點小事他真的不介意…

才怪

當澤村第五次因為鬼王狩獵開打拒絕他的飯後親暱時間後,御幸覺得…這簡直不能忍!

你笑說不過五次,真是心胸狹窄?

退治十次,突破六次,寶箱八次,抽卡十五次!!!!更過分的是抽卡啊!那個點咱們不是應該和棉被啊枕頭什麼的親近一下,順便深度使用他們啊!中間抽個卡氣氛全沒!只能睡覺啊!沒錯啊啊啊啊我就是心胸狹窄!御幸好氣阿,而且不想保持微笑

然而他還是努力保持笑容,將廚房收拾好後,蹭到正在打什麼鬼王的澤村身邊

「這…玩什麼呢?」

「嗯?噢…就是鬼王,唉三星很難啊」

澤村回答問題時的視線並沒有離開螢幕,對此御幸心塞的看著螢幕裡整陀紫色的,長得極為…嗯,總之不符合御幸審美標準的某大怪獸,嘴角微抽

嗯…好專心…,即使澤村連一眼都沒有瞥過來,御幸還是覺得可以再搶救一下

「澤村,我…」

「唉等等啊御幸前輩,有事待會再說,唉唷這回合怎麼不奶…」

呵,搶救無效,於是這個晚上也像前幾天那樣過去了

隔天一早,天未亮,還沒來得及睜開眼,御幸便覺得有些奇怪,除了一點點的頭暈目眩之外,似乎還有點宿醉的感覺…?

宿醉?!

為什麼宿醉?!

這麼想著御幸就嚇得打算跳起來,無奈胸前還抱著個人,那人似乎感受到他的動靜,抬臉蹭了蹭,囈語道

「唔…吾友,怎麼這麼早…」

??????

這聲音怎麼聽著像啥?!御幸思考著順勢低頭一看,不看還好,看了簡直要在風中凌亂

胸前的人有一頭蓬鬆的白髮,相貌姣好的臉龐還有像是鱗甲的東西,想來這個就是剛剛覺得被蹭著觸感奇異的原因之一?噢…還有就是差點戳穿他下巴的紅角,雖然一長一短的看起來倒也不奇怪

看著像誰…一時間卻想不起來,可要說長得極好御幸也不反對

唉唷好險雖然抱在一起睡但他倆都穿著衣服,即使自己的這樣袒胸露背的看起來像是沒穿…,御幸在心裡鬆口氣後,開始打量起剛剛沒注意到的環境
--
澤村起床的時候,奇異的發現身旁並沒有人,他抓抓頭髮,慢慢走下樓,正好看見御幸坐在單人沙發,左手撐著下巴,右手放在大爺似的翹腳上,而且臉色低沉的狠

「呼啊…御幸前輩明明不擅長早起啊,有什麼事情要辦嗎?」

打了個哈欠,澤村拿起牙刷,擠上牙膏才準備塞進嘴裡,就聽著御幸開口

「喂,人類,茨木在哪裡?為什麼本大爺會長這副模樣?」

聲音比平常還要低沉,但仍然是御幸的聲音,澤村聽著也不甚在意,那只是在手遊裡聽過上百次的自稱,模仿一下又沒什麼,將牙刷塞進嘴去,他含糊的回答

「唔…御幸前輩原來對手遊也有興趣啊,酒吞童子是很帥沒錯,但我覺得…嗯…御幸前輩扮大天狗比較適合喔」

聽到澤村這麼說,御.酒吞童子.幸冷笑一聲

「哼,誰有興趣扮那只脫毛狗,本大爺就是酒吞童子!」

結果澤村沒有馬上回答,而是慢悠悠的刷完牙,又洗了洗臉,這才哼著歌走進廚房

「嗯嗯嗯,好好好,御幸前輩是酒吞童子!嗯!這個坐姿很有鬼王的氣魄!這個表情很有鬼王的氣勢!沒戴眼鏡果然非常帥啊~喔!今天是我負責早餐,前輩等等喔」

「…」

馬的,好想打人,然而並沒有鬼葫蘆

「啊…我要換結界卡了,倉持前輩說要寄這邊來著,一下子就好!」

「…」

被幾句話噎著講不出話的酒吞突然覺得有點心塞,那個人不嗆他也不說他,甚至還誇他、迎合他,跟茨木有得比…雖然心塞的成分整體感覺起來好像是這個身體的主人比較多來著

啊,已經很久沒有一早醒來看不見茨木的情形了吧…啊…好想茨木啊…

酒吞才恍神一陣便聽見澤村兩手一邊按奇怪的方形物體一邊碎碎唸著

「唉…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抽到酒吞童子啊…茨木童子也可以啊!」

「嗯?什麼?」

面對酒吞的疑惑,澤村解釋了一番抽卡跟遊戲的玩法啥啥啥,腦袋極好的酒吞接受自己變成這樣的速度是飛快的,想當然爾理解這個就跟開飛機一樣快

中間澤村無意的誇讚了茨木童子還有酒吞童子的厲害之處,是所有這個手遊同好的最愛啥啥啥,誇酒吞的,酒吞不怎麼在意,但誇茨木的…

哼哼,本大爺的鬼后就是如此優秀,沒錯,對這個鬼王來說非常受用

於是他一個興奮,搶過澤村的手機

「拿來!要本大爺、要茨木還不簡單!本大爺分分鐘抽給你!」
--
「摯友?」

「阿不…那啥,還是別打架吧?」

茨木滿臉疑惑的看著酒.御幸.吞賠笑的扇扇手,於是坐下來,抬起鬼手拿了裝著酒的葫蘆準備要給對方滿酒…

「呃這麼大清早喝酒傷身!」

「…」

嗯…這個反應好像不行?

開什麼玩笑!這傢伙就是澤村常說的那啥木啥童子的啊!一個小拳拳捏爆你全家的那個!御幸冷汗直流,但是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誰,完全沒有鏡子啊我是誰讓我裝個啥!

眼前的白髮大妖放下酒葫蘆眼神凝重,他踟躕了一會,開口道

「酒吞童子,吾友,汝又為了何事煩心?是什麼讓吾友煩的連鬼葫蘆都沒拿下來」

啊…好方便,居然這就告訴我了?不等御幸呵呵的思考怎麼學酒吞說話,白髮大妖一個快速欺身就將他壓倒在地

「吾友,吾…吾已經沒辦法…填滿汝的寂寞了嗎?」

「呃…我…」

像是被惡作劇一樣,依舊不等御幸回答,眼前一陣暈眩,他定睛一看,澤村正一臉崇拜的望著自己

「御幸前輩早說你這麼厲害我就不用天天搞這個了啊!唉唷好神奇啊!!!」

「…什麼?」

「連抽啊連抽!你看看,是酒吞跟茨木!」

設群網站分享的介面,御幸皺眉拿過眼鏡戴上,這才看清楚畫面上的人,有兩個,其中一個正是方才撲在自己身上的大妖,而旁邊的畫符…

看起來像是鬼畫符,但御幸這下是清楚明白先前到底誰借用了這身體,因為那字樣,他不久前才看過

雖然真是亂七八糟的小慘劇,但是…希望你們幸福,御幸思索著,看了眼興奮的澤村並沒有說破,只是勾了個淺笑
--
「茨木,你…」

「哇…吾友!吾已經不能!不能填滿汝的寂寞!…」

酒吞聽得一臉蒙逼,畢竟除了身上這個哇哇亂叫的白糰子之外沒人能告訴他剛剛發生什麼事情

「行了!閉嘴!誰說本大爺不要你了!只要本大爺還活著就不會放開你,不,就算到了冥府,你也休想離開本大爺!」

「…」

「…?」

白色大妖瞬間一愣,害酒吞差點以為自己剛才咬到舌頭講錯話?就見那人又是一撲,紫色鬼手抓下來,他歪過身子堪堪閃過那簡直是地獄之手的起手姿勢,把對方抱個結實

「摯友!是摯友啊!!!!」

見茨木在自己懷裡歡呼著,酒吞失笑,想到了剛才伸手在那方形的小東西上,寫了茨木跟自己的名字,出現像自己和茨木的小人時,那個人類興奮及歡呼的表情就跟茨木一樣

啊不,茨木看著更可愛…

本大爺就勉為其難的祝你們幸福吧,酒吞想著借用那副身體的真正主人,大概也跟他一樣,儘管表面看起來常常欺負人,但其實非常疼愛自己的伴侶吧?
--
自從抽到茨木和酒吞的那天後,澤村就好久沒有喊著要退治和抽卡了,對此御幸很疑惑

「所以…你這幾天玩那個是…」

「啊,因為那是倉持前輩的小號啊,抽到ssr之前給我幫忙玩跟抽卡,而且讓我一定要準時做那些事情嘛」

「…」

呵呵咱們走著瞧,壓下內心立刻要去衝康一回倉持的衝動,御幸微笑著將一臉乖巧的澤村抱進懷裡,看著後者自發的攬緊他,心滿意足的終於感受到了“遲來”假期的美好

FIN.

评论(2)
热度(31)

© よる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